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134 不想再有你的孩子 - 宝贝,将婚就婚吧!

    彻夜的放纵,第二天早上,陆瑾倪忽然惊醒。

    额间的汗水滴落,她猛然起身一看,却发现邢穆深已经不见了踪影,她看了眼手机,已经是九点多!

    她移动一下酸软的身体,才发现这是一套新的被褥,她身上也换上了干净的睡衣些。

    邢穆深的习惯,总会在欢爱后洗得干干净净的桕。

    她看了眼邢穆深给她留的信息,是他先送一一和二二去学校了。

    她重新躺回床上,空气冷飕飕的,冬天真的要来了。

    “醒了?”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她眼眸里光泽跳动了一下,很快又暗下来,“嗯。”

    “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吧。”邢穆深走到了床边,伸手想要帮她掀起被子。

    陆瑾倪却死死拽着,裹着自己的身子,“你出去,我不想吃。”

    邢穆深凝了她半会,黑眸深幽难懂,他伸手松了松领子处的扣子,“正好,我也有些累……”

    他的话还没说完,陆瑾倪就裹着被子坐了起来,一言不发盯着他。

    他开口继续没有说完的话,“要一起躺着吗?”

    陆瑾倪瞪着他,眼泪哗啦啦掉着,偏偏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当她格外委屈的时候,她就会这样无声地抗议。

    邢穆深心脏跟着微颤,平静的眼眸下却藏着无数暗涌。

    修长的手指落在她脸颊上,帮她拭去眼泪,“小时候就不见你性子这么倔。”

    他提到小时候,陆瑾倪心里的委屈更深,沙哑的声音吼了句,“小时候深哥哥也不会这样对我!”

    深哥哥三个字,让邢穆深手指一顿,眸光微闪,“因为你现在也没有把我当做你的深哥哥。”

    她现在只当他是邢穆深,一个只会欺负她的言而无信的男人。

    “那是因为你太可恶了!!”她低吼。

    总是欺负她,让她受委屈,还藏了一大堆的秘密!

    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让她感觉到放心。

    甚至,刚好相反。

    有他在,她就越觉得不安,越觉得心慌。

    陆瑾倪咬唇,挥掉了他的手,抹去了眼泪,嘴里还不忘警告着,“邢穆深,你最好是别爱上我,否则我会虐死你的!”

    “怎么虐?”他问。

    她呆住了,还能怎么虐,不理不睬就是最好的虐!

    陆瑾倪不说话,站到床边才将身上的被子丢回了床上,踩着鞋子走进了浴室。

    换好衣服,拿起包包,她就推门出了房间。

    从始至终都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餐桌上还摆着冒着热气的早餐,但是她只是看了一眼,便出了门。

    她要先去一趟药店。

    之前她从来没有想过避孕的问题,现在她却不得不防备着。

    从药店出来,她进了隔壁的便利店,拿了瓶矿泉水。

    仰头喝了口水,还没将药丸丢进嘴里,她的手被人一拽,药丸便掉在了地上。

    “你在做什么?!”邢穆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此时正怒火腾腾地看着她。

    握着她的手的手掌好像铁钳一样,让她手掌因为血液不畅而充血。

    “吃药,没看到吗?”陆瑾倪挑眉看他。

    “为什么要吃药?”他继续问。

    明明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却还是要问。

    “不想有你的孩子。”陆瑾倪盯着他的眼眸,一字一句说着。

    邢穆深脸上的肌肉微动,深邃的眸子此时翻涌着汹涌澎湃的风浪。

    两人的争执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便利店里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他拽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强劲的力道将她带进了车里。

