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127 他自己放纵为什么要拿她当借口? - 宝贝,将婚就婚吧!

    第二天,陆瑾倪被噩梦惊醒,身上都是冷汗,连衣服都被沁湿了。

    她将被子掀开,猛然将床头灯打开。

    低低喘着几口气,才整理好情绪渴。

    天还没大亮,她却还是起身了。

    在厨房里弄早餐的时候,一一和二二也乖乖起床了纸。

    还笨拙地自己穿好了衣服,才出了房间,两人一同爬到了餐桌边上。

    “终于不用吃微微阿姨的煎蛋和火腿了……”二二傻笑着趴在桌上。

    一一看了他一眼,撇嘴,“二二,你昨天早上还说,微微阿姨的煎蛋火腿是世上最好吃的早餐……”

    “那不同,当时微微阿姨就在旁边呢……”

    要是被微微阿姨听到他吃腻了煎蛋火腿,以后他想吃的时候就没得吃了。

    女人都是爱生气的动物。

    爹地说的。

    一一:“……”

    陆瑾倪和两个孩子吃完早餐,看了眼时钟,愣是不敢开门。

    邢穆深今天到底来不来?

    昨晚不是说了要过来吗?

    “妈咪,再不走,我们要迟到了……”一一背着小书包,拽了拽她的衣角。

    “嗯,我们走吧……”陆瑾倪开门,一下子就愣住了。

    男人倚着墙壁,俊容依旧,只是神情有些颓靡。

    他见了陆瑾倪,掐掉了手里的烟,走了进门。

    “爹地!”两个小家伙开心地叫着。

    邢穆深微微蹲下身,一手抱着一个,走到了她身边。

    “你留在这里,我送他们过去。”

    陆瑾倪一听,急了,“不要,我也去。”

    自己一个人在家,她还不是要担惊受怕?

    “妈咪,微微阿姨说妈咪身体还没好,不能到处乱跑。”

    “妈咪,微微阿姨说妈咪身体还没好,不能到处乱跑哦~”

    一一和二二异口同声,但是语气截然不同。

    一一是叮嘱的严肃,二二是撒娇的软蠕。

    陆瑾倪看着自家宝贝儿子,又转向了邢穆深,“我不要一个人在家。”

    邢穆深和一一对视一眼,最后才开口。

    “走吧。”

    说完,他就先出了门。

    二二哀怨地趴到了邢穆深的肩膀上,小手一下又一下地戳着他的衣服。

    “爹地和哥哥超坏,老是忽略二二,爹地和哥哥超坏,老是忽略二二……”

    碎碎念的声音,让一一额头挂上了黑线。

    邢穆深抿成一条线的唇也微微勾了一下。

    陆瑾倪从怔愣中出来,拿起提包,匆匆锁门跟上。

    他等了很久吗?

    而且,他什么时候又开始吸烟了?

    将一一和二二送去幼儿园后,陆瑾倪坐到了副驾驶座,问了句,“邢乐乐还没醒吗?”

    邢穆深听到这个名字,有些不悦,冷冷吐出了一个字,“没。”

    “那你爸到底想怎样?他总不能只手遮天,有本事怎么不去查一下到底谁才是害邢乐乐的人?!”

    陆瑾倪说着,心里的气愤也累积地越多,最后才说出四个字。

    “我要见他。”

    “没必要。”邢穆深开口,车子已经发动。

    “可是……”她总不能一直躲在他的保护下……

    邢穆深打断了她的话,黑眸看了过来,“在我身边,你怕了?”

    陆瑾倪微怔,她有什么好害怕的。

    “你现在是我保护伞,不是吗?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是,你现在先别赶我走,不对,你赶了我也不会走。”

    她对监狱的恐惧,比她想象中的还深。

    内心深处想要找个避风港,而邢穆深正好是。

    邢穆深转回了视线,如果不再是她保护伞,她是不是就会毫无眷恋地离开?

    说她傻,她还真傻,连自己有没有离婚都不知道……

    一路沉默,陆瑾倪昨晚一宿担忧,睡得不好,现在一安静下来,不到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车子驶进了蓝庭的停车场。

    邢穆深将车停好,看向旁边熟睡过去的女人,眸光柔了下来。

    伸手帮她解了安全带,轻轻抱起。

    从门口一直到电梯,形形色色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蓝庭有三架电梯,其中有一辆是总裁专用的,但是邢穆深极少用。

    现在,他抱着陆瑾倪径自走了进去,也阻隔了所有人的目光。

    从电梯出来,正好看到沈文静从他办公室出来。

    “阿深?你终于来了。”

    只是,等她看到他怀里的女人时,面色僵了一下。

    “她怎么了?”

