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061.培训九九八十一条行动规则 - 大人物的小萌妻

    妖娆女间谍?!

    呃……

    有时候,是个杞人就会忧天,说到小三儿就想到外遇。

    “萌萌!”厉锦琛的声音沉了一沉。

    萌萌小孕妇咬咬唇,眼神变了,“大叔,你以前执行任务,应该也有搭档什么的……肯定有女搭档吧!”

    厉锦琛唇抿成一条直线儿,目光也沉了下去。

    可惜萌萌小孕妇觉得,男人这表情,就是被说中的“心事”的尴尬表现。要是没有的话,像以往,他早就直接否决了。

    一想到此,真不爽了,“哦,大叔,你不说,就表示默认咯?!”

    厉锦琛没理睬开始得寸进尺、胡言乱语的小妻,拿起遥控器,就要把电子屏幕关掉。

    这厢心里就有些憋气儿了,小嘴儿咬得嚓嚓响,扬声道,“既然如此,为了我正室之位的稳固和我们的宝宝,我必须跟你一起去参加科学晚会!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啪,吃完的纸筒被放回桌上。

    萌萌小孕妇拍拍小手,抱着胸,下了定论。

    厉锦琛冷着脸,关掉屏幕,将书柜墙恢复原状之后,回头看着一副叼样儿的小妻,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虽然他早就打定了主意。但此时的犹豫,又是因为什么?

    这小东西说中了很多,或亦不远矣。他今天告诉了她所有真相,也只是为了退而求其次,安抚她的情绪罢了,哪会真让她参与行动。像这种专业高危绝不可爆露行踪身份,甚至一丝破绽的行动,每个环节都计划得十分周密,绝不可出纰漏,焉能由她一个什么专业训练都没有过的高危小孕妇来做?!

    说出去,都是天大的笑话啊!

    可要再拒绝下去,难免伤了夫妻感情,他才会如此为难。这小东西已经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教人……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有些古怪地传了出来,“喂,你们夫妻两商量完了没?能让我这个行动队长出来说几句话了吧?!”

    萌萌好奇地寻找声源,“教官,你在哪儿啊?你怎么说话的啊?”

    可惜找半天,都没找到。

    屠锐哧笑道,“别找了,快开门!”

    萌萌看向书房门,但耳朵却仍在找那声源处。当厉锦琛去开门时,她惊醒般地猛地从沙发上弹起身,看到刚才进来时被自己随手扔在男人书桌上的手机,声音正从里面飘出。

    “唉,我说,你们不会在玩什么成人游戏……”

    咔嚓,门开了。

    萌萌拿着手机,转头看向门外正一脸戏谑的屠锐,讶然道,“教官,我明明没开手机,你怎么让它接通话的啊?”

    闻言,屠锐只是将自己的手机一掐,神秘地笑笑,直道,“小萌萌,这次行动非常隐密,也非常危险,你确定你能胜任?”

    萌萌这心里还堵着呢,可思维一点儿不堵,小嘴儿受了刚才美食的滋润后更利索了,直接驳斥,“哼,有多危险?有那天咱们在伦敦街头,被追杀,玩枪战,甚至还差点儿架起小钢炮对轰,来得凶险,刺激?”

    得,瞬秒啊!

    男人们同时,“……”

    萌萌的小火儿继续飙,“我先说明,我可不是跟你们去冒险,我只是去参加一个科学晚会,顺便,勉强,帮你们打打掩护罢了。伯爵小姐送了我两张邀请函呢,也没说一定要咱夫妻一起去,我就邀请小祥儿跟我一起去。她可是咱们华夏帝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中西医结合治天才少女,我相信,咱俩搭伴儿,强强联合,也不一定非要一个满身铜锈臭的男人站身边,来得体面。”

    屠锐迅速地看了眼厉锦琛,后者的脸色……呃,跟伦敦的天差不多了。

    “萌萌,不要胡说!”

