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大婚三 - 腹黑皇后妖孽皇

    围观的众朝臣看着眼前的一幕,莫名的也觉得动容,都说女婿是半个儿子,可是寻常人家姑娘嫁了,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女婿就是个客人,感情上多客气而生分,少有那走动频繁,情如父子的,可这一对翁婿感觉……真让人羡慕啊!

    苏子涵和八爷站在后面也是感慨万千,九爷那性子……对皇上都没有几分父子亲情的尊重濡慕,这会儿肯弯腰鞠躬,且神色恭敬,实在是难得。

    而八还庆幸父皇幸亏没看见,不然那心底还不得醋死了。

    时辰到了,一众人早已起哄让新娘子出来,不住的朝着那后院的出口张望,嘻嘻哈哈的笑闹着,千呼万唤里,终于看见纪清宜背着一身红色喜服的新娘子出来了,盖着红盖头,看不到容貌,只觉擎天的红耀眼夺目,身姿娉婷曼妙,不由都屏住了呼吸。

    九爷更是呼吸一窒,这一刻忽然就紧张起来,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走过来的人,下意识得要接过来,却被八爷和苏子涵拦下,“新郎官莫急,呵呵呵,新娘子都是由自家兄长背着上花轿的,你可不能这会儿就抢了去。”

    “是极,是极,等拜了堂,入了洞房才是你的啊,哈哈哈!”八爷笑得好不欢畅,众人也都跟着笑,九爷本就美绝人寰的容颜这一刻染了红晕,更加瑰丽动人。

    而穆青趴在纪清宜宽厚的背上,幸好头上蒙着红盖头,不然也得羞恼的红了脸,若在以前被八爷如此调笑,那是一定要回敬一番的,奈何今日大婚,她便抿着唇忍住了,九爷也很好脾气的没有发飙,他的所有心神都被那拜堂和入洞房给牵拉走了。

    纪清宜回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纪兰良摆摆手,没有过来再交代一番的意思,纪清宜却是明白,父亲是怕自己会不舍,会在人前克制不住情绪吧,他其实又何尝不是?此刻背着自己的妹妹,可脚步却是一步都不想动。

    穆青想下来再给纪兰良磕头拜别,被身边的李嬷嬷阻止了,小声的提醒,新娘子背出来后双脚就不能再沾地了,否则不吉利,纪清宜自然也是知晓这个规矩的,背着她不让她往下动,青龙卫们都是些人精,看出人家兄长这是舍不得呢,杵在这里就是不走,于是,夜白一个颜色,一众大小伙子们就开始嘻嘻哈哈的围上去簇拥着,“走喽,新娘子上轿喽!”

    人潮的力量是强大的,如此一来,纪清宜想不走都不行了,背着穆青被动的出了大门,无奈的到了花轿前,把人不舍的放进轿子里,然后八爷非常敏捷的吼了一嗓子,“起轿!”

    十六个轿夫愣了一下,然后看人家兄长那忧郁纠结的脸色,迅速的抬起了轿子,这是怕人家反悔了再背回去?不是听说九爷和这位纪家小姐是情投意合么,难道传言有误?人家根本就不想嫁?可看娘子也没有哭哭啼啼的百般挣扎啊?

    噗……可怜的轿夫们被八爷那迫不及待的一嗓子给刺激的脑洞凌乱了。

    轿子抬起来,纪清宜才回神,又被那奢华的轿子给震了一下,一般名门世家迎娶都是八抬大轿,那阵势就已经是很体面了,此刻自己妹妹坐的竟是十六人抬的轿子,体积整整大出去一倍,而轿身也更加华丽精致,这样的坐轿,即使是皇上大婚来迎娶皇后都可以了。

    纪清宜再看一路绵延望不到尽头的阵仗,眼眸深深,又莫名的潮湿,那位爷能如此对待妹妹,这份心思,他还有什么不舍什么不放心呢?

    轿子起了,九爷也迫不及待的翻身上马,想和花轿并驾齐驱,被八爷和苏子涵又嬉笑着赶到了前面去,哪有新郎官在旁边的?夫纲不振啊,夫纲不振那也是关起门来,现在在外面,全京城的人都看着呢,就不能给咱们男人争口气?八爷内心各种腹诽叹气,奈何九爷如今就是被喜悦冲昏了头的,什么都听不进去,看不进去,一门心思都放在了穆青身上。

    而穆青直到坐进了花轿里,周围再没有一个人盯着,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把盖头掀起一半,痛快的呼吸了几口,脖子有点僵硬了,可头上的贵重首饰又不能取下,她只盼着这条路能短一点,再短一点。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她从早上起来一直到现在连口水都没有喝,此刻盯着红彤彤的大苹果,好想啃一口啊!

