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三章一恩揍他 - 少帝专爱悍妻

    蓝颜泽被匆匆送进了医院,进了手术室。

    唐一恩在外面等了一会,郑秘书长赶紧办入院手续去了。

    不消多时,宫少帝也跟着匆匆赶来了。

    一过来就看到唐一恩站在这边等着,他心里就难免气起来。

    快步上前就一把拽过一恩到墙角质问她:“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看清是宫少帝时唐一恩伸手推开他冷淡的回句:“既然你都来了,何必明知故问。”

    说话这么呛,这是还在和他生气了?

    宫少帝表情阴了阴,恰好郑秘书长又来了,他也不好在人前多说什么。

    郑肃看到宫少在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唐一恩已对他说:“郑秘书长,你先回去吧,公司那边让一些闲杂人闭嘴。”就是不让人多嘴多舌随便在后面瞎说什么了。

    “明白。”郑秘书长应了一声,退后。

    因此,这件内部发生的事情也就没有传开了,虽然有人觉得好奇,但终究是没有寻着什么。

    回去后郑秘书长就给把办公室的事情处理了,旁人也只能瞎猜测了。

    ~

    医院这边唐一恩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等蓝颜泽被推了出来。

    看她还在外面等着蓝颜泽虚弱的告诉她说:“一恩,不要担心,我死不了的。”

    一旁的宫少帝脸色很阴,冷冷的盯着他,这个无耻的男人是在演苦肉计吧。

    不过,医生告诉她说蓝颜泽受伤很重,胃出血,如果不是及时送来就没命了。

    因此,蓝颜泽现在需要好好休养,现在每天尽量喝点清淡的,好好保养,不然以后胃可能会出问题的。

    说不严重但听起来也挺严重的,唐一恩在一旁应了声。

    蓝颜泽被推进病房养着,唐一恩要跟着过去的时候宫少帝拦着她说:“你看不出来吗?这个人在演苦肉计,你真以为这他这么容易就受伤吗?”昨个他们是有交过手的,他怎么可能会轻易就受这么重的伤,分明就是故意的。

    但一恩怎么说,一恩平静的告诉他:“他是被我打伤的,是不是苦肉计都不重要,但宫少帝你肯站在这里让我打吗。”

    宫少帝顿时无语,她转身走了。

    之后宫少帝气得脸色铁青,站在那里让她打?打成蓝姓这鬼样?除非他和蓝姓一样有毛病。

    ~

    虽然很不喜悦她现在的样子,但还是跟着过去了,想看看蓝姓那个人又对一恩耍出什么贱招。

    蓝颜泽人正躺在病床上,真的是一副非常虚弱的样子,脸色还没有缓过来。

    一恩走过来正和他说:“你打电话叫你的人过来照顾你吧,我一会还要回公司。”

    蓝颜泽倒没有为难着不让她走,只是说:“嗯,不要担心我,我真的死不掉的。”

    “一恩,你听见了,他这么生龙活虎的的确死不掉,我们走了。”宫少帝伸手欲把她拽走。

    但一恩没理他,而是甩了他,令宫少帝脸黑。

    好在一恩后面对对蓝颜泽说:“从现在起我们两清了,你好自为之,不要再找我麻烦,不然下次惹恼了我,我可能就真会一气之下打死你也说不定,要知道人冲动起来智商是0,什么后果都不会计较的。”这也是对蓝颜泽的警告了,告诉她虽然自己没他这样的实力,但如果冲动起来的话,也是不计后果的。

    “不会再有下次。”蓝颜泽看着她温声说,笑笑,笑得依然荡漾。

    他的不会再有下次究竟是什么意思唐一恩不知道,是不会再让她打一次了,还是不会再对她那样了。

    这些也不重要,该说的她都说了,唐一恩转身离开,宫少帝并没有立刻跟上。

    看唐一恩确实离开了宫少帝关上门,蓝颜泽看着他问:“你想趁我有伤在身的时候打我?这样子是不是太卑鄙无耻了?”

    “彼此彼此。”话落他已大步走了过去。

    只听见房间里传来砰砰的拳头声,不打他,他怎么能解气。

    他昨晚所做的那些无耻的事情也足够他死一百次的了,但片刻之间外头的护士已经跑了进来惊叫:“你们在干什么,快放开他,快放开他……”还没看清楚究竟是哪个缺德的竟然在这里打病人,那人已经转身扬长而去了,背后传来一阵痛吟。

    ~

    宫少帝出来的时候唐一恩已经走了,想她之前当着蓝姓的面甩开自己的手,心里头又是一冷。

    转身,他上了自己的车,狄龙开着车离去。

    坐在车里他已经拨了她的号,但她居然不接听,明明手机在通着。

    宫少帝胸口微微有点气,她还耍上脾气了。

    也罢,就让她耍几天看。

    之前她说什么能不能站在那里不动让她打的话在脑海中又浮现,难道也非要把他打成蓝姓那鬼样她才解气?

    但仔细想想自己到底对她做了什么非要这样打的事情吗?

