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129 我警告过你,别招惹她 - 宝贝,将婚就婚吧!

    陆瑾倪握了握酒杯,忽然就仰头灌了下去,而后转身去拉门。

    别说苏正廷,就连邢穆深都愣了一下。

    她就这么走了岑?

    “你的女人还真是无情,就这么嫌弃你?”苏正廷凉凉地说着欢。

    邢穆深睨着门口消失的身影,眼里闪过一抹暴戾还有,暴躁。

    他什么时候成为垃圾一样的存在了?

    门外好奇的一行人见她出来,酒杯已空,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boss果然是boss!大帅哥都拜服在你的魅力之下!”

    陆瑾倪被说得脸红,沉默地扫他们一眼,钻回了包厢,不管他们怎么说,就是不肯参与游戏了。

    坐在沙发上,心情久久平静不下来。

    他肯定觉得好笑,怎么偏偏就在他面前闹了笑话呢?!

    她一郁闷,又灌了几杯酒。

    这些年来,她的酒力是练得不错了,可是如今从包厢出来,她还是脚步漂浮,有些头晕目眩。

    她走在最后,跟着大伙儿浩浩荡荡走着。

    忽然手被拽了一下,她脚步不稳,回头一看,乔斯瑜站在她旁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怎么了?”她问了句。

    这个女生好像对她挺好奇的。

    乔斯瑜努努嘴,“没,赵淫贼睡死了,我无聊。”

    其实她眼里正发着光,分明就是八卦的光芒。

    对于她和赵佑乾的关系,陆瑾倪倒是有一些好奇,所以便道,“你和他是情侣,还是他……”强来?

    这话问出来好像不太好,她又收了口。

    乔斯瑜倒是一脸的不在意,还嫌弃地说,“他那样子怎么可能是我喜欢的菜?!我喜欢能给我安全感的男人,他还是算了吧!”

    安全感吗?这点倒是和她挺像的。

    陆瑾倪想着,揉了揉太阳穴,提醒了句,“夜深了,你赶紧回家吧,这里不安全。”

    乔斯瑜见她完全一副把她当成小女孩的样子,撇了撇嘴,“我在这里工作呢,还没到时间下班!”

    陆瑾倪不解,她看起来不像是缺钱的人,反倒像是任性的小千金,怎么会来这个地方打工?

    不过,与她无关的事情,她也不想打听。

    别人的人生,她也不想过多干预。

    “我先走了。”陆瑾倪说完,就转身,没想到砰的一声,额头撞上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她身形不稳,朝后倒去。

    而后腰间便一紧,一手双臂已经将她环住。

    “噗哈哈……原来美女姐姐真的是言情小说里的柔弱善良的女主角!跟着绝对有故事看!”乔斯瑜捂住嘴低声碎碎念,“不过,零号耽美君要怎么办……”

    陆瑾倪鼻尖凝着一股熟悉好闻的气息,还夹杂着淡淡的酒气,不知道是她还是他身上的。

    不用看,她也知道她身前的是谁。

    邢穆深等她站稳,手才松开,眸光落在乔斯瑜身上时,变得有些不善。

    陆瑾倪垂着眸子,摸了摸额头,从他怀里退出来,“不好意思。”

    只是,她身前的男人却错身而过,将乔斯瑜的手拽起,离开。

    陆瑾倪愣愣看着离去的两人,一时晃不过神来。

    乔斯瑜手腕挣扎着,还一直向后朝陆瑾倪大呼着,“美女姐姐,我绝对不是当小三的料!

    她的声音最终消失在转角,陆瑾倪整了整腰间的褶皱,好像酒也醒了不少。

    这边乔斯瑜还在“抵死反抗”!

    邢穆深走过转角才猛然将她放开!

    乔斯瑜后背撞上了一面墙,痛得只让她皱眉,“耽美君,你这么粗暴,你老婆知道么?”

