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059.又来一个真相 - 大人物的小萌妻

    清晨,小洋楼外便响起了门铃声。

    萌萌坐在桌前,一边吃着婆婆从国内寄来的牛肉干,一边翻看资料,写卡罗琳布置下来的那个论文。虽然怀孕很辛苦,如今还时不时要防范暗杀袭击绑架什么的,她仍每天坚持半天多时间用来学习专业知识,以及各种需要用到的语言。

    尤其是在何思蕊的帮助下,她现在已经能顺利使用亚特日常生活用语了。

    临近午时,门外传来了独特的喇叭声。萌萌一听,立马就撑起身子要去开门。一旁的袁祥儿立即上前扶萌萌,萌萌很急切地阻止了要去开门的人,说要自己去开门。

    大家都有些奇怪。

    袁祥儿问,“小表婶儿,那是谁来了呢?你一定要亲自见?我怕……”

    萌萌摆手笑笑,“哎哎,你们别紧张啦!这是快递公司小哥的特别呼叫声啦,我在网上订购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哦!”

    “圣诞装饰吗?”袁祥儿问,因为距离圣诞节还有不过十来天了。

    “不是啦!”萌萌一脸神秘的笑,打开门,就朝院门外的快递员招了招手,高兴地迎上去。

    袁祥儿却有些紧张,提醒萌萌让保镖牵收包裹,还要拿个厉锦琛准备的特殊仪器检察一遍,是否涉及毒包裹、炸弹包等等的情况。

    一番安全措施做完,方才能开包。

    萌萌瞧着众人对着那个方方正正的包裹,一阵儿紧张的模样,有些无语。等众人忙活完了,才高兴地拆了包装,回头一一将里面的东西摆在了众人眼前的象牙茶几上。白色小碎花的桌布,衬着那一件件有梭有角、颜色冷黑的东西,让众人都不由心里打了个突。

    这……

    萌萌乐巅巅地拿起一件,就往手上套,一边说,“妈,阿姨,这是我从网上订购的自卫防身小工具。你们瞧,这个指套,多霸气啊!套上这个东西,一拳挥出去,砰——绝对能事半功备,打得对方惨兮兮哦!”瞧瞧,这个尖头儿,至少能刮下敌人一层皮,啧啧啧,好血腥!

    小孕妇一边试,一边声情并茂地表演这些配戴式防身武器的使用方法。众人也被惹起了兴趣,还有热心的保镖先生上前给老太太老先生们示范使用技巧,和最佳击打方式。聊得不亦乐乎,很是热闹。

    厉锦琛带着贵客回来时,就正瞧着姚妈妈拿着格斗指套,正在跟保镖先生示范使用技巧。新请的保镖年纪不大,倒是很喜欢跟主雇们互动,显然玩得很开心的样子。不过,这一幕落在男主人眼里,却大为不悦。

    重重两声咳嗽,立马将众人的眼光拉了回来。一看到有客人到场,立马作鸟兽散,各归各位。

    萌萌一看来人,惊喜地迎上前,“伯爵小姐,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爱德华伯爵的女儿,之前聚会时跟着父亲来探望过萌萌,和哈尔太太一样,刚做妈妈不久。这会儿来拜访萌萌小孕妇,又带了不少的妇婴礼品。

    厉锦琛表示伯爵小姐是专门来探望萌萌的,晚上一起共进晚餐。行使完男主人的义务之后,就跟着屠锐上楼去商谈事情去了。

    临走时,萌萌朝屠锐打了几个眼色,屠锐都是有看当没见到,这让萌萌暗自不爽,哼了一声儿,回头又笑对上伯爵小姐,聊起了妈妈话题。

    厉锦琛见屠锐晚了一步,眉峰一皱,突然开口道,“那些东西,是你叫她买来的?”

    屠锐挑眉,“你为什么不问,是祥儿撺掇你的小妻子买来的?”

    厉锦琛关上书房门,才道,“祥儿没那么八卦!”