    陆瑾倪手里紧紧握着药瓶,水瓶子早就在便利店的时候就掉落了。

    “你疯了吗?!”她揉着手腕发红的地方,瞪着眼睛看他。

    “那也是你逼的。”男人直接上了车,发动车子。

    陆瑾倪拧开瓶盖,倒出药丸就往嘴里塞,也不管有没有水润喉。

    tang

    她不想在因为孩子的事情和邢穆深牵扯不清。

    药丸在口腔里散发着苦涩的味道,她的下颌却被邢穆深紧紧捏住。

    口里的药丸全数掉了出来。

    手里的药瓶也被丢出了窗外。

    车子蓦然在大街上停下,汽笛声和叫骂声不断传过来,他却不管不顾。

    陆瑾倪却捂住了耳朵,嘈杂的声音让她感觉格外烦躁。

    “开车。”她开口,随后抽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

    嘴里还遗留这淡淡的苦涩的药的味道。

    邢穆深凝了她一眼,神色才好了一些。

    车子在一个百货商场停了下来,邢穆深下车,陆瑾倪还是呆呆坐在车里没有动。

    他本来想让她在这里呆着,但是一想到前些天的惊险事件,他又不放心,只能将她也带下了车。

    熙熙攘攘的大广场上,并没有天气的急降温而冷清。

    周边的大楼上全都是LED大屏幕,广告,娱乐新闻,还有南城时报。

    各种声音从音响里传出来,充斥在她的耳朵里。

    邢穆深一手握着她的手腕,一边四顾看着,好像在找着什么。

    她想起了,这个广场不正是初见邢老爷子时,他带他过来的吗?

    难道是邢老爷子又不见了?

    她的视线也跟在在人群里晃动。

    忽然看到有一块大屏幕上,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竟是有关任晓娟的。

    在狱中自杀了?

    她久久没有消化这个消息。

    “解恨吗?”男人在她耳边轻轻问了句。

    陆瑾倪看了他一眼,他怎么知道她恨她?

    “你自杀了我才解恨。”她看着他冒出了一句。

    邢穆深冷凝着她,“你恨我什么?”

    “我恨你强.暴我。”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恨他一直强行插足她的生活,恨他改变她平静的日子。

    邢穆深只是静静凝着她,他没有说出来的话,他都清楚。

    只是现在的他越来越贪心,远远看着她已经不能够满足他了。

    抱着她,感受她还在他身边,才是他想要的。

    沉默间,邢穆深却已经带着她穿过人群,走到了广场中央。

    “邢老爷子……又出走了吗?”她扬声问了句。

    邢穆深回头看她,点了点头。

    陆瑾倪撇开了视线。

    这里人那么多,他想要找人的话,是难上加难。

    “你放开我,我们分头找。”

    她想到那个老人发病时找人的模样,心里就会发酸。

    “不用,就一起。”邢穆深却紧了紧她的手腕,继续在人群中张望。

    陆瑾倪只能被动地跟着他。

    商场一楼。

    乔斯瑜抱着尤然的手臂,一个劲儿地撒娇,“妈,你帮我跟爸说一下吧,他最听你的话了,我一个人真的饿不死的……”

    尤然笑而不语,这丫头撒娇的功夫她已经领教过了。

    “阿容……阿容……”两人忽然被一道声音吸引了过去。

    两旁安置了一些供顾客休息的藤椅,她们不远处就坐着一个衣着整齐严谨的老人。

    但是他神情恍惚,嘴里不断念着一个名字。

    这正是走失的邢老爷子。

    尤然的忽然顿下脚步,乔斯瑜已经走到了邢老的面前,“老爷爷,你怎么了?是和家人走丢了吗?要我带你去找人吗?”

    邢老爷子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说着:“阿容走丢了,悠然也丢了……”

    “啊?是她们走丢啊?”乔斯瑜觉得好笑,明明就是他自己走丢吧?

    她摸了摸脑勺,继续道:“那我带你找他们?”

    她的话音刚落

    ,尤然就走到了她身边,“小瑜,你做什么?”

