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你那时候那么年轻,就没了孩子……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佳期终究还是又一次动了想找回自己的心思。

    关于过去的她自己,她只从叶博尧和霖市那个乔爷爷口中打听得知一些,纵然并非是全部,可是过去的她的模样已经呼之欲出——

    虽然过去的她依旧有很多问题,可是那个时候那个活泼自信的女孩,已经比现在的她不知道好了多少澉。

    她对过去的自己有着无比的向往玛。

    一个女人,人生一片茫然也就算了,如果连自信都没有,要怎么拥有爱情?

    哪怕在遇到沈青城之前,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不自信过,可是现如今的她,却实实在在非常需要自信的支持。

    闲下来的时候,佳期开始在网上搜寻有关失忆的资料,同时还查了很多相关心理专家的资料,终于在半个月之后,找了一个休息日,拉着宁安陪自己来到了某家有名的私立医院,找到了一位资深专家。

    专家的号是她提前了半个月就预约着的,这半个月的时间她一面等待一面给自己积攒勇气,哪怕明知希望渺茫。

    专家给她预留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跟佳期进行了完整的交谈过后,详细给佳期分析了一下病因。但是人的脑部和内心是人身上最复杂的部位,而失忆偏偏将这二者都牵涉到,哪里是那样轻易就能说得清楚并且可以进行治疗的?

    随后医生又给佳期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催眠测试,佳期对这件事期待依旧,因为她既然会做梦梦到年少时生活过的地方,也许催眠可以带起她内心更深层次的记忆也说不定?

    佳期带着无比的期待缓缓进入了被催眠的境地,可是在那个被催眠的梦境里,她却置身于一片苍白之中。

    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她只看得见自己,走在那片茫白之中,她很想快点看到自己想看的事物,于是忍不住奔跑起来。可是她越着急,就越是什么都看不见,最后她被什么绊了一下,猛地摔倒在地上,醒了过来。

    “怎么样?有没有看到什么?”那位温文和蔼的男性专家正看着她,关切地问道。

    佳期却缓缓摇了摇头。

    看不到,她什么都看不到。

    “为什么会这样呢?从前的记忆应该都存在我脑海里的,不然我不会梦见以前的住过的地方,可是为什么刚才我却什么都看不见?”佳期有些焦急地问道。

    “人脑的结构非常复杂,你说你梦见过跟过去相关的事物,可是这么久以来,毕竟只有那么一次,个中原因可能有很多,可是从那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梦到过更多的事,而刚才的催眠之中你也什么都见不到?”

    “这是什么意思?”佳期却仿佛突然就听懂了什么,“意思是我脑子里可能根本就没有从前的记忆?我可能会永久性失忆?”

    “永久性失忆的案例很多。”他缓缓道,“你的情况还不能完全确定。这样吧,我再给你预约个时间,下次你再来,我为你进行一次深度催眠。也许到那时结果会不一样也说不定。”

    佳期听了,内心却异常沉重。

    虽然医生告诉她还有希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总觉得他的潜台词是——希望很渺茫。

    告别了医生,走出治疗室,在外面等待的宁安立刻迎上前来,“怎么样?”

    佳期缓缓摇了摇头,“情况并不乐观。”

    宁安闻言,先是皱了皱眉,随后才道:“这才看过一个医生呢,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回头我们多找几个其他的医生看看。”

    佳期闻言,却只是淡淡一笑。

    两个人一起缓步往外走,佳期始终沉默。

    刚才那梦里的一片茫白实在是太沉重,压在她的心头,让她根本无法喘过气来。

    没有过去就没办法畅想未来,那种失重的感觉,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会知道有多可怕。

    私立医院有着很大的花园,宁安知道佳期心情不好,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陪着佳期穿过那个花园往门口走去。然而两个人走到花园中央位置时,宁安却留意到有个护士正一直盯着佳期看,微微惊讶和好奇的模样。

    佳期低着头,根本没有注意,宁安便忍不住拉了她一把,抬起她的头看向那个方向,“你认识那个护士?”

    佳期的眼神聚焦缓慢,很久才看到宁安说的那个护士,年约

    tang三十左右,正一直看着她,可是佳期记忆中并没有这号人物。

    可是……

    佳期的心缓缓跳动起来的时候,那个护士也缓步往这边走了过来,站到佳期面前,眼神中写着不确定,眼眸深处却分明闪动着八卦的光芒,“你……你是不是温佳期?”

    “你认识我?”心中的猜想得到印证,佳期瞬间激动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认识啊!”那个护士点了点头,眼里的八卦光芒更加明显了,“真的是你呀,好多年不见了,你都没什么变化啊!”

    佳期看着她,缓缓道:“抱歉,可是我并不记得你,因为——”

    “我知道啊,那年我也只是一个小护士而已嘛,你不记得我很正常啊,不过我对你印象可深刻啦——”那个护士年龄虽然比她要长一些,可是整个人却非常活泼,笑眯眯地看着她,“对了,你现在跟叶先生还好吗?”

    佳期猛地一怔,“叶先生?”

    那护士看她脸色骤变,不由得一怔,连忙道:“哎呀,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不过毕竟这么多年了,男女之间的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得清……你跟他就算分开了也是正常的。”

    她虽然这么说着,眼中却分明流露出一丝惋惜的神情,同时又偷偷打量了佳期一眼。

    宁安也微微有些惊讶,正蹙眉沉思的时候,却忽然听佳期开口道:“没有。我没有跟他分开,我现在还是跟他在一起的。”

    宁安猛地看向佳期,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真的呀?”对面那个护士的眼神却瞬间就亮了起来,竟是激动不已的模样,“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么些年其实我偶尔都会想起你们的,我在想你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毕竟他那么疼你……刚刚你那个反应我还以为你们分开了,吓死我了!如果真的分开了多可惜啊,好在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佳期仔细地看着她的神情,心里却忽然隐约有丝惶恐缓缓升了起来。她安静了片刻,才又继续道:“是啊,要找一个像他那样对我好的人,也是不容易了。”

    那护士猛地用力点起头来,“是啊是啊!像叶先生那么好的男人哪里去找啊!那时候我们护士站的姐妹们看着他每天对你温柔体贴的模样,真是羡慕得都快要疯了……哈哈,说实话,好几个姐妹还很讨厌你呢,不过不包括我!那次你把一壶热粥泼到他身上的时候,其中有个姐妹恨不得来找你拼命——”

    宁安已经听得目瞪口呆,转头茫然地看着佳期。佳期目光也已经凝滞,可是她神情倒依旧是镇静,缓缓道:“有这回事吗?我都不太记得了。”

    “我看你现在的样子也知道你脾气肯定改了很多,相由心生嘛,你现在肯定温和多了,是不是?毕竟叶先生对你那么好,是块石头也会被捂热的啦!”那个护士微笑着道,“你们现在一定很幸福吧?”

    “是。”佳期缓缓点了点头。

    “果然!”那个护士看样子非常容易激动,闻言竟然开心得一跳,“我要打电话告诉霖市的那些姐妹,我居然重新遇到你了,还知道你跟叶先生过得很好!”

    佳期听了,抿了抿唇,才又再度开口:“我住院的时候,一定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吧?帮我代她们说句对不起。”

    “不会啦!”那个护士连忙摆了摆手,顿了顿又道,“说起吃苦受累,我们哪比得上叶先生啊。其实我也理解,你那个时候还那么年轻,就失去了孩子,肯定会觉得难以承受,把脾气发泄到叶先生身上也是正常的……叶先生人也真是好,换了其他男人,只怕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佳期身子忽然就克制不住地晃了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