    屠锐不悦了,“你觉得我比个女人还八卦?”

    厉锦琛不置可否,却是只给自己倒了水,没给屠锐准备。屠锐冷哼一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气氛冷了一会儿。

    到喝完了几大口茶,屠锐放下杯子,语声肃冷地说,“国内的名额已经发下来了,我们只有两个,就你和我。其他人员,只有暗中行动,在外支持我们了。”

    厉锦琛眉间不松,道,“之前谁说可以弄四个人的?”

    屠锐叹气,“我怎么知道伦敦这边的审核那么严格?估计,也是最近接连发生的科学家离奇死亡事件,让伦敦警安和情报局紧张起来了。对于参会名额的严格控制,以及人员身份审核又升了三级。”

    纵使如此,像他们两个这样身份特殊,又拥有顶尖身手的大人物,却是不用担心了。只是仅凭他们两人行动,诸多事情仍是不便的。如这种宴会,绝不像那些电影大片里所演的,轻轻松就能混进去。间谍的能耐强,但每个帝国的反间谍手法也是非常丰富雄厚的。

    厉锦琛有些不满,“依我看,是你家的老头子不给放行吧!之前,姜亦儒凭自己一人之力,就搞定了潜艇购买协议。”

    这次抢夺D晶体,不但屡次行动无果,且周期也被无限拖长久未得手,投入的人力、物力,以及耗费的人情关系,已经让帝国军方的老头子们有些不满,开始怀疑屠锐的办事能力了。

    可是这种活计,同姜亦儒擅长的那种嘴皮子官司,外交手腕,又有很大不同。

    后面这段话不可能说出口,但只就最后那一句,屠锐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了。

    “阿琛,你这是故意嘲讽我实力连个文弱书生都不如吗?”

    “这是你自己说的!”

    厉锦琛却毫不

    厉锦琛却毫不客气地脱口而出,可把屠锐给气得脸色阵青阵白的,偏又寻不到反驳的借口,只得拿起了遥控器,把书墙后的显示器给升了上来,开始商量行动计划。

    厉锦琛却道,“技术安排得再周密,还是缺乏人手配合。”

    屠锐登时也无语,谁叫国内只有五个名额,要是他们占了四个,就派一个真正的专家过来做交流,主张“科技兴国”的老头子们又会嗷嗷大叫损失不起了。左右,他们能磨到两个名额,也是难上加难才得到的。

    ……

    那时候,楼下的妈妈们交谈的内容也有了新的变化。

    说了会儿妈妈话题,萌萌给伯爵小姐介绍了家里特质的饮料,可以用来催奶的果汁品鉴。

    伯爵小姐赞不绝口,目光却在桌上溜了一圈儿,看到很多经济学和语言学类的书籍,还有电脑里显示的论文标题,不禁好奇问起萌萌在忙什么。

    萌萌便把卡罗琳教授布置的论文的事说了出来,伯爵小姐听罢颇为佩服,“卡罗琳教授的大名我也听说过。要不是家里要求,其实我也想选读本国的大学呢!萌萌,你能成为教授的弟子,可了不起呢!”

    萌萌摆摆小手,谦虚地揭过了,说,“伯爵小姐,你不觉得,我一边学习,一边又怀孕生子,实在是很赶吗?唉……我真不想当留级生呢!”

    伯爵小姐听出萌萌的郁闷,想到之前跟厉大BOSS来时,似乎男主人的神太也有些不对劲儿,且也知道厉家之前遭到恐怖份子袭击,她这次得了父亲请托,一方面是喜欢这位东方来的小姑娘,另一方面也有慰问之意,同时,还带着一个目的。

    伯爵小姐笑了起来,“娃娃,你不用这么苦恼的。其实,像你这种情况,学校里也很常见。你知道,我们帝国的法律,只要你是年满十六岁以上的成年人,一切行为都为自己负责。你想要提前结婚生子,都是你的人生自由。这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其实,我很佩服你有这样的勇气呢!”