    “我老婆……喜欢我粗暴。”邢穆深淡淡回了句。

    “噗……”乔斯瑜原来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他还真的回了句。

    

    tang>

    邢穆深冷睨着她,她才渐渐收了笑脸,惊恐地用双手护在胸前,“喂,你该不会是对我感兴趣了吧?!!”

    她的耍宝,让他蹙眉,“我警告过你,别招惹她。”

    “她?美女姐姐?我又不是男人,你怕什么?”乔斯瑜咂嘴,随后又嘀咕了句,“原来你真的是喜欢女的多一点?”

    等她再抬头,男人已经走远。

    靠,他就为了警告她一声,把她抓过来的?

    她轻哼了声,转身追着陆瑾倪的的方向跑了起来。

    美女姐姐,我们深入了解一下吧!!

    乔斯瑜出来的时候,陆瑾倪已经站到了车边,她几步跑上去,钻进了驾驶座。

    “美女姐姐,你喝醉了,我来驾车吧!”

    陆瑾倪站在车门外,愣愣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又跟上来了,“你会驾车吗?”

    乔斯瑜骄傲地扬起脸,“开车还不是小菜一碟?!上车吧!”

    陆瑾倪抵不住脑中的晕眩,只能点了点头。

    她坐上车后说了地址就闭上眼睛浅眠。

    不夜城门口。

    两个男人同时看着这个方向。

    苏正廷倒是无所谓,他用肩膀推了推邢穆深,“阿深,这个乔斯瑜什么来头?你好像对她……有意见?”

    乔斯瑜和陆瑾倪性格上相差很大,初见时那眉眼间的相似感已经没有那么深刻。

    阿深刚刚还跑去警告她来着,他可不认为其中没有猫腻。

    邢穆深神色晦暗,眼里藏着太多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捕捉。

    乔斯瑜,她人是简单,但是带来的却是大麻烦……

    *

    “美女姐姐,你怎么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将你卖了吗?”

    乔斯瑜认真看着前方,嘴里却开口问着。

    陆瑾倪微微睁开眼,她看着就乐天女孩一个,看着不是阴险狡诈之人,“卖了你也赚不了钱。”

    “噗……”乔斯瑜嗤笑。

    “你也别叫我美女姐姐,听了挺别扭的。”

    “好啊,姐姐!”她扬唇就同意了。

    这回倒是陆瑾倪愣住了,这声姐姐叫得她心慌慌的。

    乔斯瑜倒是没有注意她的表情,她看了眼后视镜,忽然道,“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好像有车跟着我们呢……”

    陆瑾倪一惊,假装和她说话,悄然侧过脸一看,的确有一辆白色的车子在后面不远处跟着,只是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要说得罪,她也只是和邢家有过过节。

    难道是邢乐乐吗?

    上次的事情,邢雷已经查清楚并告知了她,是邢乐乐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秦涟大失所望,邢乐乐的伤还没好,就将她丢在了医院。

    后来的事情,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邢乐乐已经失去了让她备受尊荣的姓氏,她如今叫刘晓媛……

    她虽是这么想,但是却没有说出来,“许是刚好顺路,别想多了。”

    乔斯瑜哪里是担忧?她分明就觉得好玩!

    不过,显然是她想多了,快回到小区的时候,那辆车就转弯了。

    乔斯瑜将车停好,可怜兮兮将自己无家可归的处境一一道来,陆瑾倪见她实在可怜,就收留了她一晚,当做是感谢她刚才将她送回来。

    客厅里有微微留下来的便利贴,说厨房里还有饭菜,热一下可以吃。

    乔斯瑜倒是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跑到厨房捣鼓去了。

    一一和二二已经睡了过去,她从两人的房间退出来,乔斯瑜端着饭碗上前,腮边鼓起,说话模糊不清。

    “你怎么不和耽美君住一起?真离婚了?”

