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两百零二章 赫连瑾还是赫连珏?(3) - 新婚燕尔,总裁老公不是人

    输完液后,

    赫连瑾拥着凌初七离开了医院。

    回到了凌初七的公寓。

    “少夫人,您回来啦!娲”

    凌初七一下子就抬起头看到了来开门,此刻一脸笑意的昭熙。

    凌初七愣了一下,

    “昭熙,你怎么来了?”

    然后转头看向了赫连瑾。

    “你身体不舒服,我让昭熙过来照顾你。”赫连瑾解释到,“我们先进屋,这边风大!”

    凌初七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赫连瑾拥着凌初七进了卧室,想让她先躺下来休息。

    “我想先洗一下澡。”凌初七却是不肯躺下说道。

    她只觉得身体黏腻得有些难受。

    想好好洗一下澡,再休息。

    “你刚退烧不久,不能淋浴,晚点我帮你擦一下,身子就好。

    你先吃点东西,我让昭熙熬了粥,应该差不多了。“赫连瑾说道。

    凌初七只好点了点头。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粥好了没有。”

    赫连瑾说完,走出了卧室。

    没一会儿,就端着两份粥进来了。

    凌初七并没有在床上。

    赫连瑾放下粥后,走进了浴室。

    凌初七正在刷牙洗脸。

    赫连瑾微皱着眉。

    “你身体不舒服,不要直接用冷水洗。”

    “没关系的,我没有那么娇气。”凌初七转过头来应道。

    洗漱好后,走出了卧室。

    坐在沙发上吃着粥。

    虽然只是白粥,凌初七却觉得很爽口。

    低着头静静地吃着粥,阻止自己去胡思乱想。

    她现在很累,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只有吃饱了,身体恢复了,她才有力气面对接下来的问题。

    赫连瑾坐在她身边,陪着她吃着白粥,不时给她夹点小菜。

    凌初七只有这一刻,才觉得他真的是赫连瑾,而不是赫连珏。

    赫连珏只会想要通过她报复赫连瑾而已。

    凌初七转头看向了赫连瑾,

    “吃不下吗?慢慢吃就好。

    你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多少吃点。”赫连瑾哄到。

    “瑾?”

    “嗯?”赫连瑾看着凌初七。

    “没事,我只是想叫叫你!”凌初七终于露出了笑意应道。

    赫连瑾也笑了,看着凌初七眉眼带着宠溺。

    凌初七继续吃着白粥,心情渐渐好了一些。

    吃完了粥,休息了一会儿,赫连瑾进浴室端了一盘放凉的温开水,要帮凌初七擦身子。

    “我自己来就好。”凌初七有些尴尬地说道。

    “初七,我们是夫妻,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赫连瑾拉开了她手说道。

    开始先帮她擦脸。

    凌初七看着赫连瑾,还是有些不习惯。

    “我可以自己来的。”

    “初七,偶尔让我服侍一下你,你会觉得幸福一些。”

    “可是我觉得在虐待你啊!”凌初七忍不住说道。

    “不会,我甘之如饴!”赫连瑾抬眸看了凌初七一眼,微笑着应道。

    凌初七也忍不住笑了。

    赫连瑾帮凌初七擦完身子后,帮她换了一套睡衣,盖好了被子,让她先睡一觉。

    凌初七点了点头,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体虚外加焦虑,让凌初七一下子就像是被掏空的树,瞬间就垮下来了。

    tang

    赫连瑾坐在沙发上,静静地陪着凌初七。

    昭熙帮他们准备了素菜粥,保温着。

    赫连瑾就让司机送昭熙先回酒店休息了。

    昭熙是今天早上刚到的。

    因为赫连瑾自己不会做饭,又了解凌初七不喜欢别人进她的公寓。

    所有就打电话让昭熙赶过来了。

    昭熙跟着凌初七也有一两年,多凌初七的生活习性,口味等都是了解的。

    让她过来帮忙照顾凌初七也是最合适的。

    赫连瑾此刻静静地看着窝在床上睡着了凌初七。

    只不过此刻的凌初七却是微皱着眉。

    不知道是身体还不舒服,还是因为心情不好的关系。

    心疼地看着她,想要全新照顾她,有时候却又是有些力不从心。

    他跟凌初七说,那天晚上是他。

    其实只说了一半,应该说是当赫连珏在强迫她的时候,她绝望地叫着瑾的时候,他一下子就听到了。

    是的,他听到了,就好像睡着的人,一下子就被唤醒了一般。

    所以一开始强迫的人是赫连珏,而最后跟她在一起却是他。

    当他从浴缸里将她抱出来的时候,她的身子已经是凉的,而且轻飘飘的好像被掏空了一般。

    他帮她冲了热水澡,帮她擦干身子,换了睡衣,抱着她回到床上去睡。

    做这些的过程,她都任由他摆布着,好像是个已经没有灵魂的布偶一般。

    在床上,他拥着她,柔声跟她说话,她的身子才渐渐暖和了起来。

    早上的记忆,其实他已经有些模糊了。

    因为那又是赫连珏在主导了。

    他隐约记得自己跟自己说了这么一短话——

    别伤害她,如果你渴望她,就对她好点,不要将她推得远远的。

    不要强迫她,她很倔强,不是那种容易妥协的女孩。

    你要是想要她,就对她好点。

    “瑾——”

    “我在这里!”赫连瑾起身走了过来。

    凌初七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扬起,很快又睡着了。

    似乎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然后她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他是否还在她身边而已。

    赫连瑾最后洗完澡后,在她身边躺了下来,将她拥入了怀里。

    一如他们在赫连家的时候。

    凌初七之后就一觉睡到了天亮了。

    赫连瑾醒来的时候,就对上了凌初七的视线,她正静静地看着他。

    似乎一时之间不确定此刻是现实还是梦境!

    “初七,早!”赫连瑾微笑着打着招呼。

    凌初七终于缓缓露出了一抹笑,下一秒又变成大笑,忍不住扑到赫连瑾的怀里,亲吻着他。

    就好像自己做了一个美梦,然后醒来发现不是梦,而是现实。

    那种幸福感,无以伦比。

    赫连瑾笑着抱着她,回吻着她。

    相爱难相思苦,唯有这边亲近,才能疗伤止痛。

    凌初七一早上心情都很好。

    不管做什么,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时的抬起头看了赫连瑾一眼。

    就好像只有这样做,赫连瑾才不会突然消失了。

    赫连瑾有时候听到她的笑声也会抬起头看向她,

    然后迎视着她的双眸,眉眼同样是满满的笑意。

    “瑾,你现在身体完全好了吗?”凌初七忍不住问道。

    “十五好像快到了。”赫连瑾却是说了一句,好像有点牛头不对马嘴的话。

    凌初七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下来。

    “或许,这次的月圆,我可以陪你赏月!”赫连瑾笑着看着凌初七应道。

    凌初七愣愣地看着赫连瑾,似乎一时之间听不懂他的话一般。

    过了一会儿,突然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了。

    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可以吗?”

    “我们可以一起期待看看!”赫连瑾笑着应道。

    凌初七点着头,眼里含着泪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赫连瑾以后再也不用受到兽化的苦了?

    是不是也意味着她的苦已经熬到头了?

    不用再跟赫连瑾分开了?

    ***************************

    接下来的更新都是温馨的哈,一直到结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