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056.极品小孕妇 - 大人物的小萌妻

    “大叔,啊呜……”

    萌萌突然一声嘤呜,本要起身却跌坐回去,捂着肚子小脸上一片纠结。

    虽然只是一个很轻微的反应,在那片男人撕杀的浩荡声势下根本无足轻重,但却在下一秒,让临近崩溃边缘就要动杀手的男人动作一顿,回头看了过来。

    李维奇以为自己死定了,他已经悄悄将手腕上侥幸未被收走的通讯器打开,只要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就立即把情报传回去。就算他这次杀不了孤狼,但只要让局长知道,局长必然不会坐视他们这组小队的全军覆没。而那个任务也绝不会就此终止,还会继续派部队过来进行到底。到时候,说不定局长还会亲自出马,即时,这个可疑的东方男人……

    然而,令李维奇讶然的是,那小孕妇一叫,男人突然就收了手,回到了妻子身边。

    萌萌急忙抓住厉锦琛的的手,用力地摩挲着,眼神湛亮逼人,目光中全是紧张和不安,声音低柔地问,“大叔,那个人一直说孤狼,孤狼是什么人哪?我们家……什么时候惹上什么恐怖份子了么?为什么他们会找上我们,还杀了那么多的保镖?”

    “……孤……”厉锦琛唇一动,却见掌中的小手又偷拧了他一把,像是在暗示他什么,他心念电闪间迅速明白了她假装有恙的用心,浑身爆动的情绪似入水的烙铁,兹溜一下就泄去大半火气,心中一软,反握住那双小手。

    萌萌生怕厉锦琛失控,爆露了那个身份,又道,“大叔,我好怕。他们……杀了妈妈好几个亲卫,队长都受了伤。之前还有国内的人追杀我,我怕……会不会是爸爸和哥哥他们为了争取我的爵位,跟国内的什么人起了厉害冲突……”

    厉锦琛心知姑娘现在这样说,主要是为了给自己脱嫌。比起俄国间谍的凶狠毒辣,杀人不眨眼,其实他们并不担心亚特帝国的对手会派人来暗杀萌萌。一方面是实力问题,二方面萌萌现在并未在亚特国内,要是对手这时候就下杀手让皇室一家察觉,那必然在议会内外都会引起不好的影响,反而会给皇室一家以把柄争取到更多的同情票,得不偿失了。

    厉锦琛便接道,“这事儿,我回头跟皇太子殿下商量一下,你就别担心了。身子真的没事儿吗?明天我陪你和皇后陛下去医院瞧瞧,不然我真不放心……啧,早知如此,我就该让你早点儿回家养胎,这国外的学校也太不安全了,听个教授的课就惹来谋杀事件。看样子,你还是跟皇后回大西城待产,我才能真正放心。”

    “啊,大叔,人家不是那个意思,你别……”

    萌萌没想到明明是帮男人打掩护来着,怎么这矛头不知不觉就转向自己的“自由生活”了,不禁闹了起来。

    厉锦琛这次的态度相当强硬,毕竟这眼前还摆着一片“血淋淋”的“残酷”现实呢!便不管姑娘说什么,就要抱人上楼回房休息了。

    然而,夫妇两刚要起身时,李维奇却发出激烈的嗷嗷叫声,他还在麻醉状态中,舌头也撸不直,发出的声音十分模糊不清,但他神情激动无比似有极重要的事情要说,立即又吸引屋内外人的注意。

    警察们奇怪,“他想干什么?”

    男主人这厢已经消了气儿,这入室杀人犯竟然又闹腾起来,不是存心找死吗?!