    陆瑾倪大概听到她的意思,却只是轻笑了一下,“今晚你就跟我睡吧。”

    这晚,陆瑾倪失眠了。

    眼睛明明已经睁不开,但是脑子却一直很活跃,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而她旁边,乔斯瑜睡得格外安稳。

    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一个女孩,睡觉竟安分起来了。

    等陆瑾倪第二天早上醒来,眼底已经覆上了两弯青黑。

    乔斯瑜学着留了便利贴,人已经走了。

    陆瑾倪进了厨房,发现早餐已经做好了。

    倒是个挺好的人……

    ————————————————

    YE工作室。

    因为昨晚的缘故,今天工作室里的气氛显得很和谐。

    下午下班的时候,陆瑾倪去了幼儿园。

    等了许久,家长们几乎都陆续将孩子接走,可是平时一开门就跑出来的两道小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她心里一急,跑到了门口的那位女老师身前,“李.老师,一……邢忆爵和邢尔雎怎么还没有出来?”

    李.老师一楞,“咦?邢忆爵和邢尔雎今天中午不是由邢夫人接走了吗?”

    “邢夫人?”

    “是啊,小爵小雎好像叫她奶奶来着……”

    陆瑾倪心里开始慌乱,从幼儿园门口走回了车边。

    刚想上车,就被人拉住了手腕,“孩子呢?”

    邢穆深的声音传进她耳里,让她愣住了,他怎么会来这里?

    “这事要问你.妈,她为什么要将孩子接走?!”

    陆瑾倪瞪着眼睛质问,邢穆深眉间也皱了起来,这件事他也不知道。

    他松开她的手,转身走开。

    陆瑾倪看着他坐上了车,赶紧就上车跟着他朝着邢家的方向驶去。

    她看着那辆车,忽然想到了什么……

    该不会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这个时候来幼儿园吧?

    只是呆在街对面,看着他们吗?

    她心里顿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邢穆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一和二二的亲生父亲,他也会想孩子的吧?

    在她焦虑的情绪中,两辆车在邢家门口停了下来。

    客厅里,气氛并不好,邢雷好像很愤怒,秦涟诺诺地只顾着抹眼泪。

    “爸妈,发生了什么事?一一和二二呢?”邢穆深走近,问了句。

    秦涟这下更加控制不了情绪了。

    邢雷看了两人一眼,声音带着暴怒,“他们被绑架了!”

    陆瑾倪来不及消化这个晴天霹雳,他再次对着陆瑾倪开口,“你来的正好,在这里呆着等她联系。”

    “我真的不知道乐乐会变成这样子……”秦涟继续哭啼着。

    秦涟接了一一和二二,本想回家好好培养一下他们对邢家的感情,没想到半途遇到了她,她痛哭流泪抓着她痛诉,结果却趁她不注意将一一和二二带走……

    “她现在姓刘,不是你疼爱的那个好闺女邢乐乐!”

    邢雷冷哼着提醒。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心术不正,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她在邢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她无论再怎么伪装,眼里的势利和贪婪都躲不过他的眼睛。

    “可是现在……要怎么办?”陆瑾倪嗓音喑哑,双眼无措地闪烁,差点就忍不住眼泪的奔溃。

    一遇到关于孩子的事情,她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邢乐乐会不会伤害一一和二二……

    邢雷显然也还没知道邢乐乐将他们拐到了哪里……

    “她要找的人是你,始终会联系的。”

    陆瑾倪看向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邢穆深盯着邢雷,眼里闪过了一抹利光。

    邢乐乐被捅了一刀,濒临死亡,可是他

    给出的结果却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幕戏……

    就算她再怎么愚蠢,都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所以,邢雷在说谎。

    *

    邢乐乐一直没有打来电.话,陆瑾倪在邢家坐不定,脑袋一片空白,手脚都是冰凉的。

    夜色也开始浓重了,她呆滞地从客厅走出来,在小花园的一张石椅上坐下。

    不知道坐了多久,外面的风有些凉了,她瑟缩了一下,准备回去。

    不想耳边却隐约传来了说话声。

    好像是邢雷和秦涟。

    秦涟情绪有些激动,“你到底在隐瞒些什么?乐乐的话也不尽然是假的对不对,你在为那个真正买凶的人作掩护!!”

