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五章不信一恩 - 少帝专爱悍妻

    来接阿A的是白益,二十四岁了年纪,在群中自称老子是爷们的正是这位。

    也难怪他要自称老子是爷们了,但凡一眼看过去的人真没办法把他和爷们挂钩。

    头发过肩,是金黄的颜色,保养得非常耀眼美丽,明显的就是一位极为风骚又荡漾的主。

    他的皮肤好得吹弹可破,像是水做出来的令人忍不住想要掐上一把。

    他的脸庞很完美,精雕细琢般、就连鼻子也分外秀美,唇色更如樱花般诱人。

    他笑着,明明只是在微笑,但笑容却分外张扬又霸气,明显是一位分外傲娇的主。阿A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惊呆了,这会他开着车载他离去时阿A还回不过神的看着他说:“白益哥,你可真是漂亮啊,除一恩之外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

    白益正开着车,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

    忽听阿A冒出这么一句话后顿时俊气的眉毛一挑,说:“阿A,老子看在你比我小的份上不与你计较,别拿老子和女人比。”

    阿A闻言立刻笑眯眯的说:“白益哥,我理解你。”终于理解他为什么一定要自称老子是爷们,本来就是爷们再这样自称不是多此一举,现在看到他终于理解了。

    白益哼了一声,一个熊孩子说白益哥我理解你,他也是醉了。

    理解个屁,这么多年谁理解他了。

    阿A这时把自己的手机调到相机上,又对白益说一句:“白益哥,我给你拍张照片吧,一恩到时问起的时候我也好有个交待,一恩看到你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靠,小子你赶紧给我住手。”白益一把夺过他的手机塞到自己这边来了,又冲他挑眉说:“你小子别打我的主意,我当你哥就成了,可没想过当你爹,也不想姐弟恋,要真被你妈看上了我你说我是拒绝还是不拒绝。”

    阿A自然是早就习惯了这帮人说话的模式,因此他很淡定的说:“一恩现在被爹地滋润得很幸福,她不会移情别恋的。”

    白益切了一声,说了句:“你妈的眼光还值得考察,上次看上了个姓蓝的,是个人渣,这次看上了个姓宫的,和这么个冰块在一起还能被滋润?是被冰冻了吧。”阿A的来路他自然也是清楚的,他们的来路阿A自然也是了解的,虽然他只是个孩子,但很多时候大家真没拿他当孩子,因为他表现出来的就不像一个孩子。

    阿A得承认,他真说不过白益这张嘴。

    但说宫少不好他还是想要辩解一下的,解释说:“爹地是外冷内热型的。”

    “是闷骚型的吧,人前装酷人后奔放。”白益笑着回他,阿A无语的盯着他看,白益长得真比女人还耐看,看在这件事情的份上,罢了,就让他嘴贱几句。

    ~

    白云花园

    元宁宁把蓝颜泽直接带到了这么一个小区,能买得起这样的豪宅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一路上他的双手已经被手铐铐住,下了车元宁宁就粗鲁的直接把他推进来了,还用脚在他屁股上踹了过去,骂他:“老纸让你渣,连我熊孩子你也敢欺负。”他们家熊孩子才多大啊,这渣居然二天二夜不给饿吃,一点人道主义都没有,为这他们早就在策划要报复过来的。

    没错,元宁宁,正是Q群中自称老纸是女纸的那位。

    蓝泽泽估计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等屈辱,他尊贵的臀居然被这个粗鲁的女人给踢了。

    但是没有办法,这个看似漂亮但动作实在粗鲁的女人手持了枪,他还真不能反抗,除非他想身上多几个子弹。

    他不会怀疑这些人只是吓唬一下他而不敢伤他或者要他的命,他到现在也还没有琢磨透自己究竟得罪了哪位,是哪位在对他下毒手,但他发誓如果让他查出来一定全部宰了喂鱼吃。

    随后,另外两个男人也跟着进来了。

    这俩人正是群里自称沉默是金哥的伊冠和土豪哥的秦寿,两个男人年纪实际上也不大,都是二十四五岁。

    土豪哥秦寿脸上挂着笑进来了,那是一种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他五官俊美,虽然年纪不大但体型高大又修长。

    他进来后就瞧着蓝颜泽问:“我们要怎么处理他,先奸后杀吗?”

    “你去奸他?”元宁宁认真的询问。

    “噗……”伊冠笑出了声。

    这人竟也是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的五官分明,俊美异常,眼神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光芒让人并不敢小觑半分,薄厚适中的唇也泛着迷人的笑容,说:“要不要我们先回避一下?”

