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108章:乱上一乱 - 极品殿下妖娆妃

    驿馆之内,穆青满脸的愁容。

    “这好端端的怎么说病了就病了呢?”穆青轻声叹问道。

    昨日还活蹦乱跳的人,这突然之间说病就病了,也难怪穆青心中存疑。

    今日清晨,穆青早早的就已经让穆月儿催促穆灵儿早些准备出发了,谁知道穆月儿还没走进屋呢,就已经迎面遇上了匆匆跑出来的侍女,神情慌张不已,一看到穆月儿,她就急切的喊说这小公主病了。

    穆月儿当然是不信的,稍稍动一下脑子,她就能猜到穆灵儿的那点小心思,所以她也是并没有将侍女所说的话当真的。

    可当她真的看到床上那高烧不退,浑身发烫的穆灵儿之时,穆月儿才是有些着急了起来。

    以穆月儿的眼力劲,还是能区分穆灵儿这是装病还是真病的。

    显然,这穆灵儿是真的病了,而且还病的不轻,一直都是处在昏睡之中,怎么叫都是叫不醒的。

    随后,穆青知晓此事之时,一开始的想法与穆月儿刚才也是相同的。

    但当穆月儿告诉他,穆灵儿不像是装病的时候,穆青才改变了想法。

    一时间,穆青也是派人找了好几个大夫前来,每个人说的也都是差不多,都说这小公主是突感风寒,以致高烧不退。

    大夫开了退烧的药,让穆灵儿服下,她的情况才稍稍好了些,但也还是迷糊的很。

    因为这一出,原本打算今晨启程回南疆的穆青等人一拖再拖就拖到了现在这个时辰。

    穆青都已经说了今日要回南疆的,什么事都已经安排好了,穆灵儿突然这般,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但,这个样子的穆灵儿也自然是无法启程的。

    如此虚弱的样子,就算是呆在这儿静养,说不定都要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好全,更别说是让她赶那般远的路了。

    要是途中出了什么事的话,穆青也是不敢保证的。

    于是乎,穆青就苦恼了。

    “谁知道那丫头是怎么回事?”穆月儿也是无奈说道。

    穆青摇头道:“大夫说灵儿最少也要过个四五天才会好转起来,这……”

    可不好办啊!

    穆月儿知道南疆那边少不得穆青,于是便开口道:“大哥你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今日回去吧,至于灵儿这边,由我来照顾就好了,等她好了,我再派人将她送回去便好了!”

    “哎,现在也就只好这样了!”穆青点头沉声道。

    “要是让那小子知道了这件事,也一定不会轻易相信灵儿是真的病了的!”穆月儿已经想到了沈天澈在知晓穆灵儿不会走之后的表情了,一定会变得让人浑身生寒。

    穆青也是同感,心中却是侥幸,反正等会他就走了,有什么事,沈天澈也都是找不到他的,他可不想被自己兄弟嫌弃!

    虽说穆青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穆灵儿的,但这儿毕竟有穆月儿在,穆青也是稍稍安心一些,只希望穆灵儿能快些好,早些回到南疆国,那样的话,他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

    而穆月儿昨夜还想着自己终于是能轻松一些了,但没想到反倒是更难以逍遥自在了,让她看着那个会惹事的丫头,她哪里能自在!

    不过多久,穆青也终于是带着一行人启程了。

    临走之前,穆青也是变得唠叨的很,对着穆月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穆灵儿,当然也还要看牢她。

    就算是穆青不说,穆月儿也是会这么做的。

    躲在暗处看着穆青一行人离开的两人,此时脸上的笑意也是令人捉摸不透。

    “主子,现在所有的事情可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了!”

    说话之人,一袭黑衣正是那个最常在幽仇身边的手下。

    而他身前之人,正是幽仇。

    幽仇双眸含着冷冷笑意,淡淡道:“幽冥,你总是这般的不动脑子!”

    说的直白非常,但幽冥听了这般话语,也还是一点都没有要生气亦或是不服的样子,反而是更加低头躬身了。

    因为他知道,他一定是说错了什么话了!

    幽仇面露嗜血笑容,轻言道:“这里面的那个丫头是好糊弄,可你以为那荆媚儿是与那个一心只想着心上人的丫头一样吗?”