    似乎也没有罢,一直过分的是她吧。

    不讲理又磨人的女人,他有些不悦的抚额。

    如果他真被打进医院,下一刻被修理的就是他了。

    姓蓝的岂不是要逮着机会狠狠报复过来。

    ~

    据说,蓝颜泽在被打了一阵后伤势更重了。

    他的人在不久之后了很快来到医院,防卫也立刻谨慎起来。

    唐一恩回到公司后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宫少帝打了一个电话后就没有再打过来。

    这人的诚意向来如此,根本就没有那么在乎她。

    这样的不在乎是直接影响到唐一恩的情绪的,但好在又有人打来电话安慰她,让她心情又好了点。

    电话是陈家卫打来的,意思是要约她吃个饭,唐一恩同意了,心情不好的时候和朋友吃个饭也许会好。

    因此,在中午的时候他就出去了。

    这次没有去之前的地方吃烤鱼,一恩选择了另一个地方,带他一块去吃炒面。

    像普通人一样,没事吃个面喝杯饮料,这样的气氛会让人更自在些,毕竟她和陈家卫也算不上熟悉,但又觉得陈家卫是一个可以交往的朋友。

    ~

    唐一恩与人吃饭去了,这事宫少自然是知道的。

    去吃面,和陈家卫,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这么巧合的事是被古武看了个正着,因此他打了个电话给宫少。

    之所以这么巧的在这里看到这样的事情是因为今天琳琳打电话给他,约他在这里吃饭,说是有事情想和他说。

    古武合计着是昨晚自己的话有效了,因此就答应了,想看看她怎么说来着。

    结果,人来这里后就先看到了唐一恩的车,后来进去一瞧,又看见唐一恩和陈家卫在里面有说有笑的吃面。

    知道宫少就在意这个,所以特意就打电话告诉他了。

    因此,在接到这个电话后宫少帝就果断的赶了过来。

    那时古武就坐在车里没出来了,直到看见章子琳就招呼她过来了,找了个借口说这里的面不好吃,带她换了个地,免得一会被唐一恩发现是他打电话叫宫少过来就麻烦了。

    女人都小气,他也是不想被这个女人惦记着恨上的所以刻意不露面的。毕竟她是宫少在意的女人,这样的仇恨还是不要拉为好。

    宫少在不久之后就过来了,但这次他并没有带上阿A,而是带上了另一个人。

    古武坐在车里眼睁睁的看着章子琳坐着宫少帝的车来了,眼珠子都瞪大了。

    特么的,她不是说有话和他说吗,然后约她过来的,怎么就跟宫少一块了?

    古武自然是喊不得的,琢磨了一会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她一直视宫少为她的男神,因此房间里都是宫少的画。

    刚宫少和她应该是巧合遇着了,因此她就又死皮赖脸的缠上了。

    其实,这样的想法他完全猜错了。

    这一次,章子琳是直接被宫少请了过来的。

    接到唐一恩的电话后他就直接打了个电话给章子琳,说是请她吃面,章子琳就说自己正在这边,表示很高兴,自动忽略了和古武的约,然后等他过来了。

    所以,两个人才有机会一同走进来。

    毕竟男神重要,和古武说的事什么时候都好说。

    能和宫少单独一起吃饭自然是非常高兴的,尽管只是吃一碗面。

    也没有搞清楚宫少为什么要吃面,像他这样的人也喜欢吃面吗?

    还以为像他这样身份的人应该整日都是吃不完的佳肴美食,怎么还会和普通人一样吃面。

    宫少帝走在前头,进来后就直接选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离唐一恩那边有一段距离。

    章子琳心情愉快的对过来的服务员说:“我要一小碗面,一杯可乐就好。”

    “一样。”宫少帝回了一句,章子琳听他这么说就可开心了,宫少竟然和她吃一样的。

    她高兴的瞪着眼睛看了看眼前的宫少,这么近距离面对面的机会并不多,因此看得自己脸上都发烫起来了。

    宫少却并没有看她,好似在看别处,她不由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就愣了愣。

    唐小姐?她也在这里吃面?

    这么巧啊!她也只以为是巧合了。

    看唐小姐和一位男士有说有笑的,由于男人是背着她所以并看不清他的脸,便估计着是不是唐小姐在外面交了什么男朋友?当时就笑着说:“原来是唐小姐和男朋友在这里吃饭,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你去。”宫少帝回了她一句,章子琳正中下怀。

    她就是想过去看看唐一恩交的男朋友长什么样,毕竟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

    当时章子琳就起身走过去了,然后笑眯着说:“唐小姐,好巧哦,这是你男朋友吗?”

    她的出现打断唐一恩和陈家卫的谈话,两个人都看了过来,唐一恩有点疑惑的说声:“琳琳。”

    “我和宫少一块过来的,刚巧看到你在这里。”说着她就仔细看了一眼陈家卫,看着看着表情忽然一变,有点青白。

    “章子琳。”陈家卫看着她连名带姓的叫出。

    唐一恩扫了一眼那边的宫少帝,居然把小女生带过来吃面。

    这个面馆是他常来这里帮她买面的地方,所以今天她选择在这里吃了面,倒是没料想他把一个女生带来了。

    “陈,陈警官,怎么是你啊……”这边的章子琳有点口吃起来,显然是有点紧张的。

    “你们认识?”唐一恩询问一句。

    陈家卫看了看一恩又看了看章子琳,说了句:“你忘记了,之前你和唐老被绑架的那次,是她父亲作的案,她父亲因为在逃亡的过程中横穿马路已经死了。”因此线索就断在那里了。

    唐一恩有点意外的看了看章子琳,她显然也是才知道这样的事情,也有些震惊的看着唐一恩。

    这件事情一直是警方来处理的,后来她忙于公司的事情就没有去想这边的事情了,因为打心底她当时就觉得这事可能和唐家那些人脱离不了关系,这件事情早晚是要露出马脚的。

    倒是没有想到,死亡的女儿竟是琳琳。

    琳琳的表情在尴尬之后忽然不悦的说声:“那件事情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干坏事的是他又不是我,以后不要朝人介绍说我是他女儿。”要是让宫少知道这样的事情恐怕以后会不理自己了,她竟然是绑匪的女儿。

