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052.哄骗小孕妇,警察又来了 - 大人物的小萌妻

    “兄弟,这是你的家务,我就不打扰你们夫妻两沟通了。”

    屠锐摆摆手就要离开,却是顺手抄起了萌萌姑娘扔在一边的涂鸦本。

    萌萌可没错过屠锐的小动作,立即大叫一声,把本本给抢了回来,惹得向来威风八面冷酷无比的屠长官也是一脸的尴尬。

    “教官,你存心欺负我们妇女儿童嘛?!”

    啧啧啧,瞧瞧那小脸委屈得模样,还以为这小孕妇真受了莫大的委屈,殊不知明明现在受威胁被拿捏的可是他们堂堂两个大男子汉啊!

    厉锦琛当然不想把自己执行任务的事儿,捅到那位严肃的皇帝岳父那儿去。就算现在有亚特人牵涉进来,他还是有自信能保妻儿安全的。若是让皇帝和皇太子知道了,他们刚建立好的关系就又被破坏了,若是皇帝一意孤行要何思蕊带萌萌去大西城待产,丢他一人在伦敦,他也不愿意。

    “大叔,”萌萌左右是打不开屠锐那张铁嘴的,只得回头在自己老公身上做文章,娇唤着又往厉锦琛怀里蹭,还故意拿着那大手抚上了自己的大肚子,母子双管齐下啊,“那个柏耀司可想害我和宝宝呢,你难道都不跟我说说,他是跟你们的行动有关,还是私底下一直窥探着我的行踪,意图对我和孩子不利呢?难道,我连自身安危的最基本知情权都没有嘛?大叔~”

    小孕妇攥着丈夫的手又摇又叫,那娇嗲嗲的声音让屠锐直抹手臂的鸡母皮。哎呀,这女人啊~

    厉锦琛有了犹豫。

    屠锐也实在受不了萌萌的软磨硬泡,横竖他也看出厉锦琛的动摇,便又拿过萌萌的涂鸦本,道,“丫头,我可以告诉你一些情况。但是我也有条件,你得先答应我!成不?”

    萌萌一听,就知道这里肯定会有猫腻,不妨两男人又会欺骗她。为嘛啊?这之前不就假扮了学院教授来骗了她一回嘛还是她自己发现的,要不他们也不会主动承认。

    “成,我答应你,你说,我听着就是了。”至于我信不信,就是我自己的事儿了。更甚于要怎么做,你们也不定管得着!哼哼!

    姑娘这般腹黑地想着,面上却端起了乖巧听话的神情,认真地看着两男人,看他们谁先上来“哄骗她”。

    屠锐看了眼厉锦琛,厉锦琛只是皱眉不予反对,便只好来做这坏人了,反正他已经做了一回坏蛋也不妨将坏蛋做到底了,“咳,其实,事实是这样的……”

    说是贝尔教授偷了厉锦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武器设计图,即是萌萌姑娘之前偶闯书房时看到的那个图纸资料。而这武器若是批量生产,可以瞬间提升一只特种兵的整体实力到世界一流水平,相当于装备了一个师的力量。如此强大的技术力量,丝毫不亚于瓦特发明蒸汽机带来了全球工业化,图灵发明计算机思维创立了一个互联网世界。像这种划时代的价值,一旦落在武器设计上绝壁就成了“灭绝性”的存在啊!

    “我们怀疑贝尔教授想要把这份设计图卖给恐怖组织,要是让那些人得到。妞儿,你想想近来星条国的九一一事件,还有各武装冲图国内的什么生化武器,某岛国爆发的难以控制的超级病毒事件,恐怕都不及这个武器设计可能造成的巨大灾害。所以,我们才不得不越国追捕犯人,冒险私下动手,誓死也要把那图纸给追回来。”

    屠锐说得一副正义凛然状,眉目间的严肃之色自也是骗不了人的。

    萌萌接道,“华夏帝国的秘密武器,被米旗国的人偷走了,也不便于告诉米旗国。因为你们担心这其中也有他们的间谍行动,故意窃取华夏的武器技术。”

    国与国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和不同领域的秘密较量。军队实力,以及武器装备从来都是国与国之间的较量重点。

    “我们的目的,就是找到图纸,将之摧毁。但很可惜,教授已经将东西寄存到了别处,我们一直监视他就是为了寻找他寄存对象的线索。之前你给我们的消息,我们找到了那纸片,但是上面的信息很奇怪,我们还没有破译出来。”

    “什么信息,能给我看看吗?”