    “我胡说?!”萌萌抿了抿小嘴,突然就绽出一个笑来,顿时让男人们都抽了抽额头,就听她继续说,“既然如此,那我和祥儿都留在家里,把这邀请函的名额让给你们去安排搭档跟你们执行任务好了。不过,即时你们都走了,留下我们一屋子老幼妇孺的,万一那些俄国黄毛子,或者是小鬼子帮,更或者是那个亚特黑市卖主找上门儿来,绑架了我们。就算你们在晚会上顺利拿到了晶体,最后还不是要拿来做交换我们生命安全的交易品,平白地便宜了这些暗中对手,替他人做嫁!”

    屠锐又迅速地看了厉锦琛一眼,心里就是一个咯噔。说真的,他们一直在考虑如何在晚会上夺到D晶体,还真没想过他们离开后是否又会发生那晚的绑架残杀事件!这种事儿,俄国黄毛子也不是没做过,对方连自己人都能下狠手,何况是敌人了。

    “萌萌!”

    “厉锦琛,你先让我说完。这第二个可能还是必须有前题的,那就是他们能肯定你俩就是华夏的超级特工,此次夺取D晶体的主要对手,才会真正向我再下手。”

    屠锐不得不插口道,“萌萌,这应该不可能。我们已经通过特殊渠道,将你的特殊身份透露给了俄国人。他们帝国订购了你们雷奥斯家族的航母,此时绝对不敢再对你不利。而且,阿琛的身份也并没有爆露,我们另外安排了一个里奥教授,已经成功地引开了他们的注意力。”

    萌萌瞄了眼脸色并不好的厉锦琛,拍拍小手,转身就走,并说,“既然你们都做好了保护工作,那这儿就没我的事儿了。我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我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我能说的都说完了,我也不是强人所难的讨厌鬼,我自动消失,方便你们男人谈大事儿。”

    一把拉开门,没想到竟然又跌进来一个人。

    袁祥儿红着小脸,轻咳一声,鬓掩饰尴尬,道,“那个,我是来叫小婶儿,到了该扎针按摩的时间了。”

    萌萌见状,便是一笑,拉起了袁祥儿的手,边往外走,边说,“祥儿,我想好了,那个科学晚会啊,他们要执行重要任务,没空陪我,那你就陪我去好了。反正,他们有两张邀请卡,我这里的名额就给你用。凭你的专业素养,我回头让伯爵小姐给你介绍知名的医学专家,顺便也把咱们的国粹中医,发扬光大……”

    屠锐最后一次看厉锦琛,心说,哥们儿,你乍关门这老半天就没有整出点儿有力的建树,回头还被那小女子给“抛弃”了呢!

    “等等!”

    ……

    那个时候,五位易装的俄国专家已经乘欧洲之星特快列车,到达了伦敦。

    当他们一到时,就已经被眼线们盯上了。到他们打出租车,到达预定好的酒店,一路上都有有跟踪,记录,回报情况。

    与此同时,柏耀司拿着那个“UBS”小银牌的金铜钥匙,来到了金融街,走进了一幢式样颇为古老的大厦——UBS,即瑞士银行。

    将那小钥匙一出示之后,客服经理立即带着柏耀司,走过一条条走廊,越过一道道密码指纹、眼纹锁的大门,最后进入一个还有持枪警卫站岗的房间,里面全是一排排的方形小柜子。

    没错,这里便是瑞士银行的秘密储物库,那把钥匙就是用来开储物柜的VIP钥匙。

    经理指出了钥匙所在的柜号后,就退身离开了房间,让客人自行取物,自行验货。

    柏耀司打开柜子,里面放着一个黑色小手提包,上面要的是指纹锁,他将自己的大拇指按上去,果然便听咔嚓一声开锁响,黑提包就被打开了。

    里面放着一个人皮面具,还有一个装着红色液体的小瓶子,以及几个透明小盒子,还有一把特制的消音小手枪。这些正是那位议员为他提供的参加科学晚会的工具,最重要的便这张人皮面具,正是鬼子国派遗参加的专家的容貌。

    确定之前向其索要的东西俱全,柏耀司满足地一笑,盒上皮包,离开了银行。

    ……

    厉锦琛最终还是做了个小小的妥协。

    “参加晚会可以,但必须听从命令!否则,就算得罪人,我也会立即将你和孩子打包送到大西城。”

    “大叔,你不觉得你太过份了嘛,你怎么能拿回娘家这种事儿威胁你老婆我啊!”