    但是,她从来也没有以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过。

    他本来就是一个坏人,只有在章子韵面前他才是一个好爸爸。

    唐一恩看着她,犹记得当时在车上那个人谈到自己的女儿还是非常骄傲的。

    但眼前的章子琳这样痛恨自己的父亲,好像不是那么回事。

    她笑了一下,问句:“你还有别的姐妹吧。”

    章子琳咬咬唇不说话,早知道今天就不来这吃饭了,怎么会遇着陈警官然后又被他说了自己家的事情。

    “她还有一个姐姐。”陈家卫代答。

    唐一恩点点头,了解。

    想必,那个女儿才是父亲的骄傲吧。

    不然,这位也不会如此否认自己的父亲了。

    “过的事情已经过了,不要放在心上。”唐一恩安慰一句。

    “嗯,也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他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的。”章子琳又低声解释一句。

    “我不会放在心上的。”一恩话语带了几分柔和。

    忽然被揭发出来的事情令她瞧起来又自卑又不开心起来,她赶紧说声:“我先过去了。”之后匆忙到宫少那边去了。

    唐一恩继续与陈家卫一块吃饭,他也装着没看见那边的宫少。

    昨晚的事情他已经看出来了,宫少与唐一恩是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的。

    但是,今天唐一恩没有拒绝他的邀请,这说明唐一恩不会因为宫少的存在而拒绝和自己交朋友了。

    隐隐也琢磨出来了,为什么前几次和唐一恩在一起的时候宫少总会带着阿A出现,现在又带着另一个女孩子出现,现在他渐渐明白了,他这是刻意的吧,做给一恩看的。

    这两个人明显的在冷战,因为昨晚的事情而吵架了吗?

    倒是没料想宫少这样的人也会像个大男生一样玩这种幼稚的把戏,带着一个女生来朝一恩示威吗?

    都说宫少向来冷面,狂拽的样子是不会把谁放在眼底的,谁又能如他的眼呢,在理清了这一切事情后陈家卫有种开眼界的感觉。

    昨晚晚上他带了那么多人去找蓝颜泽,为的就是要把唐一恩从那里抢回来的吧。

    但结果,蓝颜泽不放人进去,只许他一个人进去。

    蓝颜泽的势力他自然也是清楚的,自幼生在M国,家族的势力是不容小觑的。

    这样庞大的家族自然是黑白两道都沾,和现在的宫氏家族势力完全可以拼的。

    这样的两个人为了眼前这个女人争了起来,甚至大打出手,他昨晚自然也是看得出来了。

    进去的时候两个人明显刚刚决斗过,但因着他的出现不得不暂停。

    虽然最后唐一恩是被带出来了,但被带出来的情形并不让人愉快,因为她明显什么也没有穿,好似真的被蓝颜泽做过什么了。

    这样的事情也让他一直都不好受,所以对蓝颜泽也是深恶痛绝的。

    但是,在发现了宫少与唐一恩这样的关系后,他同样不喜悦了。

    唐一恩现在瞧起来似乎并没有在意那边的情况,也许在意,只是没有放在脸上。

    那边刻意拿个小女生来气唐一恩,他笑笑,这样的把戏虽说幼稚但肯定是凑效的,唐一恩的心里一定不如表面上这般的波澜不惊吧,忽然站起来走又不合适,但坐在这里也是满心的不舒服的吧。

    他伸手,在她嘴角擦了一下。

    她没有防备,忽然抬头看他。

    “嘴角上有菜。”他笑着说,其实什么也没有,但这个动作却还是刺激到那边的男人了。

    “纸巾。”他抽了纸巾刻意掠过她的唇,唐一恩伸手接过。

    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又是警官出身,身上有的是道不尽的英气。

    他的家势并不单薄,父亲是局长,家族势力也是错宗复杂,自幼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他自然也是一个会察言观色的人,他是一名警官,那更是观察入尾了。

    两个人果然是在冷战,明明昨晚还被抱着离开,现在却互不照面,招呼都不打一声。

    “一会去逛下吧,别让自己这么累。”陈家卫笑着邀请,她连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了。

    她说好。

    那边没有动静,不久之后他和陈家卫一块走了,那边有了动静。

    宫少帝和章子琳也站起来一块走了,女孩一脸的开心。

    ~

    一行人都去了金华商场去了,下车的时候唐一恩有点忍无可忍。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贱,他居然带着个女孩一直跟着他们走,她以为她走了就眼不见心不烦了,但他们直接跟过来了,她和陈家卫在前头,他们就不远不近的跟在后头,章子琳高兴的到处跟着他看看。