    “滚你娘的,要上一块上。”秦寿冲他喝句。

    “为了这熊孩子你也蛮拼的,都想献身给个渣了。”衣冠啧了一声,俊美绝伦的表情上染上迷人的笑意,扫向被双手铐起来的蓝颜泽,他这会还是很淡定的,并没有丝毫惧色,想必也是一个经历过大风浪的人了。

    “那还是宁宁上吧,宁宁最喜欢美男了。”秦寿耸耸肩,表示让步。

    “滚,老纸才不会上他。”虽然是美男没错,但他虐了阿A二天,怎么也得把他狠狠虐回来才解气。

    蓝颜泽一直没有说什么,他也正在琢磨他们口中的熊孩子究竟是谁。

    但正在这时,外面就又传来了汽车的响起。

    “他们来了。”听到声音后宁宁立刻朝外快步走去。

    果然,阿A跟着白益快步走了进来。

    小家伙虽小但脚步丝毫不慢,那完全就是一个小大人的模样。

    他快步走进来的时候蓝颜泽看见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阿A。

    “宝贝,你可来了。”宁宁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就把这熊孩子抱住了。

    平时只是在群里哈皮,这是第一次正式见面,真人可真是让人爱不释手的想抱住。

    “拜托,你连小孩子也不放过。”跟在后头进来的白益吹了声口哨调笑。

    “滚你妹的,老纸没你们这么猥琐。”元宁宁气哼哼的放下阿A,又忍不住在他脸上直接亲了一口,阿A无语的擦了一把脸上的口水,看在他们把这家伙弄来的份上,不计较她非礼了自己。

    “先把他腿脚给绑起来。”阿A看蓝颜泽还好端端的站着,不过是双手被铐住了,自然是不满的。

    “等着。”宁宁立刻去拿手铐了。

    “你这样做一恩知道吗?”蓝颜泽看他一副要弄死自己的小脸,忽然笑了声,问他。

    “当然不知道。”这是他和朋友之间的事情,怎么能让一恩知道呢。

    “你这么小就跟着这帮坏人学坏,一恩要是知道该有多担心,你这样会伤了恩的心的。”蓝颜泽循循善诱,宁宁已经拿着手铐过来了,听这话立刻就上来要踹他一脚。

    蓝颜泽站着没动,让她踹了一脚,他脚步没有站稳,到底是跄踉了二步。

    “你妹的,你才是坏人,你全家都是坏人,阿A认识你的日子短吗?你看着他出生看着他长大,你还狠得下心来把气撒在他身上虐待他,你想在这里黑白颠倒老纸打死你。”一脚又粗爆的踹出去,直接把他踹飞到沙发里去了,可见这女人的彪悍度根本是不能小觑的。

    也难怪,没有男人当她是女人了。

    很快,她上前就把手铐又套在他的脚上,这样手脚都铐住,他想逃也是不能的了。

    蓝颜泽之前本来就受过伤的,虽然不算重伤,但现在被这个彪悍的女人连踹二脚后身体还是不适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就听阿A说:“把他也关起来吧,饿死为止。”又说:“如果在饿死前你可以逃出去的话,以前的事就与你一笔勾销了。”

    蓝颜泽瞧向他,这张脸真是越看越像极了宫少帝那张讨厌的脸。

    他早就知道,有一天他是会站在宫少帝那边的,不管自己之前与他有多少年的交情,都抵不过血浓于水的。

    “阿A,等有一天你长大了就会体会我现在的处境,为了一恩我在所不惜,包括伤害你……”已经无法停止给他的伤害,因为他本姓宫。

    “叫我唐惹欢,阿A你不配叫。”他郑重的声音,也是要从此与他划清界线。

    “唐惹欢……”他琢磨这个名字,第一次去品味这个名字,因为从来都是叫他阿A,几乎忽略了他的大名,忽然表情又是微微一变,这个讨厌的名字,难道是一恩在纪念什么?

    “给老纸站起来,楼上去。”元宁宁又踹了他一脚,让他站起来。

    蓝颜泽看了一眼这位粗暴的女孩,她踢了他多少脚了,他一直都在心里记着呢,等得了自由他定然要把这个女孩扒了才能解恨。

    但是,能不能逃离这里其实是个未知数,这些人来路不善,怎么会轻易让他逃,分明就是要整死他的节奏。

    蓝颜泽站了起来,被元宁宁赶上楼,由于他身上有伤,所以动作没有那么利索一下子就冲上楼,元宁宁安跟在后头就不耐烦了,不时的要拿脚踹他,让他赶紧上楼。

    蓝颜泽忍着被踹疼的部位,元宁宁还不满的在后头骂他:“这渣平时不是挺能的吗,怎么这会一个屁都不放了。”除了和阿A说了一句话,到现在他都没有说什么了。

    那时,阿A立刻和这几位友人往客厅里一坐,开了游戏,玩起了电动。

    元宁宁负责把蓝颜泽押送到楼上,这房间也是为他量身订做的,仿照当时他对阿A的方式,连一个窗户都没有给他留下,都拿铁片钉死了,里面甚至连一张床也没有,一个冰冷的房间。