    另两人真差点儿憋不住笑破气氛,但被男人的阴冷目光一瞪,齐齐收住了嘴儿。

    “好吧好吧,小女子不跟大男人一般计较,上正菜吧!”

    萌萌觉得自己现在是肚子里能撑两个娃,量大,摆摆小手就此揭过,大而亮的眼里都是狡黠的光彩。

    厉锦琛立即有些后悔,可现在说出口的决定,已经收不回了。他回头就瞪了屠锐一眼,屠锐接到这怨怼的眼神儿,清了清喉咙,接过了后面的活儿。

    唉,早说过,不能将女人宠过头了,偏不信,瞧,现实报了吧!

    屠锐是不敢向厉锦琛流露心头那点儿“兴灾乐祸”的,立即重新打开了那个电子屏幕。

    萌萌道,“D晶体的事儿不用说了,直接进入正题,说说我们现在可能碰到的对手有哪些吧?”

    屠锐目光一闪,切换了画面,弹出一堆人头来,正是俄国此次派出了五位专家的模样,有男有女,有高有矮,也有胖有瘦,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真实身份爆露出来之后,女人们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鬼子国之前是让山口组的人负责,但之前我们已经把他们的堂口端了,目前还不知道他们是已经放弃了抢夺计划,还是另有安排。”

    “还有呢?”萌萌问。

    屠锐却看向了厉铁琛,厉锦琛双手抱胸,从始至终都拧着眉,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不知他在想什么。

    袁祥儿奇怪,“还有吗?”

    萌萌见男人们不给力,接道,“当然还有了。那天街头袭击的时候,除了俄国间谍,鬼子小流氓,最后追杀我们的可是亚特人。”

    屠锐见厉锦琛不语,只得道,“我们查到,这些亚特人应该就是那个卖家派来拿回D晶体的,亚特帝国最大黑势力。”

    袁祥儿更奇怪了,“怎么,不说这个科学晚会人员审核很严格吗?怎么连黑道势力也能拿到邀请函吗?”

    萌萌翘起食指摇一摇,道,“小祥儿,你有所不知,亚特帝国最大的黑帮头目,其实背后都有庞大的官方和皇室做后盾的。”

    袁祥儿惊讶地看着萌萌,“小婶儿,你怎么知道的?”

    “嘿嘿,别小看孕妇哦,咱也有他们男人没有的秘密渠道。”

    屠锐也很疑惑,回头看厉锦琛,以眼神询问。

    厉锦琛看着那得瑟的小孕妇,冷声道,“萌萌,你从向东辰那里还得到了什么消息?”

    得,这就被拆穿了。

    “大叔,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快就拆了人家的台啊!就不能让孕妇多得瑟一下,有益身心健康和你儿子们的成长嘛!”

    憋笑声再次响起,旁人立即别开

    人立即别开眼,给这夫妻两留空间。

    厉锦琛只能抚了下抽搐的额头,他主持过多少次行动会议数都数不过来了,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搞笑,怪异,又轻松得不可思议。

    他警告道,“知道情况的敌人并不可怕,现在最麻烦的是情况不明的对手。鬼子国和亚特帝国的会怎么出手,目前我们都不清楚。而且,之前伦敦街头枪战和贝尔教授的死亡,是否会引起米旗国情报处的注意,目前还在侦擦中。这行动,绝不是那么轻松儿戏的,我希望你们明白!”

