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一百二十七章 洞房花烛二 - 腹黑皇后妖孽皇

    这样美好的画面,连八爷都被感动的忘了嬉闹,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心底则忽然很想很想苏姑娘了。

    苏子涵没有抬眸,可耳朵里只是听了他们彼此说的誓言,便已觉得心中似有春暖花开一般,只有其他的两人似是被冷风卷入了冰窖,一刹那心若停止。

    李嬷嬷神情动容,流下泪来,“恭喜九爷,恭喜九皇妃,礼成,愿九爷和皇妃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早生贵子都说出来了,那清场的潜台词更明显了,这一次九爷没有再阻拦谁,他现在满眼满心都是他家小青青红晕满面,娇羞动人的妩媚风情,真真是一刻都不想忍了,双喜见状,立马去拉开了门,苏子涵第一个低着头窜出去,发誓以后再也不跟着八爷混了,而八爷也回过神来,呵呵的笑着,“那什么,为兄就不打扰了,呵呵,良宵苦短值千金,呵呵!早生贵子,早生贵子哈!”

    一边说,那腿一边往后退,似还在恋恋不舍一样,被门外的双喜很大不敬的扯了一下,给拽出去了,哎吆喂,不麻溜得走,还想被九爷收拾是不?您说这位怎么就是不消停呢!您可还没大婚呢?依着他看啊,哼,八成洞房花烛得泡汤。

    而三爷和四爷僵在原地,似乎冻结,李嬷嬷上前,恭敬的提醒,“两位爷,请去前面喝喜酒吧,您二位可是九爷的兄长,九爷今日大喜,在此陪新娘子,您们可得多替九爷去陪诸位大臣们喝几杯才是。”

    这话合情合理,又让人觉得兄弟情深,三爷四爷拒绝不得,而他们也再也没有留下的勇气,还能再看什么?一遍已是足够。

    两人出去了,背影无尽的孤寂而苍凉,竟是让身后的李嬷嬷觉得不忍,心底不由叹息,唉!这两位爷也是人中龙凤,可惜……

    李嬷嬷最后出去,把门给关好,给守在门口的双喜一个眼色,都离的新房远一点,免得一会儿听到些什么不该听的,让新人不自在。

    夜白早已带了十几个青龙卫围着新房绕了一圈,防止有人前来打扰,九爷事先早就跟他们下了死命令,今晚洞房花烛夜,就是天大的事都给他把房子给守好了,谁也不能来打扰。违者格杀勿论!

    新房方圆几十米都被清场了,宫里其他的殿都是笑语欢颜,热热闹闹,而正阳殿里却是静静地一片温软旖旎。

    “青青!”九爷放下了酒杯,就一把握住了那柔软的手,想说些什么,可万语千言都在嘴边,偏是吐不出来,想要做什么,又忽然紧张,怕做不好,怕唐突她,怕……

    穆青也开始紧张,完全是被这货给传染的,叫她叫的那么颤抖做什么?还有抓着她的手都出汗了,咳咳,她是女子,第一次更害怕好不?

    “青青!”九爷又叫了一声,凤眸里潋滟荡漾,春水泛滥,带着一丝羞怯,伸出一只手去慢慢的放在了她的领口上,放上了,又不知该如何,傻傻的说了一句,“青青,你好美。”

    穆青微微垂下头,那放在领口的手紧张的都发颤了,搅得她的心底便也跟着颤,连呼吸都是乱的。其实,两个人整日里厮磨,各种的亲热,早已熟悉不过,就是同床共枕都是有的,按说那啥不是应该顺理成章,水到渠成,最是自然不过么?可是到了此刻,才发现,两人竟然都如处子般手足无措,之前亲热无数次,却都没有真正的坦诚相见,最多就是脱个外袍,穆青脖子以下的地方他很少碰过,就是那偶尔几次控制不住的碰,也是一触就走,待久了他怕会发疯。

    如今,两人倒是有点寻常夫妻大婚之日的那点生疏紧张了。

    “青青,你累不累?那个,我们休息可好?”九爷紧张可又心痒难耐,纠结半响,还是先开口,只是说出那话,自己的脸倒是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眼神闪闪烁烁的,不敢去看穆青。

    穆青轻咬着唇瓣,没有说话,她难道要说行?这个笨蛋!

    九爷见她不说话,就小心翼翼的想去抱,穆青忽然一个挣扎,“那个,我饿了,想先吃点东西。”

    九爷吓了一跳,似乎更无措,松了一口气,又好像失落,百般纠结,只是听见她说饿了,又都化为心疼怜惜,“那青青,你快吃一点,这个是熬好的鸡汤,我事先就让人准备好的,里面放了……好多的补药。”说到后面,神情又有点羞怯,这补药的作用,咳咳,他是知道的,他本来没有想到这一层,他就是听说大婚当日,新娘子一般不让吃东西,所以他便早早的让人熬制的鸡汤,放在这里备着,可双喜却建议放了几味补药,说是女子那什么第一次会承受不住雨露,喝一点会强壮些。