    萌萌小脸扭曲了一下,“伯爵小姐,你别笑话我了。你们私下里都知道的,人家会怀孕,完全是我家大叔的阴谋!”

    伯爵小姐想到上次聚会时,男人们聊起此事,不由笑出了声儿。

    萌萌有些苦恼,“唉,我倒是羡慕你和你老公是同学,彼此理解度更高。哪像我家,我就算出嫁了,父母还是当我是孩子。嫁给厉大叔,他从来都当我没长大,事事都要安排。包括我的事业发展……唉……我真可怜……”

    伯爵小姐看着小孕妇托腮叹气的模样,更觉得可爱又可笑,一边细声安慰,道,“娃娃,你这么抱怨啊,可会把全伦敦的名媛小姐们羡慕妒嫉死呢!你可不知道,有多少小姐们渴望得到ARSEN先生的呵护关爱。我可从来没看到,ARSEN先生对哪个女士温柔过,连多了一个眼神儿都没有。可是,他却把这一切全给了你,你呀,就别生在福中不知福了。”

    萌萌只能叹气,翻个小白眼儿,乖乖接下这些令人羡慕的福气。

    伯爵小姐看时机差不多时,终于把此行的目的给扔了出来,“娃娃,圣诞节的晚会你会参加吗?我这里有一个相当不错的聚会,也许你会感兴趣哦!”

    “什么聚会啊?”萌萌随口问道,并没多想。

    伯爵小姐就把一张漂亮的邀请函拿了出来,淡淡的兰铃花香味儿,白金色的卡片上烫印着古老的红蜡,红蜡上印着皇家专用的族徽,可见其正式程序,这晚会绝不普通。

    萌萌嗅到其中异盖,接过后仔细看了看,“亚伦特堡皇家学术晚会!”

    “是的。”

    时间就在圣诞节后的第二天,举行地点是距离伦敦郊区二百公里的亚伦特河畔的古堡。

    伯爵小姐将晚会的特点,以及难以估量的含金量一一说明。萌萌听得双眼大睁,兴趣十足。光听到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味儿,以及超级大明星加盟现场表演,就已经跃跃欲试,直说要参加了。

    伯爵小姐很喜欢萌萌这种不掩饰情绪,且又恰到好处的直率性格,笑道,“要是你确定你的身子没问题,能参加,那这两张邀请函就给你们夫妇啦!”

    萌萌立即伸手要取过来,可是伯爵小姐突然又卖起官子,还道,“娃娃,这邀请函可是非常珍贵的,很多人都想参加这种盛会的。就你们帝国也只接到了五张邀请函,邀请的都是专业顶尖的科学家,有机会得诺贝尔奖的。”

    萌萌立即点头,捧着邀请函如获至宝,“嗯嗯,伯爵小姐,我明白。要是我临时不能来,那就是浪费了两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机会啊!那太爆殓天物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这样好的机会,与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们,交朋友,嘻嘻!”

    一想到这其中会碰到的有趣的人和事,还有无尽的未知奥妙,萌萌就觉得自己太幸运了。高兴地抱着伯爵小姐,表示就是攥也要攥着厉锦琛前去。

    “嘻嘻,伯爵小姐,其实你这次来看我的主要目的,就是送这张邀请函吧?”要知道,科学项目虽然好,也还是需要资金运作,才为化为实物被人们的生活所用,为社会造福。做为数一数二的钱袋子的慈森集团,招揽入会,不正是为科学家们将梦想变成现实的重要工具嘛!

    萌萌可不傻,当伯爵小姐说明晚会的真实内容时,她就想到了这

    就想到了这一点。

    “唉,娃娃,我也是专门来看你的啊!听说之前你们被袭击,父亲也好一阵儿担心,本想来看看你和厉先生,不想你们却出去渡假了。”伯爵小姐的心思被这般说出,也只尴尬了一下,就把话题转回了宝宝身上。

    “你的预产期是二月吗?不过我听说,双胞胎一般只要怀足九个月,检察通过之后,就能剖腹产了。”

    “嗯,算来应该是一月吧!过完了圣诞节,我终于可以甩掉这颗大肉球了。”

    “瞧你说的,能一次生两个,可省事儿了。”

    “嗯,我也觉得是这样,嘻嘻!”

