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051.小孕妇战斗力再次升级 - 大人物的小萌妻

    “唉,小弟,你关心则乱。这样子反而会吓到那丫头的。”

    “我只知道,要不是你让我接这个任务,也不会牵涉到她身上去。那些亚特人,说了吗?”

    原来,刚才屠锐一直在审讯他们抓到的最后那波袭击者,正是亚特人。

    他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也可以推测,多半跟原来的卖家脱不了关系。这些人敢在伦敦街上那样大肆地追杀我们,用的全是真枪实弹,那背后的支持者,实力恐怕不简单。”

    厉锦琛默了一下,道,“不,他们也不是毫无顾及的。”

    屠锐点了点头,又道,“但是,现在情况更复杂了,也更麻烦了。我们还是打草惊了蛇,对方要是有心,可能很快就会知道我们的身份。现在,除了俄国人,小鬼子,亚特人也跑了出来。若真是原卖家的话,他们这跑来,不会是想要黑吃黑地把东西又给抢回去吧?”

    厉锦琛道,“黑吃黑,倒不一定。但可以肯定,他们的目的也是D晶体。都是黑道上的人,遇到阻碍,革杀勿论,倒也不奇怪。”只是他没有说出口,亚特人其实是先出手袭击了他们,才让俄国人趁机被同伙救走了。之后,这群人就一直在追杀他和萌萌。

    屠锐心下掠过一抹疑惑,却转了话题,“如今,那位贝尔教授死了,线索也断了。这俄国的黄毛子还是那么厉害,竟然还从你手里逃走了。”

    厉锦琛说,“虽然逃了,但也不是没有一点线索。那俄国人能找上贝尔教授,估计也是从原卖家那里获得的消息。”

    屠锐心中一动,接道,“如此说来,我们还是必须抓到那黄毛子,才能问出真正的线索了?”

    厉锦琛却摇头,“亚特人出现的时间点,有点问题。也许,教授一直在等待的接头人就是他们。但是亚特人却发现教授已死,当时我出现在教授公寓中,亚特人以为是我杀了教授,同时也认为黄毛子也是凶手,所以当时他们并不是要救黄毛子,其实也是要对黄毛子下手的,不过……”

    当时,萌萌却和自己在一起,情况似乎就有了新的变化?!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他们的行动算是失败了。什么都没有捞到,还打草惊蛇又惹来了一个新的敌人不提,更惊动了当地政府,需要善后的麻烦事儿还有一大堆。实在让人有些郁闷哪!

    “不过什么?”屠锐追问。

    厉锦琛蹙眉,目光微转时,“虽然我们爆露了,但是,对方何偿不是也爆露了自身?!那个稻川家的小子竟然不见棺材不落泪,也参与到这件事里,还敢追杀萌萌。既然他们都瞧见了,我就……”

    他倏地打住了口,朝那甲壳虫汽车后瞪过去,“出来!”

    俊脸瞬即拉得老长,目光阴冷地闪烁着寒光,连本来肆意的风似乎都被他这一喝给咱定住了。

    萌萌垂着小脑袋,慢慢吞吞地摸了出来。

    屠锐一看,当即又忍不住憋笑,把脸转到一边去了。

    厉锦琛的额头明显抽搐了两下,在姑娘蹭了半天都没有蹭过来时,再也忍不住一步并两步上前将人逮了回来。

    “啊,大叔,人家又不是故意偷听的。谁叫你们谈得太认真,人家都在那儿躲猫猫半天了,你们都没有发现。还两大特种兵神呢……”

    “闭嘴!”

    “唔!”

    萌萌捂着小嘴儿,却一眼委屈地看向屠锐。

    屠锐接到那“求救”的眼神儿,心里也有点儿委屈了,但又不能视而不见,忙道,“阿琛,你别吓着孕妇了,人家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种。温柔点儿!”