    邢雷哪里容得了别人这么说他?

    “这件事你没必要知道!”

    “这么说是真的!你未免也太残忍了!”

    “你为了那个女人,至于这么冲我歇斯底里?她本就不干不净,留在邢家做什么?”

    因为情绪激动,两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陆瑾倪听得心里发寒。

    邢乐乐虽不是邢雷的亲生女儿,倒是好歹在邢家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竟然说弃就弃。

    而且,还绑着隐瞒了伤害她的人?

    那么邢乐乐抓走一一和二二到底是报复她呢,还是邢雷?

    她越想越是凌乱不安。

    “那也不能让那个歹人逍遥法外!”秦涟继续吼着。

    “我说了,这事你不用管!”

    两人脚步靠近,陆瑾倪一急,不想被他们看到,站起就想离开。

    谁知道邢雷耳朵这么灵,竟发现了有人,“是谁!”

    陆瑾倪更加慌乱了,她心里对他上次的行为还是有阴影的,说不准就会找人来灭了她。

    一双手忽然穿过她的腰,将她带离了一段距离。

    邢穆深抵着她,让她背靠在一棵大树上。

    接着湿热的吻便落了下来,如狂风暴雨般侵袭她所有的感官,逼迫她发出轻吟。

    他的腿紧紧固定她的腿,几乎全身的力道都抵在了她身上。

    随后好像还不满足,他的手掌在她的臀下一托,她顿时双腿凌空了。

    细腿晃动,最后还是紧紧攀在了他身上。

    难受,火热……

    不远处,邢雷和秦涟走了过来,看到树荫下这一幕,纷纷蹙眉。

    夜色浓稠,只看得清他们身体相抵,唇舌交缠……

    秦涟脸一热,拉着邢雷就走了。

    许久,陆瑾倪因为缺氧,整张脸都憋得通红了,邢穆深才放开她。

    他的呼吸也是紊乱的,看不清眼神。

    她只觉得两人相贴的身体都变得火热。

    “你做什么?!”

    她吼得无力,倒像是娇嗔。

    “不是怕听到了秘密,被谋杀吗?”她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戏谑。

    她刚才的确是这么想来着。

    可是也没有必要拉着她上演这么火辣的戏!

    她推了推他,神色已冷,“放我下来。”

    邢穆深抹了抹唇,却有一丝意犹未尽的感觉,下身微动,将她更用力地往树上顶了一下。

    陆瑾倪本来就涨红的脸更加火辣辣。

    偏偏男人嘴里还无耻地吐出,“我硬了。”

    “管我P事!”许久她才找回自己的言语。

    被他这么一欺负,心里的担忧和委屈一起爆发。

    “你混蛋!放开我!”

    他靠得很近,能看清她眼里的泪光。

    即使不用看,他也能想象到她现在

    的样子。

    他承认,这场和她的拉锯战,他输了,输得彻底。

    就想苏正廷说的那样,戒不了。

    他俯身,在她脖子处轻轻磨蹭了一下,本来想狠狠咬一口,结果牙齿没舍得咬下,只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齿印。

    “别哭了,一一和二二不会有事。”

    邢乐乐能呆的地方就那么几个,之前她针对陆琪凤时,他已经将她的底都查了一遍。

    他的话不但没有安慰到她,反而引起了她更加剧烈的反抗!

    “你滚开!我们这样算什么?!离婚了你到底懂不懂?还是你真把我当成.宠.物,时不时就来逗乐一下?!一一二二出事,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欺负我!”

    宠物,逗乐……

    她每说出一个字,他的脸色就阴沉几分。

    【噗哈哈……李.老师竟然是禁词,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