    女人们聊得十分欢欣,丝毫不知楼上男人们的苦恼。到了吃饭时间,男人们刚下楼来,萌萌姑娘就向厉大BOSS报告了科学晚会的好消息,拿着那两张华丽丽的邀请函在男人们眼前晃了晃。

    “大叔,我已经答应伯爵小姐要参加晚会了。这个邀请函,一个国家才只得那么一两张,我们家就平白得了两张,要是不去就真是暴殓天物了。妈妈,你们说对不对呢?”

    妈妈们一看这阵仗,立即捂嘴偷笑,不参与小夫妻间的计较儿。

    然而,当厉锦琛看到那邀请函时,表情就变得有些不同了。他身后晚一步下来的屠锐,正好听到萌萌向众人宣扬“这可是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聪明的晚会”的那副得瑟劲儿,也跟着石化了。

    两个男人的奇怪反应很快被众人发现之后,立即强装镇定,恢复正常。

    屠锐强忍着要抢来那邀请函一看真假的冲动,心想着:有没搞错啊!他和厉大BOSS正愁着想要多搞几张邀请函,这小妞儿竟然轻轻松地就弄来了两张?!真是……这不是刚打哈欠就有人送枕头棉被嘛!

    厉锦琛已经想到爱德华伯爵托女儿送这邀请函的用意了。然而,前几年,他有意想要参加这个晚会,伯爵的态度却并不明确。今年嘛……他看着高兴的小妻,有些宛尔。的确,成家的男人在公众形象上,似乎更易加分吧!

    他可爱的小妻,确是他的福星。只是,这场晚会却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光鲜亮丽。

    屠锐看到袁祥儿拿过了邀请函,立即挪了过去,不动声色地说,“这个红蜡封泥,是米旗国皇室专用的象征。看来,萌妞儿这丫头可真是幸、运、哪!”

    袁祥儿听出男人有些意谓的口气,斜眼睨了他一眼,打开邀请函认真看。

    屠锐又靠近几分,双手抱胸道,“其实我这里有两张邀请函,之前我和阿琛就在商量,怎么带你们两个女孩子进去大开眼界一番。萌妞儿没说错,这的确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晚会,和万国博览会有得一拼。”

    袁祥儿皱了下眉头,调回眼神儿,却道,“屠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屠锐心头跳了一下,面上却丝毫不动,勾唇一笑,“怎么说话呢!我有什么目的,不是一直都明明白白告诉你的吧?”

    闻言,袁祥儿立马红通了整张小嘴,下意识地咬住了下唇,转身就跑掉了。

    ……

    饭后

    屠锐拉住厉锦琛到角落里说邀请函的事儿,“阿琛,你不会真的暴殓天物吧?”

    厉锦琛的态度,却依然是相当强硬,“我不会让萌萌涉险!她,就是我最后的底限!”

    屠锐别开眼,深吸了口气,又道,“阿琛,这个科学会的把关相当严厉,我相信不可能出现什么一大群人肆意妄为胡乱开枪的情况。萌萌去,也不会有危险,我也可以把祥儿带上。”

    厉锦琛目光一凝,“祥儿是我的小表侄,你没权利带上她。”

    得,这人还真是死脑筋,连别人的路都要砍了!