    “我还不够温柔?”厉锦琛一个字一个字地问出口,两人同时噤声儿了。

    厉锦琛有种荒谬的感觉,却只能揉着眉心,力图平息心头翻滚的气流。

    萌萌瞧自家大叔的黑锅脸,鼓了鼓勇气,才小小声地道,“大叔,你别生气了,我知道我错了。我破坏了你们这次的行动大计,不过我这里有一点点小小的线索,也许可以帮到你们。”

    “什么线索?萌萌,你真的有线索吗?”屠锐一听,就来了神儿。

    这可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啊!

    但他这一叫,立即得了厉锦琛一个大白眼儿,少是不把满腔激动给硬挤了回去。

    唉,孕爸的情绪要理解啊!

    “什么线索,快说!”

    啧啧啧,这也太不温柔了!

    萌萌看着厉锦琛,口气变得有些可怜了,“大叔,人家不是不害怕的。只是……因为知道是你在做这件事情,我更害怕你出事儿,才会忍不住想要帮帮你啊……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她倚进他怀里,伸手抚抚他的胸口、肚子,帖脸上去撒起了娇来。

    屠锐见状,立即别开了眼,朝后退了一步。心中啧叹,世界上也只有这对夫妇能在如此重大的“帝国安全”问题上,琢磨起夫妻关系来了。唉……

    厉锦琛也发现自己情绪竟然如此失控,心头便是一软,长长地吁了口气,终于调整回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抬手抚了拭无姑娘的脑袋,“抱歉……”

    随即,是两人默默相拥,长久地静在不言中。

    屠锐觉得自己都要化成布景了,终于忍不住咳嗽两声,拉回点儿画面存在感来。

    萌萌这方回神儿,即道,“我之前在窗外偷看到,那个俄国人打教

    看到,那个俄国人打教授时,教授倒在床壁橱柜边时,悄悄朝那柜子下面藏了什么,应该是纸片类东西,你们要是可以的话,回去找找看是什么,也许,能有些线索。”

    “真的?”屠锐一听,终于来了神儿,“我立即安排人去查探。”他转身就朝仓库里走去,半途又刹了一脚,回头朝萌萌竖了个大拇指,说,“虎父无犬女啊!妞儿,这回你可能会立大功,回头教官一定给你申请嘉奖!”

    萌萌一听,双眼大亮,忙问,“那个,你们能告诉我,D晶体是什么东西吗?”

    “不可以!以后的事情,都与你无关,把今天的事情都给我忘掉。”

    “怎么这样啊?!过河拆桥。”

    萌萌还想嚷嚷,厉锦琛只甩来一句“回家了”打发她,气得她又闷闷地抱胸不说话,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太多语言。

    这一夜,总算相安无事儿地过去了。

    ……

    隔日,萌萌醒来时,厉锦琛已经离开了。

    但也不知道是真的去上班了,还是跑到学校继续假扮那什么超性格型男里奥教授。

    真奇怪啊!他背着她假扮教授,在学校里骗取少女少妇女老师们的芳心暗许,都没给她一个好好的解释,为嘛她意外地撞上昨天的危机事件,就把她钉上了“罪恶的柱子”,各种不待见哪!

    哼!

    双重标准,小心眼儿男人。

    洗漱下楼,吃好吃的去。

    “萌萌,你睡饱了。昨天怎么回来得那么晚啊?你这孩子,总是又贪玩儿,才耗到那么晚的,对不对?阿琛还帮你打谎,别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啊!”

    妈妈们一看到萌萌,也教训了她两句。姑娘顿时觉得特别委屈,小脸儿瘪下去了,妈妈们这才收了声儿,供上美味佳肴,背后就直摇头,说厉锦琛可把萌萌小娇妻给宠坏了。

    萌萌在心里嘀咕:什么宠坏了啊!就因为他平常宠着她,现在出了事儿,都赖她头上,都是她任性不懂事儿,这也太……天哪!她瞬间觉得,自己大无辜大委屈了!

    原来,被人宠还有这种看不见的陷阱哪!

    这就是捧杀嘛!

    厉锦琛,你给我等着瞧!

