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四章非常热闹 - 少帝专爱悍妻

    这大晚上的宫少帝的院宇外就围满了人,蓝颜泽还端坐在自己的车里,身后有两个保镖护驾。

    唐家二小姐唐可青也来了,陪她一块来的还有唐秀成这俩兄弟,以及唐云郎夫妇。

    宫老那时也正铁着脸柱着拐杖站在外头,身边也有无数保镖护驾。

    没错,他们的确是被蓝颜泽给请过来的。

    他先请了唐可青,唐可青自然是一马当先的冲了过来。

    他又打电话请了宫老,宫老能不来么。

    宫老的脸色铁青,蓝颜泽坐在车里并没有下车的意思,他只是一脸正色的说:“宫老,麻烦您一会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孙子,一恩是我的人这是众所周知的,这样搞下去日后大家都会没脸的。”

    一恩不是他的女人也是众的周知的,但他偏就能把没的事说得像真的一样,脸不红心不跳。

    他这言下之意何尝不也是另一种威胁,那实际上就是在说,如果宫少再和他争下去日后大家就来个鱼死网破吧,这样宫家还能讨得了什么好便宜。

    唐可青坐在轮椅上听着这边的谈话,知道这件事情后她已经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了里面的唐一恩了。

    此时,她的愤怒也很好的掩饰下来了,只是对蓝颜泽说:“蓝先生,既然她是你的人,日后也请你管好自己的人,不要随便去勾搭我的未婚夫。”

    这也是承认唐一恩就是蓝颜泽的人了,言论之间已经把唐一恩推给了他。

    但是,就是这么一会功夫,却不知有多少人经过这里。

    虽然这里是富人区,但在这附近居住的人并不少。

    许多人都知道这里是宫少帝的房子,如今瞧见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在外面,自然是有人好奇的想要过来探个究竟的,虽然不太敢直接走近去八卦打听一番,但也是敢远远的来观望的。

    正说话之间,大门开了,里面有人走了出来,是宫少帝与唐一恩,还有阿A、狄龙。

    宫少领着这一大一小的走了出来,几道眸子就刷刷的全落在他们的身上了。

    “唐一恩,你不是说和少帝没有不清楚的关系吗,为什么你这个时间还在少帝这里,你给我解释清楚。”唐可青看到她就难掩怒意的质问。

    唐一恩看了她一眼,她脸已经恢复了,但一双腿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恢复了,不管这个时代的医术多么高超先进,都不可能给人一双活生生的腿。

    “我带阿A到他干爹家坐坐也需要令大家劳师动众的来一起兴师问罪吗?哪个给你们这样的权利了?”她声音冷清,简直是四两拨千金。

    是啊,宫少是阿A的干爹,她们可以随时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关系?

    唐可青脸色铁青,唐夫人这时忽然一笑,说:“一恩,刚蓝先生说你已经是他的人了,如果你们俩个人真的好上了我们也是支持你们的,但是你和少帝之间还是要避避嫌的,免得有人说闲话,如果被传出去说唐家的大小姐与二小姐的未婚夫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对你名声也是有影响的。”三言两语之间把她和蓝颜泽扯到一块了,不知旧情的还真以为她和蓝颜泽有什么了。

    唐云郎这时也沉声道:“成何体统。”

    唐一恩看向那坐在车里的男人,他始终没有下车,但他还能来这里挑事说明他也是死不了的。

    她抬步走向蓝颜泽,两个保镖立刻警惕的看着她,之前四少已被她打一顿了,这会就想防止她再打人。

    蓝颜泽倒是面不改色,看着她走来的时候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说:“一恩,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我们之间的感情相信不是这个人三二天的相识可以代替的。”那话里也是承认她和宫少之间确实有那种关系了。

    “蓝颜泽,你皮又痒了是不是?我什么时候与你好过了?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她早就公布过,但这些人一个个故意装着不知道,使劲把她推给蓝颜泽。

    “一恩,我们回去吧。”蓝颜泽看着她眸子里道不尽的温柔,没有丝毫愤怒的迹像。

    “蓝颜泽,是你把这些人叫来的吧?”唐一恩看着他问,也没有丝毫愤怒的迹像。

    “因为你一直在这里不肯出来,我只好让大家一起来请你们出来了。”他倒是大方的承认了。

    “小人。”她挥着拳头就打了过去。

    一旁的两黑赶紧上前护驾,但又不敢打她,毕竟主子没发话。

    再则,主子被她打了都没敢还手。

    一恩一时之间没能打到蓝颜泽,直气得使劲的往两个黑人身上猛踹几脚,但又不解气的猛踹了蓝颜泽的爱车。

    旁边,大家目瞪口呆。

    唐一恩居然敢伸手打人不说,还敢踹人家的车,这车可比宫少的那辆车还要昂贵滴说吧。

    但是,蓝颜泽也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

    这些人哪里会知道蓝颜泽今天住进医院也是被她打的,如果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就会明白,蓝对她的纵容已经到了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了。

