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057.萌妈很气愤,萌爸很坚持 - 大人物的小萌妻

    “当时,我可真害怕不成功呢!”

    说完之后,姑娘捂嘴儿打了个小哈欠,厉锦琛最后一点耐心告謦,抱起小妻子便上了楼。

    屠锐忙追上去,就被厉锦琛的一个眼神儿给戳得心头一跳,忙道,“你放心,我不会让警方放虎归山。”

    言下之意,即是接下来斩草除根的事就由他包办了。

    厉锦琛的怒火却没有那么容易平息,只道,“我看着。”

    “小琛……”

    屠锐还想说什么,这吓唬完敌人的夫妇两已头都不回地走掉了。等他郁闷回头时,却见着袁祥儿阴沉着小脸,朝那几个杀手靠近,藏在身侧的一只手上有寒光点点。

    哎!只有晚点儿再找那对腹黑夫妇说这事儿了。

    屠锐立即上前,拦住了袁祥儿,并连人带毛儿地攥到了没人的地方。当然,两人又少不得一番嘴功拳脚。

    今晚,众人睡的都不太好。

    李维奇和几个下属被片警带走后,没一会儿,就又有一队警车直接前来拿人,出示的是情报局的徽章。虽然片警们很奇怪,他们明明报告的是警察局,为啥消息会走漏到了情报局呢?!无奈对方官大了他们好几个级别,根本不容他们多问,就把罪犯提走了。

    然而,他们这一行人走了还没多久,警察局的人就来提人了。一问之下,个个面有疑色。片警觉得,这大概又是警察局和中情局之间的纠纷了,组织内部的人都知道这两部门向来不太对盘,各自为政,出现这种情况也不奇怪。然而,在警察局内部却陡生疑虑,回头就报到上头要求核实情况。当然,因为这两部门本来就是对头,抢案的事情时有发生。在中情局拖拉不理的老习惯之下,这件事过了许久才被人重视,但那些中途“失踪”的罪犯,早已经不知去向了。

    ……

    此事之后

    厉锦琛连着几日都守在妻儿家人身边,带着小妻和两位岳母去医院做了周密的检察,确定了家人们的身体健康没有问题后,便又带着所有人去了郊外的一幢古堡,美其名曰:渡假——压惊。

    本来厉锦琛是想去更温暖舒适的法国度假胜地尼斯,就是当初那个“三天三夜”的第二夜,萌萌姑娘曾经居住过的阿拉伯宫殿式酒殿,可惜姑娘孕身困难,便只择了个就近。

    古堡十分大,开车从其辖区大门进去,直行了半个小时,才到达古堡。

    萌萌姑娘当时问,“大叔,这古堡真是你买的?”

    厉锦琛点点头,为小妻拢紧皮草大氅。

    萌萌又问,“那个……大叔,这古堡有多大啊?”

    厉锦琛介绍,“古堡不大,只有白金汉宫三分之二大。三个宴会大厅,五个餐厅,二百多个房间。此外,还有一个二千坪的对称花园,以及五个牛场,三个马场,一个葡萄园……”

    咳,这叫“不大”!姑娘和妈妈们暗自咳嗽一声,问,“那这些附属领地有多大啊?”

    “几百公顷吧!这是爱德华伯爵介绍的生意。”

    几百公顷?!呃……萌萌姑娘也真是给他家大叔跪了。虽然这数据没比过亲哥哥的那个千顷的大庄园,但好歹这是人家白手起家,打下来的江山,那性质不是哥哥天生生为皇太子继承拥有可比拟的。

    呃,姑娘再一次为自家大叔富可敌国的隐藏实力,给惊了一回。

    于是,惊上加惊,在如此天寒地冻的伦敦冬天里,萌萌小孕妇竟然格外有精神。在接下来的古堡渡假活动中,她非常积极热情地操持着一件日常“工具”,在古堡内外玩得不亦乐乎。

    叭叭——

    “车来了,车来了,畜牲家禽们快快走避啊!”