    大家都有些不明白。

    这时候,屠锐从厨房出来,看到这情形,眉峰皱起却没有什么行动,倒是把随后探出头来的袁祥儿给摁了回去,以眼神示警。袁祥儿心头不满,倒也没闹。

    厉锦琛要上前时,又被萌萌攥住,眼神担忧地看着他,还是怕他因一时情绪激动,爆露了已经隐藏十几年的身份秘密。虽然他从未跟她提过“孤狼”的事,但凭直觉,她觉得不能让这个俄国杀手跟厉锦琛有太多接触的好。

    厉锦琛轻轻拍了下萌萌的小手,回头走向李维奇,慢慢蹲了下去,继续皱着眉头,神色间便多了一抹疑色,道,“你是为什么人做打手,呵,我会派人查出来!现在,我只想跟你说一句话,如果你还有本事回到你主子身边去,那就告诉他,我厉锦琛的立场,就代表着慈森集团的立场。”

    厉锦琛说的当然是英文,不是俄文。

    李维奇听得,心中便大为诧异。他仔细看着东方男人的面孔和神色,以及眼神,想要寻出些什么,却一时又被其话中的含意给搅得有些昏头。他大叫了几句俄语,“孤狼,你别装了,我已经认出你了。十五年前的仇,也许你已经忘了,但是我们发誓一定会为兄弟姐妹们报仇!今天……”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厉锦琛一把掐住脖子没了声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也别再在我面前装蒜。告诉你的主子,我妻子的选择,就是我厉锦琛的选择!不管你的主子想要如何对我妻子,或者是我的集团不利,就让他尽管放马过来。”

    说完,厉锦琛便要退身,李维奇更觉得奇怪,便不得不用英文叫了出来,“等等!你妻子到底是什么人?”

    厉锦琛回头,脸上就有抹嘲讽,“我妻子是什么人,你们没有查过就杀上门来?你是在嘲弄我,还是在嘲弄你们自己?别再掩饰了,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派来的。”随即,他叫了警察,就要把李维奇等人带走,交给警察局处理。

    这时候,李维奇心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又叫,“你

    白了什么,又叫,“你妻子跟学校的那个里奥教授有一腿,难道你不知道吗?”

    哟!这寻不着孤狼,就转而挑拨他们夫妻关系,借以查探真想,想让他露馅儿。

    厉锦琛心头冷笑一声,蹙眉回头道,“你说什么教授?我只知道,我妻子学校的教授突然被人谋杀在公寓里,因为我妻子和学校不少学生去听过这个教授所在学院的课,也被盘问过。什么里奥教授?”

    萌萌一听对方已经提到那个伪装的身份,想了一下,立即上前,“老公,那个里奥教授和被谋杀的贝尔教授是同一个学院的。因为,因为……咳,那个,黛丽喜欢听那教授的课,才拉我和婷婷一起去听听看的……说是……咳,我数理不好,也许能帮我打通任督二脉。”

    闻言,厉锦琛的脸色当即拉了下去,显然一副嫉夫的表情。

    萌萌立即抱着他的手臂,解释,“老公,我也只是去听过里奥教授两三次课啦,你别生气。要不是黛丽不好意思,你知道她向来面子薄。可我跟里奥教授真没什么往来,要说密切,那艺术学院的校花,那个弹箜篌的,还有一个跳天鹅舞的校花,听说经常往里奥教授办公室里跑,跟教授来往很多很频繁呢!”

    厉锦琛这一听,脸色又变了几变。

    这小妞儿,竟然在这种时候,怨怪他“招峰引蝶”吗?

    而那方听他们夫妻竟然当场争起了“小三儿问题”,屠锐心下就一阵儿好笑,袁祥儿却是不太清楚之前发生的事,就想要上前帮小表婶儿说话。屠锐立即拉住人,就惹来祥儿姑娘的不满,两人又拉扯起来。

