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一章强者挑战 - 少帝专爱悍妻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对于蓝颜泽的深情表白她不想回应,也回应不了。

    他们之间从没有开始过,也注定了不可能,如果有一丝的机会也不会直到今天还没办法开始了。

    “一恩,恨我吗?”她准备挂了,那边又开口温声问她。

    “不恨。”一恩淡淡的回应,这也是真的。

    他们之间谈什么仇恨,因为拿阿A威胁她领证了吗?最终她不也回敬了一次,令他的名声也够狼藉的了。

    这一切过去,一切也就一笔勾销了,谁还欠谁呢。

    “我要忙了。”在对方的沉默声中她收了线。

    蓝颜泽望着手中断了线的手机,抬眸望向那栋大楼。

    她就在那里,他只要过去就能看到她,只是她却并不愿意看到他。

    他作了个手势,车被开走,离开这里,驶向另一个地方去。

    这次的事件的确让他的名声受损,有了些影响,但好在他家族的势力把这一切压了下来,媒体也就没有再敢报导什么,再则一恩没有继续追究什么,一切也就风平浪静下来了。

    他自然也知道,那件事情到底是激怒了她,所以那日在领证之后她就发作了。

    他只是没想到她会联合警察,做得更绝。

    他更没想到,那张证竟然是无注册。

    后来,他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切恐怕是那个人在后面操作,如果不是他,凭唐一恩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能耐指示民证局做这样有违法纪的事情。

    车一路向北,驶进一个拍摄景点。

    没错,他这次进Z国B城也特别看中了这个圈子,他发现Z国的人对明星这些不入流的戏子特别的追捧,Z国人不追捧科学不追捧崇高的文艺,据说Z国最高领导人月收入不过一万,但对那些明明是高级妓的戏子追捧得近乎疯狂,不惜花一切来追捧,在这块土地上这种钱也是最好赚的,放眼望去,这些明人出入比高官更有气势,前呼后拥,奢侈度让人惊讶,这么好赚的钱自然是不容错过的,因此在这里他开发了自己的另一番事业。

    关于碧海蓝天,唐一恩又怎么会知道,当初之所以选择来这里创业,更多的却是为了帮助她来实现她的理想,因此碧海蓝天与蓝家无关,但现在她要接手家族的生意,要得到属于她的一切,他也只能放她离去。

    但是,他怎么能放她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里。

    ~

    他今天驾驶的是一辆价值在四千万的布加迪威龙,耀眼的豪华跑车一过来就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同时,看到这辆车的时候也有人立刻知道是谁来了,有人朝这边迎了过来,车门被打开,他颀长的身影走了出来,作了个手势,并没有让人惊动旁人。

    那边的拍戏还在紧张的进行中,这场古装大戏并没有请老演员,用的都是一帮年轻的新人。

    的确,他准备捧红一帮年轻的新人,拥有一批真正属于自己的人。

    有人搬了张凳子让他坐下来,又端茶倒水的给他用,他则在一旁看看眼前的表演。

    这场戏正是章子韵的戏份,戏中她扮演的是一位性情温柔,来自流落民间的格格,进宫后常被皇后和嬷嬷们欺负,在宫中生活久了渐渐也就摸出了这些娘娘们的性情,也懂了一些规则,这出戏正是她反手陷害皇后娘妇的一出戏,意思是皇后娘娘竟然与宫中侍卫私会在凤榻上,被皇上逮了个正着。

    在戏中她她演的是女配二号,但戏份并不比女一号少,因此也抢了不少的镜头,这令女一号也是非常郁闷的事情。

    再则由于女一号戏份比较重,导演对女一号的要求常常是非常高的,精益求精,被卡的镜头次数也就特别的多,倒是女二号喊的次数比较少。

    “蓝颜泽?你是蓝颜泽?”就在蓝颜泽坐在那里看戏的时候忽然就有个声音传了过来,是章子琳。

    她眼神就是好使,从蓝颜泽过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一开始不太确定,但刚刚又偷偷翻看了一下之前新闻上的照片,那时他与唐一恩的事情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最后她确定这人一定是蓝颜泽。

