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165章:关心怎能说断就断6000 - 无爱婚约,甜妻要离婚

    多日不见,依旧挺拔、沉稳的男人,宽厚的双肩披着黑色的长风衣,虽然拄着拐杖,却一点不狼狈,倒像一位英俊的绅士,举手投足间,散发着贵气。

    她在他心中的形象越是完美,她越自惭形秽。

    悄悄地移开了视线,不能再多看他一眼,那悸动的,疼痛的心脏也渐渐地平静,麻木。

    何初微当着几个医生的面,亲密地抱住了韩遇城的手臂,她就像一只苍蝇,叮在他的身上,破坏了他的完美。

    “阿城,你终于回来啦?”撒娇的语气,令人作呕。明明三十好几的女人了,非得在他面前装作小姑娘。

    何初夏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现在面对何初微,更加讨厌她,乃至恨她,一见到她,就会想起她那恶毒的生.母。

    韩遇城冲何初微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刚刚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

    何初微面露难色,畏怯地看向何初夏,又无辜地看着韩遇城,“可能,可能……只是个误会……”

    在韩遇城面前,她立即就装白莲花了,见她那虚伪的样儿,何初夏实在反胃,“周医生,我们去查房吧!”

    她转过头,看向周天,说罢,将手里拿着的听诊器搭在了脖子上。

    周天愣了下,立即走过来,“好好的办公室就被一只苍蝇跟一只臭鸡蛋污染了!”他嘲讽道,骂何初微是苍蝇,韩遇城是臭鸡蛋。

    何初微气得咬牙,表面只能装作无辜,抱得韩遇城更紧。

    何初夏已经走到了门口的位置,韩遇城堵在那,她过不去。

    “请让让。”她冷淡道,鼻息间,是他身上浓烈的气息。

    韩遇城低头,看着穿白大褂,内搭黑色高领毛衣的她,心脏抽.搐,“欺负了我的女人,必须得有个说法!”

    他冷冷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方响起。

    何初夏知道,他在演戏,“我没欺负她,如果有,你们可以去医务科投诉我。”

    冷淡地说完,她那纤细的身影硬从他和门框之间,挤了出去,太压抑了,她只想赶紧离开这,逃出他的视野。

    “阿城,算了吧……夏夏肯定不是故意的……”何初微一脸委屈,却说着大度的话。

    周天冷哼,挑衅地瞪了眼韩遇城,也冲了出去,其他医生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不敢得罪韩遇城。

    去病房的路上,韩遇城一言不发,周身散发着冷意,他走起路来,并没有跛脚的痕迹,路过的护士频频因他的外貌回头,但他身边依偎着的何初微,简直就是一大败笔。

    “阿城,你的腿去做手术了?”刚进病房,何初微打量着他问。

    韩遇城抿唇,面无表情,他将病房的门关上,发出很大的动静。

    何初微的心震了下,看着韩遇城那冷冷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有点害怕。

    就见着韩遇城的右手插.进风衣外套的衣襟里,很快,他从风衣内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走上前,甩在了白色的病床.上。

    何初微惊讶地看向床.上的照片。

    一张张照片上,女人穿着情趣内衣,妖.娆地躺在床.上,姿势豪放,一脸媚.态。

    那张脸,正属于她自己!

    刹那间,何初微全身血液停滞,呆愣着看着那些照片,脑子里蹦出一个问题:韩遇城怎么会有这些照片?!

    她连忙转身,惊恐无辜地看向韩遇城,“阿城,这,这些是什么?我,我怎么不记得了?我,我……”

    她的脑子反应得够快的,立即就装失忆了,韩遇城在心里冷哼。

    “我刚下飞机,就收到了助理送来的快件,不知谁寄给我的,说是……我不给他们一笔巨款,他们就把底片发网上去!”韩遇城面无表情地说道,目光紧锁着她的脸。

    何初微懵了,摇着头,“阿城,你要相信我,我不知道这些照片是哪来的,完全不记得了,我,我是爱你的啊!”

    她激动地抓.住韩遇城的双臂,仰着头,泪如雨下地吼。

    却不知道,这些照片都是韩遇城从她的情人那弄来的,何初微以前的情人,不止一个两个!