    这时候,李维奇见这对夫妇的互动,心下疑斗更深。厉锦琛没有亲手杀了他们,这一行为跟孤狼那种狠戾到动则赶尽杀绝、不留后患的行事风格,大为不同。当年,孤狼身边并未有同伴,但他的同伴曾为了狙杀孤狼而炸掉了一幢小学校,后这位同伴遭到了同样的报复,并且其身家财产全部被孤狼窃走,后来他们查到那些钱财都给了小学校时伤者和死者亲属。可见,孤狼对于对手伤及无辜的事情是相当震怒而不可原谅的。要是孤狼真跟这个小孕妇有关系,或者说这个东方男人真的是孤狼的话,应该会想方设法对自己赶尽杀绝才是,不会这么轻松就放过自己和下属。

    “够了!现在你们学校一点儿不太平,以后能不去学校就不去。省得招惹出这么多事儿来,这回要不是皇后陛下在这里,带的亲卫兵够多,我真难以想像……”

    萌萌却嘟起了小嘴儿,嘀咕,“人是多,可是对手也很凶残啊!要不是我和队长及时发现,做了事先布置,要等你回来,那看到的早就是一尸N命了!人家可是有自保能力的……”

    厉锦琛听她又在说小话,恼地又是一吼,“你说什么?你以为这是儿戏吗?什么绸缪布置,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够了,回楼上去休息。我必须亲自跟警察局长亲自打个电话……”

    说着,他又回头瞪了李维奇一眼,厅维奇却是在低头沉思着什么。

    这时候,屠锐上前介入了夫妻两的谈话,他声音低沉,面色冷肃,高大的身材看起来比厉锦琛更要壮实不少。李维奇一见该人,就觉得其身形气势有些熟悉,不由这注意力终于彻底转移了。

    ……

    屠锐有些好奇地问萌萌,“妞儿,你说你和亲卫队长都发现了这些人埋伏在附近,意图袭击?”

    说不惊讶是假的!屠锐刚才就看出,萌萌是极力在为厉锦琛隐瞒“孤狼”这个身份,其实,他自己对于厉锦琛利用这个身份,当年都做了些什么事情,都不清楚。关于“孤狼”这个代号,他只知道,是属于总统阁下最神秘的特种部队组织里的一员,其身手、手段,可谓世界顶尖儿中的顶尖。

    他也是在厉锦琛退役多年之后,因接触到更多帝国权利中心的事务,才慢慢知道“孤狼”的一些事情。

    现在出面,也算是为今晚的事情表达一下歉意,让自己做个替罪羊吧!谁叫“孤狼”的易容身里奥教授的外形,跟自己最像呢!

    萌萌看着屠锐,心里却是冷哼了一声,瘪瘪嘴儿,道,“教官,军训的时候你就教过我们,侦探敌情要做到专心、细心,将心比心。我今儿睡太多,精神好,又觉得很无聊,就在屋子里瞎溜哒,看风景,就发现了他们呗!”

    看风景,就发现了会狙杀绑架自己的世界级顶尖特工的行踪?!

    男人们一听,包括李维奇,心头都是一惊。

    不过,李维奇因之前被萌萌算计失误到险些丢去性命,倒不是特别惊讶,只是他仍有些无法相信,对方不仅最终取得了胜利逮住了自己,竟然从他们最开始行动时,就发现了他们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他们可是帝国内顶尖的特工组织,漂亮地完成过多少次任务啊!在海湾那片的战争,和一些小国的内部冲突里,他们担任的角色绝不仅仅是普通杀手那么简单。

    可就是他们这群如此专业有经验的人员,竟然早就被一个还是大二的学生给识破了?这简直不可思议,不,匪夷所思!不不,绝对不可能,这小孕妇根本就是在说笑。

    然而,接下来萌萌所说的一切,却让李维奇产生了一个荒谬的念头:难不成,孤狼做了变性手术,已经变成了一个女孩?!

    这念头要让萌萌小孕

    让萌萌小孕妇知道,肯定就有这会儿侃侃而谈自己如何获得最终胜利,还安全抓捕到袭击头目和几个活口的高兴劲儿了!