    这是一个令人只看一眼就能记住的男人,他是这么的出众,一张脸也堪称绝美了,坐在那里是如此的优雅、尊贵、他瞧起来一派儒雅,好似一个很好相和的谦谦君子。

    跟着蓝颜泽一块来的还有虹虹,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呼闪着大眼睛出现在他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似要确认一下他究竟是不是蓝颜泽。

    “去去去……”有人上前过来把她们吆喝开,现在的小女孩一个个都不得了,知道这蓝先生非一般人一个个就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勾搭滴说,她们两个被轰开了。

    那边的导演也已经看到这边的情况,便喊了暂停,让中场休息一下,之后人走了过来,与蓝颜泽交谈了几句,他也没逗留太久,谈了几句后也就离开了。

    虽然他只是停留片刻但也没能逃过在场每一位演员的眼目,待他一走大家纷纷打听起来,导演显然很保密,冲他们吆喝:“别整天叽叽歪歪的,你们这些小明星老板是瞧不上的,想入老板的眼就好好拍戏,等你们一炮而红后说不定老板会正眼瞧你们一眼。”

    “我说你该不是也想要有一天一炮而红后找个老板把你包了吧,从此你就可以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了。”那边章子琳说话从来是不客气的,有啥说话。

    章子韵正在喝茶,听她这么说也就是笑笑道:“我没这想法,我只想挣了钱后给你开个画廊,这不是一直你的梦想吗?”依她家现在的状况她是不可能开画廊的,因为妈妈不会舍得给她出钱,她们年纪又小,又没有收入来源,所以章子琳的梦想一时半会是不会实想的。

    “虹虹,你听见了,你给我作证,等她拍完戏有了钱你且看着她舍不舍得给我钱开个画廊。”章子琳其实是不信她的,开个画廊要不少钱的,光租个房子也得不少的钱,她会有这么好心?就会装好人……

    虹虹笑笑,她知道章子琳不喜欢章子韵,在她面前也从未说过她一句好话。

    因为章子韵的妈常欺负她,她自然也就常欺负章子韵,但奇怪的是她真的好像没有脾气似的,不管章子琳怎么说她骂她,她都是一笑而过,温柔相待,让章子琳有脾气都没地使。

    “琳琳,你口渴了吧,看你嘴唇都干了,赶紧喝杯水。”她笑着把一杯水端到她面前。

    “你是在变相的骂我废话多。”章子琳表情有点凶恶的质问。

    “你想多了,你话多才好,不然整天听不到你说话还不习惯呢。”把水杯搁在她的手中又笑笑说:“我去准备一下拍戏了。”

    “虹虹,我们走吧,这拍戏也没什么意思,有什么看头,都是在装。”章子琳把水杯往一旁一搁,不高兴的转身要走。

    “琳琳。”章子韵赶紧过来拉住她往一旁去了去,之后小声的说:“我这有一千块钱,是之前朝剧组提前申请支出的,你先拿去用吧。”

    章子琳瞧着她把一千块钱塞在她手里时哼了一声,之后心安理得了收了,说声:“这是你给我的,不是我逼你要的。”

    “我知道,你没逼我,是我心甘情愿给你的,去玩吧,记得早点回家,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她笑着说,伸手捏捏她还气鼓的脸,收了钱还一副人家欠她的表情。

    章子琳伸手挥开她的手,总是一副姐俩好的样子让她也倍觉得恶心,她可没有和她好,是非像个白痴似的怎么骂也骂不走,打也打不走,非要赖着她对她好,如果不是她可怜巴巴的请求她不要离家出走,她早在这个变态家里待不下去了。

    拿着钱转身走了,章子韵妈这么欺负她,她收她钱怎么了,又不是她非要的,明明是她死皮赖脸非要给她的。

    回去的时候王虹虹还纳闷的说:“我觉得她对你挺好的啊,你怎么老是一副和她有仇的样子?”有一个这么疼她的姐妹,自己不用还拿钱给她用,她居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她在一旁看着也是醉了。

    “你不要被她的表面给被骗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她这是在为她妈赎罪,不然你以为她会对我这么好。”线琳琳冷着脸嘲笑,虹虹默然不语,别人家的事情她了解的也不多,只知道琳琳的继母待她不好,所以她才这么讨厌章子韵的。

