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273、不许提昨天晚上 - 穿越之误入皇子书院

    “啪!”

    一个栗子骤然炸开在白司颜的脑门上,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白司颜立刻吃痛地皱了皱眉头,瞪圆眼睛白了百里雪篁一样,揉着脑门不爽地哼哼。

    “你打我干嘛?!”

    “不许提昨天晚上,”百里雪篁冷着表情,寒着语调,咬牙切齿地从嘴里迸出了几个字,说完还觉得不解气,又加了一句,“真是要被你气死。”

    对上那零下几十度的目光,白司颜冻得小心肝儿一颤,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踩到了地雷,不由得讪讪地侧开了脸颊,状似不经意地看向别处,嘴里却还有些别扭,忍不住嘟囔了两句。

    “不提就不提……凶什么凶……一个两个的,就知道吼我,谁稀罕你们吃飞醋了?还自以为情根深种,呵呵哒……也是微醺……”

    白司颜的声音很小,说话的语气又有些阴阳怪调,听得不是很清楚,百里雪篁只断断续续听到了几个字眼,大约能知道意思,但又不是很明确。

    伸手掰正白司颜的脸庞,百里雪篁垂下眼睑,直勾勾地看进了她的眸子里,沉然道。

    “你在自言自语什么?”

    白司颜抬眸,坦坦荡荡。

    “我说我不稀罕。”

    百里雪篁眸光微冷。

    “不稀罕什么?”

    “不稀罕你们乱吃飞醋呗,搞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呵……”

    撇了撇嘴角,白司颜拍开他的爪子,不以为意地哼了两声,坚决不在某些人的面前服软……像他们这样傲慢霸道得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家伙,一向都喜欢得寸进尺,要是她低了一次头,以后就别想再翻身了!

    看着白司颜一脸吊儿郎当的表情,百里雪篁微敛神色,在心塞到了极点之后,却忽然低低地呵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那……我们来说说昨天晚上的事情?”

    听到这话,白司颜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不太相信这种带着点儿揶揄的话会从一丝不苟的百里雪篁嘴里说出来。

    “说……说什么?”

    百里雪篁扶着树干,换了个稍微轻松的姿势,先是抬眸看了眼不远处还在酣战的两人,确定南宫芷胤还能撑上一段时间后,才转过视线看向白司颜,拉着她闲聊了起来。

    “比如……谁的体力好?谁的技术优?如果有排名的话,你会把谁排在第一位?”

    万万没想到……百里雪篁竟然真的会讨论起这个话题来!

    而且还是用那种一本正经的口吻!

    白司颜有些受惊吓了。

    她以为他刚才只是为了呛她,随口那么一说,可是眼下看着百里雪篁那一丝不苟的严肃表情,白司颜顿时就没了底气……那种感觉就像是调皮的小学生遇上了严厉的夫子,要是不认真回答的话,就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咳……”摸了摸鼻子,白司颜莫名地有些局促,“能不说这个吗?感觉……怪怪的……”

    百里雪篁还是不温不火,不咸不淡地看着她,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不是你想说的吗?”

    白司颜立刻矢口否认。

    “我没说我想说啊!”

    百里雪篁敛眉。

    “那刚才是谁先提起的?”

    白司颜终是落了下风,弱弱地垂下了脑袋。

    “好吧……我以后不提就是了……”

    见状,百里雪篁却是不肯轻易罢手,两道冰凉的视线落在白司颜的脸颊上,反而有种灼人的温度。

    “可是,我想知道……他们三个人里面,谁排在第一?是百里月修,还是阿胤,还是……花宫岚?”

    白司颜把脑袋埋得更低了,万分后悔自己刚才太多嘴!

    “你问这个干嘛……知道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好处。”

    “有什么好处?”

    “我可以向他学习借鉴一下……”百里雪篁定定地看着白司颜愈发赤红的耳根,继续不紧不慢地说着,“你不是说我的技术不行,还需要提升吗?”

    “咳咳,咳咳咳……”

    话音落下,白司颜突然间猛烈地咳嗽了起来,被自己的口水呛了半死……她发誓,她绝对没有在百里雪篁的面前,大喇喇地坦言说他技术不好!

    虽然那是事实……但当着百里雪篁的面说出来,跟找死有什么区别?!

    所以……难道她当时嫌弃的表情真的就那么明显吗?就算不用她开口说,百里雪篁也看出来……她是在嫌弃他技术不行?!

    嘤嘤嘤,她能不能补救说,其实是她太挑剔了?

    就一般而言……百里雪篁还是可以过关的,至少拿及格分数,还是妥妥的……说!

