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133 孩子没了可以再要?那你怎么不找其他女人给你生! - 宝贝,将婚就婚吧!

    辛燃还想斟酌一下再说的,但是碍于邢穆深目光太过震慑人,他便将陆瑾倪刚才的话毫无润色就重复了一边。

    果然,空气更加冷飕飕的了。

    “出去。”邢穆深开口蟹。

    辛燃讪讪点头离开了房间,还帮他合上了房门枧。

    不久,邢穆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一看备注,眼眸微闪,变得有些雀跃,按下接听键前还特意清了一下嗓子。

    谁知道,他才想要接通,手机铃声就停止了……

    他看着上面的倪倪两个字,有气发不得,这才响了几声,她就挂了!

    他想了想,回拨了过去。

    陆瑾倪几乎是马上就接通了!

    一句焦急的话传了过来,“邢穆深!出事了!邢乐乐跑了!”

    邢穆深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手捞起了外套,就往外走!

    “你在哪里?”

    “医院。”陆瑾倪的声音迟疑了一下。

    医院门口,陆瑾倪坐在自己的车子里,她是看着邢乐乐被一伙带着头套的人带上车的!

    没想到她的动作这么快,刚刚还在和沈文静聊天,现在却又跑了!

    她看着挂掉的手机,哎呀,刚才一不小心就给邢穆深打电.话了!

    他们不是才吵完架吗……

    她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为自己刚才下意识的行为懊恼。

    她看了眼周围,没有看到沈文静的身影。

    这伙人要是进医院抢人的话,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她停好车,重新进入了医院,找了一会儿没看到她的身影,才问了护士刚才的事。

    护士说没有看到当时病房里还有人。

    陆瑾倪想,沈文静应该是先离开了……

    医院里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她从邢乐乐住的病房走出来,便看到邢洛擎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她见他步履艰难,便上前扶了他一把。

    “你怎么跑出来了?”

    邢洛擎毫不客气地将手搭在她肩上,身上的重量也分了过来,嘴里问着,“邢乐乐跑了?”

    陆瑾倪被他压得步子也有些艰难,“嗯,她胆子也真够大的,不怕通缉啊?”

    “你以为,她有什么好害怕的?”邢洛擎反问了句。

    邢老爷子和昨天的事就是很好的说明。

    陆瑾倪撇嘴,抱怨了句,“你倒是好好走啊,我又不是拐杖!”

    邢洛擎低笑,“我要是能走,还要你做什么?”

    她抬眸正想给他几个凌厉的眼刀威胁一下,谁知道正好看到站在他们前方的邢穆深。

    她愣了一下,脚步停了下来。

    邢洛擎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还笑着叫了声,“堂哥,你怎么来了?”

    这话说得,好像他不给出现在这里一样。

    陆瑾倪正想开口跟他说邢乐乐的事,但是邢穆深已经走到了她面前,还伸手接过了邢洛擎。

    陆瑾倪呆呆看着他的动作,退到了一边。

    三人回到了邢洛擎的病房,邢洛擎也在床边坐下,意味深长地看着邢穆深。

    他竟然没有发脾气?

    邢穆深整理了一下袖子和衣领,整个人恢复了一丝不苟的严肃模样,才看向她,“看到是什么人将她带走吗?”

    陆瑾倪摇头,“他们带着头套,不过看身形都是男人。”

    邢乐乐的报复心,比任何一个人都可怕。

    谁知道她下次要做些什么呢……

    如果她一直没有被抓回来,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枚危险的定时炸弹。

    三人沉默的时候,门口走近了一个人影。

    “你们在这里呢……”

    tang听这声音,是沈文静。

    “沈姐……”陆瑾倪还是想以前一样叫她。

    沈文静朝她轻勾了一下唇,依旧是干练精明的模样。

    陆瑾倪打量的眼光时不时落在她脸上,如果不是听到她和邢乐乐的话,她还真的看不出来她是喜欢邢穆深的,而且貌似还藏着不少秘密?