    但是身为同龄人,还是有些羡慕的章子韵那样的女孩的。

    她瞧起来真的非常漂亮,说话总是温温柔柔的,一点脾气也没有,时时以笑脸迎人,但这并不是说她性格不开朗,她依旧开朗,瞧起来有一颗活泼的心,但这也不是说她性格可欺,她瞧起来并不是一个柔弱的女生,同样的年纪却比她们都高,说话行事一副很沉稳很大气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同龄人。

    回去的路上章子琳心情还是有点不太好,虽然身上多了一千块钱。

    想到男神没有再找她作画心情就更不好了,不由说句:“如果我能睡男神一次,死而无憾了。”

    王虹虹表情一抽,损她一句:“你别猥琐男神了,提鞋宫少也不要你的。”

    “切,你敢说你没猥琐过男神。”章子琳不爽的回敬一句。

    王虹虹默默的笑,笑着笑着表情就没了。

    唐安成这个王八蛋,害得她到如今都心里不好受,甚至觉得连猥琐男神都不够资格,毕竟她不是处了。

    不过,想到之前蓝颜泽出现过,章子琳的表情也立刻高兴起来。

    之前的新闻闹腾得那么欢她自然是知道的,蓝颜泽曾经绑架了阿A威胁唐一恩领了结婚证,这阿A是宫少的干儿子,宫少分明是很宝贝这个干儿子的,不知道他现在知道不知道蓝颜泽已经又回B城的事情,他之前是被带回M国的,虽然这事过了有一段时间了,但蓝颜泽被唐一恩害得名声受损,没准会报复也说不定,如果她提前告诉宫少蓝颜泽回来的事情,不管他知道不知道,自己这样告诉他,也是一个和他说话的机会吧。

    想到这里章子琳也赶紧拿手机拨了宫少帝的号,希望男神会和她见一面。

    那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宫少帝人在办公室里也是准备要走了,章子琳的来电在这个时候打了进来,他顺手也就接了,就听那边传来高兴的声音:“宫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我今天在剧组看见蓝颜泽了。”

    宫少帝微微挑眉,问声:“剧组?”

    不等在他再多问什么那边已自动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说给他听了,最后宫少帝说声:“嗯,你的消息不错,我会让人给你一笔消息费的。”

    想必蓝颜泽也是刚刚回来,因此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看来他是没有乘航空而来,或者是驾了自己的私人航空飞机来的,不然不可有收不到信息的,倒是没想到他投资影视去了。

    那块的确是一个赚钱的好地方,分明就是摇钱树。

    这的确也是一个挺能折腾的人,不然不会被蓝家如此器重。

    收了线,虽然男神没有说要见她,但说会给她一笔消息费,这还是令章子琳比较开心的,自己也能赚钱了不是,不管这钱是怎么赚的,总归是她赚的钱。

    ~

    “一恩,早点回来。”在挂下电话之后宫少帝的电话又打了过去。

    “知道了,这就回来。”电话那端唐一恩应了一声,为了他的一句早点回来她下午的时候已经把一切都处理好了。

    收了线后唐一恩就收拾了一下,然后离开了公司。

    直接走进地下停车场去开自己的车,不料,才刚走到自己的车前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有二位高大的黑人男人朝她走了过来,唐一恩隐隐觉得不对劲,转身就想要逃开。

    两个黑人并没有让她逃开,只听一声:“别动。”对方竟然是有枪的,唐一恩直接被两个人带走。

    面对有枪的人她自然是不能有丝毫反抗的,不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你们干什么?”唐一恩在被塞到另一辆车后问。

    两个黑人没有理她,一边一个的坐在她两侧,前观的司机已经开着车离去。

    又被绑架了?这次是谁要绑她?

    唐一恩脑子里琢磨着,手下也悄然要伸进包里想拿手机,不料其中一个黑人伸手就把她的包给夺了,令她这个动作也做不了。

    唐一恩笑笑,什么样的人有本事请得动黑人来劫持自己呢?