    但是,姑娘要出门儿时,就被两个妈妈给拦住了。

    “阿琛说,昨天你玩累着了,已经给你在学校请了假,今天不去上课了。先休息一天,明天,就陪你去学校办休学手续。”

    “啊,不是说好了周四,大后天才办的嘛,为嘛……”

    “事出有因,事急从权嘛!你就乖乖的,听你家大叔的准没错。”

    “萌萌,阿琛也是为你好,你就别任性了,乖乖的,回去看书,或者打打游戏放松一下。要不,陪妈妈出去逛超市。”

    “不行啊,灵芝。阿琛说了,萌萌今天只能待在家里。”

    “哦,对啊!瞧我,差点儿就忘了,幸好你提醒我。就这样,你这丫头,今天就待屋里,随便做什么都成,不准抗议!”

    说着,两妈妈笑着又进了厨房,商量着一会儿一起出门的事儿去了,就把自家丫头的郁闷无辜给直接无视了。

    似乎自打姑娘之前那闹的“昏厥”危机过去之后,就没人理会她的恃“孕”而娇症候群了。

    各种不爽没观众,发泄也没意思啊。姑娘只得钻进宝宝屋,一边打游戏,一边埋怨厉大BOSS的“无情无义”。

    但玩了一会儿,她心思又转,把那涂鸦本又摸了出来,还打开了以前录下的一段贝尔教授讲课的视频资料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就入了神儿,涂鸦本上又出现了一些新的符号信息。

    厉锦琛回来时,脸色也并不太好,因为,他身后多了一人。

    “呀,小锐来了。”

    “姚妈妈好,皇后陛下好!”

    “好好好,快进来,刚熬了你喜欢的鲜鱼汤呢,快来喝一盅。”

    “哟,敢情今儿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多谢多谢!”

    可惜屠锐脚刚要往厨房里迈时,就被厉锦琛一声不轻不重的咳嗽声给止住,只能对两位妈妈尴尬一笑,打了个稍后再来的手式,跟着厉锦琛先上楼去了。

    身后跟着姚妈妈忙说了句,“阿琛,萌萌好像在婴儿房里待了大半天了,你要不去瞧瞧她又在闹什么小性子?”

    厉锦琛“嗯”了一声,脚步就朝书房的另一个方向转去。

    屠锐有些好奇,但也不敢随便吭声儿了。

    厉锦琛先敲了门儿,没人应。因为这时候,姑娘的小耳朵里还塞着耳机,有听也当没见到。厉锦琛见不应声,便直接进了门,就见姑娘正躺在她从网上买来的龙猫大睡袋里,翘着小腿儿,脑袋一点一点地不知在听什么东西,手还在本子上画个不停。

    屠锐奇怪,探身看去,没几眼,就忍不住惊呼出声儿,转头看向厉锦琛,指着地上的人儿,“这……她早就发现贝尔教授了?还是你告诉她的?她在听贝尔教授的讲课,她这是……”

    厉锦琛没有理睬屠锐的惊奇,对他来说这并不是多大的惊奇,他上前蹲下身,拍了拍姑娘的小脑袋,“萌萌?”

    萌萌被人突然打断,心头可吓了一跳,手上的笔就掉了。

    厉锦琛叹口气,捡起笔,道,“妈说你在生我气?”

    “哼!”

    “为什么生气?”

    “哼!”

    “乖,别气了。”

    “哼~”声音终于有丝变调。

    “我给你带了马克西米尔做的炸豆腐片儿。”

    这会儿,屠锐终于知道厉锦琛一直拎在手里的漂亮盒子装的是什么东西了。那盖子一打开,满室生香,简直让人瞬间一嘴的口水直冒,香得简直人神共愤啊!要是早在路上让他闻到,不知会有多难受了。

    “啊,好香!”

    姑娘终于破啼为笑,接过盒子,就戳了一块儿送进小嘴里,吧叽吧叭吞下肚子,小脸上满足的享受味儿能让世界都为她停转,感同身受,太幸福了。

    吃饱,喝足,姑娘又变回了善解人意的小天使。

    “大叔,教官,你们怎么回来了?”

    厉锦琛说,“回来看看你。”

    屠锐只笑不语。

    萌萌却不以为然,“那个,你们在教授那里找到什么了吗?”

