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是不是安全期都没关系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看着这个画面的瞬间,沈青城的心就软了下来。

    佳期坐在那里,根本还没有察觉到他回来的时候,沈青城已经走上前来,竟然直接靠着她,也坐了下来。

    佳期蓦地回过神来,转头看他一眼,沈青城却已经伸过手,取过了她脚尖前的那双小鞋子。

    佳期仿佛犹在梦中,不由得将身边的沈青城上上下下地看了一番睚。

    他的外套和领带已经脱掉,穿着依旧整洁的西裤和白衬衣,就那样陪她坐在地板上。记忆之中,沈青城哪有这样不顾形象的时候?

    可他确确实实就坐在她身边了,手中还拿着她无意识买回来的那双婴儿鞋。

    “什么时候买的?”沈青城将那双婴儿鞋放在手心,小得可怜,却也精致得可爱。

    “前段时间。”佳期低声回答道。

    “很可爱。”沈青城道,“不过蓝色不适合女孩子,还是粉色或者黄色好。”

    佳期闻言,蓦地一僵,抬眸看向他,“女孩子?”

    “我希望第一胎是个女孩子。”沈青城依旧将那双鞋放在手心,竟是爱不释手的模样。

    “为什么?”佳期下意识地问。

    “女儿更贴心。”沈青城回答道,“以后孩子多了,有个贴心的大女儿,应该可以化解你一些教养的烦恼。”

    佳期心头蓦地一阵刺痛,再度看向他,“大女儿后面,会有几个孩子?”

    “三个。”沈青城竟想也不想地回答,“一个妹妹,两个弟弟,这样最好。”

    四个孩子,两男两女,真是一段完整而美妙的人生。

    佳期听完,尽管已经心痛欲碎,竟也克制不住地为他计划中的那段人生勾起了嘴角。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做过的那个梦,梦里,那不知为何出现在她梦中的少年沈青城也对她说,将来想要生四个孩子,陪他们一起住。

    梦境与现实交织,她一时竟有些迷乱起来,忍不住往沈青城身边靠去,靠在他的肩膀上,伸出手来缠住了他的腰。

    沈青城低头垂眸看她一眼,随后将她揽入怀中,顺势一倒,躺倒在地上,一按着佳期的腰,另一手抚着她的头。

    佳期整个人卧在他怀中,头却依旧埋在他颈窝处,似乎不愿意抬头。

    沈青城偏头,缓缓吻上她的耳廓,“今天不是安全期,对吧?”

    佳期并不记得,可是对她来说,是不是安全期又有什么重要?反正都是不会有孩子的,她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她心中一时再度刺痛起来,竟觉难以忍受,可是她却不想让沈青城察觉到什么,于是她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缓缓寻到他的唇,低头吻了下去。

    沈青城按住她的后脑,即便她在上方,他也很快重新拿回了主动权,长驱直入,攻城略地。

    *

    夜深,身畔沈青城的呼吸已经沉稳起来的时候,佳期侧身躺在他怀中,却依旧无法入睡。

    先前身体极致的欢愉可以让她暂且忽略心脏的疼痛,可是当欢愉逐渐散去,身体和夜一样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那种空泛到极致的疼痛却再度席卷而来,让她根本无法闭上眼睛。

    躺了许久,佳期终究还是躺不住,忍不住动了动,想要坐起身来。

    谁知道她刚一动,沈青城忽然就有了动静,圈住她的腰,声音沉沉地开口:“去哪儿?”

