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二更送到 洞房三 - 腹黑皇后妖孽皇

    醉人的夜里,一室春光旖旎,无边香艳凌乱。

    销魂蚀骨的地动山摇几次三番,一波停,一波起,等到终于停歇,已是半夜已过。

    穆青睡的很沉,准确的说是劳累过度,陷入半昏睡状态,一张清丽的小脸写满了桃花盛开后的娇艳妩媚,微微露出的一截手臂雪白如瓷,只是那瓷器上染了红艳,格外惹人怜惜。

    九爷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就那么用手臂撑着头,潋滟的凤眸深情款款的凝视着怀里的人,一眨不眨,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另一只手温柔爱恋的摸索着她,从一头柔顺的秀发,到清丽的眉眼,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子,红艳艳的唇瓣,再到……九爷不敢往下了,刚刚才释放的热情又有冒头的趋势,他是热情高涨,乐此不彼,想要燃烧一整晚都不够的人可是看看怀里累的昏过去的人,他又怜惜不舍,青青累坏了吧?

    好像从那什么开始,他就没有没有让她休息过,三次还是四次?九爷脑子里一阵阵销魂蚀骨般的激荡回味,呼吸又有点乱,赶紧的收敛心神,不然娇躯在怀,他怕是会克制不住了,以前尚且能忍,可如今开了荤,尝到那美好的滋味,如何还能控制的住?

    九爷皱起好看的眉头,真真是折磨啊!为什么青青那么……累呢?他怎么就觉得浑身舒爽,亢奋,根本睡不着?是不是那补药的分量不够?还是他的那什么学的不够好?

    九爷开始沉思了,又不断地看外面的天,计算着她休息的时辰,三个多时辰了,差不多了吧?嗯!他可以叫醒她了么?或者用别的方式?可万一青青不高兴怎么办?他记得好像最后青青昏过去之前骂了他一句,说他要是再动她一下,就再也没有肉吃,吃肉也可以当成一种威胁?

    文化不够先进的九爷不知道此吃肉非彼吃肉啊!于是,又纠结了。

    九爷一直等啊等,终于等到外面的天微微有点泛白,终于觉得可以不用再一个人苦等了。小心翼翼又着迷万分的低下头去,亲了亲那已经被蹂躏过度的唇瓣。

    一下一下,毫不疲倦,也不觉得无聊腻歪,用他觉得最美好的方式来叫醒他家小青青,不对,从最晚开始,她就是他的妻子了,他今生唯一的妻!

    穆青就是睡的再沉,也经不住九爷这么锲而不舍一下一下的打扰,眉头皱了皱了下意识的要扭头躲过,奈何那人太执着,根本就没有退缩的意思,她躲到哪里,他的热情就追到哪里,最后都会被他的唇亲到,穆青不堪其扰,而九爷却对这样的追逐嬉戏乐此不彼。

    终于,穆青受不了的睁开眼,还有几分混沌迷离的眸子带着初醒过来的迷糊,看在九爷眼里是那么的可爱,“齐天,你又闹哪样?”

    明明该是气恼的呵斥,可是娇媚的声音太虚软无力,听起来没有一点的震慑力,反倒是充满难言的诱惑。

    九爷身子一紧,压下去的热情又被轻易的挑起,“青青!你可终于睡醒了,”他等的多么辛苦啊!

    穆青下意识的用手挡在她的前面,无力的推拒着,一看这货的神情,她就知道接下来又要折腾她了,她已经快要散架了好么?当她是铁打的啊,再说她那是睡醒了么,她是被他吵醒的好不!“齐天,不许闹了。”

    穆青那点力气根本就不够九爷一个指头动的,轻轻的一带,整个身子就搂紧在怀里,水做的一般,是如此的切合,让他情不自禁的叹息,“青青!你真好!”九爷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描述那种满足欢喜的感觉,只觉得她好,好的让他想要一只疼爱她!一直!

    穆青埋在他胸口上,鼻子里似乎还闻的到那甜甜的气息,让她脑子里再次浮上昨夜激情的画面,脸红心跳的一个劲的自我催眠,那么放肆的恩爱不是她!不是她!

    两人的话语不太在一个频道上,九爷还在惦记着将热情继续燃烧,可穆青只想着赶紧起来去洗漱,昨晚她都被做晕过去了,根本就没有去清理,这会儿还觉得那处难受呢?而且,今早上还得起来去给长辈们敬茶吧?若是去晚了,那脸可是丢大了。

    “齐天,你想都别再想了。”穆青察觉的那货的手又开始不老实,忙出声警告制止。

    九爷假装没有听见,依然我行我素的陶醉着,忽然闷哼一声,做乱的大手顿住了,“青青!我疼!”委屈哀怨的声音像是一只被主人欺负了的萌宠。

    穆青瞪了他一眼,手扭在他的大腿上,丝毫不放松,“你还知道疼,你疼……有我疼么?”混蛋,昨晚折腾了几次,别以为她昏了就记不住了。

    闻言,九爷立马就不叫疼了,怜惜的道,“青青,还疼么?”