    唐一恩不想在外人面前失态,毕竟章子琳只是个小女生,她忍着走过去让他们不要跟着她的冲动,心不在焉的看了一圈,她停下来的时候宫少帝就让人为章子琳包了几件衣裳送给她。

    这辈子大概是第一次接受这样的礼貌吧,而且都非常贵重。

    章子琳自然是收下了,又不是她逼别人买给她的,是宫少主动要送她的。

    唐一恩看了看,什么也没有买,后面的人已经严重影响到她的心情了。

    “一恩,你这样子闷闷不乐不正是给人报复的机会吗?”有道声音忽然在耳边传了过来,唐一恩微微一愣。

    陈家卫忽然附耳与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她忽然就明白了。

    但这一幕看在那边宫少帝的眼里是多么的碍眼,他故意附在唐一恩的耳边说这样的话,但这个动作看起来很亲密,好似要亲她的耳朵。

    纵然气极,但这个时候也都憋着不发。

    似乎谁先发作谁就输了。

    宫少帝当然也知道,这位陈姓一直对一恩有所窥视,早就警告过她,但她不听,现在又和人一块出来吃饭,这还嫌不够,又是逛商场,普通男女朋友能这样?

    章子琳看了不少衣裳,只要是她喜欢的宫少一律让服务员直接包起来,试都不用试了,因为也没有时间试,前面的人一直在走,并没有停留太久。

    一会功夫章子琳就拿了大包小包的,当然也不嫌多。

    那时,唐一恩开始停下来试一件裙子,走出来后在陈家卫面前转了一圈,笑着问他:“好看吗?”

    “好看。”陈家卫说的是诚实话,她穿什么都好看。

    “拉链没好,我帮你弄下。”他走到她的身后作势要帮她拉好,唐一恩站着没动,让他帮忙。

    其实,拉链没有问题,只是他的一个借口。

    一恩配合,也不过是要回击那个一直跟着他的男人。

    他这么不要脸的给人家买衣裳,不会让人家误会吗?

    虽然他不在乎这点钱,但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

    人家会以为他对人家有意思了,看上人家了。

    如果看不上人家,怎么会出钱买这么多衣裳?

    有病,也不带这么疯的。

    虽然很想过去教训他几句,但如果去了他会怎么反击自己?

    再则,他根本就不在乎她。

    根本就没有那么在乎她,只是忽然发现自己的东西又被别人窥视了,所以他大男人的自尊心又受不住了。

    这样的发现让她的自尊也很受拙,所以她绝对不想理他。

    他就是一个自己的东西绝不许别人碰的主,就算他不要了,也不会让别人碰的。

    霸道又不讲理。

    不料,那边章子琳也试起了衣裳,并且在他面前转了个圈,一副天真又可爱的模样。

    到底是小女生,人生得也漂亮,宫少帝这时就看着她,一副目不转睛的样子,结果唐一恩发现这样搞下去自己的心更难受了。

    他们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不会离太远让她看不到,也不会太近以至于大家不得不照面打招呼。

    他是故意的,自然是故意的。

    唐一恩默默叹口气,罢了,他贱,她不能这么作贱自己的心,回去了。

    买了一套自己试过的衣裙,直接和陈家卫说声要回去了,公司还有事情。

    陈家卫也就又陪她一块走了,至于宫少帝后面想要怎么样,她现在没心情理会,她现在的心情其实是,很想把那男人也揍得和蓝颜泽一样,也进医院算了。

    勉强压下心里的波涛汹涌,面上依然是从容不迫的和陈家卫说说笑笑的走了。

    出了商场后各自上了自己的车,陈家卫目送她的车行在前头,自己跟在后头,在分叉路口时到底是挥手再见了。

    不管怎么样,今天能气到宫少帝心情也好受点了。

    要知道昨晚上回去后他半夜没睡好,不好受的心情谁知道。

    ~

    唐一恩回去后本想继续工作的,但下午的事情一直影响着她的心情,让她直接没办法安心工作。

    暗暗磨牙,宫少帝你行啊,敢这样虐我的心你走着瞧。

    晚上的时候她直接开着车去宫少帝那了,招呼是没有提前打的。

    宫少帝显然还没有回来,佣人给开的门。

    唐一恩进来后就环视了一圈,忽然看见章子琳为他作的画还一直搁在客厅里,看到这些东西就更来气。

    转身去找了笔过来,打开画,在上面直接画了几个字,然后拿双面胶给贴全贴起来了。

    你拽,你耍帅是吧,看你还帅得起来。

    一副是当初在客厅里的个人肖像,章子琳给画的,他坐在沙发里端得是一个高贵冷艳。

    一个是在外面坐在椅子上的,端得更是一个优雅尊贵,周围的环境也衬托得如临仙境。

    章子琳作的画的确是不错,如果好好栽培将来估计是会有成就的,但现在她也没心思想这些,这和她没关系,章子琳爸还是曾经绑架她的绑匪,心里也指不定会如何想自己,会不会恨自己呢,再则还不知道和唐家有没有什么关系。

    她估计着是有关系的,因为直到如今还是觉得当初那个绑架是唐家人所指示的。

    那边张妈已经打电话给了宫少帝说唐小姐来了,并且把唐一恩做的事情悄悄报告了过去。

    不久之后,宫少帝就回来了,外面有汽车的声音。

    宫少帝回来了,唐一恩自然是听见车的声音了,她站在客厅里没有动,看着宫少帝迈着长腿走了进来,进来后看了她一眼,之后扫一眼被她贴在墙上的那两个幅画,画已经被完全毁了,直接在他脸画了几个胡子几个麻子,本来帅酷的男人立刻变得奇丑无比,这还不要紧,她又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宫少帝,去死吧……

    有一支箭直接刺进他的心脏,然后有几滴血飙了出来,画得很生动,形象……

    宫少帝冷峻的表情微微动了一下,看着她说句:“这么恨我?”