    在门口的时候元宁宁又踹了他一脚吼他:“滚进去。”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还是温柔点更可爱。”在进来的时候他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一双温柔的眸子打在她的身上,似深情似含情。

    “你妹的,老纸只对爱的人才温柔,老纸又不爱你凭什么要对你温柔,想对老纸使用美人计放了你,收起你这种幼稚的把戏,老纸玩美人计的时候你还穿开档裤呢。”元宁宁横他一眼,不要以为长得帅就可以让她心软,敢欺负她们家熊孩子的人再帅都要整死。

    伸手关上门,从外面给锁死了。

    蓝颜泽站在一下子黑暗了的屋子里,她瞧起来也不大,应该二十左右而已。

    但这脾气还真不敢恭维,何止是只对仇人如此,想必对谁都一样。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么,现在他居然被关在这里了,还是被一帮不点大的熊孩子挟持的,说出去谁信呢。

    那时,元宁宁也快步跑下楼去了。

    下楼后就见这帮人玩电动那个嗨,本也想加入的,手机忽然作响,她赶紧悄悄跑到外面清静之处去接,也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她立刻软着声音讨好的说:“滕爷,我们同学组织了个夏令活动,我看你这几天比较忙才忘记和你说了,过几天就回去了,你等着啊,哎,这边有人叫我呢,我得赶紧过去了,有时候这边可能会信号不好,你不要找我啊!喂?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啊……”一边叫着一边忙把手机拿远点,再远点,之后直接切线了。

    靠,总于脱离了他的魔掌了,她才不会这么快回去。

    谁不知道滕景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恶魔,这些年来她被压榨得太凄惨了,今天终于扬眉吐气一回直接切线了。

    之后就又做了一件事情,直接把对方的号拉入黑名单,到时候如果问起的话,就说不在服务区不知道就好了。

    做完这一切后她心情愉快的跑了进去,一把抱住正玩闹的阿A叫:“小东西,赶紧让美女姐姐好好抱一抱。”正说着吧唧又是一口亲在了脸上。

    阿A一下子被抱走了,这就是身为小孩子的无奈,大人想抱你的时候你根本就没有拒绝的能力,想亲你的时候都躲不过去。

    不过,看在她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的份上,原谅了她对自己的动手动脚胡乱非礼,只是问她:“怎么就成了美女姐姐了,不是老纸了。”

    “啧啧啧,你这小东西也知道挤兑美女姐姐了,在别人那当然是老纸,但你这位唐小美人是有特别待遇滴,以后就叫我宁宁姐姐吧。”

    “是该叫阿姨的吧。”老纸是爷们的白益笑着接口,笑得那也是一个荡漾。

    “滚,老纸是姐。”元宁宁凶巴巴的冲他叫。

    “阿A,你还是赶紧离这位远点,没看她看你的眼神都冒红心了,搞不好要和你来个姐弟恋。”这白益嘴巴也是个损的,听得阿A小脸一变,赶紧挣扎着要从元宁宁怀里逃开。

    “宁宁姐,我还小耶……”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宁宁表情一黑。

    “白美人,你黑我已经黑到停不下来的节奏了,你敢毁老纸在阿A心目中的女神形象,我就敢扒光你,禽兽,还不赶紧上……”元宁宁冲秦寿叫一声,自己就冲他扑了过来,白益立刻转身就躲开了。

    对于彪悍的女人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他立刻把衣冠给拉了过来往前一推,元宁宁一脚就要扫过来,逼得伊冠只好忙伸腿就挡了过去,砰砰一声两条腿脚相撞,元宁宁被逼退出去。

    又打起来了,一会不打就皮痒的几个人,阿A眨了眨眼,平时在群里他们整天也是吵吵闹闹的,但这真在一起的时候竟是更火爆,三句话说不完就动起手来了,秦寿也只是在一旁好笑的看着几个人。

    暗暗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小脚,他还是乖乖的待着吧,现在太小不适合格斗,不然吃亏的肯定是他,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边几个人还在打闹,那边阿A的手机又响了,还是一恩打来的,询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阿A怕被一恩听到这边的动静就躲到外面和她说:“一会,马上就回去了,你别急啊!”

