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终究是她躲不开的过去 - 总裁大人,情深入骨

    尽管佳期态度明确狠绝,可是这天跟叶博尧的见面,还是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在那一段过往之中,她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可是却也背负着一段最沉重的情感。

    爱恨交织,终究不是那么容易释怀僳。

    下午下班,佳期的精神状态似乎比从前还要差一些,一回家就回到卧室,倒在了床上,拉了被子盖住自己沉沉睡去克。

    沈青城在七点左右回家,推开卧室的门时,她正陷在沉沉的睡梦之中。

    梦里,她反反复复地听到叶博尧说的话——

    佳期,你恨,我比你恨十倍,你痛,我也比你痛十倍。

    她躺在那里,克制不住地落下泪来。

    沈青城缓缓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她在睡梦中落下眼泪的模样,眉心蓦地一拧,伸出手来,缓缓抚上了她的脸。

    佳期睡得并不安稳,他的手抚上她的脸的瞬间,她梦里的叶博尧也抚上了她的脸。

    “佳期。”梦里,叶博尧抚着她的脸,低低地喊她的名字,“如果我过得不好,那原因只有你。”

    “因为你恨我,我这辈子都不会过得好了。”

    “佳期,你失去了孩子,可我同时失去了你和孩子……”

    他的声音反反复复,她只觉得喘不过气来,忍不住想逃,可是无论转向哪个方向,他总是在。

    他是她爱过的男人,他还是她唯一孕育过的孩子的父亲,哪怕她已经忘记所有,可是他终究是她躲不开的过去……

    沉重让佳期开始克制不住地挣扎起来,可正在此时,却有一双唇缓缓印上了她的唇,带着甘霖一般的气息,彻彻底底地拯救了她在梦中的沉重和无助。

    佳期猛地睁开眼来,近在眼前,是沈青城英俊熟悉的眉眼。

    见她醒来,沈青城才缓缓离开她的唇,转而吻上她湿润的眼睛和脸庞,一点点地想要将她脸上的泪痕吻干,佳期却忽然伸出手来,紧紧地抱住他,靠在他颈窝中不愿再动。

    她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命运似乎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捉弄她,究竟要到什么时候,她才可以拥有一段平静无波的人生?

    “给自己放个假。”沈青城却忽然缓缓道,“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没有逼你要孩子。”

    佳期身子忽然微微一缩,缠在他腰上的手也往回缩了一些,可是刚刚缩了一点点,她却再度用力抱住了他。

    那他们是不是可以不要孩子?那她是不是可以继续这样紧紧抱着他……直到永远?

    *

    接下来的几天,佳期精神状态依旧很差,赵怀曼还以为是自己临时要出国培训给她工作上带来了太大的压力,直叫佳期不要太紧张。

    钟嘉慕冷眼旁观,懒得说什么。

    佳期的确是很紧张的,因为她真的很怕再见到叶博尧,她很怕他带给自己的那种沉重到喘不过气的感觉。那种感觉连续多日如影随形,她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刻意回避起了效果,那几天里,她竟然真的没再见到过叶博尧。

    可是佳期却更加害怕起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不想见到叶博尧,可是真的没有见到他之后,她心里竟然有另一种情绪在悄然滋长。

    似不忍,似内疚。

    明知不该,却偏偏无法控制。

    一周过去,叶博尧没有出现,而赵怀曼独自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佳期和钟嘉慕都拥有了一段长达两个月的假期。

    钟嘉慕似乎已经懒得再管佳期和沈青城之间的事,一副佳期爱怎样怎样的态度,一拿到假期,他直接就飞国外找朋友一起玩去了。

    佳期并没有多余的心思管他,每天都待在家里,哪也不去,精神也仿佛越来越恍惚。

    在她宅在家里的第三天,沈青城中午时分提前下班回家,带了佳期便直接奔赴机场。

    佳期心思虽然沉重,在他面前到底还勉强正常一些,看着车子驶上机场高速,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什么,看向他,“我们去哪儿?”