    他惟一的目的就是要得到她,不惜一切。

    他静静的看她发怒,他依旧没有丝毫怒意。

    他就像一个宽宏大量的‘丈夫’似的容忍着自己‘出轨’的妻子般,眼神里满满的柔情。

    唐一恩就是被他这副模样给逼得忍无可忍,她承认,他真的很会装,都这样子了还不生气。

    他要是敢发个怒动个手,他们也就真的绝交了,翻脸了。

    但是,为什么发怒的只是她一个人,这个人不论如何打骂都不反击。

    宫少帝眸子发冷的看着这个贱格到极点的男人,都这样了他还能忍。

    想显示他的宽容吗?如果他真这么好心就不会叫这么多人过来了。

    “阿A,我们走了。”唐一恩这时猛然转身,和唐家那帮人她不想说什么,有事回家再解决好了。

    “站住。”唐一恩想走,但有人不肯放他走,宫老开口了。

    唐一恩回头看他一眼,这才看见他似的说声:“宫老啊,这大晚上的怎么也把您惊动了。”又狠狠的瞪向蓝颜泽训斥说:“蓝颜泽,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么大晚上的你也好惊动宫老,老人家年纪大了,这样折腾坏了你赔得起吗?”

    宫老表情发青,咒他死是吧?

    这个女人果然不能要,她敢不把蓝颜泽放在眼底,也敢不把他放在眼底,甚至可以迷惑住宫少帝这样从不为女人所动的男人。如果有一日真进了他们宫家的门,像她这种想要掌控一切的女人,到时宫家的大权不是要被她夺了去。

    “唐小姐,上次我警告过你,不要与宫少帝来往的。”宫老声音发沉,但却有着说不出来的冷厉。

    “宫老,我不是您孙女。”既然他这么不客气,唐一恩也不去低声下气的求他。

    她不是他孙女,因此他是没有权利干涉她的自由的。

    宫老气得面色铁青,这么多的人在场她也敢不把他放在眼底,说话一点都不客气,丝毫不尊重长辈。

    “阿A,我们回去了。”唐一恩抬步离去,古武这时把她的车开了出来,停在在了路边。

    “瞧瞧,这就是唐家的大小姐,在国外十几年都没让你学会什么叫尊老爱幼。”宫老见她头也不回的走了,明显的一副不把谁放在眼底的架式,他就气得想要打她一顿,但由于不是自己的孙女也是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育的。

    “宫太爷爷,您活了一辈子不也没有学会收敛,脾气还是这么的爆燥,当心血压。”阿A回头冲他喊了一句,之后头也不回的跟着一恩上车了,宫老气得拐杖敲地,这对母子,每次见面都非要把他气死不可。

    “干爹,拜拜……”坐在车里阿A挥动了一下小手,古武载他们母子离开。

    敢与宫老对峙,不把宫老放在眼底也就这对母子了。

    即使是宫少也得尊敬宫老,在他面前也是不能放肆的。

    对于这对母子,古武不得不折服。

    她们可真是无畏无惧啊!瞧宫老被气得都快吐血了,这么大年纪了,真要和他们母子对峙几局,估计直接被气得要送医院了。

    宫老手中的拐杖还在敲地,冲宫少帝说:“这对母子,以后少见他们。”咳咳……

    老人血压本来就高,这一气血压差点上来。

    旁边的服侍的人赶紧上前,他挥挥手,柱着拐杖进去了。

    他们进去了,大门立刻也就被关上了,即使是唐家的人也被阻止在大家门之外。

    那时,蓝颜泽也作了个手势,他的车便跟着离去。

    唐可青一家子人也立刻跟了回去,回去再好好跟她算帐。

    她们一家人还斗不过她们母子俩?