    她没有深想,毕竟是别人的私事。

    “你怎么来了?”邢穆深看了她一眼。

    “我来看一下手关节,最近越来越不舒服了。”沈文静说着,扫了邢洛擎一眼,“我刚刚跟邢乐乐聊了一下,没想到她还是这么偏激,总以为全世界都和她过不去……”

    陆瑾倪听着她的话,开始不解,难道刚才是邢乐乐胡乱猜测的?

    她晃了晃头部,邢穆深以为她不舒服,走到了她身边,“怎么了?”

    他的手指已经按上了她的太阳穴,动作轻柔帮她按了几下。

    陆瑾倪愣住了几秒钟,随后后退了一步,避开了他的手,沉声道,“没事。”

    两人的气氛有些怪异,邢穆深隐忍退让,陆瑾倪嫌恶冷漠。

    邢穆深没有给别人上演戏剧的爱好,他的手移到了陆瑾倪的手臂,“走吧。”

    “去哪里?”陆瑾倪来不及抗议,就被拉出了病房。

    剩下两人,相视了一眼,沈文静神色未变,也走了出去。

    医院门口,陆瑾倪死活不肯上邢穆深的车。

    “邢穆深!你放开!”

    两个人已经吸引了不少人的侧目,陆瑾倪却不管。

    邢穆深见她手腕都挣扎着通红,顿时也皱了眉,忽然砰的合上了车门!

    陆瑾倪呆呆看着他几步走到了她的车边,“过来开车。”

    “不。”她站在另一边,和他僵持。

    邢穆深听罢,微挑眉,绕过车走到了她身前。

    “乖乖听话,到时间接一一和二二了。”

    陆瑾倪看了看时间,咬牙上了车,也任由他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一声不吭就开到了幼儿园门口。

    一一和二二回到车上,看到邢穆深时全都扑到了他怀里!

    “爹地~吧唧吧唧~”二二的口水全印在了邢穆深脸上。

    一一嫌弃地转开了脸,趴在了邢穆深肩上不肯在动。

    陆瑾倪朝两个小家伙伸手,“一一二二回到座位上去。”

    “不要……”二二和一一集体摇头。

    邢穆深却将两人从怀里扒出来,放到了后面的安全座椅上,“要听妈咪的话。”

    两人一听,却意外地没有在反抗,乖乖坐好了。

    陆瑾倪顿时心塞,哀怨地看了一一和二二一眼,坐回了驾驶座上。

    她久久没有发动车子,而是小声问了邢穆深一句,“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一程。”

    看在一一和二二的份上,她不跟他在这里翻脸。

    “琅人餐厅。”他说出一个地点,让她一楞。

    这个餐厅是她经常带一一和二二去的,正准备送他离开后,就过去,没想到他竟然也要过去。

    她不发声,发动了车子。

    在餐厅门口,陆瑾倪才下车,就听到了一声叫唤,“美女姐姐!”

    她回头一看,三道身影就站在她不远处,其中一个正是乔斯瑜!

    旁边的夫妇该是她的父母。

    她打了声招呼,邢穆深也将一一和二二抱了下来。

    他看到那三人,面色顿时晦暗了几分。

    乔斯瑜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里闪过一抹闪躲,而后又仰着小脸跑了过来。

    他不让她和美女姐姐玩,她偏要!

    她逗弄着一一和二二,“可爱的小家伙,哪个是哥哥?”

    二二举了举小手,无辜地眨着眼

    睛,“二二是哥哥!”

    陆瑾倪一看,无奈一笑,便知道他的哥哥瘾又犯了!

    一一像看白痴一样看二二,然后说了句,“一一是哥哥。”

    “噗……二二真可爱……”乔斯瑜马上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邢穆深抱着孩子闪过了她,来到了陆瑾倪身边,“进去吧。”

    这样子,是不打算理睬乔斯瑜?

