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做点有助睡眠的事情 - 攻城掠婚·老婆大人,萌萌哒!

    明明都上了他的车了,现在竟然让他把她送到江景城那里,那她刚刚直接跟江景城走不是更好?

    江美景脸色一沉,虽然没想到能听到什么好话,但这话也……太伤人了吧!

    忍不住红唇一撅,一脸的不甘心道:“我叫矫情吗?我只是觉得没有结婚前,我这么晚了就去你家是不是不太好。”

    主要是她会觉得不好意思的,毕竟人家还是个未婚的姑娘啊,不是男女授授不亲么。

    她都和顾一辰亲过了,已经很不正常了好不梅。

    江美景能有这个想法,顾一辰还是很满意的,毕竟知道和陌生男人保持距离就好,不过……要是跟他保持的话,好像就有点不好了。

    “没关系,反正你以后也对长住,提前适应一下也不错。侃”

    顾一辰的话让江美景顿时瞪大了眸子,一脸不思异的样子。

    长住……她没有想过啊!

    “别忘记了,我们可是要结婚的,难道你不是以结婚为目的做我女朋友?”

    顾一辰突然反问,江美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好虚哦。

    她只想过要跟他做男女朋友的,只是想试着谈个恋爱,结婚这种事情是不是才远了点?她才刚刚十八岁!

    “可我年纪还这么小,还不够结婚的年龄吧。”

    江美景企图想要为自己找到一丝能拖延下去的理由,结果他顾一辰看着她冷冷的一瞪,唇瓣轻启道:“先订婚,你大学毕业就可以直接结婚了。”

    女人最好的年华,她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就要迈入婚姻殿堂做已婚妇女了吗?

    这个话题是不是离她也太远了?

    “这么快,我还没有准备好!”

    江美景一脸紧张道,顾一辰这速度……有这么迫切么?

    “江美景你是在跟我耍流-氓吗?”

    顾一辰的态度很认真,视线落在江美景的身上,竟然格外的迫人,那种无形之中的压力,在江美景看到顾一辰眼底的认真时,顿时让她没了声音。

    “谁耍流-氓了,我不是答应嫁给你了吗?再说了,明明就是你对我耍流-氓,对她又看又亲,要不然她怎么会答应做他女朋友,她这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名节,对就是名节!”

    顾一辰的视线,在江美景的身上鄙视的扫过,冷哼一声,沙哑的声音,低低的传来,“那是被你勾-引的。”

    合着所有的错误都是她一个人的吗?

    白灵犀自己都想哭了,顾大少爷你是不是也太不讲道理了。

    “我勾-引你,你就上勾啊,还不是自己没定力。”

    江美景一边觉得沾沾自喜,一边就又觉得,她这样都能把顾一辰勾到手,更别说外面那些妖媚专门以勾男人为职业的女人了,顾一辰这么容易把持不住,不会给她戴绿帽子吧!

    顾一辰挑眉,车子快速的在昏暗的公路上使过,这个已经渐渐落入沉睡中的城市,透着一种淡淡的绯色。

    华灯已上,黑色的车影滑入一栋灯火通明的别墅内,随着铁门的打开,江美景渐渐的回到了上次过来的地方。

    顾一辰的家!

    “别动了,你脚上有伤。”

    江美景本来想要自己挪下车的,可是却被顾一辰出声阻止道。

    很快下了车的顾一辰走到她的车门前,将车门打开,将她一把打横从车里抱了出来。

    好像最近她总是让顾一辰这么抱着,华丽的公主抱,总是会有一种浓浓的宠溺感,像是自己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这种感觉和她被家人宠爱的感觉不同,暖暖的,很贴心,让江美景的心里不由的冒出一丝甜蜜。

    将头靠在顾一辰的胸口,静静听着胸口传来强有力的心跳声,江美景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这样似乎感觉很好,很舒服,很……不想离开。

    听到身旁有佣人打招呼,江美景没有睁眼,装着假睡的样子,被顾一辰这么抱着。

    要不然,清醒了该多么不好意思啊!

    “拿点吃的东西上来,这里没你们的事,都去休息吧。”

    这么大半夜里,他们两个把整栋别野的佣人都给惊醒了,江美景更觉得不好意思了。

    管家应声便去准备东西了,江美景直接被顾一辰抱回到了房间里,放在了大床上。

    “怎么又是这个房间啊,我还是去睡客房吧!”

    看到自己又跑到了顾一辰的房间里,不同于上一次的平静,江美景不由的紧张起来。

    孤男寡女,她还在一个男人房间里,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怎么不继续装睡了?”

    顾一辰挑了挑眉,看着怀里一脸通红的小女人,忍不住挑眉笑道。

    被顾一辰这么一说,江美景顾时觉得更不好意思了,整张脸都红了个彻底,放在顾一辰脖颈上的小手都不知道

    tang自己要怎么放了。

    “谁装睡了,我只是闭了下眼睛。”

    江美景说着,红着脸从顾一辰的怀里挣脱出来,乖乖的坐在他的大床上。

    可是想到这是顾一辰的床,她曾经好像还在这上面睡过,江美景就觉得整张脸更热了,别扭的在床上动着,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我,我想……你要不还是给我找间客房吧!”

    这话说的这么委婉,顾一辰怎么听着像是别番滋味,这女人是在邀请他么?

