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96顾家的男人 - 重生之悍妻

    玉小小把赵北城对自己的指责想了想,觉得就凭着自己在昏君面前告的那几句状,怎么地也不至于让这货蹲了大牢,就说:“你跟我说说,我是怎么害你的?”

    赵北城要疯,他就没见过么恶毒的人,把他置于死地了,还让他来自己回顾一下被害的过程!

    玉小小说:“说不出来,就代表我是无辜滴。”

    赵北城叫道:“圣上认为是我把六殿下私带出宫,还诬陷于你!”

    嗯?玉小小发现事情不对了,说:“不是我带小六出宫的吗?”

    赵北城吐血,这事应该问他吗?!

    玉小小跟小庄讨论:“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赵北城挨打的时候,小庄跟着玉小小在明光殿嗑松子仁呢,把头摇了摇,小庄说:“不知道啊,是谁告诉圣上这事的啊?”

    赵北城气到手发抖,说:“公主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小卫走到了玉小小的身边,说:“我听说是骆将军说的。”

    玉小小问赵北城:“你跟这个骆将军有仇?”

    赵北城喊:“我跟他骆扬翎能有什么仇?”

    玉小小说:“没仇他干嘛害你呢?”

    赵北城嘴角又溢出了血水,这回是真吐血了。

    小卫蹲下身来给玉小小分析,说:“公主,你带六殿下去赵府玩,然后赵大公子看见你们,想带六殿下走,然后被你打了,这个时候骆将军带着人到了赵府后花园,骆将军应该是误会了。”

    玉小小指着赵北城说:“骆将军没误会,这货真想带着小六跑路的。”

    赵北城说:“那是谁把六殿下带出宫的?”

    “我,”玉小小举手,痛快地承认。

    小卫说:“骆将军应该是认为带六殿下出宫的人,也是赵大公子。”

    玉小小奇怪道:“骆将军怎么会这么想?”

    赵北城就没见过这么能装无辜的,想跟玉小小大喊一声滚蛋,可是嗓子眼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了,嘴张了很大,就是发不出声音来。

    玉小小三个人蹲赵北城的面前,一起分析这事,分析来分析去,又有小卫这么一个靠谱的好少年在,玉小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事真的只是一个误会。

    赵北城冷眼看着玉小小,说:“公主殿下请回吧。”

    玉小小说:“好吧,你是因为被我被冤枉了,可这跟你爹要杀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庄说:“赵相爷生气了。”

    “你傻啊?”玉小小看了小庄一眼,“我爹都没杀他呢,他爹杀他干毛?”

    小庄感叹:“我的天,虎毒不食子啊,相爷怎么能下这种狠手?”

    “你一定不是你爹的种,”玉小小跟赵秋明断言道。

    赵北城就感觉,为什么面前这个货连他一个快死的人都不放过?!

    小卫手托着下巴想了半天,跟玉小小说:“这个不可能,赵府那样的门弟,不可能会出当家夫人红杏出墙的事。”

    “红杏出墙?”身为末世人,不能说玉小小没文化,但面对博大精深的古语言文化,玉教官完全就是抓瞎,赵北城他妈叫红杏?

    小庄是个说话干脆的人,说:“就是偷人,偷情,真想不到,我听说前相国夫人是个很守妇道的女人啊。”

    “玉玲珑!”赵北城身子一挺,挥着双拳就想跟玉小小拼命,他娘亲都死多少年了,这个货快死的人不放过,连已经死了的人也不放过!

    这回没用玉小小动手,小庄伸手一推,赵大公子就又倒回去了。

    小卫说:“相爷这么做一定有他的原因,公主,我们不想明白,回去让驸马爷想好了。”

    玉小小瞅一眼赵北城沾着血迹的嘴角,说:“我会跟我爹说你是无辜的,让他把你放了。”

    赵北城冷道:“不用麻烦公主了,公主请回吧。”

    玉小小说:“你不信我?”

    赵北城看着玉小小那眼神,就是在说你装,你再装!

    玉小小站起了身,说:“你不信是吧?那行,我把我爹带过来,我当你的面跟他说。”

    小卫往玉小小的身后一堵,说:“公主,你要帮他脱罪?”他家公主没疯吧?甭管这个赵大公子是不是无辜吧,这人待在牢里,总比他出去跟驸马爷那一家子作对好吧?

    小庄也说:“公主,赵大公子的事,我们就别管了吧?”

    赵秋明笑了一声,说:“公主,你就不用假好心了。”

    玉小小说:“赵秋明连儿子都杀,这种人怎么还能当官?这事我得让我爹知道啊。”

    小卫一听马上就把路让开了,说:“公主,那我陪您进宫面禀圣上。”

    赵北城呆愕了那么片刻,突然就冲玉小小往地上一跪。

    玉小小说:“现在知道谢我救你了?”

    赵北城说:“公主,此事不能让圣上知道。”

    “赵大公子,你不能不识好歹吧?”小庄叫了起来。

    玉小小不解道:“他要杀你,你还想帮他隐瞒?”

    赵北城低声道:“他是我父亲。”

    玉小小倒吸了一口气。

    赵北城跪在地上给玉小小磕头,这些剌客只要严加审问,难保这些人就把他父亲杀子之事供出来了,杀子,私杀罪囚,光这两个罪名就可以让他父亲在朝堂之上无立足之地了。赵北城心中有恨,但不想看到他们赵家就此一败涂地。

    “这人不识好歹啊,”小庄跟玉小小说。

    “公主,”赵北城抬头看玉小小,目光恳切。

    跑来看监狱长啥样,没想到看了一场苦情戏,玉小小叹了一口气,说:“你倒是个顾家的人。”

    小庄看着玉小小愕然道:“公主,你还,还同情他?”

    末世里有家的人没几个,能有个家来保护,对大多数活在末世的人类而言是个奢望。玉小小现在看着给自己磕头的赵北城,突然就感觉这人虽然害了顾星朗,但这人好像也不是坏的那么彻底。

    “行,”玉小小跟赵北城说:“这事我就当没看见,我去把我爹带过来。”

    赵北城,小庄,小卫就看见玉小小转了一个身,然后一个呼吸间的工夫,这人就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

    小庄呆了一呆,打着哆嗦问小卫:“公主是想把圣上带到天牢里来吗?”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不会吧?啊啊啊啊啊!这是要疯啊!!!

    给读者的话:

    今天的最后一更奉上,亲们晚安,明天见。(求月票,求订阅,么么哒亲们)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