    邢老爷子的目光放空,忽然站起来,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那着急的神情,就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一样。

    “悠然!”他嘴里喊着,那边的陆瑾倪听到后,就看了过来。

    她动了动手腕,示意邢穆深,“邢老爷子。”

    邢老爷子走到了两人面前,邢穆深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老爷子,我们回家吧。”

    陆瑾倪见他急切地抓着她另一只手,便知道他又把她当成了邢悠然了。

    “悠然,阿容呢?”邢老爷子甩了甩邢穆深的手,有些不耐烦。

    “在家呢。”陆瑾倪看了眼邢穆深开口。

    乔斯瑜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们的互动,瑾儿姐姐怎么成了悠然?

    “瑾儿姐姐,原来这位老爷爷是你家人啊!”

    陆瑾倪看过来,朝尤然和她笑了一下。

    尤然的目光一直落在邢老的身上,忽然有些迟疑地问了句,“他这是怎么了?”

    “是老.毛病,过会儿就好。”陆瑾倪言简意赅。

    “哦……”

    邢穆深的目光带着几分试探,扫视着她,最后才开口,“走吧。”

    陆瑾倪看着紧紧跟着她的邢老爷子,只能先和邢穆深一起离开。

    在广场外,邢穆谦和尹依依也过来了。

    他们看到陆瑾倪也在的时候,怔愣了一下,之前还说两人还没离婚……

    尹依依大腹便便,跟着邢穆谦走到了三人面前。

    她神情写满了愧疚,眼眶也是通红的,“都是我的错,没有看好老爷子……”

    “依依,不是你的错……”老爷子虽然犯了糊涂,但是脾气依旧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更何况她还是孕妇。

    “回去再说吧。”邢穆深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看着一行人上了车,乔斯瑜晃了晃尤然的手臂,“妈,怎么了?我们还要继续逛吗?”

    尤然的视线从那两辆车上抽回,扯了扯嘴角,“嗯,走吧。”

    ——————————————

    邢老爷子被带回了房间,一时之间没有看到陆瑾倪,他气恼了。

    伸手就将床头柜上的东西都扫落。

    “砰砰砰!”的声音接连响起!

    秦涟和林嫂被吓得连连后退!

    “老爷子!”

    邢老爷子好像玩上瘾了一样,看到什么就摔什么!

    门口处,陆瑾倪正想进门,却被邢穆深抓住了手腕,“先别进去。”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花瓶就在门口处炸开了花。

    破碎的瓷片四射,幸好邢穆深挡在了她身前,倒是没有碎片落在她身上。

    不过邢老爷子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来。

    他像个老顽童一样,眼睛发光,朝着陆瑾倪招了招手,“悠然,过来!”

    陆瑾倪抬眸看了眼邢穆深,说了句,“我现在是你长辈!”

    邢穆深眸子闪过了一抹惊愕,随后又漾开了一丝光泽,“嗯,姑姑。”

    她本来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他还真的配合叫了声姑姑。

    这下,旁边退出来的秦涟和林嫂面色怪异,邢穆谦脸上带着调笑,“嫤儿,哥,又玩起来了?”

    陆瑾倪脸上一红,瞪了邢穆深一眼,走进了房间。

    因为怕邢老被地上的碎片伤到,所以秦涟给她打眼色,让她转移他的注意力,林嫂将房间都整理打扫了一遍。

    陆瑾倪听邢老絮絮叨叨,很多时候是听不清他的话的,但是他情绪激动,她就点头当做回应。

    说到最后,他老泪纵横。

    陆瑾倪愣在了那里,许久才想起给他拿纸巾。

    她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受,是多

    么深厚的感情,才能让邢老爷子这样的老古板犯下这样的心病?

    下午的时候,邢雷回到了邢家。

    听说老爷子又往百货商场跑的时候,叹了口气,说到,“罢了,湛水园那边的宅子也弄得差不多了,林嫂你去帮忙收拾一下东西,阿深,等下你先送老爷子过去。”

    邢穆深听罢,点了点头。

    他进了邢老的房间,刚想俯身在陆瑾倪耳边说些什么,她却闪开了。

    眼眸里写满了防备,“你想说什么?”

