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你这个女人很矫情 - 攻城掠婚·老婆大人,萌萌哒!

    不准?

    江景城挑眉,黑眸中的锐利,落在顾一辰的身上带着咄咄逼人的冷意。

    “顾总不要忘记你的身份,我们江家和顾家没什么亲戚。”

    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

    江景城声音低沉,抓住江美景的大手暗暗用力,感觉到顾一辰的手掌也在收紧,江景城的视线落到了对面的顾一辰身上,黑眸瞬间缩紧鹁。

    今天的气氛不同以往,以前都是江景城优先,可是今天的局势很明显……

    “谁说我们不是亲戚,论辈份我也应该和九妹一样,称呼你一句三哥不是嘛。月”

    挑了挑眉,顾一辰的眼底透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过他可没有半点想要称呼江景城做哥的意思。

    开什么玩笑,这样顾教授觉得好丢脸。

    “你说是吗?九妹。”

    顾一辰突然低下对,声音在江美景的耳边低沉传来,带着淡淡的蛊惑,让江美景心下一阵晃动偷偷的打量了对面的江景城一眼,很心虚的低下头。

    她怎么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罪人,一边是她的三哥,一边是她刚刚承认的男朋友。

    原来亲情和爱情真的会这么难选,她现在有点佩服她三嫂,是怎么在这两个男人堆里存活的,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现在活起了。

    “三哥……”

    “告诉我是怎么会事,我可以考虑不打死你。”

    江景城的声音低沉的传来,江美景被吓了一跳,顿时紧张的缩进了顾一辰的怀里。

    可是就是她这个小小的动作,惹得江景城脸色再次一沉,冷冷的差点要把面前的江美景按死在顾一辰的怀里。

    死丫头,竟然当着他的面就敢和顾一辰这么亲近。

    “三哥,我,我都答应嫁给他了。”

    江美影躲在顾一辰的怀里,小声的嘟囔道,说完就把自己埋在顾一辰的胸口,不敢再出声了。

    她真怕她三哥会气极了冲过来,直接打死她。

    “你说什么?”

    江景城的声音提高了半度,低沉的能吓死人。

    江美景都觉得,她三哥好像都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他看过我身子了。”

    虽然不想说,可是江美景觉得,她今天如果不和她三哥说清楚的话,估计今天她就别想活着走出这个停车场了。

    江美景说完,就觉得放在她身上的视线突然消失了,抬起头,发现江景城正一脸阴悸的看着顾一辰,那样子像是要把顾一辰碎尸万段。

    “顾一辰看来你需要给我们江家一个解释!”

    江景城的声音足够平静,平静刚刚那句话,他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但是江美景很清楚,江景城越是平静,也就证明他现在越生气,她这次肯定死定了。

    “我会亲自去江家,跟九妹的父母解释。”

    至于江景城这个三哥嘛……他就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顾一辰说着,突然弯身将江美景打横抱起,动作潇洒干脆。

    江美景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死死的抱住顾一辰的脖子,小脸再次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除了生病,她还是第一次在这么清醒的情况下,被一个男人这样抱着。

    传说中的公主抱吗?

    似乎是有着淡淡新鲜和被宠爱的感觉。

    “这么晚了,就不打扰江总休息了,您车里的女孩子,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麻烦您给送到学校,不要妨碍明天的点名。”

    说是点名,事实上是在提醒江景城,你要是把这个女孩子给怎么滴了,明天整个燕大都会知道。

    他拿大神当拐-卖少女的人-贩子了吗?

    江景城的俊脸,何止是一个臭字了得。

    偏偏江美景待在顾一辰的怀里,还很不怕死的说了一句:“三哥,我们先走了。”

    她竟然就这么跟着顾一辰走了……

    江景城现在终于明白了一句话,女生外向,都是胳膊肘往外拐,这才刚刚和顾一辰好了,就能把他这个三哥抛弃了。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之被‘甩了’的江景城,感觉很不好。

    江景城冷冷的看着顾一辰抱着江美景往另一辆车子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追,也没有阻止,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第一次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他的九妹,似乎真的长大了。

    虽然很不喜欢顾一辰,但江景城很清楚,顾一辰的为人,不会是那种下三烂的人。

    “江先生你放心吧,顾教授会照顾好九妹的。”

    莫棋见江景城上了车,虽然看不出江景城脸上的表情,但莫棋很清楚,江景城还是担心江美景的,不由的出声安慰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

    江景城的视线在莫棋的脸上扫过,直接再次落向车窗外,平

    tang静的发动车子,又似乎是在等着莫棋的回答。

    “你说九妹和顾教授的事情吗?”

    莫棋反应过来问道,虽然看不到江景城脸上的反应,但莫棋依旧可以感应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这一次野营事情吧,顾教授一直都对九妹不一样,似乎很在乎九妹。”

    莫棋淡淡的开口,看着那辆黑色的车影在她们车后划过,拐向别一个叉路口。

    猜?

    江景城挑眉,对于莫棋的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但终究是没有再出声反驳。

    车子在宁静的燕城大街使过,这个已经沉浸在半夜中的城市,此时依旧带着低沉的繁华。

    江景城的车子在燕大的门口停下,莫棋下了车,对着车子里的江景城友好的点了点头道谢。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不好意思,等九妹来学校的时候,我会提醒她和你联系的。”

    莫棋的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很了然,理解江景城心里所想。

    江景城的视线深深的落在莫棋的身上,却是今天第一次如此正视眼前这个女孩子。

    说她善解人意?可她更像是能读懂人心灵的精灵,即使他没有任何的气息外漏,似乎她都能理解人心中所想。

    这样的一个特殊的女孩子,江景城只是好奇的多看了一眼,并没有其它意思。

    “麻烦莫小姐了。”

    江景城点头识意,车子快速在燕大门口使过。

    江美景坐在顾一辰的车上,看着眼前不停倒退的影像,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好后悔。

    她是不是不应该人就这么容易上了顾一辰的车?

    而且还是在抛弃她三哥之后,这样会不会显得她太不矜持了,更何况现在还是深更半夜!

    “那个……”

    “现在想下车的话,似乎已经晚了。”

    顾一辰就像是会读心术一样,一下子就能看进江美景的心窝里。

    顿时,江美景心里一虚,别扭道:“你带我去哪里?”

    这个问题问的,到是还有那么一点意思。

    正在开车的顾一辰突然转过脸,看向江美景的视线,嘴角修倏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你上我车之前,就没有想过我会带你去哪吗?”

    迎上顾一辰眼底明灭的光线,江美景眨了眨眼,一脸单纯道:“我应该在上车前问问你吗?”

    他是应该说她单纯呢,还是应该说她是蠢?

    而且还是蠢的让他觉得很可爱。

    “你脚受伤了,不能再回学校了,去我家,我会派人照顾你。”

    去他家!

    刚刚江美景没想过也就算了,可是她现在想通了,突然发现自己这么大半夜的去顾一辰家里,是不是有点……

    “不用了,要不你还是送我去我三哥哪里吧!”

    江美景小声道,迎着顾一辰看过来的视线,硬着头皮的说下去。

    她在燕城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一个安灵然家,一个是学校。

    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住宾馆不可能了,连路都没法走的人,到哪里都是个累赘。

    “江美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你这个女人很……”

    顾一辰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江美景一个激动,忍不住问道:“很什么?”

    很漂亮吗?

    这一点她已经从小听到大了,不过顾一辰要亲口和她说的话,她也会很爱听的。

    看到江美景眼底的光辉,顾一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脸嫌弃道:“很矫情!”

    PS:今天外出,回来被孩子磨的太晚了,明天给大家更八千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