    “行,一个小时之内回来,到时我会在你爹地这里等你。”一恩招呼一句。

    “嗯,那我先挂了。”阿A收了线,看看时间,走了进去。

    “美女姐姐,老妈要限我一个小时回去,如果一个小时回不去她一准会找到这里来的。”阿A回去扬声叫追着白益要打的她,但白益不和她动手,躲在伊冠身后让他挡挡挡……

    听到阿A的叫声后元宁宁立刻就放过他们跑了过来一把又抱住说:“矮油,姐真舍不得你,原本还想着今天晚上让你在这里和我睡一晚呢。”

    “拜托,我才六岁耶……”阿A不情愿意的解释。

    “你这熊孩子是不是想太多了,要知道就算你现在情愿你也没那功能,你真以为姐是想非礼你不成,你这是太自信了还是太自信了?”元宁宁冲他一顿教育,有些凌乱,这都是谁的错,怎么就把一个小孩子教育得成这样了?

    “阿A我们走了,送你回去,以后瞧着你这位美女姐姐离远点,没准哪天她真的就饥不择食把你给吃了。”白益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就把阿A给抱走了。

    “我也去,这里你们看着。”元宁宁叫着追过去,又一边冲白益嚷:“你丫的不要再黑我了,面对滕爷这样的美人我都坐怀不乱,我会这么饥不择食的对一个熊孩子下手吗,阿A你瞧姐是这样的人么?”

    阿A咧嘴嘿嘿笑笑,他们斗法他可不可以隐藏起来,真怕他们又打起来到时候不小心血溅到自己身上就麻烦了。

    阿A被塞进车里,本来他是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但元宁宁非要和他挤一块把他抱在怀里。

    白益开着车走了,阿A还觉得有些别扭的说:“美女姐姐,我可以会到后面的。”让她坐后面肯定是不行的,他只好退一步了,这样总行了吧。

    “不行,姐姐要抱着你。”她抱得亲昵,阿A脸都红了。

    “但是,你一直用大波蹭着我很不好耶,我还只是小孩子。”拜托他很尴尬的好不好。

    噗……

    白益笑得有些花枝乱颤了,阿A这话说得实在太无敌了。

    元宁宁顿时表情一僵,随之立刻就把他往后面扔过去,叫嚷:“你这熊孩子居然敢这么不纯洁,一会见了你老妈我得好好问问她知不知道你这么邪恶。”

    阿A闻言小脸一垮,坐在后头问她:“你要见我老妈啊?”

    “当然得见,必须得见,姐教育不了你是吧,让你老妈好好教育你。”元宁宁气鼓鼓的样子,这么个小东西太不纯洁了,本来想抱着他好好玩一玩的,现在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她的两波本来就非常壮观的,两个人坐在这里抱着肯定很容易就挤压啊!

    但是,她真没想到阿A会这样说,还一脸尴尬的样子,这熊孩子思想还真早熟了。

    白益的笑容张扬的挂在脸上,元宁宁又气愤愤的瞪着他说:“你丫的再敢给我笑,到时我就在你这张脸上画个大乌龟。”

    阿A在后头无奈的摇摇头,宁宁姐姐这么凶,谁敢娶啊!反正他是不敢的,他将来的老婆一定得温柔得听他的。

    车在不久之后就驶向了宫少的住处,因为一恩说让他来这里,她在这等着。

    何止是一恩在这儿等着,宫少也一直在这等着。

    果然,不久之后阿A就回来了,有辆车驶了进来,他和一恩走了出来。

    宁宁非要见他老妈,阿A拦不住,只好同意了。

    宁宁、白益就直接开着车驶进来了。

    阿A先从车上下来,白益和宁宁也随之跟着一块走了出来。

    “这就是我老妈,这是我干爹。”阿A在下车后看了一下一恩介绍了一下,又说:“这是宁宁,这是白益,我的朋友。”

    “呵呵呵,阿A的老妈,久仰大名啊……”元宁宁人已经打着哈哈过来了。

    实在是久仰大名,阿A的昵称直接就是世上只有妈最大。

    她中式的长发随着她的走动律动起来,在她的身上有股张扬又火爆的气质,一双眸子含着笑意。

    唐一恩看着她,只看一眼她就认出来了,就是之前在医院里带走蓝颜泽的女孩。

    阿A究竟是教了什么样的朋友,连蓝颜泽都敢动。

    “一恩姐,我和你说啊,你真得好好管教你这个宝贝儿子,不能不舍得抽他,我不过是抱他一抱,他竟然满脑子污秽思想,当场袭击我的……”元宁宁完全自来熟的上前就挽住了一恩的胳膊,开口就先告状,而且完全是黑白颠倒的节奏。

    阿A表情一僵,这节奏他是有点跟不上,这女人说翻脸就翻脸啊!