    谁会这样大动干戈呢,平时得罪人太多了,一下子竟然想不出来是谁。

    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宫少帝能及时发现自己不见了,然后把自己找回去。

    在不久之后她就被带到一个地方,那是蓝颜泽住的红光小区的豪宅。

    唐一恩直接被带了进去,一进去她就看见蓝颜泽人正坐在客厅里,他手拿着一杯红酒正在细细品尝,明显的心情不错的样子。

    蓝颜泽,他从来都是那么的温尔儒雅,一副气度不凡的天人模样。

    前一刻还在温柔的对她说想她了,但下一刻就让他的人持枪把她带来了。

    看到他时唐一恩忽然就笑了一下,两个黑人保镖已经退到外面,他们的任务到此。

    “蓝颜泽,别来无恙……”笑过,她扬言开口,语气清淡的听不出一丝恼意。

    明明,她里面已气炸了,翻江倒海了。

    她知道,蓝颜泽行动了,认真了,不再温柔相待了,他要出手了。

    他喝下手中的那半杯红酒,就连喝酒的姿势也永远是那样的堪称完美,优雅如斯。

    他无疑是一个堪称完美的男人,有着堪称完美的精致五官,他永远是温柔的,深情的,那一抹深情足以把任何女子给融化了。

    杯中的红酒饮尽,他忽然也笑了一下,笑得竟是从未有过的光彩夺目,颠倒众生。

    这样的笑,是她从未见过的,但却是让她觉得危险的。

    他向来是一个低调的人,不是一个狂妄的人,尽管他完全有狂妄的资本,但他依旧行事低调,为人谦和。

    可这一刻,从他的笑中,她却看到了他不容践踏的骄傲。

    “一恩,我说过,我想你了。”他手中的杯子放了下来,人也走了过来,步伐稳健,气态从容,说出来的话语也丝毫不觉得别扭,似乎在对自己久别的情人诉说他的绵绵的情意。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忽然让她觉得心惊肉跳起来。

    终于,他不再忍耐她了吗?也要对她不择段了吗?

    这一切,从上次阿A事件中就开始了吧。

    “但是我很抱谦。”在他温柔的笑容中她平静的回应。

    “你不用对我说抱谦,也可以不用回应我。”他依旧温柔,伸手挑起她倔强的下巴。

    砰……

    她忽然出手,出其不意,但他到底是受了,表情上却忽然又是一笑。

    唐一恩便又出了第二拳,蓝颜泽没有回手,只是晃身避去说:“一恩,你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曾经是他常陪她一块去击剑,去练习拳脚的。

    她有几斤几两他自然是清楚的,她的这些拳脚对付一些普通的地痞流氓也就罢了,遇到正真的行家她自然是不行的,不然也不会被人带到这里了。

    但唐一恩现在不管这些,他不肯出手是吧,那正好。

    瞥到一旁的花盆,她抓起来就朝他砸了过去。

    蓝颜泽有点无语的笑笑,伸手接了过来没让砸中自己。

    轻轻放下手中的花盆他似好脾气的说:“行,且让你先出出气。”

    “蓝颜泽,你这是什么个意思,让人持枪去把我劫持过来,你干脆直接杀了我算了。”唐一恩表情已经变了,带了几分恼意。

    “如果直接请你,你会过来吗?”他温声询问。

    唐一恩不语,她自然是不会过来,明知道他的心思她怎么可能还会过来见他,如果被宫少帝知道了不得又醋坛子满天飞了。

    “我说过我想你了,已经朝你打过招呼了。”他如是的说,唐一恩可笑的瞪着他。

    他那通电话原来叫打招呼,她是越来越不了解他了,还是他从来都是如此,只不过现在的他更接近真实的他?

    “现在你已经看过我了,可以放我回去了。”唐一恩不再和他理论什么,和不讲理的人是理论不出结果的。

    “不行啊,你今天晚上要陪我共进晚餐,明天早上你再去公司上班。”他直言,自然不是征求她的意见,而是直接替她做了决定。

    今天晚上她还答应宫少帝要回去呢,如果她一夜不归宫少帝改天一定要朝她发飙了。

    就算宫少帝不知道他是在蓝颜泽这里,她也是不能留下的,她也是真吃不消宫少帝那个随时都会发作的醋坛子,他连陈警官的醋都要吃,何况是蓝颜泽,若真有一天让他知道自己和蓝颜泽在此共度一夜,就算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他也是不罢要的。

    “但我答应今天要陪阿A吃饭的,对孩子说话不能食言。”唐一恩找了个借口。

    “既然如此,我就让人去把阿A接过来,相信他会很高兴我们三个又坐在一起了。”蓝颜泽目中波动,眼睛从未有过的闪亮,不知道究竟在算计着什么。

    “阿A这会应该已经被他干爹接走了。”

    “这么说来今天晚上你是约好与他一起共进晚餐了,那也没有关系,我打个电话告诉他,今天晚上你借给我了。”说罢这话他转身离开似要去打电话。

    “蓝颜泽……”唐一恩抬步要拦住她,但他已经走了出去,两个黑人保镖立刻横在了她的眼前。

    唐一恩表情微恼,蓝颜泽他是不肯放过她了?

