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二更送到 绝世美女了 - 腹黑皇后妖孽皇

    赵云讲完与有荣焉般很是得意欢快,小眼晶晶亮,如一只蜡烛,觉得那什么警示之信这下子再没有任何分量和威胁了吧!穆公子完全被九爷的威武给征服了吧?他算是将功补过不会再被追究了吧?

    房间里其他几位姑娘的神色也是轻松欢快的,穆青揪着的心也彻底松了下来,气氛活跃起来。

    赵云还有些意犹未尽,“穆公子,可还要属下描述一番那在东南西北游玩的盛况?绝对是开天辟地头一次的……”

    “就你话多,还不下去?”穆青羞恼的打断,看不见别人都拿戏谑的眼神看她了?

    赵云就嘿嘿的笑,“那属下就退下了,穆公子快看信吧,兴许主子在信里写的比属下说的还要精彩。”

    赵云出去了,门外的李魁对他竖起大拇指,厉害,都赶上话本子先生了。

    小宛熊被九爷派出去执行任务了,不然要是看见这一幕,必然要鄙视,哼!就知道夸赞你家主子,还有它的功劳好不?也还有另一只烂桃花地位功劳好不?

    房间里,几位姑娘都盯着穆青手里的信纸,开始起哄打趣,小白叫的最欢,“哎呀,快看看你家九爷写了什么不得了的精彩文章呗!”

    “就是啊,呵呵!也让我等学习一番,长些见识。”苏子韵姑娘也学坏了,开始不厚道。

    周玉叶老实一点,可也止不住好奇,“我也想看,嘻嘻嘻……”

    穆青红着脸,无奈当着几位姑娘的面打开,里面是很仓促写的几句话,龙飞凤舞的几行字,可见写信人当时的心情必然是急切又纠结,青青吾爱,这里一切安好,危机还未进行便已化解,京中百姓游玩的甚是欢喜,也给予我们大婚最好的祝愿,你且安心待爷明日去迎娶。

    另……今晚之事,有自作多情之人帮忙,爷完全可以一人搞定,奈何……总之……青青不许感激那两个人,若是一定要感激,就待后日在宫中给他们端一杯茶吧!

    穆青看完,清澈的眸子里又是羞又是恼,那一句青青吾爱叫的真是肉麻至极,而最后那几句话,又让她无语至极,还若是感激,就后日给他们端一杯茶?本来那天早上就要去上茶好不?说的到像是恩赐一般了,她甚至能想象地位出来,那货写这几句话时的表情,一定是纠结又郁闷,还恼恨不甘,好像人家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看完了信,那几位姑娘就毫不客气的调笑上了,“哎吆喂,青青吾爱?”小白学着九爷的声音腔调叫的那叫一个暧昧。

    周玉叶和苏子韵都很配合的脸红心跳的,倒是穆青这个正主子没多大反应,只是眼神湿漉漉的,含了些春意。

    “今日看了这一封信,确实长知识了,原来这上茶一说也是一种感激,只是不知道那自作多情的人会不会接受了。”苏子韵捂着嘴,笑的很是羞涩。

    周玉叶也笑道,“是喔!呵呵呵,九爷还真是……有才。”

    几位姑娘打趣完,都咯咯的笑个不停,穆青就羞恼的去挠这个,抓那个,几人在房间里胡乱的躲闪着,闹成一团。

    因为了了那担忧的事,每个人的心底都似放下一块石头,再玩闹起来便没有了顾忌,一时房间里很是热闹。

    听的外面的两门神再次面面相觑,哎吆喂,刚刚好不容易给九爷塑造了那么伟大威武的形象,结果九爷一封小气的信就完全被击碎的荡然无存了,唉!主子啥时候能不这么爱吃醋啊?

    几人又说笑了一阵,李嬷嬷过来催几位姑娘去休息,明天天不亮可就要起来忙活了,玩的太晚,早上精神也不好。

    于是,小白和苏子韵,周玉叶被李嬷嬷带着去其他客房休息,穆青又拿出那信纸看了一遍才小心翼翼的放在枕头下睡了,一夜好眠。

    梦里是擎天的红,是热烈的喜庆,是震耳欲聋的唢呐齐鸣,是老百姓一张张祝福欢笑的脸,是他温柔含笑,深情款款的凝视……

    心醉的美梦中,穆青被李嬷嬷轻声唤醒,还有两个多时辰九爷迎亲的队伍就要来了,该起来准备收拾了。

    穆青睡意朦胧的坐起来,外面天还没有亮,黑蒙蒙一片,而房间里早已灯火通明,点了好几盏宫灯,而桌子上,摆着她穿的嫁衣还有好几盒的首饰。

    “嬷嬷,这也太早了吧?”在她的理解里,穿衣装扮也就半个时辰足够,早早的弄好干等着很累哎!而且这里的新娘出嫁前都不许吃东西,就怕中间有个三急什么的,沾了晦气,那起的这么早作什么?