    “睡着了。”邢穆深开口,用脚推开了门。

    沈文静停了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陆瑾倪睡得很死,邢穆深将她放到休息室的床上,也不见她醒来。

    他在她包里掏了一下,果然看到了一支药膏。

    刚才没有在她身上闻到药膏的味道,便猜测她还没有擦拭。

    修长的手指将她身上的衣物解下,视线掠过她胸前的丰满时,停滞了一下,喉结上下滑动。

    半晌,手指沾了清凉的白色药膏,触上了她身上的那些淤痕。

    到最后,手指来到她的腹部。

    男人的眸光带上了一丝隐晦的伤痛。

    一想到她骗了他,这里还怀过别的男人的孩子,他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许是用力过大,陆瑾倪痛苦地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

    感觉到自己身上一片清凉,她猛然起身,“你干什么?!”

    清新的药香味传进鼻子,她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拿着的药膏管子。

    “我自己来。”她伸手,想要接过药膏,镇静的表情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红酡。

    “转过身去。”邢穆深开口,语气是不容置疑。

    陆瑾倪双手横在胸前,脸上大臊,不能跟他僵持,只能转了身。

    他手指的灼热,还有药膏的清凉,两种极端的温度一起落在她背上。

    她忍不住起了竖起了汗毛。

    邢穆深察觉她皮肤上的异样,淡淡开口,“你怕什么?我还没有禽.兽到强.暴一个刚流产的女人。”

    陆瑾倪本来通红的脸,逐渐开始平复,眼睛仰视着天花板,眨都不眨,指甲都掐进了手掌心。

    邢穆深果然像他说的那样,很君子,擦完药膏后,就走了出去。

    沈文静还在外面等着,见他在办公桌前坐下,才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

    “乐乐昏迷,香玉珠宝公司的事情那边的人抓不定主意,你看看吧,这是在ye工作室那边订制的珠宝设计图,之前传出了抄袭,所以ye提供了一份新的……”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先出去吧。”

    “嗯。”沈文静点头,看了眼休息室,心里就是再好奇也没有问出来。

    ————————————————

    陆瑾倪才发现这里是邢穆深办公室里的休息室。

    她好几天没有回工作室,恐怕已经乱成一团了……

    她穿好衣服,推开门,看到办公室没有其他人,才走到了邢穆深的身边。

    “你有没有多余的电脑?”她低声问了句。

    邢穆深从办公桌上抬眸,示意了一下旁边的手提。

    她抱起,又跑回了休息室。

    打开电脑,输入密码。

    1122。

    咦?

    陆瑾倪愣住了,她这才想起这不是她自己的电脑,可是密码却误打误撞一样了。

    她想起他书房的那个密码箱,好像他这么设也合理。

    他大概也是不喜欢记密码,干脆拿一一二二的名字当密码了。

    她在网上跟工作室的人联系了一下,先将手头上没做完的事都交代好。

    忽然!

    砰的一声!

    门外传来了一声巨响,好像是什么被摔碎的声音。

    陆瑾倪被下了一跳,又钻到门缝那里偷看了眼。

    办公桌旁边的地面上,散落着一部摔成了两半的手提残骸。

    邢穆深撑在桌上的手青筋暴起,额前的发丝微微挡住了他的眼睛,她看不清他情绪。

    只是觉得好压抑。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只是,久久没有看到两人的动作,她又缩回了床上。

    辛燃将碎掉的手提捡起,他已经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表情并没有太大的震惊。

    “刑总,视频是邢老先生要销毁的,我让黑客复制了一份。”

    之前陆小姐在监狱里的监控视频一直拿不到,是邢老先生在作怪,刚刚好不容易拿到手。

    别说刑总看了会愤怒成这样,就连他这个旁观者都觉得胆寒。

    那个缩在角落里,即使是黑夜也不忘瞪着眼睛防备的人……刑总该是心疼了。

    辛燃悄然退了出去,邢穆深在原地站了许久,肩膀微微僵硬。

    良久,他才动了动脚步,走近了休息室。

    陆瑾倪交代完工作的事后,又睡了过去。

    那样子,就好像要这样睡死过去一样。

    就连邢穆深躺到了床上,将她抱紧了胸膛前,也不见她有清醒的痕迹。

    他埋首在她脖颈,像瘾君子一样,她的气息让他着迷。

    “倪倪……”他唤了一声,嗓音压抑。

    “嗯……”陆瑾倪在梦中无意识应了声,却让邢穆深身躯微僵。

    许久没见她有反应,才知道她还在睡着。

    他嘴角勾起了一个嘲讽的笑。

    在她白嫩的耳垂上轻咬了一下,只是看到她不耐地伸手挥了挥。并没有睁眼。

    ——————————————————

    陆瑾倪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腰酸背痛,从床上下来,已经是中午时分。

    她起身,在门缝里瞄了一眼。

    邢穆深好像还在忙,没有吃饭的打算。

    她又坐回了床边,拿着他的电脑瞎玩。

    无意间打开了桌面上的一个文件夹。

    里面的图片显示了出来。

    好像是邢穆深的设计图,看了眼总数,竟有一百多张!

    而且……这些设计图虽然在细节上有差异,但是大体形状就是他送给她的那张设计图!

    她惊愕得张开了唇,他竟然画了这么多张?

    所以,他送给她的,是他最满意的那张吗?

