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113章:默契 - 极品殿下妖娆妃

    幽仇邪魅一笑,转头对着石啸月道:“我倒希望他能知道些什么,否则我赢得太容易,也就太不好玩了!”

    话语之间,慢慢的挑衅之意,更是充满了无比的自信,也许在幽仇的眼中,就算是沈天澈真的知道了什么,到最后他也必然不会是他幽仇的对手的。

    石啸月看着幽仇如此自信的样子,心里微有不安,但也未曾多说什么。

    “四月二十七那日,必然会很是有趣的!”幽仇眸光轻闪,饶有兴趣的轻笑说道,那双幽暗的瞳眸之中,闪现出了一丝碧蓝之色,看上去有些慎人的慌。

    “主子,你的眼睛?”石啸月也是察觉了眼前之人眼瞳之色的变化,不禁有些担忧的出声。

    幽仇却是不在意道:“只不过是药效有些过了而已,你放心,没有人发现过这异常!”

    或许,除了一人。

    回想那夜想要决然的杀了风南曦的场景,幽仇即便是不承认,但他心底无比的清楚,在那冲动过后,他竟然有了一丝的后悔之意。

    后悔两字,对他而言,是最为陌生的,可他在那一刻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那种感觉,现在他都还能想起。

    那种滋味可是不大好受的,后悔之余,他更是有一些害怕,害怕他那晚要是真的杀了风南曦的话,那他是不是以后就都再也看不到她了。

    “你觉得那位太子妃如何?”幽仇突然背对着石啸月问道。

    连幽仇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突然问出这一个问题。

    在石啸月的面前,他往往是最容易袒露自己心思的。

    毕竟,这人,是他在这世上难得信任的人之一。

    石啸月没有感觉到幽仇的异常,反而是真的认真回答道:“那个小丫头,看上去也是很不简单,怪不得主子你要先下手为强了,若是当日除了她的话,对沈天澈必然是一大打击!”

    太子妃与太子一同出游,若是太子妃出了事,而太子毫发无伤的回来,想必风王府与冷王府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时候,太子府的势力必然大减。

    对于幽仇为什么要问这样的问题,石啸月并不没有想得那么深入。

    幽仇转身之后已然恢复了常色,眸光冷厉道:“上次我的确是想要下杀手,但是后来想想,现在就将沈天澈的势力减弱的话,只会是帮了沈天傲与沈天皓,要知道,我的敌人可不只沈天澈一人!”

    他的敌人,当然不止一人。

    听了这话之后,石啸月沉思了一番,随后便道:“但是现在的沈天澈,似乎是太如日中天了些!”

    要是让后再让他的势力更为壮大的话,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了。

    “你担心什么,你以为沈靖逸的那另外几个儿子真的会不顾这样的局面吗?”幽仇冷然。

    恐怕现在就已经有人开始要按耐不住了。

    对于这话,石啸月心底也是认同的。

    三天已过,太子府众人可都是忧心不已,尤其是雪衣怜,从天没亮就已经起了,一直在正门之外徘徊。

    “娘亲,你还是先去里面等着吧,说不定那人看到你在外头,就不把小姨送回来了呢!”苏玲珑劝说道。

    “玲珑,你娘已经够担心的了,你就不要说这样的话了!”苏奕开口说道。

    雪衣怜却是摆手道:“玲珑说的是对的,我这样待在这里,的确是不大好,我们都进去吧!”

    说罢,便迈步想要回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没有人驾着的马车,突然慢慢悠悠的朝着太子府而来。

    听到那轻弱的马蹄声,雪衣怜几人一下子就停下了脚步,回头之后,视线就全部被那马车给吸引去了。

    一辆没有人驾着的马车,本就奇怪,更奇怪的是,那匹马竟然能够一步不歪的朝着太子府而来,更是令几人不得不注意。

    门口的侍卫,一下子就冲着那马车围了上去,将马车制止前行之后,一个侍卫伸手便将那车帘给掀了开。

    雪衣怜一看到那马车之中昏睡着的人,就立马跑了过去。

    一袭浅橘色长裙,外罩一件织锦缎外衣,上面绣着蝴蝶与蜻蜓纹,栩栩如生,仿佛就像是真的一样。

    昏睡中人,双眼紧紧的闭着,浓长的睫毛煞是好看,圆润光滑的鼻子略显可爱之意,红唇却是有些比常人要少些血色,五官精致,皮肤却是太过白皙,显得有几分苍白,一头的黑发长长的披散在在脑后,更能显出那太没有血色了的脸色。

    清秀佳人,微微带着病倦之气,更惹人怜爱三分。

    这人,便是众人已经等待许久了的雪衣静了。

    “小妹,小妹!”雪衣怜一进马车,就对着还昏睡着的雪衣静喊道,但是雪衣静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苏玲珑与苏琉璃也是急忙上前,“娘亲,还是快些把小姨带进去吧!”

    雪衣怜点头,随后便让苏奕将雪衣静给背了进去。

    正厅之内,雪衣尘几人也是很是忧心的呆在其中,目光就一直落在门口。

    “小姑姑,怎么还没有来?”小酥等着心急的问道。

    南阮安抚道:“你小姑姑很快就会来的!”

    话是这么说,但南阮的心里也是非常没有谱的。

    众人可都是连早膳都没有用,就齐齐的呆在这儿等了,虽然一个个神色淡然,但心底却是完全不一样情绪。

    当苏奕几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时,众人即刻便都起身了。

    “怎么了?”雪衣尘一下子就将苏奕肩上的雪衣静给接了过去,很是关切的问道。

    雪衣怜回答道:“不知道,送来的时候便是这副样子,大哥,你快看看吧!”

    风南曦出声道:“先把小姑姑送回房吧!”