    屠锐又看了眼厉锦琛,便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一堆奇怪的数理符号儿,就像是贝尔教授随手的草稿纸。这对于半个数理小白的萌萌来说,当然看不出来五四三了。

    萌萌又提问,“可是,你这个武器图纸,跟我们亚特帝国有什么关系呀?难道亚特帝国的人也想要偷你这个设计?俄国人和小鬼子要偷我理解。因为他们两国有史以来在军事上,跟咱们华夏帝国就存在明显的对抗势态。”

    俄国霸倨东欧和西亚,主要忌惮于欧洲和美洲世界的威胁;小鬼子是华夏帝国的世仇,一直以来受美洲影响,可以说是美洲在亚洲力量的一个代表。而俄国同华夏的关系向来比较微妙,相对来说还比较平和。而说到亚特帝国,占倨了大半南海地域,与华夏的军事对抗也并不激烈,顶多就是在小海岛上有些摩擦,历年来也相安无事,都好说好了的。最重要的是,亚特帝国的军事力量非常强悍,连欧美国家都要羡慕不矣,何至于来偷水平低自己一大截的呢?

    咳,当然,这不是萌萌姑娘看不起自家老公的能力啦!

    屠锐就拿国与国从来都有私下的武器竞争为由,随口打发了过去。

    “丫头,你父兄现在还在

    丫头,你父兄现在还在为你袭爵的事儿,跟议会和教宗们折腾呢!你也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千里之外还要为你的安全操心吧?”

    厉锦琛这方开了口,接着屠锐的苦口婆心,口气较为严厉了几分,“萌萌,你不可再涉入此事,回头乖乖修学在家养胎,待产。其他的事情都不要担心,我和你教官会搞定的。听话!”

    听男人如此口气如此说道,萌萌就知道,他是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已经给了她一个答案,纵使她心里疑云重重,还有很多疑点其实根本说不通,但对方都退了一步,她也不好再咄咄逼人,得寸进尺,必须见好就收。

    “好吧!”这些男人,真狡诈!

    想想之前的那场侦察、探听和追杀奔袭,也确实是太惊险了点儿,她又下意识地握了握父亲的黑晶石,感觉似乎就会有一种奇妙的力量重新注入体内,安定了她有些慌乱的心神。

    ……

    两男人终于安抚住了小孕妇后,这方回了书房议事儿。

    这时候,屠锐才从另一个兜里掏出了一份东西,那是一个包装得颇为精美的邀请函,黯蓝色的阴纹纸上,标准的皇家字体以涂金镂印,显得十分的尊贵大气,正中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兰玲花徽记,这是贵族邀请函上常用的家族或组织专用徽记。

    与此同时,原来的书墙降了下去,又露出萌萌当初见过的那面电子屏,显示出了这款邀请函的身份背景。

    “亚伦特堡皇家学术晚会!”