    ~

    关上房门,宫老柱着拐杖坐在沙发里,他的人则侍立在两侧。

    “少帝,如果唐一恩不是唐家的人,你在外面多个女人爷爷不会说你,但她是唐家的人,你和她们两姐妹牵扯不清的这要让人怎么看你怎么看我们唐家,现在你是可青的未婚夫……”

    “爷爷你想多了。”宫少帝平静的回应一句,那是否认了。

    “爷爷虽是老了但还真没糊涂,少帝,爷爷既然答应了让可青与你订婚,就不会改变主意,你别逼爷爷出手。”这分明也就是威胁了。

    再一次,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唐一恩这个女人还真不能和他们宫家有什么关系,这女人心太野太大了。

    ~

    院宇之外,终是曲终人散,所有的人都走了,蓝颜泽也圆满了。

    唐一恩母子回来了,唐可青三兄妹也随后全跟着回来了,一进来唐可青就冲她嚷:“唐一恩,你给我站住。”

    唐一恩领着阿A一块站住,看她推着轮椅怒气冲冲的过来了。

    虽然妈妈一直说让她忍,但这个样子她怎么忍得了。

    大晚上的她还和宫少帝在一块,蓝颜泽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全家人合计一下后就一块去了。

    果然,她在那里。

    而当时的宫少帝又似刚洗过澡的样子,头发都没有干,可想而知之前二个人都干了些什么。

    只是,她一句儿子的干爹就把一切轻描淡写了,她怎么能够甘心,怎么受得了。

    她冲上去就伸手要抓住她打,她现在身体不方便,相信唐一恩也不敢在家里把她怎么样。

    唐一恩和阿A朝后退了退,她不依不饶的冲上来继续要抓她,她自然是不让她抓的。

    “哥,你们还不上,帮我收拾这个勾搭我未婚夫的坏女人。”唐可青站在那里冲她两位哥叫。

    “女神姐姐,我唐安成是从来不打女人的,不过我觉得日后不能把你当成女人了。”唐安成对她也早就咬牙切齿了,现在听到唐可青叫后就毫不犹豫的上前要抓住她,唐秀成也走了过来,两个男人还会制不了她一个女人?

    “唐安成……”忽然,一道轻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就见虹虹走了出来。

    “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请你帮忙。”虹虹看着他说,目光没有之前对他的厌恶和凶狠,反多了几分初见时的温柔胆怯。

    唐安成愣了一下,那边唐一恩已经飞拳就砸向了逼过来的唐秀成。

    两兄弟并没有习过什么武功,明显的都是两个绣花枕头。

    唐一恩一拳砸过去的时候直接砸在了他的腹中,唐秀成立刻嗷了一声被砸出去,铁倒在地上。

    唐安成愣了愣,看这架式自己根本不是唐一恩的对手嘛。

    “马上来。”唐安成立刻拨腿走了。

    他还是不要在这里被打的好,对付唐一恩这种女人只能智取,不能硬来。

    想收拾她,还是找外面的人收拾比较可靠,自己亲自收拾搞不好还被她先修理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他非常没义气的溜了,一个连虹虹都打不过的男生,还指望他出头么。

    那边,唐一恩已经一脚踩在了唐秀成的胸口,他嗷了一声,脸色僵硬。

    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菜,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唐可青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菜,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表情僵了僵。

    为了收拾这个女人唐夫人刻意没有立刻跟着一块回来,而是叫着唐云郎在外面逛去了。

    唐夫人后来也没有想到,给他们机会收拾人,他们三个都收拾不了一个女人。

    今天晚上,就是唐老也没有出来,想必是早早睡了,究竟如何唐一恩不知道。

    唐一恩穿着高跟鞋使劲的踩在唐秀成的胸前,他被踩得起不了身,疼得嗷叫着挣扎。

    “你赶紧放开他。”唐可青惊得上前叫,想要帮忙都无能为力。

    “你们不是要收拾我吗?现在我人就在这里,你们继续。”唐一恩丝毫没有松开她的意思。

    阿A无聊的在一旁看着,他也没想到这些人连打架都不会,还敢喊打喊杀的一块上。

    最后的结果是,唐秀成被唐一恩又狠狠踢了几脚后才算被放开,唐一恩这才领着阿A扬长而去了。

    唐可青气得脸色铁青的叫:“笨蛋,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你活着有意思吗。”

    唐秀成也不过是二十三岁的年纪,也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听到唐可青这样骂他就急了,他被打了本来就是又气又怒,这是一件有失颜面的事情,这时就忍着胸口的疼冲她发作:“你有本事怎么不自己上去抽她,靠,以后你的事情不要叫老子管。”之后气呼呼的出走了。

    又栽在这个女人手里了,唐秀成羞愤难平,上次被他从楼梯上推下来摔破了脑袋,当时也只当是没有防备,但这一次实实在在被打了,这就不是没有防备的问题了,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他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收拾不了她一个女人,唐秀成愤怒难平是一,最主要的也是觉得真的丢尽颜面了。

    本来还想在她这里找回些面子,好好威风一下,让她知道小爷的厉害呢。

    唐可青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气得瞪眼,就这样完事了?

