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两百零一章 赫连瑾还是赫连珏?(2) - 新婚燕尔,总裁老公不是人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凌初七也不会愿意跟赫连瑾分居。

    只是人有时候没有选择。

    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她连自己都没有办法面对。

    隐约认为是赫连瑾,可是赫连瑾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呢隅?

    所以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你的精神状态真的很不好,如果太累了,还是请假休息一下吧!”兰兰说道。

    “确实是挺累的!”凌初七点了点头应道。

    一直以来一个人在支撑着,觉得半年的时间一眨眼就可以过去了。

    而事实上,却是如此的漫长。

    她有时候做梦梦到赫连瑾,觉得他就在自己身边,那种感觉很真实。

    梦到他就在自己身边,醒来才发现只不过都是梦而已。

    那种落寞和寂寥无边无际。

    跟兰兰吃完午饭后,凌初七就回到销售部了。

    其实刚才兰兰跟她说的时候,她还真的是有冲动想要请假的。

    但一回到办公的位置,凌初七就知道刚才也只是想想而已,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研发的成功,对销售是最大的利好。

    这段时间销售部的同仁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般。

    所以作为销售部助理,她同样也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做。

    凌初七忙完回到公寓,已经快九点了。

    身心俱疲。

    却还要给自己做饭。

    看到了猫咪,她先给它弄了一些吃的,这才进卧室去洗澡。

    打了个喷嚏,觉得头沉得厉害。

    她倒了一杯温开水,一边喝着,一边进厨房去给自己做饭。

    打开冰箱,迎面的冷气,让她瑟缩了一下。

    最后连做饭的干劲都没有了。

    她将面包拿出来,放进了烤面包机里烤了一下,然后冲了一杯牛奶,权当晚餐了。

    吃完了面包牛奶后,凌初七觉得头更沉了。

    刷牙洗脸后,就直接躺在床上睡了。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会死掉一般。

    头痛得几乎想要掀开头皮,看看里面到底怎么了。

    最后还是昏昏沉沉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觉得自己走到了火山口,摇摇欲坠即将掉进去一般。

    下一秒又好像是掉进了冰窟里,全身冻得直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隐隐听到有人在叫着自己。

    “初七——初七——”

    声音是那么熟悉,那么温暖。

    凌初七勉强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那双关切的双眸。

    她抬起了千斤重的双手,环住了对方的,然后说道,

    “瑾,我累了!”

    再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她就完全不知道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里。

    苍白的一切,让她觉得陌生又熟悉。

    思绪似乎一下子就回到了小的时候,回到了母亲离开的那一天。

    他们都说母亲走了,可是她看到母亲明明还在那边。

    父亲搂着她说,母亲不会回来了,她说,他骗人!

    而到底是没有骗人。

    母亲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而她和哥哥变成了没有母亲的孩子了。

    凌初七艰难地坐起身来,拔掉了身上的针管。

    “初七——”

    凌初七触电一般,转过头去,就看到了朝自己走来的赫连瑾,

    不,应该是赫连珏吧!

    可是为什么感觉那么像赫连瑾呢?

    tang

    还是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凌初七闭上了双眼,这时候对方已经走到了床边,轻抚着她的脸颊。

    这个动作只有赫连瑾会做而已!

    凌初七顿时睁开了双眼,

    “瑾?”凌初七迟疑地唤道。

    “是我!”赫连瑾眉眼带着浓浓的笑意应道。

    “你……怎么来了?”凌初七讶异地问道。

    “我再不来,你都不会照顾自己了。”赫连瑾说完,按了一下床头呼叫铃,让护士过来帮凌初七重新输液。

    “瑾,我想回去,我不想呆在这边。”凌初七却很坚持。

    “好,输完,我们就回去。”赫连瑾应道。

    “不要,我想现在马上回去,一刻都不想呆!”

    “听话,这瓶输完我们就回去!”

    凌初七看着赫连瑾,最后到底是妥协了。

    搂着他的腰,眼泪跟着夺眶而出。

    她有好多话想跟他说,可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说那些话的资格了。

    护士过来了。

    赫连瑾拥着凌初七对护士说道,

    “刚才不小心将枕头扯掉了,麻烦帮我们重新弄一下。”

    “好的,下次要小心了,如果扯掉管子就麻烦了。”护士应道,将器皿盘放在床头桌上,开始帮凌初七重新扎针头。

    因为针头拔出来就等于污染了,不能重复使用,只能换新的了。

    赫连瑾搂着凌初七,将她的头转到另一边。

    不然凌初七一直死死地盯着自己扎针的手。

    还好护士很熟练,一会儿就重新弄了。

    “这次要小心咯!”

    “好的,谢谢!”赫连瑾应道。

    “你先生对你很好呢,这两天你昏睡着,他一直陪着你呢!”护士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对凌初七说道。

    凌初七愣了一下,抬起头看向了赫连瑾。

    她昏睡了两天吗?

    赫连瑾一直陪着自己?

    下一秒,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盯着赫连瑾一直看着。

    护士没有察觉到凌初七的异样,收拾好之后,跟赫连瑾点了一下头就走出病房了。

    “赫连总?”凌初七低低地唤道。

    “我是你的瑾!”赫连瑾却是笑着应道,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唇。

    “是吗?你不要再骗我了。

    我已经被你骗得连我的瑾都认不出来了。”凌初七喃喃地说道,挣开赫连瑾的手,躺了下来,背对着赫连瑾。

    “初七,我是赫连瑾,那天也是我。”赫连瑾柔声说道。

    “是吗?”凌初七却是不愿意相信和面对。“我的瑾,怎么会在这里呢?

    他应该是在赫连家才是。

    他在家里等着我回去。

    还有两个月我就可以回家了。

    可是我还能回的去吗?”

    凌初七看着白色的墙面,喃喃自语到。

    这时候一只带着手表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还记得这只手表吗?

    你买给我的。

    花了你一百多万。

    是你买过的最昂贵的东西。

    却是为我买的。”赫连瑾柔和地说道。

    凌初七看着那只手表。

    确实是她买给赫连瑾的,而且是在跟凌紫怡斗气的情况下,买给赫连瑾的。

    凌初七转过头来看向了赫连瑾。

    “初七,是我!”赫连瑾温柔地凝视着她应道。

    “瑾,可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了。”凌初

    七却没有靠近,而是迎视着赫连瑾的视线缓缓说道。

    “那晚上是我。”

    “不是的!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是谁!”凌初七却是摇着头应道。

    如果说现在是恢复到赫连瑾人格的赫连瑾,那一天晚上就明明是赫连珏。

    只是她恍惚中当成了赫连瑾的赫连珏而已。

    “等你输完液,回到家里,我再慢慢跟你解释,好吗?”赫连瑾微笑着应道。

    凌初七看着赫连瑾,最后还是缓缓点了点头。

    ***********************************

    昨天休息,今天更新得早一些!

    看到亲们的留言了,反应还很强烈的。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