    跟她那个妈一样!

    “初微,你以前在外面和那些男人的绯闻,我都知道。我们以前都是各玩各的,我也有过不少女人,我不在乎这些。现在,就怕这些照片流网上去……”韩遇城轻声道。

    何初微诧异地看着他,“阿城,我,我以前……不,这些照片肯定是我被逼.迫着拍下的,真的,我怎么可能做真正背叛你的事呢?”

    都到这份上了,她还在装!

    “初微,我们从小相依为命,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一朵纯洁的白莲花。”他柔声道,那“白莲花”在何初微听来,怎么听怎么像在骂她。

    但,他不能骂她的,只是她心虚而已。

    “阿城,我配不上你,我现在,这么丑,这么老……还脏了……”何初微自卑地说道。

    “你胡思乱想什么!我现在要去摆平这些敲诈勒索我的渣滓,你好好休息!”他说完,拿起了床.上的照片,拄着拐杖要走。

    “阿城,你不给他们钱吗?如果不给,他们会不会来硬的?”何初微惊慌地问。

    韩遇城背对着她,“初微,这世界上,还没人敢威胁我韩遇城!你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

    撂下这句话,他出去了。

    ——

    “何初夏!天这么冷,你站在这吹什么风?回头冻着了!你明天还有手术呢!”周天找到何初夏,看着站在天台边上,吹着冷风的何初夏,气愤道。

    京城的11月底,已经逼近寒冬了,第一场雪说下就可能下,天气阴沉沉的,天色是灰色的。

    “周天,你别管我,让我一个人静静。”何初夏冷淡地说道。

    她最近真的很不对劲!

    周天暗忖。

    “还有半小时,你真得去查房了,算了,我去给你拿件外套!”医院里有暖气,何初夏只穿着一件毛衣外面套着单薄的白大褂。

    周天一大老爷们都觉得很冷,别提她了。

    何初夏像没反应,一动不动地站在那,整个人是呈一种放空的状态。

    天空的颜色就是她内心的颜色,一片灰暗。

    空寂的大天台,自上次林晓的跳楼事件后,这里只有医生能上来,天气冷了,更没人肯上来。

    韩遇城隔着很远的距离,看着那道纤细的,立在寒风里的身影。

    心脏一点点地撕扯着,与她在一起以来,还没一起度过一个寒冬,未来,她可能就这么形单影只了……

    他咬牙,握紧拳头,以不快却稳健的步子,走了过去,放下拐杖,脱下长风衣,下一瞬,披在了她纤细单薄的身子上。

    熟悉的浓郁的温热气息,突然将她包裹,她回神,全身紧绷,侧过头,对上他的俊脸。

    “大冷天的,上天台找虐?瞧你的双颊,冻得通红!”他劈头盖脸地就对她斥责道,却捉住了她的一只冰冷的手,双手握着她的一只手,搓.揉着。

    温热的感觉传来,何初夏突然就鼻酸地想哭,她猛地甩开他的手,“你别碰我!”

    她激动道。

    韩遇城诧异,她挪开了几个步子,强忍着落泪的冲动,冷然地看着他,“韩遇城,我熬不住了,这日子太难熬了!”

    不是太难熬,是太苦了,她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也看不到希望了!

    告诉韩遇城的话,他应该能接受她,但是,她自己接受不了!这对于她这个思想保守、洁癖的女人而言,是一辈子都无法磨灭的一个污点。

    韩遇城愣了,复杂地看着她,可以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我坚持不了到一年后了,不想顶着被外人嘲讽的目光过日子,也不想看到你每天对何初微温柔体贴,我们这样,算什么夫妻?我累了,不想再熬了。”她摇着头,满眼迷茫。

    韩遇城的心,一点一点地冷下,他还没提出分手,她已经主动提了。

    但是,她说的“坚持不住、熬不住”,这样的话,还是轻易地伤到了他的心。

    有一种惆怅感。

    作为一个男人,他很失败,没给过她多少宠爱,一直让她活在心酸与不安里,他能理解她的心情。

    “你是认真的?”他平静地问,没有何初夏想象中的怒意、咆哮。

    她想也不想地点头,“我想过平静的日子,不想提心吊胆了,做你的妻子,太累人了。”