    “阿琛,”但屠锐是什么人,他能花这半年多的时间追踪调查D晶体,岂会轻易就此放弃,“你比我都清楚,像科学家这样的普通受邀者,哪能跟主办者的伯爵大人的嘉宾相比,你手上这两张邀请函不仅会大受礼遇,而且受到的监视也会少很多。你做为金主厉锦琛出面,虽然不比做为里奥教授出面来得行动方便,不过,却可以更好的掩护我……”

    “行了。”厉锦琛皱下眉头,阻止屠锐继续说下下。

    未想,两个男人突然抬头,正看到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两人身后的小孕妇,正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看着他们两,都没有一丝撞破人家私晤的尴尬。

    “萌萌?”厉锦琛上前。

    萌萌咔嚓一声,咬下手上的牛乳酥,道,“大叔,教官,你们的那个行动,不会是刚好就在这场科学家晚会上吧?”

    小孕妇吃得嚓嚓爽,两个男人黑线淋淋下。

    “我先说哦!你们折腾你们的任务,我参加我的晚会,结识聪明的大人物。你们不能管我干什么哦,我可是受了伯爵千金的邀请哦!”

    表完态,萌萌姑娘潇洒地抖抖肚皮上的碎屑,转身走人。完全不管男人们纠结的脸色,悄悄在大肚子里偷笑呢!

    哼,我让你们端让你们端,急死丫的。这么重要的晚会,她才不会傻得缺席呢!宝宝们,你们可要给妈咪我扎起哟!

    厉锦琛想追小老婆,就被很不死心的屠锐给攥住了。

    “阿琛,萌萌她就是去参加晚会,你即不想她冒险,那就让她去玩一玩,我们按计划进行我们的事儿。”

    厉锦琛哪

    厉锦琛哪还保持得了平静呢,“你胡说什么。她在晚会上,我不可能把她扔在一边就去执行自己的任务。她的预产期就在一月份!”

    “不说二月吗?”

    “二月是怀满十个月的时间。但她是……她是三胞胎,顶多怀到九个月就必须剖腹产。”

    “三胞胎?!”

    屠锐瞬间张大嘴能塞三个鸡蛋了。

    ……

    于是,圣诞前的几天,厉大BOSS的状态都有些不稳定。

    开车时,差点儿撞上安全岛,冷汗~

    吃东西时,汤掉在了裤头儿上,黑线儿~

    连上楼时,都差点儿摔下来,可怕啊~当众表演一记空中侧转一周半,看傻全家人。

    咳,总之,这样魂不守舍的模样,连妈妈们都为他担心,主动关怀问候,问他有否心事。

    萌萌姑娘碰到,一边嚓嚓海鱼酥,一边说,“妈,妈妈啦,大叔一月一次的大姨夫可能来了,你们别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厉锦琛脑子里瞬间一团浆糊,看着小妻笑得跟小狐狸似的,竟然束手无策了。

    直到那一晚,厉锦琛接到了国内打来的电话,在书房里一讲就讲了个把钟头。期间,萌萌姑娘忍不住以送牛奶可可为由,进去打探消息。疑似听到了“元首”二字,唔,看来,这个问题严重鸟。

    在她转身要离开时,厉锦琛叫住了她。

    神色之间,颇有些无奈,眼神之中,很是矛盾纠结,看得她心里一软,扑上前去。

    “大叔,你别为难,我都听你的。”

    他看着她,“那你就别去参加晚会。”

    她立即乍毛,“不行!”

    他失笑,长长一叹,目光转向,道,“其实,这个任务,跟你们亚特帝国关系的确不小。唉,我告诉你真实情况吧!”

    说着,满壁的书墙移开,电子屏幕缓缓升了起来。

    这一连串事件的背后真相,终于要揭开了。

    ------题外话------

    都市宠文《萌婚之老公猛如虎》强势霸道大首掌,上天入地追爱妻,各种奇招花招妙招阴招并出无底线。

    【将军很无耻】

    “我后悔了。”

    “你休想!”

    水晶烟灰缸飞过男人的额头,砸坏了男人身后一片透明的玻璃墙。

    “卫东侯,你休想我会再回头吃你这根烂草!”

    “环环,我一直很怀念你总是喜欢把我这根烂草吞、下!”

    过去六年她真是个瞎了眼,这厮哪是什么人民解放军啊,根本就一强盗!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