    屠锐想说什么,却被厉锦琛的眼角余光给打掉了。他却不甘心,目光转了下落在了萌萌的那个涂鸦本上,在厉锦琛发现前一手抄起,问道,“萌萌,教官就是有点儿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发现里奥教授就是你家大叔的?”

    萌萌笑得有几分得意,“当然是昨天救他的时候啊!”

    屠锐疑惑,“可是你不一早就在学校里见过里奥教授,不是那时候认出来的?”

    厉锦琛本想阻止,但对于这个问题,他也有了点好奇。

    萌萌瞄了眼厉锦琛,道,“那时候只是怀疑而矣啦!”

    所以,这丫头才经常跑来听他的课,原来还是侦察敌情么?!厉锦琛的目光闪了闪。

    “其实,当时我怀疑的不是大叔,而是教官你啦!”

    “怎么说?”男人们都好奇起来。

    萌萌认真道,“很简单。当时教官你来我们家,我觉得,你不可能那么闲地真来伦敦渡假。现在这个季节,可是伦敦最不好的季节,根本不适合旅游啦!之前,你还跟大叔在书房里私晤,我猜测你们多半在秘谋进行什么事儿。后来,在学校里看到里奥教授,我觉得就有点儿熟悉的感觉。我觉得不该是我家大叔,因为我家大叔很忙,不可能还花大把时间来学校上课啊!”

    “……接触之后,我觉得,里奥教授多半是早就认识我的人。后来有一次,碰到贝尔教授似乎想对我不利,大叔装的里奥教授突然出现救了我走。我觉得,可能不是教官你。我又想到,之前里奥教授他抱我的姿势,都是平常大叔抱我的姿势,会让我很舒服,不会压到宝宝们。要是换了教官你,不可能第一次抱就抱得那么刚刚好……”

    屠锐好笑地看了眼厉锦琛,有想要嘲笑的意思,不过厉锦琛却听得认真,眼中都是柔和的笑意,显然为小妻子竟然能那么快发现自己,不觉得丢脸,反而很自得。

    “真正确定嘛,还是当时我叫老公上车时,他都没有反驳啊!”

    屠锐再忍不住笑了开,“原来,还是阿琛你自己暴露的。唉……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哪!”

    萌萌这厢却冷眼盯屠锐,哼哼道,“教官,你太过份了。”

    “什么?”

    “你明知道我在怀孕,我家大叔是个孕爸。还给我家大叔派这种伪装的任务,要面对那么危险的带枪老教授。哼,难道现在的大领导只知道搞政绩,丝毫不顾及我们普通老百姓的家庭幸福和人生安全嘛?!太过份了!”

    “政绩?家庭幸福?”屠锐被萌萌姑娘的新鲜词汇给绕得一脑门儿的冷汗啊,唰唰地下!

    萌萌表情更激动了,“现在的大领导也太没情没义了,人家大叔明明已经退役了,凭什么还要强迫人家干这种危险的事情啊!而且,我家大叔还是世界知名的商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向全球广大万万员工交待哪?他们可等着我家大叔带领赚钱养家呢!不说远了,教官你怎么跟我交待啊?你老实说,你到底在查什么鬼东西,非要把我们家大叔绑上一起刀山火海地闯啊!太没天理了!”

    “我,咳……”屠锐差点儿就蹦出实话来反驳了,好在他还是端住了特种兵王的定力,没有着了小姑娘的道儿,及时打住了,“阿琛,这事儿你来解释吧!”

    厉锦琛拧着眉,似乎不知这话该从何说起了。

    萌萌又叽哩呱啦地抱怨起“大领导”不通人情,故意折腾平民百姓,不仁道地胡乱“征兵”,伤害人民群众感情啥啥的,闹得屠锐冷汗下去了,热汗又上来了。

    最后,忍无可忍,直道,“厉锦琛,你不说我就不客气了。这错儿怎么全绕我头上了。丫头,你听好了,阿琛答应帮我,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教官,你别被我说中了你们当领导的坏心思,就胡乱拉靶子当挡将牌啊!”