    雪衣尘轻点头,随后便横抱着雪衣静回了准备好的客房之内,南阮几人也是紧紧跟着,风南曦也是前去帮忙。

    至于苏琉璃,则被沈天澈给留下来询问刚才的情况了。

    “是什么人将小姑姑送回来的?”沈天澈对着苏琉璃问道。

    苏琉璃摇头道:“没有人,马车之内除了小姨之外,就再无第二个人了!”

    不知道那人是用何种方法,让那马能够自个儿循着太子府的路而来的。

    沈天澈微微凝眉,随后便道:“你先过去看看吧,我等会再过去!”

    “好!”苏琉璃点头答应,心里也是很担心自己小姨的情况,所以也就急匆匆的离去了。

    过了一会之后,天音与连默两人便出现在了沈天澈的面前。

    “小姑姑,小舅,你们有何发现吗?”沈天澈对着两人问道。

    连默很是严肃地开口回道:“没有!”

    “按你说的,我们已经在方圆数十里内外都安排了人察看周边可疑的人物,却是丝毫没有半点发现,那辆马车从进入我们的视线范围之内时,就已经是空人驾驶的,所以我们也是毫无头绪的很!”天音补充说道。

    那个人看来是相当的小心,亦或是说他太了解他们的心思了。

    “那匹马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沈天澈对于连默两人的回答,也是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地方,那人既然能提前告知他们今日要将人送回来,必然也就有本事让他们找不到他的踪影。

    “应该只是受过特殊的训练吧,没什么特别的!”连默继而回道。

    沈天澈双眉一挑,对着天音道:“让穆月儿悄悄地来一趟吧!”

    对此,连默有些不解。

    天音也是相同,但转瞬她便是有些明白道:“你该不会是认为那匹马被下了蛊之类的吧?”

    沈天澈轻笑道:“小姑姑,你以为我是傻瓜啊!”

    “那你的意思是?”天音当然知道沈天澈并不是傻瓜,但是找穆月儿过来,除了是有关于巫蛊之术之外,还能有其他什么事呢?

    “我只是想要问她一些事情罢了!”沈天澈莞尔说道。

    好吧,这前后说话能不能来个终止,刚才那般,谁都以为沈天澈要找穆月儿来是为了那匹马呢!

    眨眼间,天音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沈天澈则与连默一同前去了雪衣静的住处。

    刚走到那,就见风南曦几人都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沈天澈对着风南曦温柔问道。

    风南曦轻声道:“没什么大碍,只是这几日沾染的迷药分量太重了,所以恐怕得昏睡个几天才会清醒了!”

    苏奕开口道:“大哥与曦儿都这么说,也就定然是没什么事的!”

    这话自是说给一旁的雪衣怜听的。

    要知道,她现在的眉头都还没有解开过呢!

    “我当然信得过大哥与曦儿,但是静儿可是我唯一的妹妹,我担心也是难免的么!”雪衣怜轻叹说道。

    一想到自己小妹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她心里就很难平静,敢动他们雪剑山庄的二小姐,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那人,明知道静儿的身份,却还是这么做了,明显是不把雪剑山庄放在眼里,这让雪衣怜更是觉得有些难以安心。

    看来,这天下也终于是有人要染指雪剑山庄了。

    这样的事情,别说是雪衣尘了,就算是他雪衣怜也是决不答应的。

    苏琉璃宽慰道:“娘,你就放心吧,与舅舅和舅母两人照顾小姨,小姨也定然很快就会好的!”

    刚才,雪衣怜自然是想要留下来照顾自己小妹的,但是雪衣尘怕她情绪太过激了,所以觉得还是应该让她冷静一些之后再过去,雪衣怜自然也是不能违背自己大哥的话的!

    “嗯,是啊,有大哥大嫂,我也很是放心!”雪衣怜点头说道。

    既然雪衣静无碍,那众人也终于是将一颗悬着的心给放下来了。

    当穆月儿跟着天音悄然来到太子府之时,已是临近午时。

    思南苑中,风南曦与沈天澈两人一个画画,一人帮着皇帝批阅着奏折,倒也不清闲,偶然间,两人总是会默契的抬头相对一笑。

    那画面,真是羡煞旁人。

    “呦呦,敢情太子爷你让我来,就是为了看你们夫妻两如此琴瑟和鸣的样子么?”穆月儿一踏入房门,便是摆手笑着对两人嬉笑说道。

    风南曦与沈天澈同时抬头,同时说道:“你来了啊!”

    两人的默契程度,更是仿若天生的一般,令人羡慕嫉妒恨啊!

    “真不愧是夫妻,还真是越来越像了,连这神情语气都所差无几了!”这下,稍稍落后而到的天音,也是调笑着对两人说道。

    风南曦还是第一次当年听到有人这样说她与沈天澈,一时之间差点是没反应过来,但他没反应过来,不代表别人也是没反应的。

    沈天澈当即便握住了起了身,走到了风南曦的身旁,蹲下伸,很是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徐对着天音两人道:“我们夫妻两的感情可比你们想象的要深多了,你们两个看着我们这样,也是该觉得自己也要找一个如此爱你们的夫君了吧!”

    对于沈天澈如此厚脸皮的样子,天音与穆月儿只能对视一眼之后扶额摇头,这家伙还真是有些欠揍的感觉。

    “好了,你就不要玩了,快说正经事吧!”风南曦看着穆月儿两人的神情,也是觉得有些‘羞愧’,谁让自个儿的夫君总是自我感觉太良好,而且还特别喜欢在别人的面前秀恩爱,所以她也是无奈啊!

    夫人的话,某人一向来都是言听计从的。

    “你们南疆近年来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出现别的什么使用巫蛊之术的高手?”沈天澈收起了开玩笑的嬉笑样子,很是认真严肃的对着穆月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