    “宫少帝,我恨你是因为你今天一直跟着我,你想虐我的心我现在很想虐你这个人。”转身她拿出凶器,之前修理蓝颜泽用的,直接朝他抽了过来。

    宫少帝本能的就躲了,她一副凶狠的样子,明显不是吓唬人的,是真想打他。

    他当然记得今天她在医院里说的话,让他站着让她打行不行。

    如果行,除非他有病。

    “唐一恩,你想谋杀亲夫不成。”他躲开,冲她喝斥。

    “宫少帝,你给我站着让我打,不然我今天不会放过你的。”她拎着棍子追着他猛打,他越想躲她越打得凶,可惜一棍子打不着。

    “唐一恩,本少要真是被你打进医院了,你觉得本少还能安全吗,不会被姓蓝的趁机报复吗。”他躲避她的凶狠反手抓住她打来的铁棍子质问一句。

    “但是,你这样欺负我,我不打你我气难消。”虽然不想他被蓝颜泽报复,但也实在难以消下这口恶气。

    她抬腿就狠命的踹过去,谁让他这么过分,跟着她非要虐她的心,为一个女孩做了那么多,他真的没有一点别的想法吗?

    嗷……

    他闷哼一声,被踢中了。

    他捧腹,弯腰。

    “废了……”他声音似痛苦难当。

    唐一恩一惊,不会是真的吧。

    “我不是故意的。”她赶紧扶他往沙发里坐,她真不是故意的,那一脚她也是随便踢的,因为他一直抓着她棍子不让打。

    “唐一恩。”他靠在那里伸手捂住,有点咬牙切齿。

    “要不要去医院啊?”她赶紧询问,有点后怕,要真出问题可乍整。

    “不要。”他自然是拒绝了,这事去医院也够丢人的了。

    “别啊,你别怕丢人,丢人事小,真有问题就你完了。”唐一恩赶紧劝说,真心替他捉急。

    “你也知道有问题就完了还敢这么踢?”他表情一变,狠瞪她一眼。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无辜的说。

    “罢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不然有你好看的。”他又严严的威胁一句,表情也渐渐缓了过来。

    唐一恩看了看她,似有所悟的说:“你没事?你是装的吧?”

    “你以为本少是你,这么会装?”他一脸不屑的冷哼。

    “既然如此……”她说了四个字,之后挥着拳头朝他身上砸了过来。

    “你这个悍妇,你今天已经咬过我一次了。”他反扑过去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说了一句,任凭她可着劲的砸了自己几个拳头,到底是受了她几个拳头。

    唐一恩听了那话拳头才算停下来,敢情咬他一次他还觉得委屈了?

    她冷哼一声,回了句:“一码归一码,现在打你是因为你下午的事情。”

    “下午的事情是你自招的。”而且因为下午的事情他也很想修理她,所以知道她来后他就立刻赶回来了。

    只是没想到他一回来她就抡着铁棍要打死他的架式,才知道她真的是很生气。

    “你不讲理。”她还在生气,一张小脸上道不尽的委屈,却是看得他心里一软。

    “本少的话就是理。”明明心软了,可口气还是硬着,真不能太惯她了,瞧现在把她惯成什么样了,拎着棍子就想打他了,这日后还不得骑他头上了。

    “又不讲理……”她抡起拳头又要抽他,生气的样子又是委屈又是抱怨,他低头就吻住了她。

    拳头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只剩下不甘的唔叫声。

    张妈对这一幕也是很无语的,宫少自从遇着唐小姐后就越来越没脸了,有一天还能被唐小姐追着打,说出去恐怕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可这是她亲眼所见的啊!

    看两个人又腻歪在一起,张妈到底还是要开口叫的:“先生,可以开饭了。”菜已经做出来了,再不开饭就又要凉了,所以不得不来打扰他们。

    宫少帝坐了起来,唐一恩满脸绯红,张妈笑笑离开,有了女人的宫先生越来越像个正常人了。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不要以为用美人计就可以让我不生气。”她拿着他以前曾说过她的话唬着他告诉他。

    只要想起他不在乎自己的事情她就被虐到了,因此这让她到现在还是非常不高兴。

    “那要怎样才不生气?”他询问,等她不生气了在好好她上上课,什么人该交往什么人不该交往,搞清楚了。

    唐一恩被问住了。

    其实这个问题她昨晚已经说过,只是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如果他有听进去他就不会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生气。

    唐一恩看着他,有些沉重的回他:“你有在乎我比我的身体更深吗?”这个问题她是很想弄清楚,也让他弄明白,不然这个问题会一直压着她让她不快乐。

    宫少帝看着她,似乎有所明白了。

    这个问题她昨晚有提到过,他以为过几天就会过去了,没料想她现在又提了。

    看他一时之间说不上来唐一恩就明白了,她忽然笑了,站起来说:“我明白了,你已经告诉我答案了,你在乎的只是我的身体和你的尊严,而不是我这个人,对不起,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我想冷静一下,我要回去了。”

    宫少帝看着她往外走,却是没有拦住。

    的确,他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究竟在乎的是她这个人,还是她的身体。

    他给不了一个加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答案。

    “有这么重要吗?”在看她走到门口时他到底开口说了句。

    不管是在乎身体还是在乎人,都是他的人。

    她为何一定要执着于这个问题,难道非要逼他骗骗她吗?