    ~

    那时,唐安成被叫到了虹虹面前去了,对于这个整天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女生他也是咬牙切齿的,这刻便双手抱胸摆出小爷的姿态说:“叫老子干嘛?”

    这段时间她也是没有给过他好脸色的,总拿他当仇人一样。

    明明都是他的人了,又明明只是寄人篱下的,但背地里在他面前就装得比他架式还大,对他向来是不理不睬的。

    “唐安成,我说你是不是男人?对女人你也敢动手,你白活了,上学老师就这么教你的。”虹虹鄙视的看着他质问。

    原来是因为唐一恩的事情,唐安成不服气的说:“我根本就没有把唐一恩当成女人,你瞧她像个女人吗?”是女人能这么打男人的吗?比男人还有力气……

    “你也根本就没有把你自己当成个男人,除了多个老二你啥也没有。”王虹虹讥讽,唐安成气得嘴都歪了。

    “王虹虹你敢再说一句试试。”他指着她手都抖了,她说的这是人话吗。

    “你让我说我就得说了?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滚吧你。”她一脚就踹了过去,要把他从自己的房间里踹出去。

    “王虹虹你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我告诉你,你给我放老实点,不然我真打你了。”唐安成冲她吼,赶紧躲避她踹来的一脚,现在的女生都不是人,踹人专往人老二上踹,这不是想让他日后绝后么。

    “你打啊,你个臭痞子……”她抓过棍子就抽了过来,唐安成赶紧夺门就跑了,不然一棍子抽在身上还真不是玩的,疼死人了。

    ~

    这一夜,当唐夫人回来后得知最后的结果后也是气得半天没言声。

    两个儿子都制不了这一个女人?她气得心也都疼了。

    ~

    与此同时,在章家,章子韵正翻看着章子琳的衣裳。

    今天收工比较早,回来的时候章子琳就朝她炫耀一番自己的衣裳,说是宫少给她买的,要犒劳她。

    她仔细的看了看,这些衣裳个个是名片,算下来也得搭个好几十万,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关系,只是为了犒劳一下宫少怎么会给买这么多的衣裳。

    看章子琳眉飞色舞的,她沉了沉脸,严肃的说声:“琳琳,你是不是被姓宫的包了。”

    “我倒是想,宫少可没这样说。”琳琳倒是直言不讳。

    “琳琳,你不要和那些不正经的女孩学,你这样子会毁了你自己的,人家是什么人,最多就是玩玩你,怎么可能会和你有什么结果,你现在还小,你还是先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吧。”

    “章子韵,你少来教训我了,我和什么不正经的女孩学了,你自己更不正经,一天到晚就想占我便宜,你自己是个变态还有脸说别人,你再这样叽叽歪歪我就告诉你们剧组的人,你是个百合花,看你日后还有脸见人不。”章子琳炎了,她现在正高兴着,她竟是给浇冷水。

    “章子琳,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最好把这些衣裳都退回去,就算画几副画给人家,人家也早给了你钱,犯不着又另外送衣裳,拿人手短,你不要走歪路。”

    “你才走歪路,你给我滚出去,出去。”章子琳立刻把她推着朝外赶,太气人了。

    居然还对她发脾气,说什么警告她。

    章子韵立刻被赶了出去,她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关上了。

    章子韵表情微微铁青,最终摇了摇头,转身回自己屋去了。

    ~

    次日。

    中午的时候宫少与往常一样出了公司,他的车已经停在了外面。

    只不过,今天他换了一辆车,耀眼的金黄,布加迪威航,这辆车的价值在四千三百万。

    “宫先生。”就在他与周燕生准备上车时忽然传来一声叫他的声音,就见章子韵快步走了过来挡在他们面前。

    章子韵也是刚刚拍完戏后就立刻赶来了,趁着这个时间堵住了他。

    今天的章子韵穿了一件牛仔裤,勾勒出她修长的双腿。

    女孩并没有化妆,但却是天生的丽质,骨子里透着一股灵动,一双眸子颇具神采。

    她快步拦了过来,客气又直接的说:“宫先生,我是章子琳的妹妹,我有话想和您说,可以借用一点您的时间吗?”

