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哪怕记忆全无,我还是恨你!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下一刻,潮水般的悲戚一阵一阵地涌过来,完完全全地将她湮没。

    明明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可是心里的悲戚却已经满溢,几近铺天盖地。她心中竟再无旁的情绪,只余伤心,只想痛哭。

    沈青城再度拥住她,神情微微凝住,“怎么了?龟”

    这句话原该凌晨时候就问她,可是那时候她情绪完全失控,他自然没有问出口。可是此时此刻,刚刚睁开眼睛,她第一反应居然仍旧是掉泪,沈青城觉得事情并不寻常会。

    可是怎么了?她该怎么告诉他自己怎么了?

    佳期终于一点点地有了意识的时候,才终于想起自己经历了什么,自己知道了什么,可是这样逐渐清醒过来的意识,却更加让她感到痛苦。

    她有些克制不住地抱紧了沈青城,可是刚刚将他抱紧,内心却又有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放开他,你曾经经历过和失去过的那些,已经不允许你再和他纠缠。

    可是,他的怀抱这么温暖,她要怎么样才能放得开?

    佳期埋在他颈窝处,眼泪依旧克制不住地往下流,内心悲戚反复,纠缠挣扎,是连眼泪也无法化解的痛苦。

    如果她曾经那样爱过一个男人,如果她和那个男人之间还孕育了一个孩子,如果她因为那个男人而没办法再怀孕……

    佳期的心终究还是一点点地凉了下来。

    许久之后,她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来,离开了沈青城的臂膀,只是低着头,默默垂泪。

    沈青城伸出手来抬起她的脸,使她看向自己,才再度问了一句:“为什么哭?”

    “噩梦……”佳期低低地回答,声音颤抖染着湿意,“很可怕的噩梦……”

    如果那只是一场梦,那会是让她哭得肝肠寸断的一场梦,可是她宁愿肝肠寸断,至少醒过来之后,她还是一个健康的人,以后还有机会孕育自己的孩子。

    可是,这对她来说,却是一场永远都不会醒过来的噩梦。

    沈青城闻言,目光沉凝片刻,终究还是一把将她搂进怀中,紧紧拥住。

    “不过就是一场噩梦,有我在,还有什么好怕?”

    佳期的身体却忽然克制不住地僵了僵。

    是啊,因为爱,原本应该无所畏惧,可是为什么因为有他在,她却更悲伤绝望?

    因为长时间的哭泣和彻夜的睡不安眠,佳期精神很差,勉强起床吃过早餐,终究还是没办法缓过来,于是只能请假。

    送了沈青城出门上班之后,她便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里,坐得累了便躺了下来,却始终都睁着眼睛,目无焦距地看着地面。

    一颗沉重的心疲惫到极致,有些事情她不愿意再想,可是越不愿意想,那些事情就偏偏要涌进脑海之中,终究还是又一次冲击得她掉下泪来。

    放在卧室里的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佳期起初还未留意,后来听到,却根本使不出力气去接。

    手机一遍接一遍地响着,不知疲累一般,佳期终究还是缓缓坐起身来,行尸走肉一般地走进卧室,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

    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叶博尧的名字,佳期蓦地一僵,怔了片刻之后,接起了电话。

    “佳期。”叶博尧声音很低,仿若叹息一般地喊着她的名字。

    那声叹息却重重砸在她的心上。

    这个男人……她曾经深爱过,还给他孕育过孩子,还想过跟他天长地久的男人?

    *

    下午时分,由私家住宅改造的精致茶舍内,有活水入宅,自一间间清幽雅致的茶舍窗前淌过,泉水叮咚,卷着庭院之中的落英,相携而去,自成一景。

    佳期坐在其中一间茶舍窗前,静静地看着一片又一片被水流卷去的落花,眸色却再也不见当初的清澈。

    叶博尧坐在她身后的桌旁,沉默着泡出一壶清香扑鼻的茶,静静地斟出两杯,将其中一杯放到了佳期所在的方位,抬眸见她趴在窗上的身影,却终究是没有喊她。

    直至一杯茶入腹,他才缓缓开了口:“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就在想,如果带你来,你一定会喜欢这里。”

    

    tangp>

    佳期闻言,眼眸终于缓缓转动起来,将眼前清幽雅致的庭院看了一圈,又缓缓垂下了眼帘。

    的确,是她非常喜欢的建筑风格和景致,可是她内心却着实生不出一丝喜悦。

    “这七年来,你过得好吗?”她终于缓缓开口,却问出一句连自己都没有想到的话。

    叶博尧沉默片刻,缓缓道:“在别人眼里,也许是很好。”

    “那别人眼里的好是什么样子?”佳期依旧趴在那里,头也不回地问道。

    “坐拥财富、名利……和女人,功成名就,风光无限。”

    佳期眸光微微一动,身子却还是没有动,片刻之后,又道:“那不好的一面呢?”

    “如果我过得不好,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你。”叶博尧声音微微喑哑起来,“因为失去你,因为你恨我,我这辈子都不会过得好了。”

    “那为什么你又要回来,再次出现在我生命中?”

    “佳期。我舍不得,我放不下。我三十多年的生命中,只有在霖市,和你一起住在那四合院中的日子是最快活的。我在自己最无能为力的时候对你放了手,而现在,我不愿意再放手。”

    “为什么不在重逢的时候就告诉我这一切?”

    “因为你已经有了全新的生活。你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幸福,你忘掉了过去的那些痛苦,原本是一件好事。”叶博尧缓缓道,“我本以为我只能这样永远地失去你了,可是你生日的那天晚上,你问我为什么不早点出现。我才知道,也许我的决定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你说得对。”佳期忽然深吸了口气,目光空洞地看向远方,“你的确做错了决定,还来得晚了一些……因为现在,我已经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叶博尧却忽然就沉默下来,许久没有说话。

    他从身后看着她,而她依旧趴在窗口看着外头的景致,两个人之间没有一丝的眼神交流,叶博尧却终究在这样古怪的氛围中再度开了口:“所以我的月亮上,那两个角永远也补不回来了?我以为就算没有了孩子,只要有你在,也会是一轮满月。原来——”

    听到“孩子”两个字,佳期身体微微一震,心中竟是猛然一痛,几乎喘不上气来,只是按着自己的心口,艰难地提气呼吸。

    “佳期!”

    叶博尧迅速起身走过来,伸手扶住佳期的肩膀,想要看她哪里不舒服,佳期却猛地挣开了他,护住自己的身体,“不要碰我!”

    叶博尧动作一滞,佳期已经站起身来,看向他,“你说得对,你月亮上缺的那两个角永远也补不回来了。因为那个孩子没有了,因为我再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我恨你,哪怕现在我已经记忆全无,我还是恨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你身边!”

    说完这句,佳期用力推开他,跌跌撞撞地走向门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而叶博尧独立于茶舍之中,听着她离去的脚步,却依旧只是专注于她刚才的那番话——

    她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一辈子那么久,他终究也是可以拥有她的,不是么?

    *

    傍晚,沈青城回到家中,宋阿姨在厨房忙碌着晚餐,而佳期则不见人影。

    “沈先生回来啦,太太在卧室休息呢!”宋阿姨先朝他打了招呼。

    沈青城点了点头,径直往卧室而去,推开门,却并未见佳期。

    衣帽间内似有灯光传出,沈青城缓步上前,拉开门一看,这才终于看见了她。

    宽敞的衣帽间内,她抱膝坐在地上,目光久久地落在她脚尖前的位置。那里摆放着一双蓝色的婴儿鞋,海豚的造型,精致小巧又可爱,跟她的脚趾相抵,说不出的温馨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