    穆青又瞪了他一眼,“你说呢!”其实最开始肯定是疼的,可后来就好了,只是她可不能跟他这么说,不然……

    果然,穆青抛出这个理由,九爷老实了,手也不敢做乱了,觉得还是一会儿再去问问御医比较好,有什么药用一下才好的快些,“青青……那个,昨晚……”

    手脚老实了,可那荡漾的心思却还未停歇,不能动,回味一下总可以吧?

    穆青却不给他机会,看玩笑,这种事情在两人都还躺着的状态下能安心平静的讨论吗?那不是在点火?所以很快的转移话题,转到严肃正经上,“昨晚,怎么一直没有见到皇后?”

    当时,她虽然蒙着盖头,一个人也没有看见,可是当时她记得二拜高堂时,笑着说话的人是德妃娘娘和皇上,虽然德妃是他的生母,可到底不是皇后,这样的场合还是要皇后出面的,那才是嫡母,只是……难道这货又任性了?就算他任性,皇上和满朝文武也不愿意吧?毕竟那是祖制,是规矩,岂能说破坏就破坏的?

    她当时就觉得奇怪,却是在那样的场合下来不及细想,现在被他一刺激,倒是想起来当挡箭牌了。

    这个挡箭牌果然好用,九爷一听,神情微微有点冷,热情消退了几分,“哼!凭什么爷的大婚要看到那个碍眼的女人?”

    穆青无力的翻了个白眼,凭什么?当然是凭人家是皇后啊!“你不会是任性了吧?皇上就依着你胡闹?”穆青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样娇惯着他也行?

    九爷不满的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什么任性?爷是任性的人么?”

    穆青撇撇嘴,很想说你是,奈何看着他大有还想扑过来惩罚她的意思,狠没骨气的改口了,“好吧!你不是,那么请问为什么那个碍眼的女人没有出现呢?”她也不喜欢那个女人,她只是有点好奇。

    闻言,九爷的神情总算满意了点,轻抚着她的唇瓣,有点失落她怎么就没有继续给他惩罚的借口呢!“因为那女人生病了,卧床不起,如何还能再来参加大婚?”

    穆青楞了一下,然后看着他不屑微冷的神情,秒懂了,“是你让她卧床不起的吧?”这一招倒是有用!

    九爷哼了一声,“卧床不起算是轻的了,能生出那样狠毒的一个儿子,这点教训便宜她了。”他不想让她来参加大婚,更不可能去跪拜她,所以才让人给她用了药,难道就只有大皇子在别人府上安排了眼线暗棋,他就没有?他以前只是不屑于用这些不光彩的手段,不过现在为了他家小青青,卑鄙一点又如何?那药不会伤人性命,只是怕是要躺在床上安分些日子了。如此,大皇子妃无奈也到了宫里来服侍尽孝,他一下子就控制住了两人,大皇子有所忌惮,所以大婚时才一直顺利!

    那个人再狠毒,却不能不顾及她们两人的性命,毕竟她们可是他最大的助力。

    穆青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大婚没有一点波折的缘由了,原来是这样,“那大皇子府那里呢?真的就一点动作都没有?你也派人去盯着了吧?”

    闻言,九爷神情有点得意,“没有,爷没有派一个人去。”

    “喔?真的?”穆青有点不相信,他就那么胸有成竹?

    九爷似乎是逮住了惩罚她不信任的机会,低下头又啄了她一口,像是偷腥得逞的狐狸,笑的妖孽,“真的,不过爷派了小宛熊去。”那只小东西也不是个省心的,曾经几次三番的破坏了他跟青青的亲热,最重要的洞房花烛夜,他不把它支走怎么安心?而且,它一个顶好几个,守着大皇子府最合适不过了。当然那小东西也不是白白的给他干活,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趁机要求以后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青青身边,不再偷偷摸摸,也不许他赶它,他想着以后青青进了宫里身边又不方便安排太多的人伺候保护,有它守着,倒也是最安全不过,于是,顺势答应了。

    穆青不可思议的怔了一下,“小宛熊?它会愿意?”什么时候两人产生友情了?它不是躲他躲的要死?而他不是也嫌弃它嫌弃的要死?

    ------题外话------

    被群里热情的妹子们勾搭的码字不专心了,呜呜,所以二更晚了,果然以后木禾还是不要太活跃啊!嘿嘿!欢迎进群的妹子们,么么哒!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