    唉!双喜完全是想着依九爷对人家的惦记,今晚……指不定会如何如何呢!穆公子那小身板能受得住?还是提前吃上点,兴许明天还能下的了床。

    穆青假装听不懂那补药的缠绵意味,略微一点急切的喝着汤,她是真的有点饿了,肚子空了一天,早已咕咕抗议,当然也是在那一刻,她忽然害怕的想要躲避,所以趁机说出来这个理由,鸡汤很好喝,温热的熨帖着她的胃,折腾了一天的疲累似乎都得到了抚慰,只是喝到最后,那货的眼神灼灼似乎在等待着……

    “咳咳,你不去洗漱一下么?”穆青想来想去,又想到这个理由,不是她矫情,而是情怯一般,似乎越是在意的事便越是害怕,九爷又何尝不是,期待的太久,反而近在眼前了却无措起来。

    闻言,也好像找到了一个暂时缓解的理由,“好,好,那我去洗漱,青青,你,你,”后面那句,你去床上等我太暧昧,他说不出来。

    穆青嗔了他一眼,“快去,我要取下首饰,打理一下头发。”

    “喔,好好,青青说的是,戴着这些负累没办法睡觉的。”九爷下意识说完,脸更红了,羞恼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怎么把睡觉都说出来了?一个急切的转身,仓皇而逃了。

    穆青吐出一口气,坐在了梳妆台前,巨大清晰的铜镜里,映着她那张面若桃花的小脸,娇艳妩媚,风情春意的连她自己都觉得陌生了,这是自己么?手不由自主的摸上脸,滚烫一片,心口出似乎也热起来。一样一样的取下沉甸甸的首饰,把盘的精致繁复的头发散开,一头的青丝瞬间如瀑布流下,少了那份华贵的惊艳,却似乎更诱惑动人了。

    穆青拿着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着,像是梳理着凌乱的心事,她活了两辈子啊,怎么能这么没出息,不就是那什么什么么?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而且……她又不是没见过他的,有什么好怕的?不停地给自己打气,可再打气,想到她曾经的彪悍之举,那样的雄伟壮观,她真的就……,她这点小身板,她真的行么?

    正纠结着,九爷出来了,穆青猛然抬头,瞬间被夺去了呼吸,那货挽起来的头发也已经散开,被水浸润过,还滴着水意,更透着一股难言的性感,肌肤如玉,莹润光泽,红晕轻染,瑰丽迷人,身上松松垮垮的披着一件宽大的外袍,里面浅黄色的亵衣闪烁着令人一窥其中的诱惑,真是个妖孽,竟是比女人还勾人。

    “青青!我,我洗好了。”穆青被他迷倒的同时,九爷又何尝不被她的一切所倾倒,神魂颠倒,意乱情迷,着魔似的走过去,抬起手就摩挲在那一头的乌发上,“青青!你好美。”

    一边呢喃,一边下意识的咽下情不自禁分泌的口水,被热水浸泡过的身子燥热起来,口也开始干,声音都干涩了,“青青!我,我们去,去休息可好?”

    九爷难为情的说完,盯着她有点紧张,怕又听到什么暂缓的理由,这一次,穆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没有开口,却是一个等待被抱的姿态。

    九爷瞬间狂喜,打横抱起,三步两步就双双跌倒进柔软的床上,因为太过急切,躺倒的时候,手臂不小心压倒了什么地方,引的穆青叫了一声,九爷就更加慌乱,脑子一空白,就拿自己的手去揉,一边揉还一边关切的安慰,“青青,对不起,揉揉就不疼了。”

    “齐天!”穆青的小脸早已羞恼成一片朝霞,这货到底是要闹哪般?他那是揉的什么地方?

    “啊,青青,我不是,不是……”九爷烫着似的快速抽手,急切的解释,可解释着,又觉得解释什么呢,难道他不想揉?而且今晚是洞房花烛呢,他可以揉的是吧?他再也不用到了紧急关头就隐忍的是吧?他终于可以……做他想做的了。

    “青青!我,我可以了吧?”

    穆青连嗔他都不想了,这货真是……连这个都要提前打报告么?要她怎么回答?索性闭上了眼,任由他手指颤抖的开始去解她的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夹杂着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在温度越来越高的房间里听上去暧昧而香艳,衣衫一件一件的散落,似是那春日的娇花终于慢慢的绽放,开出最美的姿态,最瑰丽的颜色,用最无言的诱惑,等待着那人小心翼翼的採下,温柔体贴的怜惜,痴迷狂乱的品尝,书写一出人间最动人的乐曲。

    “青青!青青!”床前的纱帐早已放下,遮掩起春光无限,旖旎凌乱。

    “青青!青青!”山河摇晃里,一世浮浮沉沉,起起落落,唇齿间彼此融化吐出的爱意。

    “我爱你!”烟花绚烂绽放时,他在她耳边呢喃,许下一生不变的爱恋。

    今夜很美,今夜很短,今夜很醉人!

    ------题外话------

    和谐社会,一切从简哈!嘻嘻!终于洞房了,鼓掌。

    木禾的读者群145218715等待着亲来哈!敲门砖是木禾或者文文的名字,或者九爷穆青的名字都可以哈!今晚你来不来呢?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