    什么叫他去告诉宫少帝今天晚上她借给他了?这不是要存心激怒宫少帝吗?

    但是,如果今天回不去宫少帝又找不到她的下落,不是更急更气?

    依着那人的性子脾气,到时还不是要收拾她,不定又要整出什么事情来让她难受。

    唐一恩琢磨了一会,蓝颜泽纯心就是要气死宫少帝的,但愿宫少帝不被气吐血才好,依着那人的小气程度,只怕一定会非常不好受的。

    一切她都知道,却忽然也有种无能为力的挫败感。

    蓝颜泽这次回来是带了人一块回来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人。

    不论如何,也是希望宫少帝不要和他有正面冲突的。

    那时,蓝颜泽已经走了出去,拨了宫少帝的号。

    此时,宫少人在车内,来电显示是私人号码,那就是对方通过别的手段不让他识别了。

    宫少帝接了,里面已经传来蓝颜泽特别的声音。

    “宫少,别来无恙。”

    “蓝姓。”他冷冷的呼出,这二个字翻出来的意思是姓蓝的,对他的称呼就没有那么尊敬了。

    “特意来朝你说声谢谢,谢谢你上次送我的大礼。”令她与唐一恩的结婚证就那样作废了。

    “应该的。”他依旧冷淡的回应。

    “今天晚上一恩要与我共度良辰美景续续旧,听她说你今晚约了她吃饭,我代她朝你说一声,你就不用刻意等她了。”温柔的声音道出来的话语已经令宫少帝变了脸,温度骤然下降。

    “蓝颜泽,你是对她使用了卑鄙的手段了吧。”宫少帝冷嘲问出。

    “如果逞口中舌之快会令你觉得心里舒坦点你可以继续,上次冷不防被你坏了好事,这一次我会直接生米煮成熟饭的。”温柔的声音里却说着气死人的话语。

    “你最好不要动她,后果你承受不起。”宫少帝言语简短,但却有着不容侵犯的威严。

    他在挑衅他,宫少帝又怎么会不知道。

    “宫少帝,一恩是我的女人,从来都是,我从她儿时陪她到如今,你在她的生命中有几天的位置,我的女人是不会拱手相让的,一恩正等着我,先不聊了。”他收了线,嘴角勾勒完美的笑容。

    先不聊了?他以为是在和他聊天呢。

    “回去,查一查蓝颜泽现在落脚何处。”宫少帝对前面开车的狄龙开口,眸中已染上无声的怒意。

    一恩居然在他那里,他想一恩是不会心甘情愿和他在一块的,毕竟之前发生过那么多的不愉快。

    他又回来了,却不料这么快就找上一恩。

    他猜想他一定是强迫一恩过去的,不然一恩答应他今天晚要一块吃饭的。

    他又忙拨回一恩的号,那边已经是关机了。

    一恩是不会关机的,她答应过他的。

    那只有一个可能,她的确是被蓝颜泽强迫过去的。

    ~

    不久之后,宫少帝也已经回去了。

    阿A那时也被古武从学校接了回来,一看到宫少帝回来他就高兴的迎了出来叫:爹地。

    宫少帝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和吩咐下去:“立刻去查。”

    狄龙和古武看了一眼,招呼他转身离去。

    “爹地,发生什么事情了?”阿A不解的询问,爹地的样子很严肃。

    “阿A,蓝颜泽又回来了。”宫少帝低首看着他说。

    忽然提到这个人又回来了后阿A表情一变,小脸上染上一抹愤怒,但也很快就没了。

    “一恩被他带走了,所以爹地现在不能陪你,要去找一恩,你乖乖待在家里,自己吃饭,然后一个人去休息。”

