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100有欠必还 - 重生之悍妻

    “赵秋明,”贤宗喊着赵秋明的名字,看向了自己的相国,赵北城做下这等差点让顾家满门被斩的阴毒之事,赵秋明会不知道?贤宗是智商欠奉,可常识还是有的。

    赵秋明手指扣一下砖石的缝隙,骂了一声:“孽子!”身子一软,就栽倒在地。

    大理寺卿急忙伸手将赵秋明搬得正面朝上,推了推赵相爷,连喊了数声后,跟贤宗急声禀道:“圣上,相爷昏迷了。”

    赵北城看着晕死过去的父亲,嘴角又溢出血水,跟贤宗道:“圣上,此事是臣一人所为,臣父并不知情,臣罪该万死。”

    贤宗冷哼了一声,转身快步往天牢外走去。

    玉小小问赵北城说:“你这是闹哪一出?”

    赵北城跟玉小小小声道:“这是我欠顾星朗的,现在我还他。”

    “公主,”小卫跟玉小小耳语道:“我们走吧,这对驸马爷是好事,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玉小小扭头看看还在晕迷中的赵秋明,有这种的父亲,赵北城好像不想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们之间的债两清,”玉小小回过头看着赵北城道:“愿意改错,说明你这人还没坏的不可救药。”

    赵北城一笑,笑容绝望,但心里突然就轻松了一些。欠下的最大的债还了,赵北城觉得自己能死的安心一些了。

    玉小小带着小庄和小卫从赵秋明和大理寺卿的身边走过去。

    大理寺卿看贤宗走了,玉小小也要走,忙就问玉小小道:“长公主殿下,相爷他?”

    “我管他去死,”玉小小丢下这句话,快步往前走了。

    天牢外,四个暗卫守在贤宗的身边,贤宗背着来回走着,困兽一般。

    玉小小走到了贤宗的跟前,说:“你还生气?小顾一家子蹲多长时间的大牢?他身上全是刑伤,差点残废,要气也是他气吧?”

    贤宗气急败坏地说:“朕是被赵北城这个混帐蒙蔽了!”

    玉小小说:“小顾也这么说。”

    玉小小这么一说,贤宗心里舒服了一些,叹了一句:“顾星朗是个忠臣。”

    玉小小懒得再说顾星朗傻这种话了,问贤宗:“那你要怎么处置赵北城?”

    贤宗恨道:“明日朕就让人审他!”

    “那赵秋明呢?”玉小小说:“没他的事?”

    贤宗说:“朕自然也不能放过他。”

    玉小小说:“那行,我送你回宫,父皇,我明天等你的好消息,我看好你哟。”

    如果公主殿下笑容俏皮地跟贤宗说这句我看好你哟,贤宗说不定会会心一笑,只当闺女活泼,可玉小小对着贤宗就是一张面瘫脸,这声哟听在贤宗的耳朵里,妥妥的就是讥剌。贤宗一时之间很伤心,闺女这一定是在为顾星朗报不平啊,这闺女怎么就不想想他也是被骗,他也很难过呢?这是有了相公就忘了爹啊!

    玉小小看贤宗站着不动,就说:“你不回家?”

    贤宗让玉小小看他身边的暗卫,说:“不用了,父皇有他们护卫。”

    玉小小瞅一眼这四个暗卫,说:“他们打不过我。”

    “朕,”贤宗接着来回走路,想了半天才跟玉小小说:“你打赢他们这几个暗卫,你就有本事了?”

    玉小小说:“那你还想我打谁?”她倒是现在就想打死赵秋明,可是当着赵北城的面,好像这么做不太好。

    “不是,”贤宗说:“父皇教过你的,做人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这些道理你都忘了?”

    这昏君到底在抽什么风?玉小小发愁,她现在想把这昏君也拍死怎么破?说的都是她听不明白的话,你跟丧尸讲道理,丧尸就是不啃你了?哦,对了,这个世界没有丧尸,玉小小皱着眉头想了想,说:“再有理你也打不过外头那五国,要不小六也不用去诛日。”

    好吧,贤宗心里的伤口上又被洒了一把盐,没劲走路了,站下来跟玉小小玩大眼瞪小眼。

    加上小庄和小卫,父女俩身边一共六个暗卫,都认为公主殿下这是要把圣上气死的节奏。

    “算了,”玉小小看面前这个昏君就想动手,把目光挪开,说:“你不想回宫,我带你去街上逛逛吧,正好景陌请我吃饭呢,你要不要去?”

    小卫嘴角抽搐,原来这位还没忘了大碗菜馆呢。

    贤宗说:“景陌宴请你?他不知道你嫁人了?”女子未出嫁时,养在深闺,出嫁之后,活在深宅,贤宗就没听说过,有女子下馆子吃饭的。

    几个暗卫都暗地里翻白眼,长公主这样的,下馆子吃饭很意外吗?哪天这位放火烧了帝宫,他们都不觉惊奇啊。

    玉小小拎着贤宗往外走,说:“他怎么会不知道我嫁人了?小顾也在,那个左右也在。”

    贤宗喊:“你把朕放下来!”

    玉小小说:“你见到小顾后,跟小顾也道个歉吧。”

    贤宗说:“朕是皇帝!”

    “皇帝就不用承认错误了?”玉小小问。

    贤宗抬头看看耸立在自己面前的围墙,皇帝用不用承认错误待会儿再说吧,“为什么我们不走大门?”贤宗问闺女。

    玉小小拎着贤宗就上了墙头,说:“那不绕路吗?”

    “朕不翻……”墙这个字,贤宗没来及喊出口,人已经被玉小小拎着下了墙头,到了大理寺外了。

    两米多高的围墙拦不住玉小小,同样也拦不住轻功都高的暗卫们,小庄六个人跟着玉小小翻过了围墙。

    “圣上!”从昏迷中醒来,追着贤宗过来的赵秋明,就看见几个黑影在墙头一闪而过,再大喊圣上,被玉小小拎着往街前走的贤宗就是听见了这声喊,也不可能回应赵相爷一声了。

    大理寺卿跟赵秋明急道:“相爷这下要如何是好?”

    赵秋明人站立不住,往地上一瘫。

    大理寺卿也顾不上什么为官的仪表了,往赵秋明的面前一蹲,说:“相爷,您得尽快想一个对策出来啊!”

    赵秋明很疑惑地抬起自己的手看,沾在他手上,滑腻,还有点粘手的东西是什么?

    大理寺卿嗅了嗅鼻子,说:“什么味道?”

    赵秋明看清手上沾着的东西后,颤抖道:“哪个混帐在这里吐过?!”

    “呕——”

    想到自己跪坐在一滩呕吐物里,赵相爷也忍不住吐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亲们晚安喽。(求订阅,求月票,求收藏,求票票,都么么哒)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