book

一百二十四章 大婚 一 - 腹黑皇后妖孽皇

    穆青被一众人热切的盯着,半响没有动静,哪怕都是些女子,她也不好意思起来,“都丢了魂啦?”

    闻言,好像那解除魔咒的咒语,走在最前面的几人才猛然回神,叽叽喳喳的围过来。

    “好美啊!”周玉叶星星眼的赞叹着,好像前世追星的小女生,小白最是心直口快,眼睛晶亮,一圈一圈围着她转悠,上下不住眼的打量,啧啧出声,“哎吆喂,青,你这一身穿上,以后再不敢有人在你面前穿红衣了。还有这容貌,以前不化妆,那叫清丽脱俗,如今这一收拾,简直美艳动人,倾国倾城,哎呀呀!我都不敢再多看下去了,太打击女人了好不?这是让我们这等俗人没有活路啊!”

    穆青被她夸张的赞美声说的脸色更红,神情更为不自在,“就你贫嘴!”

    那涌进来的众人就都跟着笑起来,李嬷嬷笑的最是骄傲欢喜,她就说么,小姐不捯饬是清秀佳人,这一正经收拾绝对是绝世美人一个,小姐偏还不以为然,呵呵!如今信了吧!看看一众姑娘家都迷的七荤八素的,等九爷见了还不得丢了魂去?呵呵呵!

    连沉稳娴静的苏姑娘都忍不住叹息,“念卿姐姐,你这一身装扮可真谓是……一红倾天下,容姿惊世人了。”

    “是啊!是啊!给那么多的新嫁娘梳过发,还是头一回见小姐这般的好颜色,呵呵!见了这回啊!以后再去给别家送女,都觉得无滋无味喽!”跟进来的十全夫人也笑着称赞,那眼底的光芒遮都遮不住。

    穆青绕是性子清淡,这会儿也禁不住大家一溜的夸赞,羞红着脸又坐在了镜子前,那模样还真是越来越像个待嫁的新娘子。

    十全夫人笑着拿着梳子开始唱喏,说着吉祥话,柔滑的长发在她手里从头梳到底,顺顺畅畅,这活其实就是图个吉利,寓意十全十美,后面的盘发还得李嬷嬷来,李嬷嬷的手艺自不必说,又是用了心的,想要今日让穆青惊艳震撼一众人,于是,那手艺格外的出色发挥,看的旁边几个姑娘都羡慕不已,纷纷学着。

    待到头发盘成,整套的精美首饰一样一样的插上,众人再次发出抽气声,“美,太美了。”

    穆青却只觉得头好沉,那些首饰分量一点都不掺水啊,十足十的黄金打造,还有玉石宝石,压的她脖子都觉得发酸,要是顶着这些成亲,天,她不知道到时候还能不能抬起头来,莫不是这古代就这样,意味着让女子嫁过去就得这般低着头做人的?

    “嬷嬷,这首饰拿下几样来吧!”穆青伸手就想把那沉甸甸的一只簪子取下,被李嬷嬷眼疾手快的阻止,“小姐,可不能取下,您瞧瞧这簪子多漂亮啊!”

    穆青又无奈的去拿另一样,又被阻止,“哎呀,小姐,这一件也漂亮,这镶嵌的红色宝石与您的嫁衣多么相配。是不是啊,苏小姐,小白姑娘?”

    李嬷嬷给那两人使眼色求救,两人笑了一声,就劝道,“青,这整套的首饰真的很漂亮,重是重了点,可件件精贵精致,戴在头上,才能称的起这么华丽高贵的嫁衣,而且这一整套的首饰都是有讲究的,少哪一样都不行,你且忍耐一下哈!”

    苏姑娘也道,“是啊!念卿姐姐,这首饰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戴的,你看这凤钗,必须要一品命夫的级别才可以,你嫁过去就是皇子妃,代表的不仅是太儒府的脸面,还有皇家的威严,哪里能这般简单的对待?”

    穆青就无奈的叹气,“果然这皇子妃就不是个人干的活。”

    “呸呸……”小白笑骂她,“说什么呢!这话要是被九爷听到了,准得收拾你,就是被别家姑娘小姐听到了,人家也得给你白眼看,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周玉叶也帮腔,“是啊!穆…纪姐姐,你快别说这抱怨的话啦!不然我们就当你是在故意刺激别人啦!”她以后再不能叫那一声穆大哥了,也许以后再没有穆大哥这个人了,有的只是纪姐姐。

    穆青顶着那一头首饰,连站起来的力量都觉得奢侈,“好,我不抱怨了,那给我端点吃的来总行吧?”