    那辆做为某人二十岁的生日礼物——红色甲克虫,终于在此次渡假里大放异彩,成为姑娘爱不释手的大玩具。

    瞧,这一大早睁开眼,吃了饭后,小孕妇就吆喝着帮古堡管家送钱。

    PS:这是姑娘到达古堡当天,就从管家嘴里套来的“活计”。

    吃了午餐,睡饱了午觉之后,萌萌又会开头小汽车,来个农场一日巡。管家为了答谢女主人,送了女主人一串漂亮的巴卡龙色彩色汽球,所以开着这样极具标志性的汽车在农场里转悠,每一圈儿下来,她都会满载而归,收到诸如鲜牛奶、新鲜奶酷、果子酱,甚至鸡蛋、烙饼等等好康。

    “妈妈,你真该跟我一起去的。那些农户生产的可都是绿色无污染的产口,有机食物。妈,这些东西我只花了成本价,比超市里的黄签菜还便宜呢。你们看照片,这是我今天亲手喂的羊咩咩,好玩极了。”

    PS:所谓成本价,当然是由厉大BOSS亲自出面谈的价。对此,姑娘觉得这段妇唱夫随的活动,妙极了!

    于是,很快萌萌这个可爱爽朗的东方女主人就在城堡内外上下,出了大名。深受其恩惠的农户们十分喜欢这位小孕妇,在厉家一家要离开古堡时,合计给萌妈妈办了个欢送晚会,烤全羊、烤乳猪上台,最具原始风味的踢踏舞,葡萄酒。

    这个假期,萌萌过得十分开心。妈妈们也一扫之前的惊惧展露欢颜。随行的护主有功的送货大叔和佣人阿姨收获丰富。待假期结束后,萌萌和妈妈们带着新鲜无污染的绿色有机礼物,探望了之前受伤的的亲卫兵和保镖们,之前夜袭的阴霾总算消褪了。

    “

    消褪了。

    “小琛,咱们该谈谈吧?”

    哦,还漏掉了一对人儿。

    屠锐和袁祥儿这对怨家,从来只有怨怼,没有欢喜的,也和萌萌一家到古堡渡了假。只不过,相对于萌萌姑娘随遇而安的性子,袁祥儿借口养病没怎么出门玩,全宅在古堡里捣腾她新研制的麻醉剂。这当然也是受萌萌的那种高效无副作用的麻醉剂影响,产生的灵感。

    屠锐处理完了李维奇的事后,晚了两日才到古堡,一进门就被袁姑娘攻击了,最后成了实验的小白鼠。中了半成品的麻醉剂,导致他有好几天说话大舌头,结结巴巴的,成为所有人的笑果,直到假期结束他的身体肌肉才恢复正常,可把他气坏了。

    于是,气坏了的结果,那之前什么绅士之礼都被抛弃掉了,袁家“小祥儿”的初吻,终于被“大老粗”夺走了。

    为此,萌萌姑娘就有好几天没见着袁祥儿的面。虽然,这姑娘其实一直就在家里。偏偏她就有那功夫不让人看正面儿,都是拿侧面、头发、背影等等给众人过过眼。几天下来,女人们在厨房里碎嘴八卦时才发现,原来他们都有好些天没看到袁小姐的“正面儿”了。

    做为女主人,萌萌当然要关心一下家中客人的身心健康状况了。于是,她十分殷情主动地捧着一大盒子的提子奶酷派,去慰问自己重要的救命恩人。

    “呀,祥儿,你的嘴角怎么破了?不是最近天干气燥,上火长泡诊了?还是……”

    萌萌小孕最近越来越腹黑了,明明瞧着人家未婚的黄家大姑娘是在害臊,还非瞪着大眼睛就差拿着放大镜,去研究那粉红小嘴儿边的“伤情”,属于何种状况。

    “小婶儿,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

    萌萌一摊手,表示无辜,“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啦!你也知道,正值壮年的大好青年,却不得不闲赋在家做妇女,一腔热血才能无处施放,是多么无聊郁愤的事情哟!”

