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订情信物2 - 攻城掠婚·老婆大人,萌萌哒!

    “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今天要定了这个萤火虫,你到底捉不捉!”

    江美景扯着顾一辰的胳膊,死死的夹住了他的大腿,让他一步都别想离开。

    “不捉。”

    顾一辰沉着一张俊脸,冷冷的吐道,他这是疯了吗?要陪她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果然和小丫头谈恋爱,是天底下最累的一件事情了。

    “你不捉我……我不活了。欢”

    江美景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从顾一辰的身上跳了下来,直接往身后的河里跳了下去。

    顾一辰不看还好,转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江美景竟然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的就往河里跳。

    扑通!

    扑通!

    第一个水花四渐,不到五秒,第二个身影便一起纵身跳了下去,激去一大片的水火。

    这里不是江美景打水的潜滩,水相对有些深,江美景一跳下去,便没了身影。

    “江美景你在哪里?”

    不顾形像的顾一辰,此时站在河水中,河位到了他的胸前,停到了锁骨处。

    俊脸的侧脸在月光下被镀了一层的金色,浓密的黑发全部湿透的贴在头皮上,那双深邃的黑眸里,此时布满了焦急。

    他的叫喊没有得到一丝的回答,平静的河面,依旧看不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江美景竟然说跳就跳。

    “江美景别闹了,快出来。”

    顾一辰低吼道,说完便纵身潜进了河水里,很快又换了一个地上潜了出来。

    “混蛋,江美景你快给我出来。”

    顾一辰猛捶一把河面,河水飞渐到他的脸上,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

    一把擦掉脸上冰冷的河水,纵身再次潜进水里。

    这一次,比上次时间稍长了一点,顾一辰潜出水面的时候,依旧不见身影。

    江美景像是如了水的鱼儿一般,瞬间便没了踪影。

    “九妹别闹了,你出来,我去给你捉!”

    半晌,顾一辰停在水面,声音低沉的响起,虽然声音不大,但足以让有心人听到。

    哗啦!

    眼前平静的水面惊起一阵水花,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露出水面,下一秒抱住了被吓的一愣的顾一辰。

    “哈哈,说过的话可不能反复,别忘记了你可是教授,不能欺骗学生啊!”

    顾一辰伸手,一把将江美景揽进了自己的怀里。

    头抵在她的肩膀上,刚刚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终于多了一丝的平静。

    还好,还好她没事!

    “你疯了,不过是个破虫子,你跳什么河,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顾一辰大声的吼道,那种失控连他自己都吓道了,更何况面前的江美景。

    眨着一脸精亮的大眼,白析的小脸在月光下越加明艳。

    呆萌的泛了泛了黑眸,撅着自己艳红的小嘴,不屑的给了个白眼。

    “那里有危险,我可是我们系的游泳冠军。”

    她要是不会游泳,她才不会傻的往里跑着,万一呛口水,顾一辰来及救她,她岂不是就呛死在这河水里了?

    顾一辰听着江美景的话,紧皱的眉心皱的更紧,红唇紧抿着,没有发出声音来。

    他竟然一着急,把江美景会游泳的事给忘记了……

    早知道,他只要在岸上等着她自己冻的受不了爬上来就好了,他干什么还要跟着跳下来?

    果然是他太傻了!

    “顾一辰你答应给我捉萤火虫的,你说话可不能反悔。”

    江美景指着顾一辰的鼻子说道,却被一只大手顺势握进了掌心里,手背上传来暖暖的温度,让江美景心思一晃,低头嘟囔道:“反悔就不是男人!”

    顾一辰低头,眉心皱紧,看着身下这张让他没有办法的小脸,低下头,狠狠的捉住了那张不听话的小嘴。

    鼻间的空气被瞬间换成了一种熟悉的味道,这次顾一辰的吻没有只停留在唇瓣上,而是一路霸道的攻城掠地,拼命的榨取她口中的每一份甘甜。

    江美景被吻的气喘嘘嘘的趴在顾一辰的怀里,小手扶上自己被吻的发麻的唇嘴,听着自己胸口扑通不停的心跳。

    真的……

    这才是接吻吗?

    没有任何经验的江美景,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跳原来是可以跳的这么快的,心也可以跑到嗓子眼里的。

    原来女人害羞的时候,是真的低着头不敢看头顶上的男人,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恋爱的感觉。

    总觉得顾一辰的吻不让她讨厌,反而还让她心里有一丝的欢喜!