    “爹地,我知道了,我会乖乖的,你赶紧去把一恩找回来吧。”阿A连忙应声,想到一恩又被蓝颜泽带走了,他心里也说不出来的愤怒,太可恶了,一回来就想拆散一恩和爹地。

    真这么喜欢一恩,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娶一恩,非要等到有人来抢了才知道一恩的重要,才又开始不择手段的来抢一恩,但现在他只希望爹地和一恩在一起,他已经非常不喜欢蓝颜泽了。

    想起之前他把自己饿个半死,一再的威胁自己,对蓝颜泽更是深恶痛绝极了。

    ~

    红光豪宅。

    那真的是一个顶级豪华的烛光晚餐,周围的灯都被关了,周围却点满了蜡烛。

    轻缓的音乐声在空中飘荡,来回播放。

    分明是为她特意准备的,让之前紧张的气氛无端的就温暧起来。

    蓝颜泽并没有对她做什么,他只是邀请她一起坐了下来享受这个烛光晚餐。

    酒杯交错,他举了举杯。

    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屋里的颜色有着说不出来的暧昧。

    一恩也举了一下杯,喝了一小口后说:“蓝颜泽,吃过饭后我要回去,如果阿A一直看不见我回去会担心的。”

    “不是说过了吗?你只要在这里陪我一晚就好,明早你就可以离开。”

    “你是故意要让宫少帝误会的是吧。”唐一恩冷笑一声。

    “如果他真的爱你,就不会因为你和我待了一晚就不要你了,这也正是考验他的时刻。”他说得头头是道,但唐一恩却是知道宫少帝曾说过……

    如果她让蓝颜泽碰了她,就不会再要她了。

    他是那样骄傲的一个人,他不能容忍他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了去。

    可是蓝颜泽制造了这个气氛,制造了一个可以让宫少帝误会的假像。

    “一恩,我们可以跳支舞。”蓝颜泽邀请,她冷笑,摇头。

    “没心情。”她直言,在这个场合她怎么可能会有心情。

    他制造了一个极有可能会让宫少帝和她翻脸的假像,就算她是被强迫的,但宫少帝也是不能接受的吧。

    走又走不掉,唐一恩吃了几口后便四下看了看,心不在焉的样子,这里烛光迷离,她看了一会后渐渐觉得眼皮有点沉,不由一惊,问:“蓝颜泽,你是不是对我下药了。”

    蓝颜泽似乎笑了笑,唐一恩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就胡乱的砸了过去。

    这个王八蛋,她决定以后和他彻底翻脸。

    东西扔了出去,只是由于手臂上没有多少的力道,因此也没有砸中他。

    倒是她,摇摇晃晃的就趴了下来,脑袋很重眼皮也睁不开了。

    片刻,蓝颜泽已走了过来,伸手把她抱了起来,上了楼。

    她的身子很轻,以至抱在怀里没有多大的重量。

    她的头发散了开,长发垂了下来,一路飘去。

    蓝颜泽抱她上楼后就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一张温暖又充满爱意的床。

    之后,他终于低首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带着几分的爱怜,疼惜。

    为了她,他已经不惜一切了不是么。

    ~

    外面已经黑了,那时已经是八点钟了。

    数辆车在这个时候停在了红光豪华别墅之外,宫少帝来了。

    蓝颜泽不但人回来了,而且依旧住在这里不曾挪地。

    只是,这里的守卫却越加的严谨起来了。

    之前这段时间他的人也已经调查了一恩之前下班所经过的地段,然后由停车场那里的监控里完全可以看到有两个人经过了那里带走了唐一恩。

    据调查蓝颜泽的确是乘私飞机过来的,因此他究竟带了什么人回来是不得而知的,但根据之前那两个黑人的情况来看,他这次回来是有备而来的,并且,多少有点针对他的意思了,不然他不会在请一恩过去之后打电话通知他,这分明就是挑衅。

    没有男人能容忍这样的挑衅,自己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带走,并且有可能一夜不会回来。