    “小婶儿,谢谢了。你的热情还是留给小表叔吧,我想他一定非常非常乐意接受的。”

    袁祥儿从小就是练的太极功,这打太极的手法哪是萌萌小孕妇能拼得过的,轻轻松就把姑娘扔还给了正牌所有者。

    厉锦琛看着一脸“怨妇”相的小妻,无奈一叹,问,“你很无聊?”

    萌萌却指着窗外的一串冰溜子,说,“大叔,那风景好美哦!”

    厉锦琛不管她顾风景而乱言,直接道,“那就陪我去上班。”

    “不要!”

    萌萌一把打掉男人搁在自己腰后的手,呃……如果她现在还算有腰的话。她扭过已经看不到曲线的屁屁,噘着小嘴儿,哼了一声,就不理厉锦琛,去厨房里跟妈妈们碎嘴儿讲八卦去了。

    今天说到哪儿了?

    啊,又提到了亚德尼斯哥哥相亲的事儿。说是为了帮她授爵,拉到议会上更多的赞同票,有一位非常资深的中立派老议员竟突然朝哥哥抛来了橄榄枝。然而,经过皇帝爸爸一番详谈之后,就把皇太子哥哥扔了过去。原因无他,原来是老议员最疼爱的小孙女儿,早就暗恋皇太子哥哥到寻死觅活,不嫁不休的地步了。

    “呀,政治联姻啊?”萌萌姑娘十分惊讶,凑近了何思蕊身边,好奇绝对多过关心地问,“妈妈,哥哥会为了我,献身给老议员的掌上明珠吗?”

    何思蕊女儿这问法,逗得一笑,“你说呢?”

    萌萌又开始分析了,“我觉得,哥哥也许开始会愤怒挣扎一下。不过,兴许在见过对方孙女儿之后,感觉这姑娘也能满足他大男子主义的作风。加上未来嫂嫂又是为了让我这个小姑获得正式的公主头衔,而拿自己的婚姻做赌注,渴望借此谋取一份幸福归宿。如此为爱牺牲奉献的纯洁少女心,哥哥应该会被感动得最后弃甲投降的。”

    厨房里可笑开了花儿,有萌萌小孕妇在的地方,一定是春光灿烂,一片美好的。

    至于,没有姑娘在的地方,譬如说厉大BOSS这几日,脸色就有些不太好了。

    屠锐见状,颇为兴灾乐祸,“小琛,我早说过。你家这只……”

    “我老婆不是动物,麻烦换上正确的数词。”

    “咳,不好意思。实在是……呵呵,萌萌很聪明,你瞒着她,其实已经不是保护,反而显得十分不尊重她。你不觉得?”

    对萌萌来说,之前的袭击事件,厉锦琛还没有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说明。表面上,她是乖乖听话去做检察,也享受了一段美妙的压惊之旅。但夫妻之间贵在坦诚,这事儿已经火烧眉毛了,幸好她自己够机灵,大家也够给力,才没惹出大乱子。但到底,这事儿是死了人的。

    粉饰完太平之后,是不是应该好好跟她说一说呢?

    所以,这几日,姑娘和大BOSS颇有些不对盘。偶时冷战半个啥的,已经不稀奇。

    ……

    “萌萌,我只怕那个万一。就算是十万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我都无法承受。你懂吗?”

    “我说过这件事情我会很快处理完,完了之后,我们就去大西城待产,好不好?”

    “乖,不要使性子了,你这小嘴儿翘那么高,不怕宝宝生下来,也个个挂茶壶吗?”

    总之,这个男人就是死活不松嘴儿,竟敢嫌弃她翘嘴儿不好看了,太可恶了。

    萌妈妈很不满,萌妈

    不满,萌妈妈今晚不跟萌爸睡了。

    砰——

    一声响后,婴儿室成了厉大BOSS的禁区了。

    何思蕊见着,心下有些好笑,面上还是表示心疼女婿不易,说,“阿琛,萌萌其实还是担心你。”

    厉锦琛眉头皱得更深了。

    姚妈妈瞧着女婿的模样,说,“阿琛,要不妈帮你让萌萌开开门儿?”