    陆瑾倪的目光扫过两人的脸,不出声,伸手想要接过两个小宝贝。

    邢穆深却避开了她的手,“我来吧。”

    咦?他不是要她们一起吧?

    “我们去吃饭,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来餐厅还能做什么?”

    邢穆深睨了她一眼。

    乔治和尤然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前。

    “小瑜,这是你的朋友?”乔治问了声。

    乔斯瑜点头,凑到了陆瑾倪面前,“嗯,爸,你看,我和美女姐姐是不是有点像?”

    尤然轻笑,“小瑜,你这是拐着弯说自己是美女呢……”

    乔斯瑜一楞开始傻笑,貌似的确是这样。

    陆瑾倪对上乔治的脸,觉得有些熟悉,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倒是乔治开口提醒,“上次撞了你们的车。”

    陆瑾倪恍然大悟,看向了邢穆深,上次还拿了他名片来着。

    乔斯瑜惊奇地睁着眼睛,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呢!

    果然是猿粪啊!

    她兴致勃勃为几人做着介绍。

    尤然在听到邢穆深的名字时,明显惊愕了一下,“邢穆深?”

    “妈,你不用惊讶,就是蓝庭珠宝集团的大总裁邢穆深!”

    乔斯瑜撇嘴说着。

    尤然轻笑,视线又似有若无落在了陆瑾倪身上。

    “瑾儿姐姐,这么有缘的话,我们一起吃饭吧?”

    乔斯瑜脑子里开始打起了歪主意,一边说着一边睨向邢穆深。

    却发现他的面色冰冷沉郁,好像真的踩到了他的逆鳞一样。

    陆瑾倪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好啊。”

    包厢里,因为有不相熟的人在,一一和二二显得拘束了很多,乖乖地坐在陆瑾倪身边。

    从始至终,邢穆深也只是沉默地陪在她身边,一副好男人的架势。

    乔斯瑜咬着筷子看着他,对上陆瑾倪的眼眸,又笑开,“瑾儿姐姐,你老公怎么都不说话?”

    邢穆深贴着她老公的标签,怎么都觉得奇怪。

    陆瑾倪轻咳一声,手肘撞了撞他,丢出了三个字,“他害羞。”

    “噗……”乔斯瑜捂着嘴喷笑,被尤然责怪地看了眼。

    乔斯瑜正了正脸色,尤然又转向了陆瑾倪,“陆小姐这么年轻,没想到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你的父母该很欣慰才是……”

    “阿姨,叫得随意点就好……”陆瑾倪回以一笑,眼里溢出一抹晦涩,避开了她的问题。

    尤然见此,也转过了其他话题。

    一顿饭倒是吃得相安无事。

    从餐厅出来,夜色已经降临。

    乔斯瑜的脑袋从车里探出来朝陆瑾倪摇手。

    被尤然拽了回去,“危险,小瑜。”

    “哎呀,哪来那么多危险……”

    乔斯瑜终究是乖乖坐好了。

    “小瑜,瑾儿倒是个好女孩,你以后也别这么野了,学学人家……”

    尤然一提起这个,乔斯瑜马上就噼里啪啦打开了话匣子,将她对陆瑾倪的了解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从始至终,尤然只是点头听着,眼里闪过一抹深色。

    陆瑾倪告别了乔斯瑜一家,上了车,邢穆深却

    也跟了上来。

    陆瑾倪压抑了半天的怒火漫了上来!上车前,压着声音对他吼着。

    “邢穆深,你这样跟着我做什么?!”

    邢穆深拿过了她手里的钥匙,坐上了驾驶座,“上车。”

    陆瑾倪没有得到答案,又被他这么强势地夺走了钥匙,心里更是恼怒。

    站在车边,愣是一动都不动。

    邢穆深将后车座的车窗摇下,一一瞪着眼睛看了出来。

    “妈咪,你在闹脾气吗?”

    陆瑾倪对上他的小脸,脸上缓了下来,“没有……”

    几步跨到了另一边,拉门上车。

    邢穆深见她气鼓鼓,连安全带都没有系,便淡淡开口,“想让我帮你系?”