    “现在才说这话,你是不是也后知后觉得太晚了点。”

    顾一辰笑道,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弯身去查看江美景的脚。

    指尖碰上江美景的肌肤,忍不住一颤,看着包成像粽子一样的脚丫子,江美景不高兴的皱了皱眉。

    “别看了,好丑。”

    她简直是不想活了,自己最狼狈的样子,竟然还是被顾一辰看到了,要是以前,她一定不觉得什么,为什么现在她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会很害羞,难道这就是因为她喜欢顾一辰吗?

    “江美景你是傻瓜吗?都摔成这样了,你还想着丑不丑,要是把你摔成残废了,估计你想美都不可能了。”

    那以后不用叫美景了,要瘸景好了。

    江美景被顾一辰说的小脸胀红,哼哼的很不甘心,伸手一把将面前的顾一辰推开,很不服气道:“你才是傻瓜,我就愿意变成残疾,你不想要我了就有理由了。”

    女为悦已者容,这道理难道他不懂吗?

    她只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而已,竟然被顾一辰说成是傻瓜,江美景的心里顿时一阵郁结。

    真的是好不懂风情的男人!

    顾一辰伸手,捏了捏那张气鼓鼓的小脸,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黑眸微眯:“你要是残疾了,那我岂不是要照顾你一辈子。”

    “你是嫌我拖累你?”

    “我是怕自已不够宠你,都把你给惯坏了。”

    江美景打掉那只放在她脸上做恶的大手,一脸不情愿的皱眉,心情郁结:“你除了欺负我还会什么,要惯也是我们江家人惯的,才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他们才认识几天啊,他怎么不说在学校里他欺负自己的事情了,让她抄了一晚上的管理课,这个仇她算是记下了。

    “你手里拿着什么?”

    顾一辰的视线放在被江美景一直抓在手心里的玻璃瓶上,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送的东西,她果然还是好好的收着。

    “哼,你送的破东西,它都死了。”

    被顾一辰提起手里的瓶子,江美景这才想到,一直被她牢牢抓在手心里的玻璃瓶,顿时生气的塞到了顾一辰的手上。

    “这都是你送的订情信物,萤火虫死了,证明你对我的情也死了。”

    江美景的心情很不好,她才拿了几天啊,结果这萤火虫就死了,害她把自己摔成这个样子,她把这个责任推到了顾一辰的身上。

    顾一辰挑眉,看着手里的小玻璃瓶子,里面果然有两只萤火虫的尸体,都已经干掉成标本了。

    “人都有生老病死,更何况是只虫子,是你自己非要这个东西做什么订情信物,这虫子本来就爱死。”

    弄个这么爱死的虫子,说是他对她的感情,这也太不讲理了。

    女人都是这么不讲理的么!

    “不管,没有萤火虫,那证明我们那天的话都不能算数了,我也不用嫁给你了。”

    江美景说这话到是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也不是故意,不过就是矫情,女人的通病又犯了。

    明明是打算要嫁的,她现在又反悔了,女人好像都喜欢说话不算数来着。

    果然顾一辰的脸色一黑,刚要开口,门外的管家却把晚饭送来了,顾一辰将管家手里的托盘接了过来,便把人打发走了。

    “先吃点东西吧,这么晚了,你折腾了大半夜饿不饿。”

    看到吃的,江美景的肚子开始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说实话,她还真的觉得饿了。

    “能不饿吗,我都快饿死了。”

    江美景不客气的接过顾一辰手里的粥,很快就一碗见了底。

    “江美景你们江家是不是要倒闭了,能把你饿成这样,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吧!”

    顾一辰看着江美景豪放的吃像,全然没有一个大小姐的样子。

    一碗粥都能被她吃的这么热闹,顾一辰一边嫌弃的皱眉,一边忍不住伸手开始为江美景擦拭嘴角。

    “你是怎么知道我受伤在医院的。”

    吃了饱了,江美景的心情顿时也跟着好了不少,完全不在乎顾一辰对自己过于亲密的动作,仰着头,一脸无所谓道。

    “校长给我打的电话,真是一点都不安份,你才在野营里回来,就能把自己搞到医院去,上辈子你是猪吗?”<

    /p>

    除了吃就是会惹事,真是猪都比她安份多了。

    “你说你除了会说我,你还会什么,这么嫌弃我,你干什么还跑去医院看我。”

    还说不是关心她……

    想到顾一辰的关心,江美景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废话,我的女人去了医院,我能不去看吗。”

    顾一辰说的一脸理所当然,显然江美景才不相信他,翻了个白眼,指着被顾一辰放在桌子上的小玻璃瓶说道:“这个怎么办,你再给我抓两只放进去。”

    没有这两只萤火虫,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会好了。

    长这么大,她第一次收到男孩子送的订情信物,而且还有可能会变成她未来老公的男人,这么就没有了,江美景顿时觉得好不甘心。

    让他再去给抓?

    顾一辰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顿时不太好了,仿佛手掌上还残留着那种恶心不已的感觉,他才不去抓早子。

    “好了,东西交给我,到时候会再还你的。”

    顾一辰说着,将那只还存着两只萤火虫尸体的小玻璃瓶子放进了口袋里。

    “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还给我?”

    江美景似乎很不确定的问道,顾一辰挑眉,将江美景往床上一按,一把把她压在床上。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这么有精力?要不我们做点其它事情,有助于睡眠好不好。”

    PS:今天答应大家更八千字的,这是四千,晚上还有一章四千字!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