    “妈,谢谢您,不用了。”

    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厉锦琛便回了书房,又对上屠锐那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实在不爽……

    话说萌萌姑娘翘着二朗腿躺在那张大大的龙猫睡袋里,正跟远在以色列的姚爸爸吐苦水呢!

    “爸啦,为嘛大叔死活都不愿意告诉人家呢?老是那个样子!事情都这样儿了,还是不肯告诉人家实情。让他们说吧,教官就拿一堆有的没的来唬弄我,难道人家长得可爱漂亮了点儿,就没脑子,可以让他们随便唬嘛?”

    事实上,为了应付那晚的突袭绑架事件,厉大BOSS没开口,屠锐又身先士卒地跳出来,编了一通谎言。说什么那些俄国杀手其实是找错了对象,本来应该找的是里奥教授,但因为萌萌跟里奥教授接触过,才会误会了两人的关系。而今对方上司知道萌萌的公主身份之后,就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因为,俄国还要靠亚特帝国提供战舰,雷奥斯家族几乎包揽了亚特帝国内所有机动船支的建造,要是得罪了索伦陛下,以后他们连半条小舟都订不到,那么就会影响其在太平阳上与星旗国的军事对抗。

    自然,不能因小失大啦!

    呸!根本就是顾左右而言她,她关注的主要问题,他们连一个字儿都没提。

    厉大BOSS到底在执行什么任务?屠锐到伦敦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一直都是老学究的贝尔教授怎么会牵涉到华夏、鬼子国和亚特三国间谍呢?

    姚爸爸的脸上有太阳烘烤过的黝色,但其眼神清亮,精神极好,笑道,“萌萌,这还是你任性了。你现在怀着生孕,还是两个宝宝。阿琛会担心你和孩子们的安危,不告诉你,也是合情合理的。”

    萌萌又翘嘴儿了,“爸啦,连你都不支持人家,都觉得人家是在无理取闹嘛!”

    姚爸爸呵呵轻笑着,继续安抚女儿,多还是为女婿说话的。正应了那句,这女婿进了门儿,都是当贵客宠着。宠着女婿,还是希望女婿回头能更善待自己的女儿。姚爸爸因女婿帮忙,又重拾自己青年时的宏志,当然私心里就有些偏向于男人们自己了。

    萌萌哪会没听出养父的意思,不过面对养父,她比起在皇帝父亲面前更放得开,继续抱怨,“难道瞒着我,就能防止那个万一了。之前要不是我发现得早,那晚上怕死的就不是保镖和亲卫兵,妈妈和阿姨他们,都可能遭遇不测。爸,人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生了啦!”

    “而且,之前在学校监视贝尔教授的时候,还是我先发现教授的问题。后来,也是我发现了教授死前留下的线索。我从来对他们都是没啥保留,为啥他们就要对我遮遮掩掩,太不够意思了……”

    信息不对等,不被人尊重,只被人利用,是个人都要起屑的不是,何况她现在可是三个人呢!

    姚爸爸不由叹息,“傻丫头,这种事情是防不甚防啊!你要相信阿琛,不要存着那种侥幸心理。”

    萌萌觉得委屈,“我知道。可是……我现在已经爆露成这样了,他好歹也告诉我一些实情。我觉得现在这样子,让人踩不到底,反而更害怕。有个风吹草动,都提心掉胆的。”

    姚爸爸想了想,似乎也觉得女儿说得很有理,遂表示回头会跟厉锦琛谈谈。

    通话结束后,萌萌抚着下巴,琢磨着父亲说的事儿,还有男人之前的劝说,拧着小眉头冥想。

    突然,窗头上传来一声轻响,她回神就听到窗外似乎有呼喝声,于是起身过去一看,就见后花园里打得正热闹呢。

    “小表叔,攻他的左方,他那里受了伤。”

    “嘿,小祥儿,你怎么能透露我的弱点啊!我这里的伤还是为了你受的!”