    陆瑾倪瞪了他一眼,“你来系!”

    命令的语气,让邢穆深一楞,随后唇角勾了一下,“好。”

    他探过身躯,手已经伸了过来。

    她本来只是说一下气话,没想到他还真的应下了。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总感觉他是刻意放慢了动作。

    最后离开她时,他微微抬起脸,高挺的鼻尖擦过了她的脸颊……

    鼻尖都是属于他身上的凉薄气息……

    她无端红了脸,竖起手撑在车窗边,看向了窗外,心里暗示自己要把刚才的一幕忘记。

    ————————————————

    陆瑾倪从一一和二二的房间出来,便看到邢穆深身下裹着一条浴巾,悠闲地坐在沙发上。

    他的动作倒是快!

    陆瑾倪走到他跟前,下逐客令,“这里是我的地方,能不能拜托你别这么自觉!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尊大神!”

    邢穆深将擦拭头发的毛巾丢到了一边,抬眸看她冷漠无情的脸。

    他在她身上花了那么多心思,他自然是要得到回报的。

    他是商人的本质,不会改变。

    他长臂一伸,拽着她的手让她跌进了自己的怀里,背对着他坐在腿上。

    “你又想做什么?”相对于之前无用的挣扎,这次陆瑾倪倒是镇定了很多。

    他想硬来,她也抵抗不了。

    鼻间是熟悉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味道,是她新买的家庭装,是浅浅的茉莉花香。

    他的手掌贴到她的腹部上,下颌也搁在了她的肩膀。

    从侧看,她的身子无比契合地现在他身前。

    “倪倪,孩子,我们可以再要过……”

    他这几天因为孩子的事在愧疚,在痛心。

    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这种感觉让他第一次走进了死胡同,手足无措。

    陆瑾倪眼眸微暗,又为他的话感到愤怒,“邢穆深,你凭什么这么认为?!你把我当成什么?生孩子的工具吗?”

    “不是……”邢穆深开口。

    这种语塞的感觉鲜少出现,他的手臂将她愈发环紧。

    “在你眼里,孩子没了可以再要?那你怎么不找其他女人给你生!你缠着我做什么!”

    陆瑾倪不明白,她说的话,足以伤了他尊荣的面子,他怎么就这么固执地不放过她?

    要是以前,邢穆深面对这样的她,定会用暴力解决。

    但是现在,那样只会让她更加厌恶他。

    而这正是他害怕的。

    “其他人女人,都不是你。”他的嗓音低沉微哑,却让人感到无力。

    陆瑾倪无奈地合了一下眼眸,“为什么偏偏是我?你以为你在演狗血言情剧吗?”

    邢穆深许久都没回她,只是忽然将她抱起,往卧房里走。

    陆瑾倪被放到床上,看到他俯身下来,便知道他想做什么。

    她直挺

    挺躺在床上,也不再挣扎,双眸看着天花板,声音微凉,“腻了我,就会离开吗?”

    邢穆深的身躯因为她这句话顿了一下,随后手掌滑进了她的衣角。

    以往他总是动作急切,直奔主题。

    如今却极尽温柔,在她身上挑起一处处火焰,看她沉.沦,看她失去自我。

    他将她翻过身,吻落在她白皙的后背。

    “我记得你对这个姿势反应最大……”

    如同恶魔一样邪魅的话,钻进她的耳膜。

    她将脸埋在枕头里,哭得眼泪横流。

    禽.兽!

    他怕她呼吸不顺,又将枕头抽走,垫在了她的腹部下。

    她身子轻颤,身体的渴望和意识里的抗拒,让她脑袋在剧烈撕扯着。

    在他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嘶吼了一句,“邢穆深,你混蛋!”

    “别哭,别让混蛋看笑话了。”邢穆深低喘着,吻去她的眼泪。

    到最后,房间里只剩下一些暧.昧的声响,和陆瑾倪低低的呜咽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