    把荆媚儿与穆灵儿放在同一个档次上,恐怕就连沈天澈与风南曦两人也是不大认同的。

    将荆媚儿带出天牢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幽门门主幽仇。

    当然,幽仇并没有把自己的身份完完全全的告诉荆媚儿。

    而荆媚儿也是全然没有见过幽仇,就算是见过他,想必也是看不到他的样貌的,当他收敛气息换了一种方式出现的时候,别人不知晓也是正常的。

    “那主子你为何?”幽冥有些疑惑的问道。

    既然留下荆媚儿这条命,对主子来说本就是一个威胁,那为何还要救她呢?

    “因为我要这天下更乱啊!”幽仇邪魅笑道。

    说话之间,神情让人难以理解。

    幽冥却似乎是明了了般,唇边也渐渐浮现了几分与幽仇相似的笑容。

    转眼间,两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当离君璧从医馆被抬回离王府之后,碧凌与安雅都是惊吓非常,尤其是安雅,更是担忧不已。

    两人都顾着照顾离君璧,也是再管不了其他的事了。

    而离君煦就显得淡定多了,反正大夫说了离君璧没什么大碍,只要静养就可以了,那他也就觉得没有什么多余的必要去担心。

    反而在听了跟去的侍卫们所说的刑场之中发生的事之后,他的脸色也是瞬间凝肃了起来。

    不多想,他便去了蔷薇园找离轻若。

    即使是恢复了那般的俊朗模样,离轻若在回来之后,也还是与以往一样,穿回那粗布麻衣,日日徘徊在这蔷薇园之中,离君煦也是不知道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在听了离君煦所言之事后,离轻若更是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神情淡然如常,没有半点不妥之处,仿佛就在听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的事情一样。

    “父王,你知道那个去劫法场的人是谁?”离君煦看着离轻若的神色,便猜想道。

    离轻若轻笑道:“只是一个太过固执之人而已,不用太放在心上!”

    这般反应,很是随意。

    对于离轻若的话,离君煦也更是有些不解。

    “怎么,是觉得我有事瞒着你,对吗?”离轻若一眼就看出来此时离君璧心中所想,直白的问道。

    被父亲说中了自己的心思,离君煦当即低头。

    离轻若无谓的笑了笑,转而道:“父王的确是有许多事情瞒着你,现在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你的将来好,你不需要多问,等有一日,父王自然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的,你不必心急!”

    有着离轻若这话,离君煦自然也是不必再多问了。

    当离君煦走后,离轻若双眸一寒,轻轻拍手,身后就出现了一个黑衣之人,单膝跪地,样子十分恭敬。

    “查清楚了吗?”离轻若淡而冷冽的问道。

    那黑衣人执手回答:“是幽仇!”

    此人名叫鬼影,乃是离轻若的心腹属下。

    “幽仇?”离轻若也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每每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总是觉得有些莫名的不舒服,好似那人与他天生是不对盘的。

    将荆媚儿带走的人,是幽仇?

    幽门的门主,不好好的在他的地盘之上混,为何要来染指朝野之事呢?

    这个问题,就连一向来什么都了若指掌的离轻若也是不明的很。

    “王爷,需要属下亲自去会会那人吗?”鬼影明知道对方是不好惹的幽门门主,也照样是不放在眼里的很。

    言语之间,轻慢随意。

    离轻若摆手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总有一日,本王会让你去好好的会会他的!”

    “是,王爷!”鬼影有些期待的听命道。

    “太子府里几人,有何动静?”离轻若云清风淡的问道,好似很不在意的样子,但若是他真的一点都不在意的话,也不会特意让人关注太子府众人的动静了。

    鬼影回道:“除了太子派了许多人前去救治今日手上的百姓士兵之外,其余也没有什么特别之事!”

    离轻若轻蔑一笑道:“那个家伙还真是越来越野蛮了呢!”

    竟然连火药都用上了!

    还好他不是敌人,否则的话,离轻若也是绝对不能容下他的。

    “王……荆媚儿那边,不需要多管吗?”鬼影差一点就脱口而出王妃两字了。

    离轻若细心的裁剪着手中的花枝,很是不在意的回道:“她的事,你不用多管!”

    管了,也没用!

    看着手中妖冶的红色蔷薇花,离轻若红唇笑容不止,口中呢喃道:“安稳了这么多年,也真是无趣的很,这北琅国也终该是要乱上一乱了!”

    鬼影听着离轻若这话,眼中也是渐渐浮现了兴奋期待之意。

    四方势力,都不断地在涌动着。

    宸王府内,沈天澈也是丝毫不闲着,在听到穆灵儿因病留了下来的消息之后,他心中便是觉得真乃是天赐给他的好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