    她的话,一字一句,正凌迟着他的心脏,以为她说的是真心话,更觉自己不是个男人,没让她过过一天好日子,还连累了她。

    穿着深灰色羊绒背心,衬着西服,打着领带,矗立在那,一动不动的男人,没有一点反应,像尊雕塑,但,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刺到了他的心坎里。

    何初夏心里也在滴血,这些话,都是违心的。

    爱情就是,明明觉得痛苦,却还止不住心的悸动,飞蛾扑火。

    但她现在没有了资格。

    他终于点了点头,欲言又止,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局促而慌乱。

    她要分手,他没资格挽留。

    “是,是我拖累了你,我一直在拖累你……”他语无伦次,紫红色的唇在颤抖,嘴角还勾着僵硬的浅笑。

    看见他这样,她的心更疼。

    为什么不骂她,不霸道一点?

    “谈不上拖累,以前的你,在我心里像神话,童话故事,你明白吗?你就是童话里的王子,我就是童话外的一个小女孩,渴望靠近你,渴望跟你在一起。当真正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憧憬的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跟你在一起,都没享受过什么幸福甜蜜的生活,反而是各种误会、各种算计!”她颤声道,双.唇也在颤抖。

    这时,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韩遇城不住地点头,全身冰凉,这样就够拖累她了,将来……

    “我到底还是个俗人,爱你爱得不够深,本来以为,一定可以熬到一年后,熬到你除掉崔女士他们,现在觉得……”她摇着头,“想起这些,我就累,我平时的工作已经够累的了……”

    韩遇城丝毫不怀疑她说的这些,因为都是事实。

    他没给过她什么,曾经想给过,但都没实现,他对她,还不如杜墨言对她,杜墨言起码还教会了她很多专业知识,他教了她什么?给了她什么?

    只有一份没什么实际用处的爱!

    人都是现实、实际的,不能指望对方能爱你多久,如果让对方感觉到累了,爱情很快就会被现实击垮,现在的她就是。

    他理解她,非常理解,反而也松了口气。

    正愁怎么跟她分手呢,还怕她知道他的病情后,不肯离开他的。

    “我理解!我现在也没法为了你,放弃原定的计划!”他平静地说道,“你要的,我这辈子可能都给不了你!”

    他沉声道,喉咙口堵得难受。

    何初夏向上翻着眼球,阻止眼泪的落下。

    “那以后,不要再联系了,私下都不要联系了,我只想专心工作,不想再跟你玩提心吊胆的偷情的游戏。”她平静地说道,他们现在还没法离婚吧,只能不再联系,能躲着他就躲着他。

    她年后还想离开京城,去支援西部医疗事业的,写了申请,不知会不会批下来。

    如果批不下来,那就准备调去石城工作,以过世爷爷在医疗界的声誉和她的实力,调动个工作应该不难。

    “咳……好!”他的嗓子已经哑了,清了清喉咙,才发出了声音!

    何初夏有那么点疑惑和诧异地看着他,他弯着腰,捡起了黑色拐杖,她的视线落在他的小.腿上。

    “伤口已经愈合了?”忍不住地关心地问。

    韩遇城冲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现在,两条腿一样长了!不过,又换了钢板和支架!骨头还没长好!”

    她忍着崩溃的冲动,点点头,“多休息,少走动,钢板支架松了又麻烦了!”

    说完,脱掉身上的他的沉甸甸的温暖的大衣,不经意间,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衣服里掉了出来。

    是照片,她蹲下。

    何初微浪荡的样子,映入眼帘……

    韩遇城一动不动,“我搞到的,她的这些令人作呕的证据,今后应该能威胁到她。”

    令人作呕……

    何初夏悲哀地笑了,如果让他看到崔女士拍的,她和韩翊在一起的照片,他会不会也觉得恶心?自己与何初微又有什么区别呢?

