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所以,我再也不能怀孕了,是不是?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佳期身后的宁安闻言,目瞪口呆之下,却一眼看到佳期晃动的身子,连忙上前掺了佳期一把。

    佳期的面色却已经微微泛了白。

    对面那个护士见状,神情之中蓦地闪过一丝慌乱,仿佛是内疚,“对不起,佳期,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的……设”

    佳期脑子里轰隆隆响成一片,仿佛有什么重型的机械在脑海中反复碾压,将她过去对自己的认知认识和想象碾压得粉碎。

    她的伤心事?她的什么伤心事?她失去了孩子?什么孩子?谁的孩子?哪来的孩子悴?

    佳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她恍恍惚惚,竟然真的有种站不稳的无力感。

    “既然知道是伤心事,你为什么还要在她面前提起?”宁安见佳期越来越不对劲,连忙扶着佳期对那个护士说道。

    “我不知道……”那个护士眼中闪出一丝慌乱的神色来,“我以为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佳期肯定已经平复了,而且现在她跟叶先生那么好,我以为他们已经接受了不能再有孩子的事实……”

    佳期身子猛然再度一僵,竟定在那里没法再动,宁安也是大惊失色,“你说什么不能再有孩子?”

    那个护士再度一惊,看看宁安,又看看佳期,好不容易才缓缓开了口:“就是……那年佳期她意外流产,做手术的时候伤到了子宫,以后可能都不能再怀孕……”

    宁安猛地僵住,佳期的脸色则已经是苍白如纸。

    那护士终究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般,脸色变了又变,“那个……我还有别的事,先不跟你们说了,再见啊……”

    她转身匆匆而去,而宁安怀中,佳期的身体正克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怀孕,流产,不孕……这怎么可能是她的人生?怎么可能是她那片茫白如纸的岁月中该有的内容?

    佳期僵直了片刻,忽然猛地推开宁安,径直往医院妇产科大楼而去。

    “佳期!”宁安见到她跌跌撞撞的模样,怕她出事,连忙追上前去。

    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到达妇产科之后的佳期却异于常人地冷静,即便此时此刻她的脸色已经是苍白如纸,可是她的一举一动却都是有条不紊的——

    她先是去挂号窗口询问了一下,得知现在有一位医生是空闲的时候,她立刻挂了这位医生的号,随后按着医生的吩咐去照了b超,又拿了片子回到医生办公室,随后是一系列的检查,然而最终医生给她的回答都是三天后出报告。

    “您刚刚做了那么多检查,具体情况是什么样您心里肯定有数。”佳期目光直直地看着那个医生,“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曾经流产,而且再也不能怀孩子?”

    医生闻言,微微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才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具体的结果我必须得等检测报告出来才能确定。”

    “我不想等。”佳期却恍恍惚惚地摇起头来,“我想知道结果,我想现在就知道结果!”

    “温小姐,你先不要激动,医院会对每个病人负责,绝对不会将未经确认的结果告诉病人,我也不能这样做。”

    佳期微微昂着脸看着他,哪怕脖子已经僵直,她依旧只是看着他。

    宁安看出她的苦苦支撑,有些吓坏了。她今天本来只是想来找回自己的记忆,谁知道记忆没找到,竟然找回这么一段往事,并且是这样让人震惊到害怕的往事。连她都觉得可怕,更何况是佳期?

    宁安连忙伸出手来,试图抱着佳期将她的头往自己的怀中压,可是佳期的脖子挺得笔直,她竟一点也没办法改变她的姿势!

    “佳期,不会有事的,我们听医生的话,我们三天后再来,好不好?”宁安声音很低,用前所未有的温柔声调跟佳期说着话。

    “我不。”佳期红着眼睛,目光依旧直直的,“我已经浪费了七年,我一天都不愿意再多等!”

    说完,她忽然推开宁安,拉开自己的包包,取出手机,迅速翻到叶博尧的号码拨了过去。

    四十五分钟后,叶博尧出现在了佳期所在的这家医院的妇产科。

    因为医生有别的病人要看,叶博尧来的时候,佳期正坐在走廊上的长椅里,整个人看起来很僵硬,连带着目光都是僵直的,在楼道森白灯光的照射下,她脸上一丝血色也无,那模样竟是无比渗人。

    tang

    叶博尧缓步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佳期猛地转头看向宁安,“宁安,你可不可以走开一下下?”

    宁安看了看她,又眸色复杂地看了看叶博尧,终究还是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走开了。

    叶博尧缓缓在佳期面前蹲了下来,与她目光平视,缓缓道:“怎么了?”

    佳期看着他,缓缓道:“我刚刚在这里做了检查,我想尽快知道结果,你可以帮我,是不是?”

    闻言,叶博尧眸色似乎变了变,“你做了什么检查?”

    佳期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待会儿你不就知道了?”

    佳期依旧安静坐在那里,叶博尧背对着她站在大厅的床边,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

    佳期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惊惶与恐惧。

    在那段未知的岁月里,她真的曾经跟他亲密若斯吗?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他们会分开七年?为什么重逢之后,他也没有告诉她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

    叶博尧站在那里打完电话,却又静静站立片刻,才转过头来走向佳期,在她身边坐下之后,他低声道:“等一会儿,应该会有结果出来。”

    佳期静静地看着他,好一会儿,她终于开了口:“叶博尧,我们从前是什么关系?”

    叶博尧闻言,转头看了她一眼,片刻之后,他竟淡淡一笑,“这个问题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

    “再没有更多了吗?”佳期又道。

    “佳期。”叶博尧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喊了她一声,随后道,“我认为我们从前是什么关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从现在开始,你所有的快乐都由我来给予。”

    佳期看着他,良久,嘴角忽然扯出一抹笑意,“没有过去,哪来的现在和将来?”

    她转过头不再说话,叶博尧坐在她旁边,静静地看着她,眸色缓缓暗了下来。

    两个人并没有等太久,便被请进了主任医生的办公室。

    “叶先生,温小姐,请坐。”年届中旬的主任医生神情倒是自然,但佳期还是隐约从他眼神之中看出一丝尴尬。

    “开门见山吧。”佳期低声道。

    主任医生忍不住清了清喉咙,这才终于开口道:“从检查结果看来,温小姐曾经做过一次不太成功的流产手术,损伤了子宫内膜。由于温小姐子宫内膜天生就比较薄,加上那次手术的损伤,的确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所以,我再也不能怀孕了,是不是?”佳期竟然异常镇定,缓缓问出了这个问题。

    叶博尧脸色沉沉,始终一言不发。

    “我只能说,温小姐能怀孕的概率很低。有些事在医学上是没有绝对的——”

    主任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佳期却忽然就站起身来,随后,她缓缓推开椅子,转身就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叶博尧随即也起身走出,却见佳期单薄的身影正往外走着,脚步由慢到快,最后竟然跑了起来!

    “佳期!”他在后方喊了一声,佳期却仿佛跑得更快了。

    叶博尧蓦地拧了拧眉,随后大步往那个方向追去。

    宁安正忐忑不已地等在医院花园之中,一抬头忽然见到佳期冲了过来,吓了一跳,正准备问什么的时候,佳期已经冲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就往大门外走去。

    “佳期!”宁安连忙拖住她,“怎么了?到底怎么样了?”

    佳期一言不发,力气却奇大,拉着宁安往门口走去的过程中,眼泪终究克制不住一颗颗地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