    江美景捂着自己发烫的小脸,低低的不敢抬起头,她看到顾一辰的胸口在剧烈的起伏,呼吸很粗重的打在她的头顶,似乎时间过了好久,才渐渐平静恢复了正常。

    tangp>

    “以后再敢做这种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一辰低低的恐吓道,低头正好看到江美景被河水打湿的胸口,顿时心虚的移开眼睛。

    再多看一眼,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

    要知道他们可还是在河里呢,难道还要直接在河水里……

    似乎也挺不错滴!

    这里四下无人,山清水秀,做点什么也不可能有人知道,而且看起来还很有情调。

    江美景听着头顶上顾一辰的威胁,哼呲了两声,便没有再出声。

    反正她又淹不死,跳个河而已。

    顾一辰才不怪江美景原不愿意,扯着她就往岸边走去。

    由于心里的那口气还没有全出出来,顾一辰抓住江美景的手力气很大,甚至可以说是粗鲁的把江美景往岸上拖。

    江美景一个不稳,趴到了顾一辰的身上,却被他顺势一把揽进了怀里,直接给拖了上去。

    刚刚泡在河水里,到是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一出河水,被要河水打湿的衣服全部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随着一阵轻柔的夜风吹来,身上的衣服顿时像是被坠了冰块一般。

    江美景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身体向顾一辰的怀里缩了缩。

    现在她也不用考虑什么男女亲不亲的问题了,反正她都已经打算要嫁给顾一辰了,眼下她只要不挨冻就好。

    “活该!”

    顾一辰撇了一眼,冷冷的开口,一脸的嫌弃。

    即使如此,却还是将江美景紧紧的揽进自己的怀里,让她可以贴紧自己的胸口,不至于那么冷。

    “我们赶快回去吧!”

    江美景抖着牙齿说着,真的是自做虐不可活啊!

    就算是威胁顾一辰,让他担心,她也不该往那河水里跳,现在江美景好后悔了。

    “不回去你还想留在这里过夜吗?”

    顾一辰沉着张俊脸,不知道是不是冻的,嘴辰紧抿,微微有些发白。

    毕竟不是夏天了,即使刚刚入秋,河水虽然不是很凉,可是晚上的风已经是足够冷了。

    “等一下。”

    刚走了两步,江美景突然停了下来,推开身前的顾一辰,抖着身子,哆哆嗦嗦的往身旁的草丛走去。

    顾一辰好看的眉心再次拧紧,这个女人还真是倔强的很啊!

    哗啦!

    一脚踢进了草丛里,刚刚落下去的亮点,顿时又一点点升了起来,闪泺着黄色的光茫。

    “顾一辰你快捉啊!”

    江美景说完,视线落到一旁沉着俊脸,黑沉的很难看的顾一辰的身上,挑衅道:“你刚刚可是答应过我的,说话不算话,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他是不是男人她不知道吗?改明他可以亲自跟她证实一下。

    顾一辰狠狠的瞪了江美景一眼,沉着脸步子稳健的迈进草丛里,随手挥了一把。

    “抓到了,抓到了!”

    江美景瞪着一双精亮的黑眸,兴奋的向顾一辰滩开手掌,期待着萤火虫落入自己手心的那一刻。

    啪!

    细微的声音,随着眼前快速滑过的一道影子,江美景看到了自己掌心里的萤火虫……尸体!

    因为抓的时候力气太大,所以……被教授大人一把给捏死了,肠子都出来了,就落在江美景的掌心里。

    “顾、一、辰、你……”

    江美景瞪大了双眼,愤愤的将萤火虫的尸体砸到了顾一辰的身上。

    萤火虫好可怜,顾教授根本就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

    “不行,我要活的。”

    “你不要这么麻烦!”

    顾一辰皱眉,冷声道,虽然如果,但还是走到草丛里,再次挥了一把。

    “轻点,轻点,你别又把他给捏死了。”

    江美景急的真跳脚,根本忘记了自己现在的处理,连身上的冷意都忘记了。

    顾一辰用一种看笨蛋一样的眼神再看江美景,然后伸手。

    “快给我看看。”

    江美景激动的把小手滩在顾一辰的手下,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兴奋的,站在的原地直跺脚。

    “回去后再看。”

    顾一辰将手一缩,直接藏在身后,一手揽过江美景,大步向帐篷处走去。

    “哎,快给我看看啊,顾一辰你不会是又它给捏死了吧,你怎么这么笨啊,捉个萤火虫都不会的。”

    江美景急急的吼道,几次想要扑过去扯顾一辰的另一只胳膊,却都被他快速的躲开了。

    “顾教授你们这是……”

    古琴月见顾一辰久久不回来,正要带着几个同学过去找,却看到顾一辰竟然和江美景一起走了回来,而且江美景正在不要脸的往顾一辰身上扑!

