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你是我的女人,我这辈子都不想失去的女人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那段消失在记忆中的人生,终究是以这样残忍而赤.裸的方式重新呈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从未想过的模样,她从来不敢想的模样……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是那样?

    “佳期!”

    “佳期!禊”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道来自于身后的宁安,一道来自于宁安身后已经追上来的叶博尧。

    宁安脚步不由得一顿,下一刻,叶博尧已经越过她,抓住了佳期的手腕。

    佳期被迫顿住脚步,僵直了片刻,终究还是转过头来,微微昂起了脖子看着他,“叶先生,谢谢你让我提前知道了检查结果。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叶博尧向来成熟稳重,可此时此刻他看着她,目光之中竟隐约流露出悲戚的神情。

    悲戚吗?佳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好久之后,才又开了口:“可是叶先生,作为我的好朋友,为什么当你听说我流过产,并且再也不能生育之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这么难过,我难过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可是为什么你这么镇静?”

    “佳期!”叶博尧终究抓住了佳期的两只手,低下头来,静静与她对视着,“我只是不想让过去的事情再影响你,我希望我们能有个崭新的开始!”

    佳期恍恍惚惚,眼泪依旧滚滚而下,可是嘴角竟然勾起了笑意,“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开始才算是崭新?在这样的崭新之前,我原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叶博尧看着她,良久,声音喑哑地开了口:“你是我的女人,一个我这辈子都不想失去的女人。可是,我却弄丢了你。”

    *

    佳期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个很长,却又悲伤的梦。

    梦里,年少尚带几分稚气的她,在离家出走的街头,偶遇了一个叫做叶博尧的男人。

    她淋着雨,发着烧,生了一场大病,被他捡回了家。

    英雄救美,两情相悦,以身相许,俗套却又美好的剧情。

    唯一的不完美是她年纪还太小,他长她十岁,已经是可以成家立室的年纪,她却依旧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女。

    他总嫌她生得太晚,她却总是跳着脚反驳,说他是老头子。

    可是两情相悦的同一屋檐下,日子实在是太过舒心幸福,以至于那丝不完美也渐渐地被忽略掉了。

    后来,她意外有了身孕。

    彼时她不过十八岁的年纪,得知这一消息,却是欢欣雀跃,激动得不得了,将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同样惊喜欢愉,丝毫不亚于她。

    可一段美好的故事之中总会有坏人的出现,总会有坏人破坏那样的美好。

    那时他的事业正是发展期,周围明刀暗箭无数,而他的优秀又实在是太招人妒,终究还是有人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孩子没能保住,而她也受影响,从此以后,再也没办法怀孕。

    她伤心欲绝,日日以泪洗面,而他则在商场上杀红了眼,是为她,也是为了他们那个还未出世便已经离去的孩子。

    可是她却始终未能从那样的伤痛之中走出来,怨他恨他,终究抑郁成疾,最终弃他而去,跟着她的妈妈去了英国。

    他那时分身乏术,根本无暇顾及她,等到终于有时间飞到英国去找她时,她已经因为一场大火,彻彻底底地忘掉了他是谁。

    他还未在她面前现身,她便已经被爸爸接回了香城。

    彼时他身旁有良师益友,直言劝他放弃这段感情。

    其一,她原本是恨他怨他的,并且因为从前的事情抑郁成疾,如今竟有机会让她忘却前尘往事,于她而言是何其轻松幸福的事情,为何还要让她为过去的感情所累?