    “要我真乱说,那回头就让那些坏蛋乱枪毙了我。”这誓言可重了,不过萌萌没看到某教官在背后用手指画叉叉的小动作,“当初,你家大叔为了把你从机场追回来,你知道动用了多大的力量吗?那可是把整个帝都机场封锁两小时,这可不是小言里的霸道总裁敢做的事儿也没这种情节,要搁咱现实里,就是胡闹,就是危害社会危害国家有反社会性质的恐怖事件!追究下来,你知道有多严重吗?我告诉你……”

    噼哩啪啦,叽哩呱啦。

    总之,屠锐的口才自然也不是盖的,一通嘀咕下

    一通嘀咕下来,终于把自己的红脸说回了正常状态。

    “回头你要不信,就问问你家向大班长,他表哥最近这半年多都在干嘛?有没有在国家会议上出席过?有没有新闻报道过?你就知道,连咱们总统的儿子都在为你家大叔面壁思过了,你家大叔要是再不给国家干点儿实事儿,回头上头怪罪下来,就轮到你们夫离子散。我这刚生下的小侄儿,可就见不着亲爹了!”

    “啊,大叔……”萌萌吓得钻进了厉锦琛怀里。

    厉锦琛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立即出声喝止了。

    只是男人们都没料到,小孕妇现在的孕聪症可不是白拣的,转个眼儿迅速就品回了味儿,找出了巨大的漏洞,“你骗人!教官,你们男人太无耻了,明明就是为了你自己的政绩和任务,偏偏要把责任怪到我头上。长官,我发现你竟然跟历史上的那些昏庸无能的暴君一样,自己没本事亡了国完不成任务,却要怪我们女人祸乱宫廷,败坏帝国。简直就是外强中干,该多么没自信没自尊没脸没皮没心肝儿……啊唔!”

    厉锦琛不得不捂了小老婆的嘴巴,再说下去,这顶头大领导就真的要黑脸儿了。

    萌萌挣出了小嘴儿,“不,我要知道,你们俩到底在查什么?”

    “不行!”终于,两男人异口同声了。

    萌萌的小脾气终于爆发了,“凭什么不行啊,这次追杀犯里还有亚特帝国的人。涉及到我的国民,要是你们不告诉我,我就回去问我哥去。反正我都要休产假了,我就跟妈妈回大西城去,问问我哥还有我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是你们现在忙活的事儿,损害了我们亚特帝国的利益,哼哼……”

    “萌萌,不要胡闹!”厉锦琛肃了脸。

    “我才没有胡闹。那些亚特人还要刺杀公主殿下我,难道我不该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嘛!说不定,这事儿还跟那个什么汉都亚大议长,或者一直跟爸爸和哥哥暗中为敌的什么兰达雅公爵有关,为了我的家人我未雨绸缪,难道也有错吗?!”

    呃……两个男人再次无言以对,心说,这小孕妇的嘴皮子战斗力又升级啊太强悍了!

    ------题外话------

    秋秋最经典的作品——超浪漫极致深爱异国恋《七日,魔鬼强强爱》即《七日一帝国盛宠》,重口,制服控,大叔控,傲娇可爱妞VS鬼畜腹黑深情极致帅酷亲王殿下!烽火硝烟中的恩怨情仇,惊天动地的极致宠爱,乱世交割中的惊天绝爱!

    “小东西,整整四年,我都无法忘记在你身体里的感觉,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么…”

    ——英俊如魔的男人,将她狠狠压上,紧锁着她的魔魅双瞳中燃烧着邪恶的红莲狱火,让她颤抖地想起那段可耻的记忆…七天七夜的折磨羞辱,无所不用其极的逼迫,无边无尽的欲望沉沦…

    【极致宠溺】

    ——她的一句模糊的呓语,让北平最寒冷的冬季,为粉樱飞舞芙蓉花覆盖;她的一个微笑,让他放弃了屠城的三光政策;她的一滴眼泪,让他虔诚地跪行千里为她祈福添寿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