    何初微是主动的,她自己是被迫的,但,结果都一样,都脏了。

    她捡了起来,将风衣和照片都还给了他,“韩大哥,你保重吧!现在想想,当初,爷爷要是不知道我暗恋你就好了,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

    所以,她后悔嫁给他了,他这个无能的男人,让一个爱了他十二年的女人,累了!

    “我想,他老人家现在一定很后悔,也许何爷爷正在骂他说:你这老东西,怎么就把我小孙女嫁给那个混账东西了!一天好日子都过上!”

    韩遇城笑着玩笑道,心却在滴血。

    听着他的话,何初夏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她摇着头,不是,不是这样的!

    “哭什么哭?舍不得我这没用的男人?”他上前,大手捧住了她冰凉,冻得通红的脸,正要帮她擦眼泪,何初夏激动地挣开他,不想被他碰一下似的。

    “我得去上班了,先走了!”说完,将手里的衣服丢给他,她仓皇地转身,飞奔而去。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他有种眩晕感,拄着拐杖才没晕倒。

    如果,他的头没病的话,他刚刚早就把她按在墙上,狠狠吻一通,然后打她屁.股,狠狠惩罚一顿了,再霸道地命令她:不许放弃!不许说分手!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现在,有什么资格?

    天台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站在那,孤寂地抽着烟,雪花越来越多,渐渐地,水泥地面上已经染上一层白霜……

    她说累了,他信了,因为他确实没给过她什么幸福和快乐。

    ——

    人生对于她而言,只剩下了,治病救人。

    她终于明白,以前的杜墨言为什么那么能拼了,因为心里不痛快,所以,只能靠工作麻痹自己,外人以为他们很敬业,实际不然。

    何初微即将出院,她身体没什么大的毛病了,但小毛病很多,经常拉肚子拉出了肠胃炎。

    她仍然自以为是地以为韩遇城爱的是她。

    “这何医生,和当年的杜医生,简直一模一样!可人杜医生是男人,她是女人啊,她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她加塞手术也就罢了,我们几个也得跟着加班!”护士站,几个护士抱怨道。

    “小何心里苦吧,不靠工作麻痹自己,怎么办?”许宁分析道,这时,她看到了提着保温饭盒的韩遇城,白了他一眼。

    韩遇城清楚地听到了她们的话,虽然不再联系,但每次来医院都会听听这些八卦,以前觉得这些护士嘴碎,现在,反而感激她们的八卦。

    能从她们嘴里听到关于她的事。

    这丫头为什么那么拼?!

    何初夏敲了敲僵硬的腰,回到办公室,远远地,看到了办公桌上的饭盒,她愣了下,走了过去。

    浓浓的鸡汤,看起来干净可口的饭菜,有荤有素,还有香喷喷的白米饭。

    一眼认出,是他做的饭菜。

    一滴眼泪掉进了汤里,她捂着嘴,在办公椅里坐下。

    干嘛还送吃的给她?

    而且是他亲自下厨做的!

    她边吃,边红着眼,周天拎着盒饭进来,看到的就是何初夏在吃着佳肴的画面。

    “哟,你有饭吃啊?”

    “嗯,林晓让她家保姆送来的。”她撒谎道。

    而此刻,何初微正在病房里,吃着韩遇城亲自给她做的难以下咽的“佳肴”。

    韩遇城站在窗口的位置,不知她现在吃没吃,他能为她做的,太少……!

    “呕——”太难吃了,何初微终于忍不住了,站起来,捂着嘴,冲向卫生间。

    韩遇城嘴边勾着得意的笑,“怎么了?不符合胃口吗?”他扬声问。

    这时,走到饭桌边,拿起何初微的平板电脑,打开新闻。

    何初微出来后,“阿城,我最近胃不舒服,吃东西就容易反胃,你做的菜好吃是好吃,但是我不想吃……对不起啊……”

    她无辜地说道,韩遇城点点头,何初微拿了平板电脑就要上.床休息。

    刚点亮平板屏幕,她尖叫一声,屏幕上,是她的艳照,还有视频!

    “初微,你怎么了?”韩遇城上前,关心地问,何初微像疯了似地,脸色惨白,浑身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