    萌萌沉下眉,“我知道。亚特帝国的情况,我可以跟我哥打探一下。你们放心,我不会透露丝毫与D晶体和这次行动有关的信息。伯爵他们知道我是亚特的公主,邀请我参加这种盛会,自然也有国家间交往的好意,我借此跟父兄商量,了解帝国在此次科学晚会上的安排,也无可厚非。”

    众人点头。

    之后,拟定萌萌和袁祥儿做侦察策应工作,具体行动都由男人们来做。其中,厉锦琛必须分饰两角,一个是他本身的金融钜子身份,另一个即是华夏帝国派遗而来的科学专家。萌萌姑娘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帮自家老公掩饰身份。

    最后,结束时,屠锐抚着下巴,看着两个小女子,似笑非笑地道,“接下来,我们还得给你们做点儿行动培训。今天,就先讲讲特工行动需知,九九八十一条!”

    两女孩不由齐齐惊呼,“九九八十一条,什么鬼东西啊!”

    屠锐却端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别当儿戏!这些规则,在关键时刻就能救你们的小命儿,认真听着,第一条:必须完全服务长官命令,绝不能私自行动!”

    萌萌道,“要是眼见同伴面临死亡威胁,长官不让行动,也不能救吗?这命令会不会太武断,太没人性了啊?”

    众人的眼神儿就是一凝,心说:这小孕妇为啥总能提出这么,这么,这么这么的问题呢!

    萌萌觉得自己被注目得有点儿无辜,“我提个可能性,希望长官给予解释,让我更深刻地理解一下这个九九八十一条行动需知,不行吗?”

    有点儿冷汗啊!

    最终,这九九八十一条还没讲到十八条,屠长官先叫下课了,却拉了袁祥儿说要私下授课。

    那两人一走,萌萌回头睨着厉锦琛,“大叔,刚才我有说错什么吗?”

    错得太多了,已经让人无从纠起了!

    厉锦琛只说,“规则了解一下,现在要你们都明白并做到,也是不可能的。不过,的确要给你们培训一些基本的防身和侦察技能。”

    萌萌道,“侦察技能我在军训时已经学了不少了。”

    厉锦琛不由伸手弹了萌萌一脑门儿,微微肃了脸,“现在就不听长官的命令了?”

    “耶屎儿!”萌萌下巴一昂,立正行了个礼,“一切听命令!”

    厉锦琛只有长长一叹。

    ……

    亚特帝国

    阿特公爵和洪绅商量完了事情后,总算心情愉快地离开了。

    不过这方一走,洪绅又见了一个人,是个女人。

    “先生,让我去伦敦吧,我可以帮忙夺回D晶体。”

    “凭你?明珠,别以为给了你三分颜色,就可以开染房,妄自尊大了。”

    洪绅瞄了眼刚才一直躲在一旁偷听的女孩,口气充满不屑,脸上也毫不客气地都是轻蔑之色。

    明珠心头暗暗咬牙,上前蹲在了洪绅身边,态度十分坚决,“先生,我已经接受了您的专门训练,我也有我的拿手绝活。而且,我很了解姚萌萌那个女人。只要你给我机会,我会想办法让她的好运气就此终止!名声,从来都是炒作出来的,不是吗?既然雷奥斯家族的人会炒,我们凭什么不炒炒看?”

    洪绅看着明珠使出的敏捷身手,那冰块儿在她葱白的五指间滚动,凭空消失,却是连一滴水也没有在她掌心留下,目光微微眯了起来。

    明珠尽全力争取着,甚至不惜动用色相,对其献媚。

    “行了!”

    洪绅挥开了在身上游走的那只白嫩小手,站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明珠,伸手掐起她尖削的下巴,深深看了一眼,放开了手,道,“让你去,也可以。但若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明珠知道,明珠一定不会让先生您失望的。”明珠匍匐在地,头重重地俯了下去。这样的卑微的礼仪,早就被废除了,但在门禁森严的豪门大院中,仍存在把仆人当奴隶般使唤的情况。

    说完,洪绅就揽着自己的美人儿们离开了,在他眼里,明珠这样的人,只是工具。若是用得不顺手,随时可以丢弃。一个卑贱工具,岂能随便爬上主人的床。让她给他干活儿,已经是抬举了,谁让她是马族人最厌恶的华夏人呢!