    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她伸手按在胸口,关掉了文件夹,神情已经恢复了沉静。

    她抱着电脑走出了休息间,看到邢穆深倚在椅背上,眼眸微合。

    看起来是极累的。

    她轻手轻脚将手提放好,又走到了他的椅子后,见他一直没有反应,又凑近了一点。

    他是睡着了吗?

    她走到他旁边,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还是没反应。

    她还想跟他说一声,先去吃饭呢,现在总不能将他叫醒吧?

    陆瑾倪在邢

    穆深身边转悠了五分钟后,再次凑到了他耳边,“邢穆深……”

    那声音却是微不可闻。

    没想到,那双黑眸还真的如期睁开了!

    陆瑾倪还没来得及庆幸,腰间就被一双大掌搂上,接着整个人都坐到了他腿上!

    接着感觉到下颌被抬起,粉色的唇瓣就遭人含住了。

    她越是挣扎,他的力道就越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粗暴。

    这样的他让她想起了他那诡异的起床气!

    他的手掌捏痛了她,她眉头紧皱,男人才松开了她,只是眸光中还带着翻涌的情绪,呼吸不稳。

    “别告诉我,你不仅重新吸烟,连起床气都回来了!”陆瑾倪按着微痛的唇瓣,瞪他。

    难道吸烟和起床气是成正比的吗?!

    邢穆深站起,将她推出了怀抱,丢下了一句,“有老婆的时候,才要克制。”

    陆瑾倪哑然,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和她离婚,所以才重新吸烟,才会暴躁吗?

    他自己放纵为什么要拿她当借口?

    可是,尽管有些愤怒,但是心里更多的却是苦涩。

    连她自己都找不到原因,为什么感觉他有点可怜……

    邢穆深侧过脸,脸上的表情很矛盾,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明明说好了要离婚,结果他却迟迟没有办理离婚手续。

    明明想要紧紧抱着她,却又一次次放手。

    只要将爸不再为难她的事告诉她,她就会离去,一切都回到几天前,他却想着以后再说……

    敛了敛神色,他才开口,“在这里呆着,我让人送饭上来。”

    本来还要休养的身子,她却不可能在家呆得住,那就在他身边好好呆着……

    邢穆深都这么说了,陆瑾倪也没有拒绝,“好。”

    难得见她这么温顺,却只是因为害怕而想要抓住他这个保护伞。

    饭菜是辛燃送上来的,四菜还有一汤,在小小的桌子上摆开,倒是有种温馨的感觉。

    陆瑾倪早已经饿得受不了,如今是大口大口扒饭,完全不顾什么形象。

    邢穆深依旧是那么优雅,只是看到她一口汤都没有沾时,紧了紧眉,说了两个字,“喝汤。”

    这么一听,又是命令的语气。

    她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是乖乖端起了碗,舀了汤。

    这汤闻着有淡淡的药的味道,她不太喜欢。

    没想到尝起来倒是挺美味的,一口气喝了两碗,剩下一碗,她开口,“邢穆深,你试试,挺好喝的。”

    邢穆深面色黑沉,这汤是给女人补身子的,他一个大男人喝来做什么?

    陆瑾倪见他不动手,还帮他舀到了他碗里,有些讨好的意思。

    男人抿着唇,鼻孔里轻滑出一声哼,傲娇地转过了头。

    她一楞,他是要闹哪样,刚才还叫她喝汤来着,自己却闹别扭?

    不喝就不喝呗……

    辛燃进来收东西的时候,心里已经哭了好几遍。

    他堂堂一个特助,怎么就沦落到要在这里收拾餐具了呢……

    不公平不公平!

    他要求加薪!!

    不过……

    他看着邢穆深碗里的汤惊恐了,“刑总,这汤是女人喝的!”

    “你看我喝了吗?”邢穆深冷瞥了他一眼。

    辛燃这才放心,他可不想自家boss补成了个不男不女的人……

    陆瑾倪听了两人的对话,才知道这汤邢穆深不能喝。

    她撇撇嘴,不能喝之说就是了,怎么一下子又变回了以前的闷.***……

    陆瑾倪吃饱喝足,心情也很好,脸上挂着愉悦的笑。

    像只慵懒的猫儿,蜷缩在沙发上,连

    鞋子也脱了,脚丫子一晃一晃的。

    邢穆深时不时看过来一眼,视线已经不受控制。

    只是,还没一会儿,邢穆深接了个电.话,脸色更加沉了。

    他看向陆瑾倪,缓缓开口。

    “我们去医院。”

    陆瑾倪一楞,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上微微煞白,心里的不安开始加深。

    “发生了什么事?”

    是邢乐乐醒了吗?那是不是能还她清白了?

    可是为什么她怕得连脚都迈不动?

    邢穆深走到她跟前,伸手拽住了她的细弱的手腕,清晰感受到她手里传来的颤动。

    “走吧。”

    陆瑾倪跟着他的脚步,再次问了句,“是不是她醒了?”

    “嗯。”

    “她说了什么?”

    “去到就知道了。”邢穆深没有说什么,但是嘴角勾着一抹冷意。

    【很快接解决邢乐乐~表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