    “说吧。”宫少帝并没有要请她上车的意思,那意思就是在此说了。

    章子韵瞥了一眼四周,这个时候公司正是下班之际,人来人往的,但宫先生要她在此说,她也只好说:“宫先生,琳琳才十六岁,还未成年,我希望您不要再打扰她,照法律来说如果和未成年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也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宫少,你先上车吧,我来处理这事。”周燕生微微蹙眉后和宫少帝低语一句。

    宫少帝没说什么,甚至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悦,他只是抬步上了车。

    “章小姐,你跟我来。”周燕生抬步走在前头,章子韵只好跟着他走,毕竟宫少帝已经走了,也丝毫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但这个人是宫少的人,既然他要谈那就和他谈好了。

    周燕生直接走到路边上,离公司大楼远了一些,章子韵跟着他一块走了过来,就听他说:“章小姐你是太自以为是了吧,除了你没有人会对章子琳有兴趣,以后不要再宫少面前说这样的话。”

    章子韵微微蹙眉,问他:“你叫周燕生?”她记得琳琳曾说过她是百合的事情,说是一个叫周燕生的人说的。现在他说什么除了她没有人会对琳琳有兴趣,这分明是意有所指的。

    他看她一眼说声:“宫少对百合也不感兴趣。”

    “周先生,你这样说我可以告你毁谤,我不是百合,请你不要随便毁谤我的名誉。”作为一个演员,她日后是要走这条路的,自然也是要维护一个好的形象的,这种不好的流言肯定是要杜绝的。

    “那你就去告我吧。”周燕生微微挑眉,眉宇间有几分的不羁。

    毁谤了人家没有丝毫的谦意,章子韵微微不悦,道声:“蛮不讲理,现在请你转告宫先生,不要再接近琳琳,不然我会告你们诱引未年成做不正当的交易。”说罢这话她转身准备走了。

    “一个绑匪的女儿还敢谈法律,章小姐如果想尽快出名的话将来不妨把你的身份好好曝一曝,拿这个炒作一下相信会比你拍的电视更隆动……”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讥讽,章子韵表情微微一变。

    他竟然知道她们家的事情。

    的确,如果这部电视上演后,拿她的身份来炒作一番,倒是会令她更快的出名。

    现在的人闲得慌,就喜欢八卦。

    “周先生,我和你有仇吗?”章子韵回身,看着他询问。

    不然,他怎么会刻意调查她的事情,又说这样的话?

    这分明是想毁她的节奏,令她不能不疑惑。

    “想多了。”他的话中似有几分的不屑,似乎也不屑于和她一个小女生有仇。

    “既然没有仇,就请你把今天的话收回去。”她闷声道句,快步转身走掉,跑向对面的马路。

    哧……

    “蛇精病,走路不长眼吗?”眼前的车里传来咒骂的声音。

    由于跑得太急,她差点没撞上人家的车。

    章子韵脸上微微惊了一下,忙退到一边,但在车主看到眼前的是一位漂亮女孩时还是眼睛一亮,赶紧说声:“没事没事,美女走路要小心啊,不小心撞着了你这小命就没了,叫什么名字啊?这是要去哪,要不我送送你。”

    “她只对女人感兴趣。”身边忽然传来一句帮她解释的声音,章子韵表情一僵。

    周燕生已经走了过来对车主解释一句,车主是一位中年的男人,听这话就有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章子韵。

    “周燕生,你有病是不是。”章子韵立刻恼了,转身退到一旁冲他质问。

    “有病的是你,赶紧去医院治。”周燕生鄙视的回她一句。

    “周燕生,我告诉你,你不要毁谤我名誉,不然我立刻去警局告你。”她表情发狠的回击。

    “你去告,赶紧,要不要我帮你打个电话?”他询问,眼神里有几分的轻视。

    章子韵看着他,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的气质,温柔中又有几分的不羁,但他身上张扬出来的强势根本不是一抹温柔可以遮掩的。

    “以权压人,仗势欺人,恶霸。”这是章子韵给他的评价,之后转身就走。

    对于这样的恶霸她惹不起,她躲开好吧。

    恶霸?

    周燕生微微挑眉,他竟成了恶霸了?

    ~

    骄阳的一天,唐一恩还坐在办公室,昨晚的事情倒也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

    唐老从晚始终没有出来,虽然唐夫人后来回来了但也没有再问师兴罪了。

    桌上的手机转动起来,唐一恩拿来看了看,一个陌生的来电,她拿过来伸手接了,就听里面传来蓝颜泽的声音:“一恩,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机拉入黑名单了,我想应该不是你干的,是宫少帝干的。”对方开口陈述这一件事情,倒并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唐一恩有点惊讶他竟这么了解宫少帝,竟直接猜出来了。

    “现在你来医院一趟陪陪我。”蓝颜颜对陈述完之前的事情后又对她说了自己的来意。

    “蓝颜泽,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过去陪你。”对于这个人的不要脸她也是服了,他哪来的自信在欺负过自己后,她还会给他好脸,拿他当朋友?