    明珠并不清楚洪绅的想法,她只想着依靠阿特公爵和地头蛇洪绅,在亚特帝国的贵族圈子里站稳脚跟儿。因为,她的公主梦已经在姚萌萌出现时,彻底被打碎了。她退而求其次,想借皇后何思蕊的疼爱嫁做伯爵夫人,结果也无疾而终。她继续退步,想要为公爵搞坏姚萌萌的名声,让其没法被授予爵位,也失败了,何思蕊竟然要遣她离开亚特帝国。她怎么甘心哪?

    阿特公爵十分恼火她,她没得办法,才来找洪绅请缨。

    绅请缨。

    她悄悄扭紧了纤纤玉手,暗暗咬牙发誓,姚萌萌,你得意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

    晚会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早晨,萌萌收到了一个专人送来的跨国包裹。

    她高兴得抱着包裹就进了书房,厉锦琛等人都被她叫来一起拆包裹。

    众人来后,她又在打越洋电话,一脸的滋滋,“哥啦,东西我收到了,谢谢你啊,太及时了。”

    亚德尼斯这会刚忙完政务,已经是夜里,接到小妹的电话,十分高兴,“试试看,好不好用,回头要是有什么意见尽管提,我让人修改。”

    “谢谢哥,哥你太好了。MUA!”

    皇太子听到飞吻,实在是心动极了,“希希,你回来待产吧,我就可以亲眼看到我的小侄儿诞生了。你放心,我绝不会像老爸那样昏倒。”

    “哥啦,这事儿一会儿说,我让你打听的事儿你问爸爸了吗?”

    “你说科学晚会的事儿。要不是临近年关,国内的事太多,我就来代表参加了。咱们帝国今年收到了六张邀请函,可以说是整个亚洲最多的。”皇太子殿下的得意口气,让屋里的几人都翻了下白眼儿。

    萌萌急忙切主题,“那哥,咱们帝国都会来什么专家?你给介绍下呗,到时候会上我也好去认识认识一下,我们帝国的国家栋梁。”

    亚德尼斯说了几个专家的情况,后语气一沉,道,“兰达雅家族有两个名额,目前我们也不知道他们会派什么人。回头名单出来,我马上告诉你。”

    萌萌立即借奥伦的事,谈到了亚特帝国的黑道势力。亚德尼斯敏锐地察觉到妹妹似乎有什么目标,便将兰达雅家族的复杂关系,奥伦的生世,和阿特公爵的关系,以及洪绅身为亚特最大地下势力的头目的背后真相,都一一告诉了萌萌。

    最后道,“希希,你要小心点兰达雅家族的人。上次在公主城里想要诬赖你的那个阿里,已经被洪绅使手段救了出去。洪绅这个地头蛇,可不简单。”

    ------题外话------

    秋秋最经典的作品——超浪漫极致深爱异国恋《七日,魔鬼强强爱》即《七日一帝国盛宠》,重口,制服控,大叔控,傲娇可爱妞VS鬼畜腹黑深情极致帅酷亲王殿下!烽火硝烟中的恩怨情仇,惊天动地的极致宠爱,乱世交割中的惊天绝爱!

    “小东西,整整四年,我都无法忘记在你身体里的感觉,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么…”

    ——英俊如魔的男人,将她狠狠压上,紧锁着她的魔魅双瞳中燃烧着邪恶的红莲狱火,让她颤抖地想起那段可耻的记忆…七天七夜的折磨羞辱,无所不用其极的逼迫,无边无尽的欲望沉沦…

    【极致宠溺】

    ——她的一句模糊的呓语,让北平最寒冷的冬季,为粉樱飞舞芙蓉花覆盖;她的一个微笑,让他放弃了屠城的三光政策;她的一滴眼泪,让他虔诚地跪行千里为她祈福添寿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