    顿时,古琴月的脸色很难看,视线狠狠的瞪了江美

    景一眼。

    “江美景你怎么回事?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吗,还有没有一个做学生的样子。”

    江美景本来还想抢顾一辰手里的萤火虫,因为刚刚太快了,她不确定顾一辰是不是真的抓到了。

    结果听到古琴月的话,不得不停了下来,皱眉看着古琴月还有跟在她身后的孙思瑶。

    真的是人倒霉,阴魂都不散,怎么去哪里,都能见到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几个人呢。

    “顾教授的衣服都湿了,这是怎么了。”

    孙思瑶身旁的短发女突然尖叫道,几个人这才纷纷注意到,江美景和顾一辰的衣服都已经全湿了。

    接受到孙思瑶和古琴月鄙夷的目光,江美景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这才想到自己全身都湿透了,胸口处的衣服被紧紧的贴在身上。

    “江同学意外落水,兴好没事,古老师要看紧其它同学,不要让其它同学再有意外发生。”

    顾一辰冷冷的开口,抓住江美景手腕的大手不着痕迹的松开。

    “顾教授您快回帐篷换件衣服去吧,去给你弄点热水。”

    古琴月担心道,顾一辰也不拒绝,只是点头淡淡的开口“谢谢了,麻烦古老师给江同学也送一盆吧!”

    古琴月的脸色有些难堪,但依旧点头道:“好的。”

    顾一辰看了一眼身上衣服,便转身向自己的帐篷方向走去。

    他和对面的那些男人帐篷住在一起,所以只能将江美景送到这里了。

    “我也去换衣服了。”

    江美景看了一眼古琴月,转头便冷着脸回了自己的帐篷。

    “古老师您看看江美景这态度,分明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孙思瑶在一旁愤愤的说道,没想到她安排的事情竟然没有成功,那几个混蛋竟然躲在对面的男生帐篷里不出来,让她连个信息都问不到。

    “好了,人都找到了,没事就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起来爬山呢。”

    古琴月昵了一眼,冷声开口。

    她虽然是燕大的老师,可是燕大一样是名门子女多,江美景这样的家世,她就算不满,也不能拿江美景真的怎么样,毕竟她还不想丢了饭碗。

    看着古琴月离开,孙思瑶有些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真没想到江美景的运气这么好,你说她会不会知道这事是我们做的了。”

    雀斑女在一旁不安心的开口,别看平时嘴上占点便宜还行,真的要得罪江家的话,她们也是不敢。

    “好什么好,她要是知道了,现在不早就告诉老师了,没看到顾教授根本就没有说我们嘛,那就是说明,江美景还不知道这事是我们做的,怕什么,有什么事不还有我给你们顶着嘛。”

    孙思瑶不甘心道,为了做今天这件事情,她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本来她已经计划的很周密了。

    只要江美景昏了,先回到帐篷里,半夜她在早人把她扔到古林里,第二天找不到人,谁能证明这就是她做的,只要江美景永远都回不来,就算最后江家人追究起来,那也是学校的责任,和她孙思瑶有什么关系。

    可是她想的再好,也没有想到计划有变,顾教授竟然叫他们全都走了。

    本来她还以为计划败露,所以一直待在这里很不安心。

    现在看到江美景和顾教授的表情,反而让孙思瑶放下心了。

    “可是思瑶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过份了。”

    短发女明显就有些胆小,毕竟她们还是学生,这么要人命的事情,她们做起来还挺害怕的。

    “过份?那你向江美景去认错好了。”

    孙思瑶冷冷的一笑,眼底闪过一丝的阴悸,短发女见状,顿时没了声响。

    她们对于孙思瑶,一方向是依附于她,一方面还真是有些怕。

    “江美景你可真够不要脸的,竟然用这种办法去勾-引顾教授,我们班可都知道,你游泳比我们都好,竟然还会落水?真是笑话。”

    江美景刚刚套上衣服,帐篷的门便被人拉开,看到门口孙思瑶她们三个身影,江美景瞬间皱了脸。

    “就是,没看到她刚刚不要脸的样子,顾教授那么推开她,她还主动往顾教授身上扑,跟没见过男人一样,真是不嫌害臊。”

    短发女跟在孙思瑶的身边,一脸鄙夷的说道。

    江美景冷冷的抬头,视线落在三个人的脸上,黑眸危险的眯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