    “该晚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百年前的工业革命时代,有当时的贵族牛顿、瓦特等科学家,大发明家,由皇家挂名,尤其是当时极富科学发展精神的亲王或公爵、伯爵领头捐款,从议会拔取资金,再由教育部或发展部出面组织,网罗全国甚至全世界有名的科学家们到会,参与讨论,交流,学习,聚集世界上最聪明的科学家发明家们,网罗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和思想。”

    “亚伦特堡皇家学术晚会,可以算是人类科技进步,以及生活变革的第一个前沿展示台!因其通常在诺贝尔奖之前举行,会上诸多专家都会成为之后诺贝尔的获得者,所以又有‘诺贝尔预备晚会’之称。又因其聚集了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也被戏称为‘地球之子’年会,意在赞颂这些拥有改变历史和人类发展历程的人的伟大和功绩。”

    传说,瓦特,图灵,爱迪生等等,当年还未大大出名时,就参加过这种晚会。年轻的科学家们有机会进入这样的盛会,无疑会对他们产生终生不朽的影响。

    如此盛会,能获得其邀请函,可谓凤毛麟角,绝对值得在学术界夸耀一翻的了。因为这种盛会,并不是伦敦大学的教授都有机会参加的,整个学院数百位享有著作的专家教授里,每年也顶多选出几位有资格参加。一场晚会也千而八百的人了,世界上的名校数以百计,每个学校也顶多获得一到两张,顶多三张的邀请函,绝对是让人眼红到爆的资格啊!

    光是这张邀请函,就足以让一个家族一辈子裱起来展示为家族的荣耀了。

    没错,这邀请函便是萌萌偷看到,在贝尔教授临死前被他悄悄塞进柜子底缝的东西。屠锐之前拿出的那什么草稿纸,也只是贝尔教授的草稿纸罢了,没有任何意义。

    无怪乎贝尔教授临死的时候,都只记得保护这一张邀请函。至于,为何故意把他藏起来,也可以推断其即将接头的人应该也会参加这个晚会。更说不定,便是那个人给教授发的这张邀请函。如果认真辨来,贝尔教授或许根本够不上资格参加这样的盛会,倒是托了那个接头人的特殊权势才有幸出席。如此种种殊遇,不怪乎贝尔教授愿意为之以身试险,涉入这件“危险武器”争夺案了。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进入这个宴会。我已经跟国内打申请报告了,估计要花点时间了。老头子对我们的行动失利表示极其不满,这次国内也只收到五张邀请函,张张都宝贝得跟金子似的。要剔掉两个空额,怕是会把那些迂腐的老头子给憋得吐血。”

    屠锐戏谑地说着,但事件背后的门道显没有如此轻松,桩桩件件都能烧掉人不少脑细胞。

    厉锦琛沉眉半晌,只道,“在此之前,先把那些多余的麻烦给解决了。”

    意思自然是指,俄国间谍,小鬼子黑帮,还有那神秘的亚特人。

    ……

    萌萌瞄了一日的草稿纸,还把里面的算式都学习了解了一遍,直绕得她一个头两个大,什么线索都没发现。

    当然,这东西根本没啥线索,只是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演算草稿罢了。

    最后,姑娘有些郁愤地将破草稿扔在一边。暗忖着,从哪里跌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吧!

    于是,她跑去腻呼上了正在看财经报纸的厉大BOSS。

    悄声问,“嘻嘻,大叔,我有些好奇,能问你几个问题嘛?”

    “问。”厉大BOSS不动如山,神色十分淡定。

    “大叔,那天我在书房里,我记得我看到的是一个长柱形的晶体图,并不是什么武器啊?难道,你现在做起生化武器了吗?那长柱体是个什么东西样的武器呢?能不能跟人家说说,有多厉害哪?”

    “不可以。武器,就是杀器。沾染血腥的东西,你不需要了解。”说着,他指了指桌上刚做好的蒸蛋糕

    好的蒸蛋糕。

    姑娘顺手拎了一个,边吃边问,这脑子可丝毫没有打烊被蒙混的意思,“大叔,当天抢东西的除了俄国人,还有小鬼子。我就是奇怪,柏耀司只是个黑帮小混混,他是怎么知道你的武器图纸泄露的事呢?你的图被偷了,你肯定不会宣扬的?难道是偷了图的人吗?可是贝尔教授都是六十好几的老大叔了,他怎么偷得了你的东西?”

