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110章:追查 - 极品殿下妖娆妃

    在雪衣尘的形容之下,雪衣怜也只知道掳走了她妹妹的人,除了武功不凡之外,更擅长使用各种暗器,甚至连火雷这种东西都能随意使出。

    仅凭这样的线索,众人也是很难猜测出那个人究竟是谁的。

    “要是后天,他不将小妹送回来呢?”雪衣怜有些不大相信的问道。

    担忧之意,明显非常。

    雪衣尘冷厉道:“他若是真的言而无信的话,我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找到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

    “大姑姑你放心,我相信那个人还没那个想要被雪剑山庄集体追杀的胆子!”沈天澈也是开口对着雪衣怜道。

    话虽如此,但是雪衣怜心里还是有些不大安心的。

    只希望,后日,自家妹妹能够平安回来了。

    当将苏奕等人都安置好了之后,沈天澈便隐蔽的前去了天牢之中。

    天牢之内,一切平静,仿若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所有的人与物,也都没有被改变过的痕迹。

    沈天澈仔细的观察了天牢之内的每一个角落,丝毫没有放过半点可疑之处。

    随后不久,沈靖逸也是亲临了天牢,只不过,他所去的地方,则是南媛的牢房。

    “参见陛下!”两个太医已经在那儿等候多时了。

    沈靖逸在囚牢之外一看到已然神志不清,披头散发,额间还冒着丝丝的血痕的南媛,眉头当即一皱,这位前冷王妃看上去哪还有之前的半点影子。

    平日那般温婉的样子,此时已经全都消失不见了。

    沈靖逸肃声问道:“怎么样了?”

    两个太医相视一眼,随后那个资历高一点的太医便站了出来,拱手躬身地回道:“启禀陛下,罪妇是真的得了失心疯了!”

    “真的?”沈靖逸还是存有疑虑的问道。

    即便是眼前这人已然弄成了这幅样子,但她也依然是可以装出来的。

    对于南媛,沈靖逸可早就已经不存有一点信任了。

    一个表面一套,背地里又一套,甚至为了自己的自私而想要害死自己亲姐之人,沈靖逸哪里能够轻言相信。

    “是真的!”那太医很是肯定的回到。

    他们两人已经对南媛很是小心缜密的诊断了一番,这人是真的得了失心疯了,已然失了常性。

    看着两位太医如此肯定的神色,沈靖逸也是稍稍的相信了一些,但心里还是存有保留之意的。

    这时,沈天澈也是慢步走来了。

    “儿臣见过父皇!”

    恭敬行礼之后,便是朝着牢中的南媛投去了冷厉的目光,仿佛就像是要将她看个头彻般,令人畏惧非常。

    沈天澈来之前,已经事先派人通知过沈靖逸了,所以沈靖逸在这儿见到沈天澈,也是没有半点的意外之意。

    “皇儿来了啊!”沈靖逸淡淡道,随后便挥了挥手,让那两个太医等人都退了下去。

    除了夏公公还留下之外,其余之人都已经下去了。

    沈靖逸对着沈天澈轻问道:“你觉得她是真疯假疯呢?”

    “无论是真疯还是假疯,她都必须为她曾经做过的事付出代价,这一辈子,她都休想离开这里一步!”沈天澈直言回道,声音冷彻冰寒,令人仿佛是坠入了无尽的幽寒深渊。

    一直低头垂眸缩在一边角落里的南媛,听到这话之时,被乱发所遮挡的眸眼之中,顿时闪过一丝恐慌之意,全身都泛起了冷寒之意,但她的嘴角还是依然噙着略显白痴的笑容。

    对于沈天澈的话,沈靖逸也是没有半点的反驳之意。

    “父皇,这些日子,老四和老六可是对那个南疆国的小公主殷勤的很,说不定你还真的能与南疆王结成亲家也是说不定的!”沈天澈转过头不再看南媛,而是对着沈靖逸轻笑说道。

    沈靖逸对于此事也是略有耳闻的,对于自己那两个儿子的心思,他多少是猜得到的,尤其是对沈天皓。

    沈天皓可不是那种会随意的对一个女子示好的人,能让他这么做,也就代表那个女子必然是可以为他带来好处的。

    而至于沈天琪,倒可能还真的是被穆灵儿迷住了也是说不定的。

    “能不能成,这可是未知之数!”沈靖逸摇头说道。

    虽说他心里当然也是挺希望能与南疆王结成亲家的,但这显然是不实际的。

    再说,他更是明白南疆王对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的忠心甚至都已经是快要超过他了,他也是觉得没有必要让南疆王的女儿与自己的儿子有过多的牵扯。