    其二,如今的他尚未有完全的能力保护她,如果强行再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只怕会带给她更大的伤害。

    其三,英雄难过美人关,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注定无法成就大业。

    叶博尧终究还是做出了选择。

    原本以为这样的错过也许就是一生,可是谁知道,偏偏又相遇在香城这片土地。

    可谁知道这样的相遇之中,有着多少他刻意的苦心经营?<

    tang/p>

    但偏偏,他却来迟了一步。

    只这一步,世事已万千。

    佳期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嗓子是哑的,枕头是湿的,她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发觉眼泪已经哭干。

    那是叶博尧讲述给她的故事,关于他和她之间,她不知道的那些事。

    可是她最伤最痛,却是那个孩子,那个未曾谋面便已经从这世上消逝的孩子,那个再也不会到来的孩子……

    佳期缩在被窝,终究又一次克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凌晨两点,公寓的大门发出声响,是夜归的沈青城。

    佳期埋在被窝里,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可是外面的沈青城却很轻易地听到了她的声音。

    夜那么静,她沙哑的哭泣声穿过冰凉的空气,直直地传入他的耳中。

    沈青城脸色蓦地一变,连鞋也不换,直接便往卧室方向走去。推开门一看,佳期躺在床上,哭得连身体都在微微发抖。

    沈青城大步上前,在床边坐下,将她从床上扶了起来,声音沉沉地唤她:“佳期!”

    佳期心神俱碎,早已哭得泪眼模糊,却在听见他的声音时微微一震,下一刻,竟透过支离破碎的视线看到了他的脸。

    意识之中,竟再没有其他,能比这张容颜更能带给她安慰。

    佳期猛地伸出手来抱住了他,紧紧靠在他怀中,哪怕喉咙已经沙哑,却依旧克制不住地放声大哭。

    心里空泛的疼痛不知何处是尽头,明明觉得已经痛到极致,可是每想一次,却又无法抑制地更痛一分,仿佛只有死了才能解脱。

    沈青城被她紧紧抱着,竟察觉到了疼痛——她竟然抱得他发疼!

    她此生大约都没有用过这么大的力气,只想紧紧地抱着他靠着他,仿佛只有从他那里才能寻到一丝安慰。

    可是那样的痛,这丝安慰又能弥补几分?她竟无能为力到只能将疼痛化作哭声……

    沈青城静静拥着佳期坐,在那里没有动,只是低头,一下又一下地问着她的眼睛。

    沈青文曾经说过,他最见不得女人哭,所以教她用眼泪来对付他。他当时只觉得嗤之以鼻,如今才知道他对她的眼泪竟是这样没有抵抗力。

    无论她是为什么哭,只是见到她的眼泪,他便已然阵脚大乱了。

    他并不会哄人,此时此刻也只能用这样的姿势和方法安慰她。

    大约是哭到疲惫,很久之后,佳期终于安静了一些,靠在他怀中抽抽搭搭,似乎缓缓睡了过去。

    沈青城胸前的衬衣湿了一片,眼见着她平复下来,他才准备将她放倒在床上,不让她被自己胸前的这一片湿意所扰。

    可是他的手才刚刚松开一些,怀中的佳期却忽然呢喃了一声什么。

    她嗓子已经哭得沙哑,声音一低,便恍若无声,可是沈青城却分明听到了什么,身体微微僵直,缓缓低下头来看着她,“什么?”

    佳期的声音又低沉又沙哑,嘴唇动了动,只有一阵低如蚊讷的声音。

    可是沈青城却听清了。

    青城哥哥。她喊他,青城哥哥。

    年少时的称呼,相爱时的称呼,最浓情蜜意时候的称呼——

    她是记起了什么,还是不过无意中一句呢喃?

    沈青城垂眸看着她,忍不住缓缓抚上她哭到泛红的脸颊,许久之后,终究是没有再动,只是保持着拥着她的姿势,静静坐在床边。

    也仿佛只有在他怀中才能得到安慰,佳期靠着他,竟就那样安安稳稳地闭眼到了天亮。

    天光微亮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大门开合的声音,是宋阿姨过来做早餐了。那丝动静并不大,可是还是惊动了靠在沈青城怀中的佳期。

    房间里的窗帘并没有拉上,此时此刻明亮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佳期缓缓抬起头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男人彻夜不眠之后略带颓废的英俊容颜。

    不知是不是外面的阳光太刺眼,佳期看着他,脑子里尚且是一片空白,可是眼睛已经一酸,眼泪已经再度克制不住地滚滚滑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