    他是一个忠于自己感觉的人,拿这样的事情她骗她,他又觉得不耻。

    她没回答究竟重要不重要,因为在他问出后她就明白,对于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而她真的是想得太多太多。

    又被这个男人虐到心了,但她已经没心情再回去揍他一次,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生气,有的只是一颗难过的心,被虐伤了。

    她走向自己的车,宫少帝忽然快步走了过来又叫她:“唐一恩,这个给你。”

    他拿了把钥匙塞到她手里,又对她说句:“是大门上的钥匙,下次你再来如果我不在的话,你可以自己开门进来。”

    许多的时候对于感情上的事情他是不善于表达的,也许像她口里所说的他会用不讲理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想法。但此时,把钥匙交给她也只是想让她明白,她其实很重要。

    只是,唐一恩看了看手里的钥匙说了句:“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随便送人的好。”

    “唐一恩,本少没有随便送人。”他几乎是有点恼了,他这是第一次送人,送给她。

    她以为自己家里的钥匙会随便就送给别的女人,让别的女人出入不成。

    唐一恩看着他,心情又似乎好了一点,说:“我觉得像家里的钥匙是应该送给老婆的,老婆之外人的不好随便送的。”

    “我记得有让你叫老公。”他回她一句,忽然揽过她的腰搂在自己的怀中。

    他其实,根本不想让她走。

    只是看她坚决的要走,说什么要冷静一下,以后暂时不要见面的话,这话也让他很受伤。

    “那以后在床上你要叫我老婆。”她这也是得寸进尺的吧。

    “行,先去吃饭,吃过饭立刻上床。”他拉着她的手立刻转身回去了,心情渐渐又明朗起来。

    罢了,暂且饶过他,她会慢慢占据他的整颗心。

    心里自我安慰一下,这样心才愉快起来。

    ~

    吃饭的时候唐一恩才忽然想起来阿A竟然没回来,她表情呆了呆,不开心的说:“阿A忘记接了。”

    “已经接回来了,在狄龙那边玩。”回来的路上就让人接了,只是考虑着回来后想要修理一恩一番,但阿A要是在的话就不方便了,所以就没让阿A来这里,而是在狄龙那边玩去了。

    一恩闻言这才放了心,但又想起今天在外面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教训他说:“你这样子给人家女孩买这么多衣裳人家一定会误会你喜欢人家的,到时整天对你想入非非的,人家只是小女孩,这样算不算利用人家欺骗人家的感情,我觉得咱不能这样子害了人家小女生,你觉得呢。”

    “你想多了,本少没有欺骗任何人的感情,本少和她说得很清楚,是因为作画的事情犒劳她。”宫少帝为这事解释了一句,不过,想起来她的事情也不悦的说:“你这样利用人家的感情就很好吗?你觉得惹上了陈姓到时候很好甩开吗?”

    “我没惹他,是他自愿要帮我的。”唐一恩也解释了一句,这般也算为这事冰释前嫌了。

    “唐一恩,下次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不许再找陈姓。”对于陈警官他心里是不喜悦的,今天的事情他自然是看出来了,这个人是真对一恩有意思,并且故意要合着一恩来气他。

    “拜托,你不要这样子,陈家卫只是我朋友,普通朋友。”还是受不了他要干涉自己交朋友的自由。

    “普通朋友能一块吃饭逛商场。”他不悦的扫她一眼。

    “那也是因为想到昨天晚上他帮过我们,所以我才答应与他一块吃饭的。”当时的情况她虽不清楚,但过后陈家卫有告诉她了,是接到古武的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就赶过去了。

    “下不为例。”宫少帝警告了句。

    “你也一样,下不为例,不然惹恼了我一定要揍得你进医院才罢休。”她也唬着脸回敬一句。

    他无语的看她一眼,说了句:“悍妇。”小时候的她总是一副温柔乖巧的样子,这人果然是都会变的。

    “据说一个悍妇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贱男。”她轻描淡写的回敬,他表情绷不住的变了变。

    “一会上去收拾你。”他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明显的兴趣起来了。

    “卑鄙。”她不高兴的嘟嚷。

    ~

    外面,月色已经高照。

    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蓝颜泽的眸子又深了那么几分,拿起手机他拨了个电话过去。

    他拨打的正是一恩的号,看到来电后她犹豫了下,和宫少帝说声:“蓝颜泽的,我接一下。”不等宫少帝阻止她已接了,宫少帝表情变了一下,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想弄死他,听说胃出血了,最后胃烂了,死掉算了。