    “难道还要让我的人去请你,你喜欢以这样的方式?”对方的声音分明是含了威胁。

    一恩自然想起之前他请自己的方式,他的两个保镖拿着枪威胁她乖乖就范,顿时气得冷笑一声。

    “蓝颜泽,你这么无耻你妈知道吗?嗯?”

    “……”

    “你再敢让你的人来一次试试看,下次我一定打爆你的脑袋。”唐一恩气得直接摁了他的手机。

    蓝颜泽是土匪吗?现在他是什么都敢做了。

    唐一恩胸口微微起伏,有丝危险从身边划过。

    正在那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本以为还是蓝颜泽打来的,拿起一看不是他,是宫少帝的来电。

    摁下接听键,她的声音也立刻变得柔和:“少帝……”

    “我在你公司楼下,下来。”电话中传来对方的声音,她立刻应了一声,之后拿起包愉快的走了出去。

    跑下楼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宫少帝的车,直到有喇叭的声音传了过来,她顺着声音寻去,才看见宫少帝原来是换了车,居然开了这辆颜色这么刺眼的车。

    知道他这个人喜欢奢侈又喜欢高调,糟蹋银子是从来不带眨眼的,她倒也不觉得惊讶,只是忍不住一笑。

    快步走来坐在他的旁边,他正目不转睛的看她,忽就见她凑近他笑眯眯的说了声:“你怎么不换辆妖艳红,这样的颜色会更合骚包的你,我记得你内裤都是红的。”黄的绿的花的……

    怎么骚怎么穿,和他的车一样,总是要弄得耀眼才显骚。

    “我应该把你这张嘴给粘住。”这样就免得她见着他就叽叽歪歪个不停。

    “你粘……”她嘟着嘴就凑到他眼前,他则伸手扳过她的脑袋用自己的唇封住。

    这个磨人精,一定是故意的吧,故意要引诱他的。

    她嘟着嘴到他眼前让她粘,他怎么把持得住。

    在她唇上印下深深一吻,她脸颊微微起了红晕,眉眼含俏,他则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最后踩着油门载她离开,对她说声:“那些情趣用品我都还留着,下午刚好有空,一会吃过饭我们可以继续,今个换作我对你滴蜡。”

    唐一恩没料想他还记着这事,表情隐隐一滞,对她滴蜡,那怎么行,她可真没这么个爱好。

    “可我下午没空诶,刚才蓝颜泽还打电话让我去医院呢,还威胁我如果不去看他到时再让他的保镖请我过去,搞不好他一会又跑过来了,等会吃过饭我们还是先去看看他安慰他一下吧。”唐一恩赶紧找了个借口,还是让他先忘记情趣用品吧,瞧他这样子好像是专门为这事来的,在自己身上滴蜡抽鞭子,这不变态么。

    居然又威胁一恩,宫少帝眸子微微冷了一下,对她说:“先去看他,看过他后再回去。”既然他要找刺激,他自然是不介意刺激死他,这人就是来找刺激的吧。

    ~

    一个人躺在医院里是无聊了些,蓝颜泽再打过电话后就对外面的俩人吩咐:“你们去把一恩给我抓回来。”他想见她,不想给她与宫少帝在一起的机会。

    这姓宫的凭什么要后来者居上,这么多年来他不曾在她的身边,但却轻易就获得了她的爱。

    他是不能甘心的,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竟没有换来她丝毫的爱意,在她的心里自己竟然只是一个普通人。

    仔细想过,宫少帝并没有比自己特别之处。

    他同样不能给她更多,甚至不能和她结婚。

    有些烦燥的拨一下头发,外面的两个人听了他的话就领命去了。

    既然四少说要见唐一恩,那就一定要把唐一恩抓回来的。

    正在那时,有位穿着白衣的女医生推着一辆推车走了进来,对正躺在病床上的蓝颜泽说声:“蓝先生,请坐到车上来,再带你去做过检查,你的胃出了点问题……”一边说罢一边上前扶他。

    蓝颜泽也便坐了过来,其实,他的胃真的没有多大的问题,如果被打几下子就打出问题了他也不会走到今天了。只不过为了让唐一恩内疚,他还是要说问题很大,医院方面也就配合了他一下。

    这会医院方面又派人来让他去检查,说他的胃出了点问题,他倒也没有太在意,只当是医院为了演戏逼真继续这样做下去了。

    对方推着她直接进了电梯,这会电梯正空着并无旁人,只是,在瞧见对方是摁了一楼时蓝颜泽这才警惕起来。

    检查当然不可能去一楼,他又不是头一次了自然是清楚的。

    正在那时对方忽然就拿出一人手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手段就拷住了他的手,同时另一只手也拷在了她自己的手上。