    她向来没有半夜起床的习惯,难免会惊动他,佳期连忙低声道:“喝水。”

    沈青城闻言,这才缓缓松开了她,让她起身。

    佳期起身,出了房间,却仿佛被催眠了一般,竟果真走到厨房拿了瓶水,拧开喝了一口,随后便走到客厅落地窗边,靠着窗在地上坐了下来,抱住双膝,埋头静默无声。

    心上的疼痛让她觉得呼吸不畅,似乎只有这样坐着,这样抱着自己才能稍微轻松一些。

    也不知道多久过后,却忽然有一只手缓缓抚上了她的后脑。

    佳期蓦地一僵,从双膝中抬起脸来,看到了蹲在她面前的沈青城。

    天气已经有些转凉了,他睡觉依旧是习惯性的短裤背

    tang心,此时此刻出现在她面前也是这样的衣着,佳期心头竟克制不住地一跳,连忙伸出手来摸了一下他的手臂,“你冷不冷?”

    其实自然是不冷的,佳期摸到他手臂的瞬间也就察觉到了,他肌肤之下蕴藏着的温度似能将她灼伤,她忙不迭地缩回了手。

    可是沈青城却拉住了她缩回的手,缓缓缠到自己的腰上,随后,他将她抱起,坐到了她先前所坐的位置之后,才又将她放进了自己怀中,身体交叠,四肢交缠。

    他轻轻问吻着她的下颚,缓缓开口:“怎么了?告诉我。”

    她这些日子情绪都有些不对,这两日尤其厉害,他自然察觉得到,原本要查到原因应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这一次,他希望能从她口中听到原因。

    可是佳期要怎么告诉他自己怎么了?好不容易,她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想要跟他一直走下去,却偏偏又被那样一段前尘过往羁绊住。

    却又不仅仅是前尘过往,还有现状。

    他想要四个孩子,可是她却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

    她靠着他的头,说不出话来。

    “你是在担心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沈青城再度开口,沉声道。

    担心什么?害怕什么?佳期恍恍惚惚,听着这几个字,却只是不由自主地将他抱得更紧了一些。

    察觉到她这样的动作,沈青城心头纵使疑虑重重,此时此刻也瞬间轻松许多,再度轻吻上她的额头,而后印上她的唇,缓缓道:“告诉我。”

    佳期忍不住闭上眼睛,而他依旧吻着她,一点一点,似乎要将她脸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吻遍。佳期只觉得自己的情绪似乎正在一点点地失控,在濒临崩溃的边缘,她终于紧紧抱住了他,微微哽咽着开了口:“我害怕你不喜欢我,我不想生小孩——”

    她心中已濒临绝望,可终究还是不甘心,终究还是想要挣扎一下。

    命运已经艰难若斯,可不可以给她一丝希望,哪怕没有孩子,她依旧可以拥有自己想要的幸福?

    她抱着他,终究忍不住将眼泪落到了他颈窝内。

    沈青城闻言,怔忡片刻之后,终究只是用力抱紧了她。

    *

    佳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却是在卧室床上,沈青城的怀中。

    沈青城早就已经醒来,又或者始终未睡,在她睁开眼睛的瞬间便低头看向她,缓缓开口道:“辞职不再去工作,好不好?”

    佳期有些恍惚,缓不过神来,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话题。然而她却知道自己需要这份工作,因此下意识地就摇了摇头。

    “那请假?”

    佳期还是摇头。这大约是她最自由任性的一份工作了,休息日多,请假更多,连她都觉得自己过分,她不想再请假。

    沈青城见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低头在她唇角吻了一下。

    佳期起身走进卫生间,沈青城这才也起身,第一件事却是拿了床头的手机,翻到宋宜朗的电话拨了过去。

    “接下来我准备放一个月的假,你安排一下。”

    这第一句话就将宋宜朗吓得不轻,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一个月?是一天吧?你说错了是不是?”

    “一个月。”沈青城清楚地重复了一遍,“还有,她那边也安排相同的假期,不管你用什么方法。”

    “她?佳期?”宋宜朗顿时叫苦,“她又不是公司的人,我哪有办法叫她老板给她放一个月假?还有,你要放一个月的假,那公司怎么办?沈氏海外你不想要了?开会怎么办?决策怎么办?签字怎么办?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你没有?搞定”沈青城语气凉凉地反问。

    宋宜朗静默了片刻,沈青城这边便直接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