    “你不是有两个

    tang月的假期?”沈青城低下头来,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带你去度假。”

    度假?佳期一怔,“可是我什么东西都没带。”

    “既然是度假就不要想太多。”沈青城道,“会有人解决的。”

    佳期听了,只是看向窗外,沉默下来,没有再说什么。

    离开也是好的吧?离那个人远一些,也许她就可以轻松一些……

    佳期本以为沈青城会带她飞往国外,没想到他带她去的地方,却是南方一座旅游小城。

    那是近年非常热门的旅游地,因为有山有海,有阳光有鲜花而受到很多游客的喜爱,是一个只要听到名字便让人觉得身心舒畅的地方。

    飞机缓缓降落地面,从飞机里看出去,便已经能看到日光穿破云层投射到地面,干净而清晰,那是在香城和其他地方都没有看到过的景色。

    佳期近乎痴迷地盯着那一束束清晰可见的阳光,心境竟奇迹般地微微开阔起来。

    入住的地方是面山临海的一幢别墅,外部多以玻璃遮挡,远远看去仿佛一座玻璃屋,一路上还可以看见以那座别墅为取景对象的游客。

    走进那座别墅,全方位的海景视角,足以让人彻底沉醉。

    佳期缓缓走到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窗外蔚蓝的大海,有些恍惚,有些痴迷。

    沈青城站在她身后,目光同她落在相同的方向,缓缓道:“想不想出去走走?”

    佳期看了看海边白色沙滩上热闹的人群,心中微微一动,下一刻,她的目光却忽然落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上——那是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宝宝,正在年轻父母的带领之下,在沙滩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佳期忽然就窒息了片刻,再缓过来,已经全无心思,只是摇了摇头,“有些累,我想睡会儿。”

    沈青城听了,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去吧。”

    *

    这一睡就是一整晚,佳期睡得其实并不好,反反复复做了很多梦,可是偏偏又睁不开眼睛,便放任自己继续睡。

    终于睡醒的时候,竟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阳光并未直射入屋,可是屋子里却满满都是阳光的气息,佳期睁开眼睛的瞬间,有些恍惚,恍若穿越。

    可是很快她就想了起来,是沈青城带她度假来了。

    缓缓起身,打开衣橱一看,里面准备了各式热带风情的衣裙,佳期随意取了一条长裙,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才换了衣服下楼。

    下楼她便看见了坐在一大扇玻璃窗前的沈青城,照旧穿着整洁如新的白衬衣,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前,电脑里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很明显是在开会。

    佳期便不再上前,沈青城抬眸看她一眼,她左右看了一圈,目光终究还是落在了窗外的那片海滩上。

    指了指外面,跟沈青城示意自己出去走走之后,佳期便走出了别墅大门。

    可到底佳期也没有走到那片热闹的海滩去,因为别墅地处高处,面前有一条私家路,并没有多余的人和车辆,十分清净,佳期便在路旁的一个大石头上坐了下来,吹着海风,遥遥听着从海滩上传来的笑闹声。

    竟然也出乎意料地舒服。

    也不知过了多久,结束了会议的沈青城出现在她身边,“怎么不下去?”

    佳期转头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之后,索性偏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这里也挺好的。”她轻声道。

    沈青城听了,伸出手来揽住她的腰,抬眸看向远方。

    在别墅里住了几日,佳期始终也没有踏足海滩,但好歹会每天在房子周围晃荡几圈,精神也比之前好了许多。

    后来,她也会在夜深人静之后,拉着沈青城一起去安静下来的海滩散步。

    夜里的海滩没有白日的阳光和喧嚣,却依旧有海风和海浪,对佳期来说也已经足够满足。

    大约是大海真的具有让人心胸宽阔力量,佳期脸上终究又有了笑容,心境也似乎平和了许多。先前在香城时挥之不去的那些沉重,她竟也不知不觉忘掉了许多。

    来到这边的第二周,

    某天早上,沈青城忽然早早地就喊醒了她,让她换衣服出门。

    佳期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还没有亮。她揉着眼睛坐起身来,看了看时间,才凌晨四点半。

    “这么早?”她有些懵,“去哪儿?”