    “哦,我睡过午觉后觉得无聊,就四处走走,就看到他们的那辆豪华商务车,我就想……”

    李维奇听到,对方竟然是因为自己开的这辆指挥车够豪华漂亮,也想换一辆,才会注意到自己的队伍,真差点儿就吐血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乌龙的吗?

    一众听者,包括本想要带犯人离开的警察们,都不由惊讶地留在了一边当起了听众。

    “其实不只我,亲卫队长也发现啦!我本来想找妈妈谈一谈,让保镖去确认一下,没想到队长已经把情况报告给了妈妈。但我怕我妈受到惊吓,就没有告诉她。你知道的啦,我妈她一辈子在小城镇里生活,连撞死人的交通事故才瞄过一眼,就吓得要去庙里烧香压惊……”

    “其实让妈妈先离开,我也有些害怕那些人会动手。但我又想,我妈只是一个来自东方的老太太,她出门时必然经过隔壁罗丝爷爷家门口,他们家的那条德国黑背对我妈向来不待见,一定会叫上几嗓子,让屋里的萝丝奶奶听到,会看上来几眼。他们这些杀人就算想动手,也怕会打草惊蛇,有所忌惮……”

    “我猜测他们在那里埋伏了一个下午,应该不只是要杀人那么简单,或者还有其他目的。但我们屋里屋外的防守那么多,要想达到目的,他们必然会对保住我的人,以及与我和妈妈无关的人,痛下杀手。为了保护大家,我就想到最好的法子,让咱们自己人先‘杀了’自己。只是要完成这一步,还是有一个相当大的难度,那就是将从后院突袭的杀手们都控制住,并狙杀掉,而且还不能让前面的人发现。”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身手如何。只是凭直觉,他们应该不是普通的杀手。”

    厉锦琛知道,这当然不是姑娘的直觉,姑娘的观察是有一套非常严密甚至精密到极点的策算和观察,只是姑娘不便于向周人解释,只能挑个简单的说法了。

    女人的直觉向来很神奇,众人也没有对萌萌的这一说法产生太多怀疑。

    “要控制住对方,就必须出其不意。要出其不意,那么就要让对方不知道我们这方到底有多少实力。好在大叔你给我多安排了两个保镖,尤其是小祥儿,还有保镖队长身手真是好,没有被对方发现。”

    “咳咳,这里最危险的一步,但还不是控制后院突袭者。”萌萌突然咳嗽一声,朝厉锦琛怀里缩了缩,目光就从屠锐的盯视中移了开,“其实,最危险的是找出对方埋伏的狙击手。本来我们是想让前院明处的保镖来做,但当时不便于传递消息,怕被对方的电子高手截到我们的消息。所以,就只有……”

    袁祥儿这方截过了话,“当枪靶这事儿是我自己决定的。小婶儿,你不用觉得愧疚。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说着,她还冷冷地瞥了脸色陡变的屠锐一眼。

    屠锐的拳头在身侧紧了紧,暗咬着牙忍下了,目光却还是瞥过了袁祥儿腰侧和肩头。难怪这前在厨房里,两人动手时她露出那脸色,原来那些伤是这样来的。很好,回头他有的是时间跟她慢慢“算总帐”。

    “好在祥儿身手够好,顺利诱出了对方的狙击手所在位置。保镖队长亲自出马,把狙击手干掉了。我们这方才算安全了一点点。再来嘛,就要感谢送货大叔和阿姨了。他们临危不乱,顺利以‘死’逃脱。还要感谢妈妈给我安排的营养师,要不是遇到今晚这事儿,我还不知道原来她也是父亲和哥哥安排在我身边的保镖之一呢!”