    “这个,宁宁啊,你是阿A的朋友想必也听说过了,这孩子自幼没有父亲,我忙起来也就管教得少了……”两个女人全都是自来熟,唐一恩已经领着元宁宁进去聊了,这会她也承认阿A是有娘生没爹教的孩子了,管教少都用上了。

    阿A冤枉的看向投来目光的宫少帝,白益也无比同情的扫了他一眼,不论是谁招惹了这个女人都没好下场,大小不分啊!

    “我真没有袭击她的胸,是她非贴上来的,白益你可以作证的。”阿A解释,有些尴尬。

    “嗯,你只是对女性的胸比较好奇而已,肯定没有不纯洁的思想。”白益如此作证,阿A不信的看向他,竟然全都睁眼说瞎话,这是要害死他的节奏吗?

    “先进来吧。”宫少帝开口说了声,白益立刻进去了,笑呵呵的对宫少帝说:“阿A他爹,在下对你们的名声如雷贯耳,听说你和阿A老妈初次见面就睡一块了,阿A老妈瞧起来也不像那随便的人哪?也没听说你有多随便啊?”

    阿A拿眼剜向这些损友,怎么会和爹地说这些话,这只是他们的私密聊天好不。

    宫少帝表情上倒是波澜不惊的应着:“阿A都和你们说了些什么,说来听听。”

    “不知道白美人几时竟成了长舌妇了。”阿A跟在后头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声。

    白益闻言夸张的笑着拍拍宫少帝的肩膀似哥俩好的说:“你儿子要恨我了,罢了,我不说了。”

    结果阿A在不久之后发现,自己的朋友怎么转眼就成了老妈和老爹的朋友?

    他们四个人竟然可以坐下来谈得拢,倒是把他给凉在一旁了。

    晚上的时候白益和元宁宁宁都不提走的事情,那就是要留下来吃饭了,宫少就吩咐人做了饭。

    几个人坐在一块吃饭,如果不是知道他们初次见面,还以为他们是认识多久的老朋友了,元宁宁和白益可是一点不认生,完全当这是自己的家一样吃喝起来。

    阿A气鼓鼓的时不时的扫着这些人,他们也没有功夫搭理他们,吃喝过后元宁宁又提议回去也好无聊,初来乍到在这里除了阿A也没有别的朋友,然后让打牌,四个人刚好凑一桌,居然打起了纸牌。

    结果阿A坐在沙发里哈欠连连,没一会就睡着了,说到底他只是个孩子,累了的时候就想睡觉。

    元宁宁和白益什么时候走的他是不知道了,甚至也不知道几时被抱进了房间的。

    到了下半夜,元宁宁和白益终于走了。

    终于散场了,唐一恩也伸了个懒腰说:“我也要回去了。”晚上她还是要回去睡的,不然爷爷那边也不太姑子交待,整夜不回家睡觉肯定会让爷爷不高兴。

    “一恩,你刚和元宁宁说什么了?”宫少帝拦着她问。

    “哦,没什么啦,她和我比较投缘,想明天到公司找我玩玩,少帝,我真得走了,不然爷爷要不开心了。”她作势要走,宫少帝跟着过去说:“我送你。”

    “不用这么麻烦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唐一恩笑笑朝外走,宫少帝看着她,眸子微微沉了沉。

    “诶,我忘记给你个吻别了。”她忽然又转身冲了过来,勾过他的脑袋在他唇上就印下一吻,之后松开他,笑着扬长而去。

    宫少帝眸子沉了沉,抿了一下被她吻过的唇,看她果然是开车离去了,他却是转身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发给白益的,接通对方的电话,他说:“白益,务必要看紧了蓝颜泽。”

    电话那端的白益笑容放大,应他:“好勒。”