    蓝颜泽没有动声色,只是平静的问句:“是谁。”

    “蓝美人,可以叫我宁宁。”对方低首在他耳边悄声说句,之后电梯的门被打开,她推着他直接离开了。

    宁宁……

    他琢磨这个名字,没听过。

    “你最好不要轻易乱动,不然我会随时开枪打死你的。”宁宁一边推着她离开一边在他耳边低声说句,出了电梯之时她已经脱去了白大卦,并且把脸上的口罩拿了下来。

    她身材高挑,脚上穿了一双平跟红色短靴,一条红色收身牛仔裤搭配一件白色衬衫很好的勾勒出她完美的体型。沙宣式的半长发型勾勒出她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眸子里隐含着戾气,但一路走去嘴角却勾勒出柔和的微笑。

    这是一位漂亮的女孩,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

    迅速带他离开,医院外面停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小轿车。

    正在那时,宫少帝耀眼的车驶了过来,这是一辆醒目又惹眼的车,如若出现很难低调,唐一恩先下了车。

    “一恩,救我……”就在那一瞬间,蓝颜泽冲这边叫了一声,唐一恩疑惑的看了过来。

    “滚进去。”后面的女孩子挥拳就打了过来,一脚把他踢了进去,车里明显的还有人,直接伸手把他拽了进来,后面的女孩挟持威胁着,随后关了门,那车已扬长而去。

    “蓝颜泽被人绑架了。”唐一恩看到这情形不由冲下车的宫少帝叫声。

    “那不正好。”宫少帝不以为然。

    “我得去救他。”唐一恩本能的脱口。

    “你有病?”宫少帝反问一声。

    “可是……”让她见死不救?她心里难受。

    虽然蓝颜泽对她用了一些极端的手段,但她最后也打回来了。

    现在他真出了事情了,让她视而不见,她怎么能够真的装着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上车,回去。”宫少帝已经又重新坐回去了,既然蓝颜泽被人弄走了,那正好省心了。

    唐一恩闷声坐进去,宫少帝踩着油门离开,对她说了句:“别在本少面前哭丧着脸,你没丧夫。”

    唐一恩闻言看他一眼,忽然伸手拽住他的胳膊说:“不如我们跟过去看看是什么人绑了他。”

    “本少在开车,放手。”宫少帝警告式的看她一眼。

    唐一恩赶紧松手,小声说:“就看一看。”

    “唐一恩,你给我闭嘴。”宫少帝警告的扫她一眼,不让她再提这事。

    他不在正好,日后都不用再来打扰他的好事了。

    本来昨晚是可以和一恩有一个难忘之夜的,但昨晚他叫来一帮人破坏,连宫老都惊动了。

    这么个讨厌的人有多远死多远吧,巴不得他不要再死回来。

    宫少帝直接载着她回去了,虽然她一路上闷闷不乐的看着他,希望他可以改变主意,当然宫少帝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去救情敌除非有病的是他。

    那个人不知道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被人捉去直接杀了倒干净了。

    内心的想法自然是没有让唐一恩知道的,只是回来后就招呼她一块吃饭,唐一恩闷闷不乐的拿眼瞅他,不高兴的对他说声:“你心里是不是巴不得人家赶紧死了。”

    “你可真了解本少。”他扫了她一眼哼了一声。

    “不管怎么样他还照顾了我们这么久,他对阿A也很好……”阿A是他的儿子,想着提阿A来感动他。

    不料,宫少帝哧了一声说:“傻子,你真以为他对阿A好?你知不知道上次他带走阿A的那两天都做了什么?为了让阿A点头同意你们结婚阿A被他饿了二天二夜,被他关在一个黑屋里没吃没喝,你觉得他这是真爱吗?”

    唐一恩愣了一下,她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阿A从未对她提起过。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他说:“阿A没有告诉你应该是不想让你为他难过,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如果不是看她到现在还对那个人挂心他也不会提这事的,毕竟也已经过去了。

    唐一恩默了一会,她真是想不通,蓝颜泽怎么会对阿A做这样的事情,阿A只是个孩子,他怎么会这么狠的心肠?