    这时候,李维奇才知道,他们刚进门时就碰到的黑衣人,竟然是一个小女孩装扮来诱出他们狙击手的饵。难怪他之后就没有再获得狙击手的帮助了。可是,他究竟是为什么会没有注意到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

    他虽身经百战,可面对一屋子普通人和一群他眼里的“业余”对手,他自没有真正将其放在眼里。他觉得这次的绑架行动,应该是非常非常轻松顺手的。说到底,也就是他轻敌,并且,对敌人的真实实力和情况,一无所知。

    否则,埋伏了那么久时间,自己被对方发现了还不知道。更甚者,在最初的时候被外面的一片金晃晃的玻璃膜给阻拦视线时,他就应该有所警觉,这屋子里的主人,不管是男主人还是女主人,都不是等闲之辈。

    可惜,他因为报仇心切,一心想着借小孕妇引出孤狼,抓住仇人后当如何报复以泄自己多年心头之恨,平覆坦然在心底深入太久的心结和恐惧。这种情绪上的漏洞是相当致命的,可惜这些年行事经历让他有了不自觉的自负,判断就出了差错,洞察力也被小孕妇那哭哭涕涕的懦弱样儿,给搅散了。

    “虽然他们切断了我们对外的联系,但是,没有切断我们的水电气。祥儿成功诱出狙击手后,就回屋算准了时间,在大叔和阿姨成功以死逃脱时,便切断了电源。”

    所以,在这一系列的应对之策中,李维奇没能发现之前一直在自己屋子里研究药草的袁祥儿,就是一个致命的失误。他遗漏的这个女孩,不仅从小习武,经常跟着家族长辈在深山老林里过钻木取火的野外生活,练出了一身的好身手。莫怪乎,后来还能伏击他,把他手上扎了好几个血

    了好几个血洞。

    “是啦!”萌萌摊摊手,冲袁祥儿感激一笑,“多亏了祥儿伤了那个头目,我才有机会趁机下手用涂了麻醉弹的防护指环戳他,他都没感觉。哈哈,这麻醉子弹之前咱们在雷城庄园里都用过,一击中人身,不出五秒就得倒下。不过,这个头目着实厉害呢,竟然坚持了十多秒,才出现反应。当时,我可真害怕不成功呢!”

    然而,就算如此苦心布置,仍然抵不过这些俄国间谍特工的狠辣凶残,做为前峰的亲卫兵和保镖们仍是折损了一半。厉锦琛安排给萌萌的明暗四个保镖,一个重伤恐怕以后难于再任职了,另两个也需要长期修养才能全愈,剩下那个便是最勇猛的跟李维奇动过手的,是厉锦琛从自己队里找来的退了伍的特种兵也断了根肋骨。

    当时凶险,绝非表面看到的这般简单。萌萌也不能肯定,凶残的敌人就一定会上当受骗,自己的高浓度麻醉剂对这些拥有专业医师、并注射过不少抗毒素的杀手们,一定有效。心里不是不后怕的!

    然而,在奇维奇的眼里,小孕妇一边说着,一边娇娇弱弱地拍拍胸脯,身子倚进了丈夫怀里,一副可怜相儿。

    在他心里,早已经天翻地覆了。

    东方人果真奸诈狡猾到了极点,真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啊!比起她现在的娇弱模样,之前她在楼上对自己射冷枪,更把自己一脚踹下楼梯的狠劲儿和腹黑,现在当真是一点儿看不出来。如此欺骗性,也不比帝国里的那些极懂伪装术的女保镖们差了。

    可是,这个小孕妇到底是什么身份?她一直提到皇帝皇后,难道她真是某国的皇室不成?

    可惜这事实真相,李维奇永远也搞不明白了。

    ------题外话------

    都市宠文《萌婚之老公猛如虎》强势霸道大首掌,上天入地追爱妻,各种奇招花招妙招阴招并出无底线。

    【将军很无耻】

    “我后悔了。”

    “你休想!”

    水晶烟灰缸飞过男人的额头,砸坏了男人身后一片透明的玻璃墙。

    “卫东侯,你休想我会再回头吃你这根烂草!”

    “环环,我一直很怀念你总是喜欢把我这根烂草吞、下!”

    过去六年她真是个瞎了眼,这厮哪是什么人民解放军啊,根本就一强盗!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