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想把你套牢 - 首席的独宠新娘

    沐依米其实是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就不想要喜欢自己了?

    她怕自己问了,最后不过是自取其辱。

    沐依米觉得自己现在变得太懦弱了!

    貌似只要遇到感情问题,她就变得不像自己,以前对陆远是,现在对凤西吾也是……

    “那现在呢,还怕吗?”西吾起身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

    沐依米,“……”

    “依米,你说过喜欢我了就不能再反悔……我这辈子都不会给你再喜欢别的男人的机会。”西吾拉起她的小手放到唇边轻吻。

    “……”

    “依米,嫁给我吧。”

    西吾的话就像一颗炸弹,直接把沐依米给炸懵了,什么什么?嫁给他?

    凤西吾今天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阿米,嫁给我!”西吾手握紧她的手。

    “凤西吾,我觉得今天我们不适合谈话,我先走了。”沐依米有些无所适从的站起身。

    西吾也站起身抱住了她,“别走!”

    “那我们谈回之前的话题,你不许再说这三个字。”

    “……”

    西吾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说道,“这三个字是我发自内心的真心话,依米,我知道你现在没办法做决定,我给你时间考虑,我愿意等你,多久都等,答应我……你会认真考虑我的求婚。”

    “……”沐依米现在心里真的很乱,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依米,答应我!”

    “我会考虑。”沐依米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点了点头。

    “至于怀孕的事,你不需要担心,不能让你怀孕,是我无能,跟你无关。”

    “你家人不会在意未来的儿媳妇不能怀孕的事吗?”沐依米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

    她的事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她相信他家人应该也会看到的吧。

    凤西吾的家人真的不会介意,未来的儿媳妇不能给他们凤家生下孩子吗?

    “结婚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只要我愿意,我父母不会有意见,而且,就算我们将来没有孩子,我们有团团就够了。”西吾吻了吻她的额头。

    团团……

    沐依米现在开始后悔打掉的那两个孩子,如果生下来,应该会跟团团一样可爱吧?

    毕竟凤家的基因那么强大……

    “你喜欢这里吗?”西吾转移了话题。

    “挺漂亮的,你平时会住这里吗?”

    “这是我为我们两个准备的婚房,将来我们结婚,就住这里。”西吾拉住她的手,带着她去参观了。

    沐依米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他竟然把婚房都准备好了?

    所以,他的求婚是认真的!

    虽然没有鲜花和戒指,求婚场面也不够浪漫,可是他却用一个家向她求婚。

    沐依米真的很心动,可是……她暂时还是不能答应他。

    因为她和他之间还有太多的未知存在。

    西吾带着沐依米把别墅参观了一个遍,沐依米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豪宅,真正的品味。

    参观完房子后,沐依米便说要先回去了。

    “怎么?你不喜欢这里?”西吾皱眉看着她,“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换掉,房子也能换掉,或者你指出来我让人去改。”

    “不是!不是不喜欢,是太喜欢了!”沐依米突然就抱住他,“太喜欢了,我怕我再待下去就不舍得走了。”

    “这里会是我们的家,你喜欢就住下来。”西吾有些受宠若惊。

    “凤西吾,你这是在给我下套,一套接着一套的要把我套住!”沐依米突然抬起头,手指戳着他心脏的位置。

    “我就是想把你套牢,一辈子!”西吾低下头便吻上那让他爱不释手的小女人。

    ……

    沐依米的事情虽然很快就被凤西吾摆平了,但是却闹的很大,所以凤家人是想不知道都难了。

    凤易寒和江心语看到消息后,便叫来了西言,问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言,你跟我们说,这女孩真的不能怀孕吗?”

    “不是不能怀孕,是怀孕困难……”西言尴尬的挠了挠头,十分佩服依米的能力,只是半天时间就把这件事搞得满城皆知了。

    “怀孕困难……她不是怀过孕吗?”

    江心语撞见过沐依米去医院,当时她还特地问了医生沐依米的情况。

    “妈妈,您知道依米怀过我哥的孩子!”西言很吃惊。

    “那孩子是你哥的?”江心语只感觉一阵心悸,天啊,那孩子竟然是西吾的。

    西言都要哭了,妈妈到底知道什么,又不知道什么啊?

    为什么她感觉她的面前处处是坑呢?

    “那个女孩怀过你哥的孩子?”

    “打掉了。”江心语记得很清楚,当时她并不知道孩子是西吾的,得知儿子喜欢这个女孩子后,她也想过这件事,但是她想只要是儿子喜欢,也没关系,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有哪个人能淡一次恋爱就成功的?

    现在却突然来告诉她,那孩子是西吾的……还是双胞胎!

    江心语手捂着胸口,只感觉一阵窒息感袭来。

    凤易寒看她这样,连忙搂住她,心疼极了,“语儿,别难过,既然那女孩怀过孩子,就肯定还能怀上的。”

    “是啊是啊,爸爸说的对!我哥那么厉害,依米肯定能再怀孕的。”西言也紧张的跑过来看着妈妈。

    江心语还是很难过,她怪自己当时为什么没有再认真一点去阻止那个女孩子。

    父女二人劝了很久,江心语才总算是平复了心情,但是她的情绪仍旧不好,说要去厨房做些糕点。

    凤易寒狠戳了一下女儿的头,迅速的起身去照顾老婆了,他怕语心这么心神不宁的,万一伤着了,那他得心疼死。

    西言无奈,只能主动向哥哥坦白,把妈妈已经知道孩子事的事,告诉了哥哥。

    其实西言心里还有另一层担心,就是哥哥失忆的事,她真的不确定,如果哪天哥哥想起了从前的事,想起了阿弥,他和依米又该怎么办?

    ……

    晚上,西吾回家的时候,主动跟妈妈谈了一下,他告诉父母,他很喜欢沐依米,认定了她就是自己的老婆。

    江心语和凤易寒没什么意见,让他早点把沐依米带家来让他们也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