    一旁坐着的元宁宁也正低头沉思,因为之前一恩和她说,让她放蓝颜泽一马,不要伤他性命。

    明知道蓝颜泽在他们手里,如果她不开口可能真会被他们给害死了,一恩到底是开了口。

    终究是不能无视他的生命的,那毕竟是一条人命,又是蓝颜泽的命。

    虽然他之前对阿A做出了一些伤害,但也不至于非要他死不可,教育下就好了吧。

    ~

    一恩开着车离开,阿A既然睡着了那就留下来睡好了,反正在哪睡都一样,名誉上他是宫少的干儿子,唐家的人也是没有办法的,又不是她睡在这里不走了。

    一路朝唐家的方向开去,却不曾想在半路的时候就有一辆车飞快的追了过来,之后超了她的车,猛然撞了过来。

    这大半夜的路上又没有太多的车辆,忽然被这辆车撞过来一恩也是一惊,赶紧刹车,停下。

    很快,由对方的车里走出来二个人,一看见这二人唐一恩就觉得脑袋有点大了。

    这不正是蓝颜泽的人吗?他们一定是来找自己要蓝颜泽的,因为他现在不见了,他们自然就怀疑到她头上或者宫少帝的头上了。

    “下车。”这二个人快步走了过来,已经拿了钱。

    动不动就掏枪这样的事情让一恩心里是不爽的,这样的情况会让她觉得自己的命可能会随时不保。

    为了防止他们再有不好的动作一恩还是乖乖的开了车,心里暗暗磨牙,这二条狗改日实在太讨厌了。

    “下车。”其中一个粗暴的就把她抓下车,他们可不像蓝颜泽那样温柔,被打一顿都不还手。

    唐一恩没有言声,下车。

    “快说,把四少弄哪了。”奥巴克拿枪指着她问。

    这俩人体格差不多,就是相貌也差不多,五大三粗的,现在又拿枪指着,的确很吓人。

    虽然唐一恩不是被吓大的,但面对人家的枪口她也是不敢逞强的。

    万一真把他们惹恼了一枪给崩了,阿A不是成了没娘的娃了。

    还有宫少帝,到时不真成了别的女人的老公了。

    “你们把枪收起来,动不动就拿枪,真要擦枪走火伤了人命你们确定你们可以逍遥法外?”唐一恩不悦的说声,之后拿自己的手机道:“我给宫少帝打个电话,告诉他我被你们劫持了,看他怎么说。”这事怎么了得和他说一声,不然事后他万以诬赖是自己故意放人怎么办?

    以着他不讲理的个性,他很有可能会在这事上冤枉他,这人吃起醋来是不讲理的。

    所以,唐一恩打了宫少帝的电话,那边传来了声音:“一恩?”有点疑惑她这个时候会打来电话,毕竟应该还是在路上的。

    “少帝,我现在被蓝颜泽的那二个保镖挟持了,就在路上,他们要蓝颜泽……”

    “唐一恩,你有病就好了,不要以为本少和你一样有病,蓝颜泽的事本就和你无关,你为什么要承认和你有关?这事本少不会依你……”

    “喂,宫少帝你还有没有人性,我现在正被人拿枪指着呢,你居然还在吃醋,是吃醋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唐一恩非常不满了,这简直太可恶了,她的命随时都会被人取走,他竟然一句不会依她,不会依他放人。

    “唐一恩,你以为本少会相信你的话,怎么这么巧你一出去就被人家挟持了,人家怎么不挟持我?你长得像可以挟持蓝颜泽的人吗?”他居然真怀疑她是故意的,虽早猜到他可能会这样想,但真听他这个时候这样说还是非常不爽,他就真的以为很了解她吗?会想着去释放蓝颜泽。

    好,也承认,她之前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但也不至于弄两个人来拿枪指着自己,然后去骗他吧。

    唐一恩还想说什么,那边竟然断线了,掐了她的通话。

    唐一恩恼了,太过分了,竟然这样不相信自己,她怎么可能会干这样的事情,让人挟持自己去骗他好释放蓝颜泽。

    两个黑人可不管他们究竟谈得怎么样了,奥巴杰说:“好像没谈拢,唐小姐,我们不管你们是怎么谈的,现在你立刻把四少交出来,不然我们只好把你带走了,直到你肯交出四少为止才会给你自由。”

    “等着,我再打个电话。”唐一恩不耐的冲他们说一声,又拨了个宁宁的号。

    之前大家都是有交换手机号的,对方的号也很快接通了发,那时宁宁人也刚到而已。

    看到她的来电宁宁立刻也夸张的笑着叫她:“一恩姐姐。”

    “宁宁,蓝颜泽的两个保镖劫持了我,他们正朝我要人,我一会就会过去了。”唐一恩开门见山的直言。

    靠,这么快,她还没虐够蓝颜泽呢。

    她还想着先虐待几天再找个机会让蓝颜泽自己逃出去呢,元宁宁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但还是笑着说:“一恩姐姐你赶紧过来吧,你的安全要紧。”心里也难免琢磨,一恩姐姐不会是故意的吧,等不及了想早点把人释放了?靠,一恩姐姐难道喜欢宫少的同时也喜欢了蓝颜泽,毕竟这个人和她认识了十几年,长得这么漂亮,能喜欢上也正常啊!现在一恩姐姐是和宫少好上后忽然发现自己对蓝颜泽其实也是有感情的吧,但现在发现也晚了吧……