    不过,感觉到百里雪篁森寒的气息威压而下,白司颜觉得就算她这么说了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那么……就只能出卖一下某人,用来转移百里雪篁的攻击目标了。

    “……”

    压低了声调,白司颜飞快地说了三个字。

    因为说得太快,根本来不及听清是哪三个字。

    但是……也足够了。

    百里月修——

    南宫芷胤——

    ——花!宫!岚!

    没想到自己抱以强烈期待的南宫芷胤会落选,百里雪篁的心情一时间不免有些复杂,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

    高兴是因为南宫芷胤也没比他好到哪儿,让他心理有了点儿平衡。

    失落则是因为肥水不流外人田,好白菜就那么一棵,不是被南宫芷胤拱了,也是被别人拱了,与其落在别人的手里,还不如让南宫芷胤占了这个便宜,只可惜他太不争气,没能上一回光荣榜。

    这厢,百里雪篁正凝眸思忖着把花宫岚拉入黑名单,想着或许还可以联合百里月修对付他,总之先缔结盟约,干掉一个算一个,至少也得把最棘手地给关进小黑屋里去,一辈子都不放出来!

    那厢,南宫芷胤被狂暴小王子西冥兰诺缠得完全抽不开身,打得险些吐出一口老血,转眼却见百里雪篁和白司颜站在一边对他们熟视无睹,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情况下竟然自顾自聊了起来……就差没有搬个小板凳坐下来看戏了!

    终于,筋疲力尽的南宫芷胤忍无可忍,开口朝两人喊了一句。

    “你们别干站着行吗?来个人帮忙啊!哪怕帮不上……去找人来制住西冥兰诺也可以啊!”

    听到这话,白司颜精神一振,下意识拔腿就要走!

    “我去找人!”

    太好了,总算可以摆脱这座散发着冷气的大冰山了!

    “等等……”不等白司颜转过身,就被百里雪篁一把拉住了手腕,“你走了,阿胤怎么办?”

    白司颜抬头看了眼南宫芷胤,却只能瞧见两团飞来飞去的模糊身影。

    “他不是挺能打的吗?”

    百里雪篁眯了眯眸子,到底是十多年的好基友,深知其能耐。

    “阿胤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那怎么办?”已经伤了一个,看样子还伤得不轻,白司颜自然不想南宫芷胤也败下阵来,不免蹙了蹙眉头,“要不然你去叫人,我留下来助他一臂之力?”

    百里雪篁点了点头,虽说不太愿意去搬救兵,但眼下事态紧要,并不是他们三个人可以轻易摆平的。

    “好,你小心。”

    迎着阳光,白司颜凝眸捕捉那两团糊在一起的影子,试图找到机会出手帮南宫芷胤一把,然而他们两人身形变换太快,旁人根本来不及插手,只能等他们打累了之后,再见机行事。

    在天字阁中,师尊并不像黄字阁和玄字阁那样整天都可以见到,他们并不住在天字阁,要是有什么问题学生需要自己前去请教,故而西冥兰诺在大门口天翻地覆地闹了半天,师尊便是得到了消息,也不可能在一瞬之间就赶过来。

    而白倚竹为了僻静,选择了最深处的一个院子当住所,门外的震荡他自然感觉到了,只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所以也没有急哄哄地冲出来。

    处于暴走状态的西冥兰诺攻击力几乎是平时的好几倍,百里雪篁跟他过过招,知道轻易降服不了他,便没去找白倚竹帮忙,直接奔去了后山,打算请出师尊来解决这个大麻烦!

    所幸后山离这儿并不算太远,百里雪篁硬撑着体力,以最快地速度找到了三位师尊。

    “师尊……出事了……”

    没想到以百里雪篁的功力也会负伤,三位师尊见状不由齐齐一惊,面面相觑。

    “你怎么受伤了?谁下的手?”

    “西冥兰诺……”赶得有些急,百里雪篁语带微喘,“走火入魔了。”

    听到这话,三位师尊又是脸色一变!

    “什么?!他现在在哪里?!”

    “天字阁。”

    “好!我跟你二师尊这就过去,你先在这里休息吧,让三师尊替你看看伤势!”

    “不,”百里雪篁摇了摇头,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态度却是很坚决,“我要回去。”

    知道百里雪篁是什么脾性,几位师尊也没拦着,上前两步一左一右抓住他的手臂,架着他就往外走。

    “罢了,一起过去吧!”

    两位师尊毕竟有着几十年深厚的功力,轻功自然要比百里雪篁更为迅捷,不消片刻的功夫,三人就赶到了天字阁的大门外。

    只不过……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等他们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诺大一座恢弘的殿宇,已经被拆了一小半,七零八落地,看起来很是触目惊心,根本不用亲眼看到当时的场景,就从这遗迹上……就足以想见刚才的那场激战有多么的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