    这一夜可以发生很多的事情,究竟能发生什么事情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内。

    蓝颜泽这个人是不惜一切也要夺回唐一恩了,他势在必得的气势已经表现出来。

    虽然这是一次危险的行动,但宫少帝还是来了。

    直接叩了他的门,视频中显出了蓝颜泽,他依旧优雅的笑着说:“宫少来了,这是稀客,要欢迎的,但是宫少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这阵势有点吓倒蓝某了,如果宫少愿意一个人进来我们也不妨坐下来聊一聊。”

    宫少帝一时之间没有接话,蓝颜泽依旧笑着说:“宫少这是怕了吗?害怕进得来出不去吗?呵呵,宫少多虑了,杀人放火的事情蓝某不会干的,但既然宫少有顾虑那就罢了,改天再见吧。”

    “都退下吧。”宫少帝对身后的人开口。

    身后跟来的有数十人,听他一言后便退了二步,之后门被打开,宫少帝走了进去。

    在这种地方蓝颜泽是不会杀人的,毕竟,他面对的是宫少帝,整个宫氏家族的势力,这是一个杀掉就难善后的人,这是一个法制的社会,众目睽睽之下他自然是不会这么做的。

    宫少帝走了进去,大门又紧闭起来。

    狄龙、古武、周燕生、江靖四目相视一眼,在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监察过这里了,这一次蓝颜泽把这里布置得十分周密,分明是在他没回来之前就已经令人布置过了,四处安设了各种机关,一不小心就会触电身亡。

    因此,如果不走正门是很难进去的。

    ~

    宫少帝走了进去,走进去的时候就有位黑人在前面引路,一直引他到了正厅里,就见蓝颜泽人坐在那里笑笑的看着他说:“宫少果然还是有些胆量的。”

    “一恩在哪。”他开门见山,无视他这张笑得发贱的脸。

    “一恩吗?刚刚运动太久,她已经累得睡着了,恐怕现在不能见你。”蓝颜泽微笑着说,话语里道不尽的挑衅。

    “蓝颜泽,强扭的瓜不甜,你也是个人物了,这样做有意思吗?”无视他话语里的挑衅,宫少帝冷声道。

    “你不用给我上课,甜与不甜说了你也不明白,对于我来说只要她在我身边我的人生就充满了意义。”他低笑一声,又说:“倒是你,在你的身边一恩能得到什么?至今你也没有办法解除婚姻,还要守着一个残废左右迎合,你给一恩的只有尴尬和难堪,从现在起,我向你发出一个挑战,一恩属我了,有本事你就来抢,我随时奉陪。”

    “你有问过一恩的意见吗?她有愿意跟你吗?”宫少帝再次反问一句。

    “这些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本来你和我之间可以只是陌路人的,但你既然参与我与一恩之间的感情,那就争吧,谁争到就是谁的。”纯属无赖又霸道式的抢夺法,谁足够强大谁就得到她,一恩的意思根本不重要,决定权在强者手中。

    “好,既然要抡拳头,那就划个道出来,公平对决。”

    “公平对决,蓝某人也决不占你的便宜。”

    “那今天就划出个高低来。”说话之间,他伸手解了自己的外套,扔在地上。

    “行,今天就论个高低。”蓝颜泽也已经站了起来,伸手拽了自己的领带,扔了。

    两个人走向对方,一步一步。

    两个人在身高上不分上下,体形上也难分伯仲,究竟拳头上如何,拭目以待,就连当事人也不知道对方的拳头究竟有多硬,毕竟这是第一次交手。

    砰砰……

    双方同时出拳,第一招以硬碰硬,也实则是为了知道对方真正的虚实。

    男人之间的决斗许多时候依然喜欢用拳头来解决,特别是在女人的事情上,强者更喜欢以暴制暴,以强制强,这样才更显自己本事似的。

    数秒之间两个人已经出拳数十招,虚实早已探测,双方都心知肚明,在拳头上对方的确也是一个强者。

    想要取胜,真正的实力是一,还需要特别的智慧,智取。

    但是,在以拳头轮输赢的节段,想要智取那又谈何容易,谁都不是笨蛋。

    ~

    房间,唐一恩还沉睡着,她来时身上穿的衣裳正凌乱的扔在一旁,她自己则被盖在薄被里。

    这样的画面,任谁看了也不会以为她依旧完好无损。

    红光豪宅之外,又多了一队人马。

    陈家卫警官在这个时候赶了过来了,实在是被古武叫来的。

    说到底陈家卫是警官,据说和唐一恩关系还不错,宫少因此没少吃醋,但在这个时候似乎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宫少人在里面到现在还没有出来,根本不知道情况如何,但如果陈家卫警官带着人马出现在那里,情况将会立刻扭转过来。