    “这个也不行,哪有新嫁娘出嫁前吃东西的,小姐且忍耐一下,等九爷来了,迎了您进宫后,拜完天地,进了洞房就可以了。”李嬷嬷再次说着那些程序规矩,眼神往外看了看,时辰已经快要差不多了。

    穆青也向外看,天已经微微亮了,她的院子里还是很安静,可隐约的远处似有热闹的说笑声,来的客人都在前面,九爷护的这里很严实,除了她的这几个闺蜜,还有必须要来的十全夫人,其他的都委婉拒绝了。

    十全夫人道完喜也离开了,李嬷嬷拿出大红色的盖头就想给她盖上,穆青忙阻止,“嬷嬷,现在还早吧?”这要是被盖上了,她岂不是更累?

    李嬷嬷笑着道,“不早了,小姐,新娘子装扮好了就得盖起来,呵呵!不能再让人看了去。”

    穆青求救的看着他那几个闺蜜,她们也笑着摇头表示爱莫能助,这是规矩,坏了规矩总归是不好的。

    穆青无奈,任由李嬷嬷把红色的盖头把她遮起来,又塞给她一个红苹果,就扶着她端端正正的坐在床上等着出嫁了。

    穆青表情很郁闷,想着那货还不快点来,她又累又饿再坐下去,就要倒了,又想着今天会不会一切顺利,昨天晚上折腾了那一场,那个人会善罢甘休么,今天还有新的幺蛾子使坏吗?

    或者是因为盖上这盖头,一下子和外面屏蔽了一样,几种情绪不由的在心底翻滚,思绪难平。

    李嬷嬷也出了门去前院看看,房间里只剩下四人,周玉叶忽然道,“纪姐姐,今日大婚后,你就要去宫里住着,那崇文馆的穆大哥怎么办?而且今天这种场合,她不出现没关系吗?”

    她这一问,那两人也都才想起这事,之前忙着欢喜,倒是忽略这个细节了,依着九爷和穆青形影不离的关系,九爷大婚,她不出现确实让人生疑,而且怕是也会更加坐实了两人之间那些暧昧的断袖传言。

    穆青闻言,却是一点都不着急,这还得感谢某人很有先见之明,早已把穆青给弄走了,“放心吧!前几日九仙山那边出了点事情,九爷便以此为理由,让穆青去九仙山处理事情了,这事连皇上都知道,好多大臣更是清楚,这一段时间怕是都回不来了。”说到这里,又叹息,这也就意味着好长一段时间她都不能以男子身份出现,那货估计就是故意的。

    听了这解释,几人就都放心了,这个理由好,不会被别人生疑,小白就笑着打趣,“那不是说以后崇文馆里就少了一位翩翩佳公子了?哎呀,人家还是以前穆公子的红颜知己呢!以后要活在想念当中了。”

    穆青蒙着红盖头笑骂,“放心吧!我会回来和第一公子重新抢夺的,定不会让你思念太久。”

    几人就都笑开了,苏子韵道,“我可是盼着将来姐姐能连中三元,金殿上封官进爵,让一众男子折腰,为咱们女子出口气。”

    “对,让他们知道,谁说女子不如男。”周玉叶也不甘的附和。

    穆青忽然想到自己过年时想的那个教育改革方案,除了免费义务教育,是否也可以男女一视同仁呢?这个时代,女子奉行无才便是德,都没有读书的先例,学的无非是琴棋书画,女红和管家,其实她们又何尝愿意甘心?她看不见三人的表情,可是听她们激越的声音,也能感受到她们心里也是渴望的吧!

    这个女子开设学堂想来应该比那免费义务教育还要难,她得好好筹划一下,正想着呢,门一下子被推开,李嬷嬷欢喜着走进来,最是注重规矩仪态的一个人都激动的乱了呼吸,“小姐,九爷迎亲的队伍来了!”

    闻言,几个姑娘都喜的站起来,周玉叶最是小孩子心性,就想跑出去看,被李嬷嬷拉住了,“哎呀,周小姐,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去前院?呵呵呵!放心吧!那门口堵的严严实实的,一会儿半会的还进不来,你和几位小姐可都守在这里。”

    周玉叶就笑着留下来,“嬷嬷,你快说说,前面如何了?”

    其他几人也是按耐不住,穆青没有见过古代的婚礼阵仗,也是有些好奇,不过更多的是等待紧张和羞涩的欢喜。

    李嬷嬷笑的嗔了她一眼,“嬷嬷哪里知道,那大门还关着严严实实的,就看一群人都往门口挤,嘻嘻哈哈的说是要抢红包,鞭炮还没响,应该是队伍还不到门口,呵呵呵!没有那么快,刚刚听前面的人都在兴高采烈的说那迎亲的队伍有多么壮观,多么热闹,全京城的老百姓都从家里跑出来看,说那撒的红包从宫门口一直到了太儒府呢!”

    ------题外话------

    大婚开始喽!鼓掌。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