    元宁宁为唐一恩的感情脑补了一下,但本着同是女人的原因,又是阿A老妈,她自然是向着她的,因此就答应了。收了线,元宁宁就对进来的白益说:“刚一恩姐姐打电话说她被蓝颜泽的两保镖拿枪挟持了,在朝她要人呢,她马上就会过来了。”

    白益闻言不由笑说:“唐一恩这作的是什么事情,该不是不忍心看蓝颜泽在这里受苦才想了这个办法释放他的吧,这要让宫少知道了能乐意。”

    “靠,你怎么能这样说,一恩姐被人拿枪挟持……”

    “我先打个电话给宫少。”白益打断她,没功夫和她理论究竟唐一恩做了什么,直接拨了宫少的电话。

    很快,那边接了,白益自然是要把这边的消息报过去,宫少帝在那边沉着脸回他:“我已经在路上了。”

    “哈哈……”收了线的时候白益张扬的笑了起来说:“这下子热闹了,宫少人也在来的路上了,怎么这人都睡了吗?赶紧都轰出来,一会好好看戏。”白益一边走进去一边吹了声口哨,刻意表现得很痞很男人的样子,不然人人都觉得他漂亮得像个大姑娘似的。

    其实,不论他表现得有多雅痞都改变不了他阴柔的气质,但他的阴柔也绝不是女人那般女气,而是有种天然的妖冶之美,他精致的五官绝美,张扬的笑也依旧让他美得不可思议,特别是一头中式的金色头发在灯光下更是耀眼,美得如仙人一般的不真实。

    元宁宁很快就上了楼,在临走前一定要还好好修理一下蓝颜泽这个渣,才对得起阿A。

    不多时,住在这里的伊冠和秦寿也都被惊动了,两个人看样子是要睡下了,这会也都穿着真丝的睡袍拖着鞋子走出来了。

    “白益,你笑得这么贱是闹哪般。”秦寿一边走出来一边问他,脸上挂着坏透的笑容。

    “老纸没你贱。”白益回敬一句,几个人中他也是最傲娇的一位,立刻对他们摆出一副高不可攀的表情。

    “怎么这会才回来。”伊冠开口询问,他是一个内敛的人,说话向来也是几个人中最沉稳的一个,明明几个人年纪都差不多,但他明显的是比较老成的那一位。

    他嘴角也泛着迷人的笑容,精致的五官在灯光下也显得异常俊美,睡袍半开着,露也性感的胸膛。

    三个男人站在一块不论是身形或者是俊美的五官都是难分伯仲的。

    “告诉你们,唐一恩和宫少帝马上就要来提人了,估计一会要有好戏看了。”

    “靠,人还没折磨呢就提走,这不是白费功夫了。”秦寿挑眉,似有不爽。

    “没办法,听说唐一恩被蓝颜泽的两个保镖拿枪挟持了。”当然真实度他是怀疑的,怎么这么巧就逮着了她,人家的保镖怎么就怀疑是她了?怎么不怀疑别人,难道蓝颜泽就没有得罪过人。

    她的事情他们也都是听阿A说过的,以前在群里阿A是会讲一些他们家的事情的。

    “宁宁呢?没跟你一块?”忽然发现元宁宁不在,伊冠询问了一句。

    “诺……”白益指了指上面,楼上去了。

    既然她在上面也就没什么关系了,伊冠转身去为自己倒了杯水,三个人坐了下来等着。

    没多久,元宁宁就在楼上叫:“你们赶紧上来两人,把这死人抬下去。”

    “看看去。”白益立刻笑着走了,秦寿也立刻跟着上去,伊冠坐着没动,反正是说要两个人帮忙,又不是三人。

    没有多久,白益和秦寿就抬了个人出来,之后扔在了地上。

    元宁宁也跟着一块走了过来,不爽的说:“老纸还准备再折磨他几天呢,但一恩姐姐过来要人了,只好先放了。”蓝颜泽躺在地上没有动弹,刚才楼上元宁宁是狠揍了他一顿,他双手双腿被铐住,完全没还手之力,直打得剩了半条气,他只是默默数着自己挨拳头的次数,这个恶女,他一定饶不了她。