    相信蓝颜泽是不会愿意去与政府过不去的,毕竟陈家卫并非一般的警官,他陈家的势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听说一恩被蓝颜泽又挟持在此时陈家卫就立刻带着人马赶了过来,心里本来就对蓝颜泽充满了不爽,没料想他才走半月又回来了,且一回来就立刻又缠上了唐一恩。

    这种做法他是不耻的,因此就更想把唐一恩赶紧给救出来。

    陈家卫在外面叫了门,里面并没有回音,于是陈家卫的人拿着喇叭在外面吆喝:“蓝颜泽,你这里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我们怀疑涉嫌绑架……”

    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回应了。

    一个黑人脸出现了,之后门开了,陈家卫带着人涌了进去。

    那时,宫少帝与蓝颜泽各战一方,对决已经结束,因为这帮忽然而来的警察。

    但是,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看,鼻尖上都明显的渗出了汗。

    陈家卫持枪带人的闯了进来,一进来就举枪说:“都别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立刻把唐一恩交出来。”

    蓝颜泽忽然就笑了一下,道声:“陈警官别来无恙。”

    “少废话,唐一恩在哪,交出来。”陈家卫表情严肃眼神凌厉,真想崩了这个姓蓝的,太可恶了。

    当然,理智还在的,他也是不能随便乱来的,吓唬一下还行。

    “陈警官,你是不是搞错了,唐一恩是我的女人,刚与蓝某欢爱一场后累了,现在正在楼上睡觉,你这样持枪乱闯民宅我是要告你的,等着明天法院的传票吧。”

    一席之话不要说宫少帝的表情冷却,就是陈家卫也阴了表情。

    “上去搜。”他微恼,他当然不相信一恩是他什么人,上次一恩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都是被他逼的。

    “既然你们非要见一恩,那就请吧。”蓝颜泽说罢这话人已转身离去,上了楼。

    宫少帝抬步跟了上去,陈家卫也随后跟上,别的警官一同跟上来。

    “一恩正在睡觉,跟太多人进来不太好吧,陈警官让你的人站在那里不要动,你自己看一眼足够,放心,蓝某不会持枪忽然崩了你的。”蓝颜泽的声音在前面飘了过来,声音道不尽的轻柔,但任谁都听出这话语里的危险,显然,他们已经激怒他了。

    陈家卫做了个手势,下在的人就都停住了。

    蓝颜泽上楼推开了门,开了灯……

    宫少帝和陈家卫跟着进来了,之后就先看到满地的衣裳,那明显是女人的衣裳,唐一恩的衣裳。

    甚至连内衣都扔在地上了,在他们来之前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只看地上的衣裳也足够清楚了。

    顿时,两个男人的血气上涌。

    没有丝毫的犹豫,同时朝他出手。

    蓝颜泽的身子被打了出去,他跄咧着扑到床上低叫一声:“一恩……”温热的手轻摸了一下她的唇,她还在沉睡中,并没有醒来的迹像,但就在这一刻,似乎真的听到他的叫声般,她忽然就睁开了眼眸,看到的是蓝颜泽堪称绝美的脸,甚至是带着痛苦,嘴角有血丝涌了出来。

    “哎,你怎么了?”本能的她伸手就要摸他,实在是没有看见过蓝颜泽受伤的样子,痛苦的样子。

    那一瞬间,她藏在被子里的手臂就露了出来,只是她却还没有发觉。

    刚刚她睡了过去,现在忽然醒来就看见蓝颜泽这样子,她根本也没有时间想太多。

    但这一切,就那么落入两个男人的眼中。

    陈家卫的表情闪过一丝痛苦,他是喜欢她的,一直在默默的喜欢,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表白,因为不确定她现在的想法,也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感觉。

    ------题外话------

    吼吼:蓝颜泽很强大滴说……~

    宫少,我要拿什么拯救你……~

    那啥,一恩,你完了……~

    观众齐吼:捌月你才完了……~(扔月票狠狠的砸死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