    两个人就这般自顾自的谈论着这个话题,就仿若已经全然将南媛当成了空气一般。

    若是南媛此刻真的是清醒的话,听到这话,必然也是会觉得气愤不已的。

    她可是非常清楚自己女儿对沈天皓的感情的,要是沈天皓真的为了那什么公主而想置她女儿于不顾的话,南媛恐怕也是心存嫉恨的。

    “父皇,这天牢之地,您还是不要多留了,我们出去吧!”沈天澈轻笑开口道。

    沈靖逸随即点头。

    两人当即便是慢步往外而去了。

    当两人离去之后,一直傻笑着的南媛,也终于是抬起了头,神情莫名。

    天空之中,乌云渐渐聚拢,颇有要下一场大雨的征兆。

    出了天牢之后,沈天澈便随着沈靖逸回到了皇宫之中。

    两人也没有去御书房,亦或是其他之地,而是径直去了太后的寝宫。

    “你们父子一起来这儿,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吧?”

    太后一看到沈天澈与沈靖逸两父子一同前来,便凝肃了起来,对着两人淡问道。

    无缘无故,这两父子同时来这儿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的。

    沈靖逸笑道:“大事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来请教母后一些事情罢了!”

    “什么事情,你们还需要来请叫我这个老太婆?”太后莞尔笑道,心里也是更加的疑惑了几分。

    只是请教一些事情,就将这皇帝与太子一同给送了来,那怎么想,这事情都必然不会是什么简单之事。

    沈天澈直白的对着太后开口问道:“皇祖母,现在的天牢曾经在皇祖父那时重新修建过一次对吗?”

    太后点头,有些讶然道:“怎么,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件事?”

    “孙儿是想知道,当初皇祖父在重修天牢之时,可曾对天牢有过什么特别的布局?”沈天澈有些认真的问道。

    太后的眉头也是微微皱紧了些,“天牢出了何事,你们在怀疑什么?”

    沈天澈淡淡回道:“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我今日前去天牢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感觉那地形与先前的天牢地图有些不一样而已,所以好奇过来想问问皇祖母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真正的荆媚儿早已被人所带走这事,沈天澈也是觉得暂时没有过多的必要告诉太后,一来是不想让她老人家担心,二来在事情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他也还是觉得越少人知晓此事越好!

    “无故你去天牢做什么?”太后不解问道。

    沈靖逸开口将南媛的事告知了太后。

    说让沈天澈过去,是为了去探测一些南媛到底是真疯还是假疯。

    太后听了南媛之事,神情也是变化了些,“那结果如何?”

    “不一定!”沈天澈只简单的回了三个字。

    意思就是说,她有可能是真疯了,也有可能不是真疯。

    太后眉宇微蹙,对于这个回答,心里则是更偏向于是南媛装疯的,毕竟以那个侄女的性子,她也是不大相信南媛会真的那般脆弱,离了冷慕枫之后,她就真的不能活了?

    “母后,南媛的事稍后再说也是不迟的,刚才的问题……”沈靖逸轻声说道。

    太后回过神,摇头道:“当初你父皇重建天牢之时,也并没有在我的面前多提过这事,所以那天牢到底是做了何改造,我也还真是不大清楚的!”

    沈天澈本以为能够从太后这边得知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现在看来太后这边也是不知情的,当即心中有些疑惑,皇祖父既没有将这件事告知太后知晓,也没有传给父皇知道,更是没有留下那新的地形图,难免是令人不解。

    “当年我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嫔妃而已,你皇祖父也从不会在我的面前提这些公事的!”太后轻言说道,言语之间却似乎是有点自嘲的落寞。

    沈靖逸见自己母后突然有了这般样子,立马就转换着话题道:“母后,这琉璃与玲珑的爹娘已经来了帝都,你是不是趁小枫大婚之前,见一见他们?”

    太后点头笑道:“是该见一见,总该让人家彻彻底底的放心将女儿交予我们才是!”

    对于太后来说,冷慕枫与连潇两个晚辈,都是自家人,也没有你我之分。

    说完,太后又对着皇帝摇头笑道:“你也不用急着转换话题,你还不知道你母后是什么样的人,这种事情,我才不会在意的!”

    被太后这一说,沈靖逸倒是觉得自己有些多此一举了!

    是啊,他的母后哪里是会那么容易感伤之人。

    随后,太后又对着沈天澈认真道:“我虽然不知道当年天牢到底是做了怎么样的改变,但是我却知道当年是何人主管那天牢的修建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