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宛若天神的男人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原来她也是学画画的?

    对于这个问题,佳期竟没办法回答,因为她从来也不知道自己会画画。

    从前在大学里,也常常会看见美术系的同学背着画板外出写生时候的样子,她那时总会盯着别人多看几眼,当初还以为是因为好奇,而如今看来,竟然是因为那画板之中藏着她遗忘的东西澉?

    “你画得很好啊,不过还有一些小问题。”那个男孩接过她手中的画笔,重新蘸了颜料,在画纸上勾勒了几笔,画作立刻便和谐了许多玛。

    佳期怔怔地看着,许久之后才缓缓道:“你说得对。”

    “你是不是很久没拿画笔了?”那男孩笑道,“画成这样已经很好啦。”

    “是啊,很久了。”佳期回答,“久到我都记不清上次拿画笔是什么时候了。”

    沈青城从别墅里走出来的时候,一眼便看见坐在一群学生中间的佳期,她坐在一幅画架前,静静地出神。

    这样一幅情景,他曾经看过无数次,却也已经一别十年。

    他缓步上前,静静地走到佳期身后,看着她那幅画架上夹着的画,开口道:“你画的?”

    佳期蓦地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微微一笑,“是啊。可是,我竟然都不知道自己会画画。”

    说话间,她眼神倏地又有些飘忽起来,转头看向了远处。

    见到她这样的神情,沈青城忽然微微低下头来,轻轻在她鬓角吻了一下。

    他知道她在乎过去,可是对他来说,他却宁愿她永远也想不起过去。重新开始,何尝不是最好的选择?

    写生的几个学生却在此时纷纷看了过来,其中两个女孩子交换了一下眼色,一个看起来很是活泼开朗的女孩就跑了过来,“帅哥,你好!”

    沈青城转头看了她一眼,眸色清清冷冷的。佳期也转头看了一眼,随后抬眸看向沈青城,眼神里竟流露出一丝玩味。

    那个女孩子大约被沈青城的脸色打击到了,神色瞬间就有些黯淡下来,想了想,到底还是继续又开了口:“你可不可以做一下我们的模特?”

    “没兴趣。”那边话音刚落,沈青城这边已经干脆利落地拒绝。

    “别啊。”佳期好些日子没经历这些有趣的事,只觉得好玩,便拉了沈青城一把,“人家大老远从北方来写生的,坐了两天两夜的火车,难得看上了你这个模特,你就让他们画画吧!”

    “对啊对啊!”另外几个学生也凑上前来,“给我们当一下模特吧,不需要太久的。”

    沈青城脸色愈发清冷,先前将画笔交给佳期的那个男孩子察言观色,忽然道:“不如您和您女朋友一起做我们的模特吧?你们这么配,画出来肯定很好看。”

    佳期闻言,心头猛地一跳,沈青城却微微挑了挑眉,脸色竟缓和下来。

    结果两个人还真成了那群大学生的模特,身后是大海和夕阳,两个人坐在大石头上,并没有太刻意地保持一个姿势,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我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呢。”佳期靠着沈青城,小声地说道。

    沈青城闻言,只是道:“没有那么多的你以为。”

    佳期听了,撇了撇嘴,还想说什么,沈青城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是公事,他却并没有走开说,佳期听着他在电话里发号施令,不觉又失了神。

    等他挂掉电话,她才又看向他,“我们好像已经出来很久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沈青城将电话塞回口袋,淡淡道:“等你能爬到山顶的时候。”

    佳期一僵,顿时没法再动了。

    她这一僵就僵到了结束,直到那些学生都画完了,她才又缓过劲来。

    几个人纷纷把自己的作品给他们这两个模特看,佳期一一看过,有的人只画了他们的剪影,有的则画出了简单的眉眼。因为是水彩画,并没有太细致的勾勒,可是画上那两个在海天之前相依的身影却让人看得格外心动,每一幅画都让佳期爱不释手。

    “谢谢你们让我们进来写生,也谢谢你们给我们当模特。”之前那个男孩取出自己的那幅画,“如果不嫌弃的话,我这幅画就留给二位当做纪念吧。”

    tang

    佳期连忙接了过来,竟然好像生怕对方会反悔一般,笑得眉眼弯弯,“谢谢!”

    沈青城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又看了一眼另外那几个学生手中的画作,缓缓点了点头,“谢谢,画得很漂亮。”

    *

    虽然有了一幅很漂亮的画作为精神安慰,可是佳期还是没能逃过身体上的折磨。

    这天晚上沈青城早早地就让她睡下,第二天早上,照旧四点半就将佳期喊了起来。

    佳期本来以为自己肯定会全身酸疼打死都起不来,没想到身体却全然没有想象中的要散架的感觉,除了一点轻微的酸疼之外,一切竟然都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

    佳期想起昨天沈青城逼她泡的那个热水澡,此时此刻竟宁愿全身酸疼死在这床上算了。

    可是沈青城狠起来真是狠,管她是要生还是要死,硬是又将她拖去了爬山。

    一连数日皆是如此之后,佳期竟然每天到点自动醒来,也不用沈青城生拉硬拽就能起床,只是爬山对她来说依旧艰难,每天累死累活,离山顶依旧有一长段距离。

    可好处也是立竿见影的。也许是因为运动出汗的缘故,几天下来,她脸色好了许多,精神也逐渐开始饱满,想到不开心的事情的时候越来越少,整个人竟渐渐有了从前明媚开朗的气息。

    而每天下午她也不闲着,那陌生而又熟悉的画笔对她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她有时候坐在房子里,有时候坐在户外,写写画画,才发现自己对这回事竟然真的熟悉至斯。

    这一天,沈青城坐在楼下的透明客厅中开视像会议,佳期也坐在客厅里画画,对着窗外的风景画完了一幅水彩之后,目光不知怎的就落到了沈青城身上。

    来这边之后他便没有再穿过西装,只是每天都要开视像会议,因此大多数时候还是穿着他惯常穿的白色衬衣。不得不承认,她再也没有见过有其他男人能将白衬衣穿得比他好看,衬着那墨色的眉和黑白分明的眼,英俊张扬的容颜和沉静的气质完美共存,这个男人,简直宛若天神。

    佳期不知不觉地就换了一张画纸,而后取过旁边的炭笔,静静地描绘起了坐在那里的沈青城。

    本以为自己对绘画一窍不通,可是一旦上手,才发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行云流水,不仅仅是水彩,素描也是如此。

    佳期静静地勾勒描绘,完全沉浸在自己和他的世界之中,专注而仔细。

    画纸上,男人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微微抿住的薄唇一点点地跃然纸上,气质分明偏冷,于她而言,却是这世上最温暖的容颜。

    佳期怔怔地盯着画纸上的男人,不知不觉竟入了神,等她终于回过神抬头的时候,画纸上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画架旁边。

    转头看了看旁边那张活生生的容颜,又愣愣地盯着自己的画作看了一会儿,佳期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什么,手忙脚乱多此一举地就想要将那幅画遮起来。

    沈青城看着她的动作,也不阻止,心情却明显愉悦起来,转身重新回到了自己电脑前的时候,冗长枯燥的会议也变得没有先前那么难以忍受了。

    佳期匆忙抱着自己的画逃回了楼上。

    回到房间,她才重新展开那幅素描,对着画中的男人看了又看,哪怕他明明就在下面……

    看到最后,佳期终于察觉到自己的痴傻,自己都忍不住嘲笑了自己一声,正准备起身将那幅画放好时,她搁在床头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

    佳期拿过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她犹豫片刻,还是接起了电话:“喂?”

    “温小姐。”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声,“我是南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