    回去的路明显的加快了速度,早上来的慢那是在消耗时辰,所以才转悠了大半个京城,如今回去,某只爷早已是迫不及待,哪里还会在路上浪费时间?于是,围观的老百姓们就见来时慢吞吞的壮观阵仗此刻变得敏捷无比,跟是去抢亲回来的一样,好像一刻都不愿意等待,马上回去就入了洞房似的。

    众人不解,不过又都脑补出各种的暧昧情节,笑的一脸心照不宣的香艳,而那红包撒的依旧如雨下,于是老百姓们欢快的祝福吉祥话说的更是热烈。

    什么夫妻恩爱,白头到老啦,什么琴瑟和鸣,举案齐眉啦,还有那早生贵子的,听的九爷更加热血沸腾,恨不能下一秒就领着人去洞房。

    一溜的迎亲队伍走的再快,也用了近半个时辰,宫门口终于到了,今日的宫门早已打开,素日威严不可侵犯的宫门此刻也是灯笼高悬,红绸披身,喜气洋洋的氛围比过年时还要浓烈。

    队伍鱼贯而入,九爷频频回头看花轿,眼眸里是温柔的深情,是欢喜的期待,惹的八爷一个劲的取笑,不过又羡慕,唉,什么时候他才能大婚啊!最近去丞相府哭穷苦的老丈人都要不待见他了,唉,他现在再拿出几百抬聘礼来能不能挽救一下啊!

    进了宫门,御林军就有条不紊的散了去,他们负责一路护送,一路都平安无事,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脸上都有些轻松的释然,这一路上人人都绷紧了神经,就唯恐有变,当初大皇子娶侧妃时闹的那一场,大多人都知道其中内幕,如今九爷大婚,那人能没有一点动作?能让九爷娶的顺当了?他们都做好了流血的准备,谁知……还真是就顺顺当当的!难道那人被当初九爷那一番收拾给安稳了?

    夜白指挥着青龙卫继续护卫,他扫过那些御林军的神色,眼底闪过一抹冷芒,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安稳?昨晚的事情自不必说,若不是九爷有远见谋虑,那京城早已是一片大乱,根本不会有几天的大婚,而今天,也是九爷看住了那几个人,才逼的他们没有出手而已,呵呵,不过倒是辛苦那只小东西了,主人大婚这么热闹的场合不能来,一定正在某处郁闷吧?

    队伍里少了御林军,依旧浩浩荡荡十分壮观,尤其是在宫里,十分的醒目扎眼,所有的宫女太监几乎都跑出来观看,站在远处羡慕的往这边看,甚至后宫的一些低级的嫔妃也走出来,眼睛里有掩饰不住的羡慕,一个女人一辈子图什么,不过也是一个男子这般倾心的宠爱啊!而且看这架势,比起帝后大婚来都不输排场,这可是皇上在向众人暗示着什么?

    拜天地在九爷的正阳殿举行,正阳殿本就是宫里最好的一处宫殿,布置的如人间仙境一般,如今,因着要大婚,又被九爷败家的倒持的更如梦如幻、如诗如画,让人走进其中唯恐是梦中,轿子终于落地,九爷下马,神情似有些恍惚一般,就要去掀开轿门,又被八爷眼疾手快的拦下,苏子涵笑着递过来一张弓箭,新娘下轿,新郎官按照风俗要射轿门,寓意是给新娘子个下马威,振夫纲,可九爷拿着弓箭却是迟迟不射,苏子涵就一个劲的使眼色,他以为是九爷高兴的混了头,所以都把这些学的规矩给忘了,反正从天还不亮,九爷就一直这种呆呆傻傻的状态,这会儿哪怕是突然不会射箭了他都不觉得奇怪。

    而八爷则是似笑非笑的摇头,哎呀,九弟真是……宠这位给宠的不像话,或者是怕的不像话,这是不敢射轿门吧?不敢射,踢几脚也是好的,可看九弟那神情,怕是踢也不舍得吧?

    九爷还真是不敢射,也不想踢,于是在周围众人不敢置信的低呼和抽气声中,把弓箭又扔给力苏子涵,小心翼翼的掀开轿门,伸出手去,一个温柔坚定的邀请姿势。

    穆青坐在轿子里,本来还在等着他来射轿门,左等右等,没有动静,然后就听到了外面似乎响起低低的惊呼声,眉头正一皱,忽然就感到那轿门被掀开了,外面的阳光透进来,一下子驱赶了轿子里的厚重沉闷,通过那透亮,看到一只修长的手一直递到她眼前,固执的在那里等待着。

    这一刻,穆青忽然就想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来,这一生,她就要把自己交到这一双手上,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题外话------

    亲们,今天是2014的最后一天,单位好忙,所以今天更新的有点晚了,而且不二更了,晚上还有些庆祝活动,亲们不要失望喔,明年的开始,木禾会依旧勤奋码字的。

    最后一天里,心绪很是复杂,这一年里有很多的失落也有很多的收获,更多的是感动,感动亲们一路相随,不离不弃,没有你们的支持鞭策,木禾不会写这部文到现在,木禾在这里再一次鞠躬致谢了!

    2015年,祝愿所有看文的亲们,新年快乐,心想事成!木禾爱你们,也期盼你们继续爱木禾!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