    “爬山。”沈青城简短地回答了两个字。

    这两个字几乎立刻就吓得佳期睡意全无,可是她还是瞬间就又倒回了床上,“我要睡觉。”

    沈青城拉开被子,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起床。”

    最终却还是被他带出了门,驱车两个小时之后,来到了他们将要攀爬的那座山。

    佳期只抬头看了一眼,整个人便已经有种晕眩的感觉,却还是只能被沈青城带着,开始了艰难的爬山旅途。

    约一米宽的石阶,一路蜿蜒曲折,连绵到看不见的地方。佳期气喘吁吁地走在沈青城身后,只觉得自己半条命都要没了,回头看时,却差点哭了出来。

    她累得半条命都快没了,回头居然还看得见山脚的位置,那一刻,佳期觉得自己简直跟《功夫熊猫》里那只熊猫一样可怜。可是那只熊猫到底还是爬到了山顶,她哪爬得上去?

    拼尽全力又往上走了一段,佳期终于撑不住,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我爬不动了……不行了……”

    沈青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她,又看看脚下那条石阶,也不生气,只是道:“那就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再爬。”

    “休息不好!”佳期立刻又泄了气,“再爬我就要晕过去了!那样你就要背我下山了!”

    “嗯。”沈青城语气依旧淡淡的,“那就等你晕过去,我背你下山。”

    佳期差点被他气哭。

    休息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沈青城终究还是又一次拖着她上了路。

    一路断断续续地往上走,中间休息了无数次,到了十一点,两个人才勉强爬上山腰的位置。其他早起攀山的人早已经开始返回,佳期这只蜗牛的脚步却越来越沉重。

    她出了一头一身的汗,难受得要命,关键是还浑身无力,喘不上气。坐在途中一个凉亭里休息了许久,等沈青城再度催促她出发时,佳期索性直接装晕,站起身来就往他怀中倒去。

    沈青城揽着她虚软无力的身体,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唇角,终究还是没有再逼她。

    终于回到别墅佳期便准备直接睡个天昏地暗,谁知道洗完澡整个人居然精神起来,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也睡不着,最后只能起床,继续出门去晃悠。

    出了门,远远地便听见道路前方传来一群人说话的声音,她缓步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私家路值岗人员和一群学生在那边说话。

    “说了这里是私人地方,外人不许进来,你们再怎么说也没用。风景好的地方多了去了,非来这里写生不可?”

    原来是一群来写生的学生,人数也不多,只有六七个,佳期见状心却软了下来,缓步上前,帮那群学生说了话。

    她是住在这里面的主人家,主人家都说了话,值岗人员哪还能说什么,只能放那群学生进来了。

    几个学生进入私家路段后都兴奋起来,打量的打量,取景的取景,很快都各自找到了要画的风景,撑起画家各自画了起来。

    几个人都聚集在一起,佳期便站在他们身后看着。

    他们画的都是水彩画,鲜艳明亮的颜色,跃然画板之上,格外赏心悦目。

    从这里看向海面的风景极好,但颜色却远没有他们的鲜明,可是两者结合起来一看,却毫不违和,美得让人沉醉。

    佳期看他们画了一下午,竟然也不觉得无聊,从头到尾都兴致勃勃的模样。

    其中一个男孩子最先画完,转头看到佳期,忽然将自己的画笔递给了她,“你要不要试试?”

    “我?”佳期有些诧异,随后摇头微笑起来,“我不会。”

    “画你心里想画的就行。”那男孩子却笑着将画笔塞进了佳期手中。

    佳期一怔,终究还是在画板前坐了下来。

    抬头对着前方的景色眺望许久,又看了看调色盘,很快选取了自己想要的色调,一点点地画到了洁白的画纸之上。

    从画笔落下的那一刻,一切仿佛都变得不由自主起来。

    佳期再度处于一种迷离的状态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一点点地用自己手中的那只画笔勾勒着眼前的景象。

    站在她身后的男孩子却微微惊讶起来,专注地看着佳期的勾勒,直至结束。

    “原来你也是学画画的?”那男孩子笑道,“那你刚才还说自己不会?”

    佳期一怔,蓦地清醒过来,看向眼前那张画纸,微微睁大了眼睛。

    蔚蓝的海面,黑色的海鸥,金黄的落日……跟眼前景色几乎一模一样的画卷,竟然是出自于她的笔下?

    她手一抖,画笔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