    “小表叔,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小祥儿……噢……”

    乌漆抹黑的天,这三人竟然在院子里练把式儿,存心刺激她这个四体不勤的孕妇嘛!

    不过当袁祥儿加入战斗后,萌萌就瞧出了一个门道儿,立马兴奋地回头打电话给了亚德尼斯。

    那时候,亚特帝国还是艳阳高照的白日。

    亚德尼斯皇太子刚刚做完一个访问,独自在花园里喝茶,休息,看着远处的蔚蓝的大海,思绪飘远。没想到,就接到了心思所想的“小女神”打给自己的电话。

    “萌萌?!”

    他欢悦的声音,被刚刚溜进来的少女听到,少女立即躲到了大大的椰树后偷瞄他这方,便看到他难得的亲切温柔笑脸,便是心中一荡。不由也好奇起来,皇太子殿下正在跟什么人通话?是皇后陛下吗?他这样的温柔表情,似乎从来只有对自己的家人才会出现呢!哎,她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成为他的家人。

    这方,萌萌甜甜地叫了哥哥,随口寒喧了几句,便进入了主题,“哥啊,你给我的防身武器太有趣儿了。前天,我和妈妈去逛超市时,就帮一位阿姨防到一只大色狼呢!你能不能再

    你能不能再给我寄点儿这种防身的小武器啊?我回家待产才没几天,就听同学说,我们学校有教授被谋杀了呢!虽然跟我没啥关系,不过,伦敦治安这么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亚德尼斯一听妹妹有所求,而且还是这种简单的小事儿,立马高兴地应了下来。回头就招来了自己的亲卫队长,吩咐了下去。

    “希希,你放心,哥给你寄点儿女孩子最称手的小武器。比那个《007》里的,还有料。”

    “哇,比《007》还强的吗?那,哥哥你不就是我的”M“先生了嘛!哇,我的M先生好帅的哦!不知道未来嫂嫂会不会妒嫉我呢!”

    “是呀是呀!”亚德尼斯光顾着点头高兴,回头才一愣,“希希,你说什么呢?什么未来嫂嫂!你,你不是又听妈说了什么吧?”

    “哥啦,你不要不好意思嘛!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只要嫂子爱你对你好,你就收了呗!这样,以后就有多一个人疼我啦!”

    “你,你瞎说什么。现在家里这么多事儿,我还等着我的小侄儿、小侄女儿呱呱落地,哪有那个美国时间管那些花痴的事儿!”

    啊,花痴~

    躲在树后的少女听到这话,顿时一颗红心被无情剑劈中,一阵儿的黯然神伤哪!

    这方,兄妹两唠嗑儿了一阵儿,萌萌的门被敲响了,才结束了谈话。

    “萌萌,是我,开开门!”

    “什么事儿,人家……睡了啦!”

    门外传来的是厉锦琛的声音。

    萌萌立即钻进被子里,捂着嘴回了一声。然后等着男人继续用“攻”,哪知道,就没信信儿了。有没有搞错啊?这么容易就打退堂鼓了?诚意呢?毅力呢?什么意思嘛~呜呜呜,宝宝们,你们爹地太不给力了啦!

    ------题外话------

    《霸宠小娇娃》即《强吻亿万老婆》的姐妹篇

    当苦命小白菜重生在仇人身边:别以为她小就软弱无能,作为“婴儿凶器”一样整到你黑道天翻地覆!从此,小婴儿开始了夺命连环杀【重口味】超华丽黑帮生活。

    “大小姐,叫帅哥,帅——哥!”

    “哟——汪!”

    “大小姐,叫叔叔,叔——叔!”

    “哟——汪!”

    “小宝贝,叫姐姐,姐……”

    “哟——哟——汪!”

    男人坐下后,托着小奶娃看了半晌,眸色平静沉定,宛如一片深邃的大海,无人能窥到海下隐藏着多少暗礁骇浪。

    这男人想干嘛,讨厌!

    “听着,叫韩——希——宸!”

    这男人,疯了!

    (想知道宝宝叫的什么,请看正文第25章)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