    不过,听到他们说一恩过来要人,心底又舒服了些。

    一恩定然是知道了他在这里的事情,所以来救他了。

    “我说就这样放他走不妥吧,他日后要报复不是多了个麻烦。”伊冠坐在那里抛出一个问题,本来是打算折磨死算了的,但这才一天就放了是不是太快了。

    “报复?老纸就等着他来报复。”元宁宁无所谓的的态度也是够嚣张的了,蓝颜泽几时吃过这样的亏,但此时也只能生生的忍了,咽下这口气。

    大丈夫本来就是要能屈能伸的,如果这点屈辱都承受不住,他也不会走到今天了。

    正说话间,外面就传来了门铃的声响。

    “人来了。”白益非常欢脱的过去开门,拿摇控摁了一下,外面的大门就会敞开,这里的视频就可以直接看到有车进来,之后大门关上。

    看车辆应该是唐一恩先来一步了,元宁宁已经拨枪走到了门口,因为和唐一恩来的还有二个黑人,他们并非善类,他们自然还是要防备的。

    果然,唐一恩和那二个黑人很快就走了进来,二个黑人手里都是拿着枪的。

    “一恩姐姐,人在这里。”元宁宁微笑着说,枪指了一下地上的蓝颜泽。

    唐一恩一看他们这架式心里就沉了沉,其实她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这些人真正的身份,但看她一个女孩手里竟然有枪也知道怕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那二个黑人一看见蓝颜泽在地上也就立刻快步过去了,但见对方有枪也很谨慎的防备着。

    “四少。”二个人忙合力把蓝颜泽扶了起来。

    蓝颜泽除了一张脸还完好无损外,全身没有一处不伤的。

    他抬眼寻去,寻找唐一恩的身影,她也正看过来。

    “一恩,我就知道你如果知道我在这里,一定会来救我的。”他虚弱的说着,冲她露出温柔一笑。

    唐一恩看着他,他明显的是受了极重的伤,罢了,都过去了,他当初伤害过阿A,现在阿A的朋友也只是帮助阿A报复过来。

    抬步走向他,对他说:“我不是刻意要放了你,是你的这二条狗一直拿枪对着我,比起你的命当然是我的命比较重要。”因此她就选择来释放他了。

    “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以后不准再拿枪对着一恩,否则一律家规处置。”蓝颜泽冲身边的二个保镖交待,虚弱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戾气。

    尽管他很虚弱,但一张堪称完美的脸庞没有减少他丝毫的儒雅,都这个时候了在她的面前他依旧保持着他的温润。

    两个保镖哪敢说个不字,蓝颜泽又说:“以后这二个人如果再对你不敬,你可以直接抽他们,他们若敢朝你还一个手回来我就剁了他们的手。”这话是对她说的,依旧是满满的深情爱意,一旁的元宁宁忍不住啧啧出声。

    白益也一副非常佩服的模样,啪啪啪拍掌说:“高啊!蓝颜泽,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不忘记演你的苦情戏,连我这个局外人都差点被感动了,嫂子是不是也被感动了。”这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叫的一恩,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成了他的嫂子了。

    正说这话的时候又有人进来了,是宫少帝已经被放了进来。

    他一进来大家的目光都投了过来,宫少帝,对于这个人的名字没有人会陌生,不只是因为他是阿A的爹地,也因他是这B城叱咤风云的四少之一。

    “一恩,谢谢你来带我,走吧。”蓝颜泽似乎没看到宫少帝的出现,再次对一恩以微弱的声音说出最后一句话,可这最后一句话,也恰恰是致命的一击,定准了确实是一恩要带走他的事实,令一恩就算想要为自己辩白,宫少帝怕也不一定会相信了。

    两个黑人保镖带着蓝颜泽离去,没有人拦他们,毕竟,他们也是有枪的人,若硬来很可能就会出现伤亡。

    宫少帝也没有拦他们,只是看着一恩,唐一恩只觉得头皮发麻。

    她真的没有故意要使用这种手段好不好,怎么就没有人相信她呢?

    ------题外话------

    又要闹腾了,哈哈……~

    一天不折腾就皮痒得慌……~多折腾折腾增加肺活量……~

    姑娘们,看文的时候我发现有滴姑娘会把男女主要求得很完美,女主若犯错误就觉得是白痴没脑子,男主若有错就觉得无能没本事,其实我真要说句大实话,他们也是人,和所有的人一样,是不完美的人,是人都有缺点,人都是按着自己的想法行事,他们的行事作风不一定就是对的,不一定就代表了正义或者别的什么,我要传达的就是,一帮有血有肉的人在一起折腾来折腾去的那些事……~会有错误,会有脾气,会有争吵,会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事情,但确实会发生……~

    而他们处理得不一定就完美……~因为他们本就是一群不完美的人,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人,就是一帮有血肉的人,会发血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