    “一恩,我很难受……”对方的声音传了过来,听起来真的很难受。

    “难受赶紧找医生啊?”一恩不紧不慢的回应。

    “一恩,在这边我只有你了,你来医院陪陪我吧。”听起来有点可怜,一恩微微蹙眉。

    “老婆,电话讲完了没有,上床去了,今天晚上要把你喂撑死。”对面的男人发出来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

    第一次称呼一个女人是老婆,到底是觉得别扭极了。

    但是,为了气死电话那端的贱男人,气得他吐血,睡不着,他还是开口这么叫了。

    因此,发出来的语气有着说不出来的怪。

    唐一恩愣了一下,直直的看着他,电话中的蓝颜泽眼睛就瞪圆了。

    老婆?他们已经这样亲热了?老婆都叫出来了。

    “那个,你要是不舒服赶紧找医生看看啊,别撑着,真死了我不负责的……”话还没有说话手机已经被夺了。

    宫少帝拿着她的手机对那边的人说了句:“蓝颜泽你不用一直打电话给我老婆,我老婆今天晚上要侍候我没时间管你是死是活。”说罢这话他直接给掐了,关了机。

    一回生二回熟,老婆叫了二句话顺口多了。

    估计着那边的人要气得吐血他心情也倍觉舒坦起来,折磨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活活气死他。

    唐一恩无语的看着宫少帝,他这是故意的,她看出来了。

    男人都是这么阴损的,蓝颜泽是,宫少帝也不差。

    一个个都是一副恨不得气得对方直接吐血身亡的恶毒样,可面上还一副高大上的模样。

    ~

    电话那端,蓝颜泽已经气得变了脸色。

    甩了手机,冲外面喊声:“奥巴克、奥巴杰”

    他的二个黑人保镖在外面闻听叫声立刻走了进来叫:“四少。”

    “备车,出去……”

    “四少,您还伤着呢。”

    “听不明白?”

    “是……”

    ~

    那时,宫少讲完了电话后多少又解气了些。

    唐一恩看着他,忽然低声笑笑。

    刚刚一定不是她的错觉,宫少帝吃醋的样子酸爽极了。

    一声声老婆叫得似乎天经地义,不知不觉中他们的关系可以这么近了?

    回过头来,宫少帝自然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叫了什么,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不自然。

    第一次开口称呼一个女人为老婆,还是在这个女人面前,还是为了朝另一个男人宣战自己的权利。

    “你可以再多叫几次,叫得次数多了就适应了。”唐一恩笑笑的说声,捧起茶杯喝了一口,难掩眼底那一抹愉快。

    宫少帝扫了她一眼,因为他叫了几声老婆她现在是暗爽在心了。

    “你可以把这个人的名字拉入黑名单了。”宫少帝语气不悦的说声,事实上他也已经这么做了,翻开她的手机就要把蓝颜泽的名字打入黑名单。

    对于这么个霸道的人唐一恩能说什么,也默然笑笑,说声:“看在你醋吃得这么酸爽的份上,允许你任性一次。”默许把蓝颜泽的名字打入黑名单了。

    宫少帝的表情却又是变得有些古怪。

    他吃醋这么酸爽的份上?

    允许他任性一次?

    “你叫老婆的样子腻霸气了,再叫一次听听。”唐一恩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说得漫不经心,但脸上的笑意显明了她心情不错。

    “唐一恩,你再得瑟一句本少一会让你下不了地。”宫少帝冷眼扫了过来,森森的威胁一句。

    唐一恩撇撇嘴说了句:“你还能来点有创意的吗?”开口闭口就是要把她整得下不了地,满脑子都是房里那点事,学着他冷冷的样子冷冷的鄙视他一眼。

    “想怎么创新?要本少准备蜡、绳子、鞭子?”他挑了挑眉,这般的调戏还能摆出一脸的高贵冷艳,说得一本正经。

    “赶紧准备。”唐一恩应了声。

    “口味这么重。”他又扫了她一眼,眼神有点像刀子,但还是说了句:“等着,今晚就满足你的重口味。”

    唐一恩低首笑笑,宫少帝以为这些东西要用到她身上?

    他可真想错了,她要用他身上的。

    但要是让宫少乖乖就范恐怕不容易,没点手段怕是不行。

    一恩琢磨了一会后站起来,上楼,去放洗澡水。

    还是先让宫少先泡个舒服的洗澡水吧,帮他好好按摩按摩,侍候舒坦了没准他就同意了。

    ~

    唐一恩把调好放好,等差不多的时候宫少已经进来了,一恩问他:“准备好了?”

    宫少帝看看她,眼神微微窜出火光。

    “水给你放好了,你赶紧先泡个澡,我一会先给你按摩。”唐一恩笑着走过来拽他。

    听说她还要按摩侍候宫少也就没有异议,这应该是前戏,她想来点情趣吧。

    他是这么想的,也就同意了。

    唐一恩转身准备出去拿他准备的情趣用具,但宫少已抓住她的手说:“帮本少宽衣……”

    唐一恩看他,无奈的说声:“你还真当自己王爷了。”

    “本来就是你的爷……”他站在她的面前已经是一副要让她宽衣的架式了,还真享受上了。

    想着一会的事情唐一恩也就没有与他多争辩,伸手去解他衬衫的纽扣,但,到底是第一次帮男人解衣裳,虽然说几年前帮他解过一次,上次拍照片也解过一次,但这么正经的解他的纽扣却是第一次,不觉有几分别扭。

    他低看着她,她这会乖得俨然一个好妻子似的,脸蛋不知不觉有些红了。

    解开纽扣的时候露出他结实的胸膛,撩得人眼眸一呆,她立刻说声:“你赶紧先泡着,我去拿东西。”拨腿转身跑了出去,宫少帝看看还没解的皮带,只好作罢。

    她看起来好像又害羞了?唐一恩也会害羞吗?