    那货也不是个勤快的,搞不好也会晚来说不定。

    李嬷嬷笑着去给她准备洗漱的用具,“小姐,不早了,一会儿装扮好了,要有好多的夫人小姐来给您添喜,争着看新娘子呢!还有十全夫人,也来了,都在外间等着呢!几位姑娘也都起了,要不是老奴拦着,估计这会儿早迫不及待的进来了,呵呵!”

    听着李嬷嬷絮絮叨叨的说着,穆青无奈也只好起来准备,洗漱完后,李嬷嬷就开始在她那张脸上捯饬,李嬷嬷是宫里的老嬷嬷,手艺规矩那自然不必说,这也是九爷放心让她伺候的原因,连纪兰良父子都把大婚前女家需要准备的那些事项交给她,太儒府里这么多年都没有个主事的女人,临时去找的也不放心,而他们俩又是两个大男人,不懂的这些,李嬷嬷便全权接替了,大婚时也跟着过去,这会儿一板一眼,仔仔细细的在那张清丽脱俗的小脸上描描画画,务求尽善尽美。

    穆青盯着铜镜里的人,微微皱了下眉,撒娇似的哀求着,“嬷嬷,能不画的这么重不?感觉像是要去上台唱戏似的。”

    李嬷嬷笑着嗔她,“瞧小姐这话说滴!什么上台上戏,小姐是千金之躯,将来身份更是贵不可言,岂是那胭脂俗粉可以比的?小姐平时素颜清丽可人,可是当新娘子这辈子就一回,可得收拾的美艳动人才好,过了门夫君掀开盖头一看啊,呵呵呵!”

    穆青脸红了红,又有些好笑,那都是寻常的夫妻,人家一般婚前没有见过面,所以就指望洞房花烛那一亮相呢!可她和那货几乎天天腻歪在一块,除了没有那实质性的发展,跟老夫老妻都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心尖一跳,就想起那实质性的进展来,今晚,那货再不会隐忍了吧?他可是明里暗里的,咬牙切齿的说过好几回了,她忽然就有些紧张的期待,会是什么样到的……缠绵呢?

    李嬷嬷一边仔细的描划,一边笑着看着她的脸色,眼眸闪了闪,忽然住了手,转身去一边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样东西,神神秘秘的递到她手上,“小姐识文信字,聪慧灵秀,咳咳,里面的东西,老奴就不教了,小姐自己一会儿看看就好,等今晚洞房花烛就用上了。”

    穆青小脸一下子爆红,幸好妆容基本画完,看不真切原来的肤色,不然糗大了。她不用翻开看,只听那句洞房花烛夜用的上就知道手里拿的书是什么东西了,姑娘出嫁前,做母亲的都会亲自教授,脸皮薄的,便放一本书让女儿自己学,她这边没有母亲,感情这任务就落在李嬷嬷头上了。

    穆青觉得无比的尴尬害羞,她不需要看这个好不?咳咳,虽然前世没有经验,可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哪里用的着这个?烫手山芋一般扔到了一边,“嬷嬷……”

    李嬷嬷就笑着收起来又放回了箱子底下,当人家这是害羞,姑娘家头一次都这样,等没人的时候再慢慢看吧!

    脸上的妆容修饰完,李嬷嬷就伺候着穆青穿上了那件红色的嫁衣,细细的整理好,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不肥不瘦,恰到好处,而妆容精致的穆青穿戴整齐以后,那长发还没有盘起,就已经美艳的让见惯宫里美人的李嬷嬷看凝了眼,半响,啧啧的称赞着,“小姐穿起这一身嫁衣,可莫要被其他男子看了去了。”

    穆青正觉得有点不自在,闻言抬眸不解,“为何?”难不成李嬷嬷也被九爷给影响的小气了?

    李嬷嬷摇头叹息,“若是其他男子见了,等到娶妻时哪怕娶了天仙回去也……没了那欢喜的心思。”眼睛里有了这惊艳的一瞥,以后再无人可以看的进去!

    穆青听了就不好意思的嗔她,“嬷嬷就是知道哄我高兴,这是在夸你家主子送的嫁衣好吧!”李嬷嬷还是摇头,“主子的嫁衣固然是独一无二的好,可也要小姐才能穿的起来,若是那气场美貌不够的,只怕颜色都要被这红色给压了下去,那样反而不美,只有小姐这样出众的姿色气度才与这嫁衣相得益彰,美艳无双,风华绝代!”

    穆青还是觉得她的话里多了夸张称赞,不以为然的笑着,可等到门被迫不及待的几人推开,人一下子涌进来,看到她的那一刹那,皆是呆愣当场,只闻抽气声,她才认真的想,难道她这一番收拾还成了绝世美女了?

    ------题外话------

    今天晚了一点,抱歉哈!么么哒!明天开始写大婚喽!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