    厉大BOSS的眼神闪了闪,不置可否,“这些事儿,不是你该关心的。”

    萌萌却楔而不舍,“大叔,人家就问最后一个问题嘛,最后一个,不问人家真的会被好奇心抓死的啦!贝尔教授只懂数理学,他连手机都用最老式的,智能机全不懂,也没兴趣。他也懂得武器和电子设计吗?难不成,他私下里和图灵大神一样,也涉猎了生化领域?”

    厉大BOSS的淡定终于破功了,“萌萌,我不是早就说过,现在你只需要认真养胎,不温书的话,玩玩游戏都可以。其他的事,一概不准插手。收起你的好奇心,明天我陪你去办休学手续。”

    萌萌顿时小嘴儿翘和天高,可怜地嘀咕,“原来,大叔你和屠教官合着伙儿来骗我的。哼,哼,哼,我不理你们了!”

    嚷完,她撑着他的胸口站起身,抱了抱大肚皮,又重重哼一声,转身走掉。哦,没忘了抱起那一盘子蒸蛋糕,边吃边去找妈妈们唠嗑儿了。

    厉锦琛只有无奈地一叹。

    ……

    休学这日。

    萌萌心里还是舍不得学校和同学的,早上起床,就是一副恹恹的表情。

    全家人都知道她的情绪,当她撒娇呢,都由着她。她要吃的就递上,嚷着要喝的就塞过去,闹着骨头嗑了牙,厉锦琛就给她抠出来,又叫着没劲儿啥啥的,厉锦琛索性将人逮进怀里,一个深吻。

    消停了。

    众人都捂着嘴儿到一边偷笑去了。

    厉锦琛口气郑重道,“乖乖的,现在大家都绕着你一个人转,你也要学着理解大家的心意。是不是?再这样下去,以后咱们的宝宝也成了两个小任性鬼,到时候该头疼的就是你这个妈妈了。”

    萌萌瞪一眼厉锦琛,埋下头,心里嘀咕着:什么叫她任性啊!要不是因为他和屠教官欺瞒她,一次就算了还两次三次不限档儿地上,连点脸红和心理愧疚都没有,她何至于如此不爽生气啊!

    她抚抚自己的大肚子,平息了些许的气息,乖乖吃了饭,跟着上了车。

    上车时,厉锦琛为姑娘系上安全带,又说,“这个周末,我带去去伊丽莎白宫玩,那里可以随便开你的小汽车。”

    “哦!”萌萌懒懒地应了声儿,面上表情不多。心里是知道对方还是在想法子哄她开心的,又有些小纠结,难道真是自己太斤斤计较了?

    有时候,夫妻吵架的确有些莫名其妙,到最后也搞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争执。要真追根究底才会发现,不过是因为一双袜子或一个锅盖的小事儿,确有些荒谬。

    到了学校后,萌萌没想到会在办公室里看到一个许久未见的大熟人。

    “呀,致诚哥哥,你怎么来了!”

    有朋自远方来,萌萌高兴坏了,还像以前一样直接奔过去就要抱抱。王致诚赶紧地将手上的包包放下,将萌萌抱了个满怀。

    笑道,“哎呀,小萌萌现在变成大萌萌了,可沉了不少啊!”朝厉锦琛竖了个大拇指,调侃,“BOSS,您最近的饲养工作做得好啊,瞧这块头儿,瞧这份量,瞧这皮毛,瞧这水色……”

    萌萌气得一把推开人,“致诚哥哥,我当人家是猪,还是马啊!什么皮毛水色的,难听死了。”

    听得懂的人,全笑了开。

    萌萌大眼一转儿,又笑了,“致诚哥哥,许久不见,你的人生宽度也见长啊!啧啧啧,有几个游泳圈儿了?不会怀了二胎吧!”

    王致诚立马躲开了那戳过来的小手指,故意收了收腹。心下苦笑,因为帮着老婆坐月子,最近他自己也不知不觉地被丈母娘给喂肥实了。转眼仔细看看厉大BOSS,还是那么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哪!人家可有两个丈母娘,还能保持如此好的体太没走形,不愧是大BOSS啊!