    邢穆深眉宇微起波澜,站直了腰,“我要送老爷子去湛水园,你也一起。”

    “湛水园?”

    “湛水园是按照邢家老宅建造的,十几年前老宅被毁了,就是百货商场那里。”

    邢穆深简单解释了几句。

    陆瑾倪摇了摇头,“我要去接一一和二二,不过去了。”

    邢穆深看了眼邢老爷子,意思很明显,她要是能放下老爷子的话,她自然可以离开。

    陆瑾倪看向眼眶依旧通红的老者,心里着实不忍。

    最后还是决定然辛燃去接了一一和二二。

    一个小时后,一辆车驶进了一座样式古老却装饰崭新的宅子。

    邢老从下车后,情绪就显得很激动,摸摸这里,看看那里,还要拽着陆瑾倪一起。

    陆瑾倪发现宅子好像还在修建中,有一个院子还有工人进出。

    她看到老爷子坐在一个石桌上发呆,自己便走到了那个院子边。

    还没有靠近,邢穆深就拽住了她的手臂,“那边还在装修,别过去。”

    她皱眉,远远看着院子的装饰,闪过了一丝熟悉感。

    好像她曾经来过这里……

    “邢穆深,邢家老宅和这里是一模一样吗?”

    她忽然问了句。

    邢穆深注视着她认真的侧脸,轻应了声,“嗯,大致是一样的。”

    “这个院子是谁住的?”她问完才发现自己问得有些不清不楚,又解释了一下,“我指的是以前的邢家老宅。”

    “没有人住。”邢穆深吐出一句话,将她带离了院子。

    陆瑾倪照理是甩开了他的手,“邢穆深,别碰我。”

    她走回邢老的身边,才坐了一会儿,辛燃就带着一一和二二过来了。

    “妈咪,这里真好看!”二二好奇地打量着这房子,兴奋得连她的怀抱都呆不住,拉着一一就到处跑。

    陆瑾倪看着他们激动的小模样,笑得开怀。

    “妈咪,今晚二二想在这里住……”末了,二二扭着小身子,别扭地说着。

    陆瑾倪伸手抚了抚他脸上热乎乎的红晕,“这里不是妈咪的房子,所以不能随便住哦……”

    “妈咪……why……”二二失望地将脸埋在她腿上,身子还是一扭一扭的。

    像一条小泥鳅一样,钻得陆瑾倪的心也痒痒的。

    偏偏邢穆深明明就在旁边听到了他们的话,还偏偏不出声帮她。

    她看了他一眼,他也只是无辜地眨着眼,等待她亲自问话。

    陆瑾倪只能将二二抱到了膝盖上,“二二,没有why,要乖乖听话,我们回家去。”

    “不要嘛……二二想住这里,好好玩的样子……”

    二二嘟着嘴,眼睛上蒙上了一层水光,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陆瑾倪最看不得自家宝贝流泪了,顿时有些着急,指着邢穆深就说,“这里是你爹地家的,你去问问他。”

    邢穆深一挑眉,神色冷凝,也不知道对她的话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不过二二倒是跑得快,已经爬上了邢穆深的膝盖,抱着他的脖子开始撒娇,“爹爹,今天二二能在这里住吗?”

    邢穆深任由他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身上,说了句,“二二一个人不能住。”

    二二的脑子其实在某

    种情况下还是挺机灵的,他马上笑着改口,“爹地,今天妈咪,哥哥和二二能在这里住吗?”

    邢穆深轻笑,大掌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二二能说服你.妈咪就行了。”

    陆瑾倪一楞,他这是答应了?还要她和一一也住下来?

    可是这里不是新建的邢宅吗?他能这么自作主张吗?

    【噗……更新又晚了……妹纸们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