    “傻瓜,不要想太多,不要妄想蓝颜泽会对阿A好,阿A是我的儿子,你以为蓝颜泽会不知道吗?我想他一定是嫉妒我要死,恨不得阿A从未出生过,所以才会这么对阿A的。”

    她认识蓝颜泽这么久,后来的年间忽然怀孕有了阿A,蓝颜泽又怎么会不查这一切。

    以前也许根本就查不到,但再次见到他之后,发现他与一恩好上后,他多少也能觉察出来的。

    就算搞不明白他们当时发生了什么,基本上他也会认定了阿A可能就是他的儿子,所以才又变得忽然这么讨厌阿A。

    唐一恩默默无声,知道这样的事情比蓝颜泽让她去注册结婚还让她难受。

    她一直以为他是喜欢阿A的,没料想他这以讨厌阿A。

    “唐一恩,告诉你这件事情是让你知道这个人没那么好,让你认清他的真面目,你这么在意是不是说明你对这个还有别的感情?嗯?”宫少帝的声音不满的传了过来,唐一恩看他难掩酸味,无语的摇摇头。

    就算没有别的感情,但过去这些年来也是有朋友之情的。

    罢了,说这些宫少帝是不会明白的。

    “好好吃饭,吃过后本少要吃你。”他冷艳的挑了挑眉,盯着她闷闷的小脸宣布。

    “晚上好不好,我一会还要回公司。”

    “唐一恩,你别给我代借口,就现在……”他语气有点不爽了,总觉得他是因为姓蓝的影响了心情所以在拒绝他。

    “不讲理。”

    “本少就是理。”他坐在那里双腿交叉在一起,散漫却不失优雅。

    “一会我要滴你蜡,昨天我才滴了二次……”唐一恩拿眼剜他,横他一眼提议。

    她一定不要变成那个被滴的被抽的。

    宫少帝绝美的冷艳表情微微僵了那么一下,他想起昨天的事情,自己躺在那里被她滴,倒像是一个被蹂躏的少女似的,这样的感觉让他现在想来都觉得不爽。

    因此,他果断拒绝:“不行,昨天没滴完是你自己太磨叽,过期不候,这次换你了。”

    “宫少帝,你不讲理。”昨天的事情能怪她吗,是后来忽然有人来了好不好。

    两个人正讨论着究竟今天要滴谁抽谁,宫少的手机先响了,他看了一眼是学校打来的。

    自从上次蓝颜泽那事之后,他就有给学校留了自己的手机号,作为阿A的干爹地,他非常关心的把自己手机号留给对方了,如果阿A被陌生人来带的话让对方第一时间打给他,因此,这电话打来了肯定是阿A有事情了。

    接通,就听对方在紧张的说:“宫先生,唐惹欢同学要跟一位陌生的男人离开学校,非说是他的朋友必须离开,请宫先生定夺一下。”上次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事情了,是被蓝颜泽带走的,后来阿A的老师被开除了,现在又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没有老师敢随便放人了,除非是平时固定的人来接阿A。

    宫少帝表情变了变,只说了一句:“让阿A接电话。”

    很快,传来阿A的声音:“爹地,我有重要有朋友来找我玩了,我要走了,有什么事情回来再和你们说。”

    “什么样的朋友。”宫少帝询问一句,但阿A现在哪有功夫和他解释这许多。

    “以后再告诉你啦,我要挂了哦,拜拜。”然后对方挂了线,宫少表情微变,阿A这是翅膀长硬了吧。

    “怎么了。”一恩忙询问,这会也没功夫讨论别的了。

    “阿A不知道和什么人一块走了。”宫少帝表情微沉,而且根本不肯多解释,一副很急的样子。

    “我给他打过去问问看。”唐一恩赶紧拿手机就拨了过去,是要拨打阿A的手机号,她之前有给他准备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什么事情可以第一时间和他联系,本来也是在他手机里放了芯片的,可后来宫少帝给换了他的了,她后来又把宫少帝放的扔了,结果阿A的行踪就不能第一时间了解了。

    好在阿A的手机拨通了,她忙问:“阿A,你现在在哪?”

    “一恩,我有几位朋友来找我,我和他们玩玩,你放心吧。”电话这么快就打过来了,想必是和爹地在一块了,阿A只好再次解释,他压根也没意识到自己才有六岁,这行为多让人不放心。

    “你和什么朋友在一块玩?”唐一恩赶紧追问,她怎么可能会放心,在懂事也只是个六岁的孩子,外面的世界太险恶,阿A现在越来越喜欢自作主张了。

    “就是游戏中的几位朋友,先不说了啊……”那边掐线了,唐一恩望了望被掐的手机,这小子,这就给挂了,不知道她会很担心吗?

    到底他是有多急,连和她说话解释一下的功夫也没有。

    ------题外话------

    细心滴妹纸有木有发现宁宁是谁?

    阿A这孩子又让爹娘捉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