    休学的手续已经被王致诚办好了,因为上次也是他来办的入学手续,这次厉大BOSS丝毫不觉得牛刀小用,就把人从半个地球后招了过来,竟然也只是为了博小妻一个乐子。

    办完手续,还不得不去教授那里道个别。萌萌想到自己这短短两个学期,明明没有招什么事儿,可还跟大一差不多,过得很有些惊险重重,大事小事儿不断。

    “卡罗琳教授,对不起,我实在是一个不省心的学生。让您失望了,给您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萌萌一看到老教授,立即行了一个大礼,口气很愧疚,表情十分不好意思。

    老教授初时还是端着一张严肃兮兮的脸,看了看厉锦琛,厉锦琛只做了一个简单的养胎说明,倒丝毫没有什么歉疚的表示。

    “你这丫头,你道什么歉。害女人怀孕的是男人,男人才是罪魁祸首,害你这个好学生没法继续读书,他应该负全责。他才最应该道歉,而且应该是跟你道歉才对。”教授的口气可是显显的恨铁不成钢哪!

    萌萌一愣,看向厉锦琛。

    厉锦琛却说,“教

    却说,“教授,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怀上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个男人最值得骄傲的喜事儿,我不觉得为此我要道什么歉。不过……”他低头看着可爱的小孕妇,目光轻柔,“我应该为影响了她的自由而道歉。”

    他突然抱住她,落下一个温柔缠绵的吻,“宝贝,对不起,辛苦你了。”

    咳咳咳!

    大叔,你也真是太会演了吧!

    可素,连老教授都吃这一套,红着老脸摆手赶他们快快离开。同时,还不忘送上一份小礼物。

    “礼物?”

    离开办公室之后,萌萌打开那用漂亮的牛皮纸包装的东西,结果却是傻了眼儿。

    “论未来二十年金融世界发展之趋势!”

    厉锦琛道,“看来,教授给你派的这个期末命题,足够你打发临产前的寂寞时光了。”

    卡罗琳教授的手笔向来别致,萌萌无语问苍天。

    出了教学楼后,萌萌碰到了闻讯赶来的游黛丽等人,“娃娃,你太不够意思了。之前明明说好一起打牙祭的,结果半途就跟你老公跑掉了。害我们好一顿找啊,差点儿吓死我们了。”

    “就是啊!你离开之后,那个对街竟然来了好多警察啊,听说死了人了。还是我们数理学院的一位老教授呢!”

    说到这里,萌萌心里不由得紧张了一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过厉锦琛及时打断了众人的八卦,表示赔罪,请众人到阳光餐厅大快哚祭一番。游黛丽连忙举手表示,大BOSS请客就是跷课也要参加,惹笑了众人。

    然而,当他们离开学校时,却撞见了两辆警车到来,四五个膀大腰圆的警察下了车,顿时四周弥漫出一股紧张的气息。

    萌萌突然想到,自己和厉BOSS当天都有在场,会不会被那里的摄像头录下来了呢?不由紧张地看向厉锦琛。

    厉锦琛揽住她,低声说了句中文,“放心,没事儿。”

    然而,他们还没有走出学校,就被警察拦住了。

    “厉太太吗?刚才有老师反应,你在贝尔教授被谋杀前,与他有过接触,请你跟我们谈谈当时的情况,协助我们调查捉拿真凶!”

    ------题外话------

    秋秋的高干完结文《强吻亿万老婆》这是一个小绵羊无知引诱大灰狼,继而被打包圈养,稀里糊涂蹦进狼窝被吃干抹尽滴【超甜蜜重口味黑X文】。

    阴差阳错,还是命中注定,擦枪走火后,世界变了。

    “啊,你为什么在我创上?”

    “蓝蓝,你看清楚,这里是总理套房,准确说来是你在我的创上。”

    “啊啊,你你你……你强……”

    “蓝蓝,你看清楚,要验伤的话,我的受创面积和数量更大更多……更深。”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