    矜持的时候像个不经人事的小姑娘,但疯起来不也敢趁他睡了扒了他。

    宫少也没有再为难她,想着一会要做的事情就先泡在水里,等她一会过来给自己按摩按摩,他琢磨了一下后面的情节要怎么进行,其实,他也没用过那些东西,都是因为她,他才这么仔细的琢磨。

    正想着这事一恩就拿着他弄回来的绳子进来了,是细长的红绳,结实度也是有的了。

    进来的后一恩就顺手搁在旁边,然后在他的注视下蹲在他身边一声不响的为他捏拿起来。

    其实,这玩意她也没有用过,只是听说过,甚至都没看过。

    刚才也琢磨了一会要怎么用,只是不知道宫少愿意不愿意啊!

    “我们来做个游戏吧。”一恩在他的注视下开口。

    “好。”他应了。

    “让我绑你好不好,我想在上面。”说这话的时候她声音软软的,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他表情不自然的变了一下。

    “看你平时这么辛苦,让你先休息一下,就当犒劳你了。”她观颜察色着,赶紧软声解释。

    他看了她一眼,脑被了一下她在上的情形。

    多年前的那一次,恍然就在昨日。

    但由于当时被她下了药,药劲上来后也就控制不住了。

    因此,他才得以翻了身。

    本来以为对这样的事情已深恶痛绝的,但看她小心翼翼的征求他的意见,他忽然也就释然了。

    “好,只要你把本少侍候舒坦了,就依你。”他凉凉的开口应了。

    “那我先绑你了。”一恩拿着绳子要绑他,平时都是他绑自己,现在终于可以绑他一次了,一会还要抽他几鞭子,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仇血恨了,而且让他无怨无悔。

    宫少表情有点不自然,她已经拿着绳子要绑他了。

    同样的,她很利索的在他双手上缠了好几圈,免得到时他给挣脱了。

    宫少的表情已经很快恢复自然,看着她说了句:“这么心急。”

    “等着哦。”一恩笑笑,转身很快把红蜡烛和鞭子都拿了过来。

    宫少半依在水中,半个身子在外,明明一脸的冷艳高贵,可这会竟是道不尽的妖魅。

    他始终注视着她的每一个动作,视线没从她的脸上离开过。

    她拿火机直接把蜡烛点燃了,红烛燃烧,照亮她的眼眸,她看着他温柔一笑。

    那温柔一笑,烛火下竟是说不出的迷人。

    她眸子依旧清澈,嘴角的笑容却放大了不少,对他说:“我开始了哦,宫少爷你准备好了吗?”开始要往他身上滴蜡。

    这样的气氛让他忽然有种错觉,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调戏的良家妇女,而她则是地痞流氓?

    她嘴角的笑容在这一刻看来忽然就觉得坏极了,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唐一恩……”他张口想要喝斥住他。

    刚刚他为什么会答应她做这样的事情?他真是疯了,他要反悔,但刚想起身她的蜡烛却已经滴落下来,烫得他肉上还是一疼。

    正在那时,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但里面的人是听不见的,之后就有人闯了进来,但没敢往浴室进,只在门口喊:“宫少,外面来了许多人,您赶紧出去看看吧。”这声音正是狄龙的。

    听这声音里的这份着急,想必也是外面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不然他不会直接闯进来的。

    “知道了。”宫少帝应了一声,表情依旧是一惯的冷艳,直接从水里站了起来。

    “哎……”才刚开始诶,一恩有些遗憾的看了看手中的工具。

    宫少帝已经挣开了被绑住的手腕,一恩愣了一下。

    她都缠了好几圈了,他还是一下子给挣开了,看来这绳子对他没杀伤力啊!

    “我出去看看。”宫少帝已经拿了浴巾披上朝外走。

    一恩跟着他走出去,他这会也不需要她更衣了直接自己找了衣裳穿起来后便往外走。

    狄龙还在门口等着,见他出来赶紧对他说:“宫少,老爷子来了,还没放他进来,还有姓蓝的以及唐家的二小姐也都一块来了。”说罢这话不由得看了一眼跟着出来的一恩。

    听这架式,分明就是来捉他们的呗。

    “要不要带唐小姐先离开。”狄龙又询问一句,这样就会避免与他们碰面呗。

    宫少帝看了看一恩,她也正看着他,明显是蓝颜泽搞的鬼,把这些人都惊动了,请了过来,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巧他们全一块到了。

    “一块下去看看。”宫少帝对她说了声。

    ------题外话------

    存稿不多了,感觉动力快用光了……~特别是从后台看到许多姑娘跳订的时候我更木动力……~

    这都是作死滴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