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98天牢里的父女 - 重生之悍妻

    几个衙役遇上玉小小,一点还手之力没有,就感觉到面前好像站了一个人,然后就眼前一黑倒地了。

    玉小小把几个衙役都拍倒后,把掉地着火的灯笼全扔墙外去了,又跳上了墙头,说:“没事了,人被我打晕了。”

    贤宗看着倒地的衙役们,先是感觉没被发现真好,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了,跟玉小小说:“朕是皇帝,朕为什么要怕被发现?”

    玉小小想了想,说:“人我都打晕了,你现在问这个有什么用?”

    “那,”贤宗说:“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

    玉小小把贤宗的衣领子一拎。

    贤宗就喊:“朕不要跳墙——”

    玉小小站在围墙下,斜眼看这个没用的昏君。

    贤宗用脚跺了跺地上的草,站在大地上,贤宗感觉自己又满血复活了,看着玉小小就要发火,怎么能带着一个皇帝做这种危险的事?但这到底是自己的闺女,贤宗忍着怒气,试着跟玉小小讲道理:“玲珑,君子尚不立危墙之下,你怎么能带父皇做这么危险的事?”

    “什么危墙之下?”玉小小问。

    “朕从小就找了大儒师父教你读书,”贤宗沉着脸跟玉小小说:“玲珑就算你是朕的女儿,你也不可以欺君!”

    “什么乱七八糟的,”玉小小嘀咕了一声,接着拎起贤宗往天牢走,残暴女帝读再多的书跟她有什么关系?她现在看封信都还费劲呢。

    贤宗挣扎:“你把朕放开!”

    玉小小的行动一点没受影响,拎着贤宗就进了天牢。

    贤宗进了天牢后,不挣扎了,也不喊了,这牢里关着不少人呢,皇帝怎么能不要面子?

    “圣上?”小庄是第一个看见玉小小拎着贤宗过来的人。

    “奴才叩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卫第一个跪下给贤宗行礼。

    赵北城还是傻傻地坐着,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贤宗两眼发直。

    玉小小把贤宗拎进了牢房里,往地上一放。

    贤宗整了整身上的衣物,故作威严地看了看这间牢房,说:“这门是怎么回事?”天牢的牢房里,怎么会没有门了呢?

    跟小卫并肩跪着的小庄抬头看看自家公主,没敢说话。

    玉小小指着赵北城跟贤宗说:“这么大一活人坐在这里,你管个门干什么?”

    贤宗看赵北城,这小子现在看起来有点惨,穿着囚衣,脸肿得赵秋明来一定认不出这是他儿子来,嘴边还有血迹,地上也有血。贤宗皱眉道:“只是被打了几十刑杖,你就变成这样了?”

    小庄把脖子缩缩,几十刑杖这还少吗?

    赵北城看着贤宗说:“真是圣上?”

    玉小小跟贤宗说:“他被冤枉的伤心过度,人有点傻了,父皇你别见怪。”

    贤宗说:“朕冤枉他什么?”

    玉小小说:“小六是我带出宫的呀。”

    的呀,你还的呀?贤宗瞪着自己的这个闺女。

    玉小小说:“你跟他道个歉吧。”

    贤宗扭头又看赵北城,赵家小子长得不如顾星朗,不过也是个五官端正的俊小伙,身高比顾星朗还要再高一点,贤宗摸着自己的下巴,跟玉小小说:“原来你喜欢这样的,为了赵北城,你连替人顶罪的事都干了?”

    “啥?”这回轮到玉小小惊着了。

    贤宗说:“接下来,你是不是要求父皇将他官复原职了?”

    “你们这里一女能多嫁的?”玉小小问贤宗,她明明听说,这个世界的女人要是乱搞,会被弄死,怎么她听这昏君的意思,她还可以再嫁一回呢?

    “胡,胡说!”贤宗跳脚了,怒道:“一女多嫁?顾星朗死了,你再嫁还差不多!”

    玉小小也怒了,面无表情地看着贤宗说:“我家小顾活得好好的,你咒他死?”

    贤宗发狠说:“朕是皇帝,朕想让谁死谁就得死。”

    玉小小捏拳头了,这个昏君看来是不能好了,要是这样的话,她不如先让这个昏君死啊。

    贤宗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跟玉小小说:“你看看你自从嫁给顾星朗后,你变成什么样子了?”

    小卫从地上飞快地爬起来,很有技巧地隔开了玉小小和贤宗,不能再让这俩说下去了,再说下去,他们的圣上或许就成史上第一个被亲生闺女拍倒的皇帝了。

    玉小小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正事办完后,再收拾这个昏君也不迟,抬腿踢了赵北城一脚,说:“你说话啊,跟我爹把你的冤屈说说。”

    赵北城看着贤宗结巴道:“圣,圣上,公主,公主与臣没有,没有私情。”

    我的天,小卫想一脚踹死这个货。

    玉小小白了赵大公子一眼,说:“你拉倒吧,我看不上你。”

    小卫跟玉小小说:“公主,还是说正事吧。”话题继续这么跑偏下去,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出天牢啊?

    玉小小被小卫提醒了后,才又跟贤宗说:“小六是我带出帝宫的。”

    贤宗说:“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宫里带你六弟出宫干什么?”

    玉小小说:“小六就要到诛日去了,你不得带他去见见景陌吗?放心吧,景陌答应照顾小六了,小六不会有事的。”

    贤宗说:“你大晚上的,带着你六弟去找了景陌?”顾星朗还好吧?没气死吧?有当人媳妇的,大半夜跑别的男人房里的吗?

    玉小小点头。

    贤宗接着怒,说:“你的妇道呢?!”

    妇道这个词,玉小小听王嬷嬷讲解过,公主殿下语气极其不屑地说:“你是怕我失身吧?这怎么可能呢?景陌能打得过我?”她强了景陌还差不多!

    “不是,朕,我,”贤宗语无伦次了。

    小卫和小庄就很痛苦,为什么要让他们听到这种对话?

    “你把人放了吧,”玉小小冲贤宗不耐烦道。

    贤宗说:“朕把他放了,那这个罪谁认?”

    玉小小说:“怎么地,你还想关我?”

    小卫小声跟贤宗说了句:“圣上,这牢房的门让公主给拆了。”小卫的意思就是,什么样的牢房能关住这位啊?

    贤宗憋屈了半天,跟赵北城说:“是朕错怪了你,你回府去吧。”

    赵北城还是傻愣愣地坐在地上,他这是没事了?

    “我的儿!”就在这个时候,牢房大门口,传来了一个男人沙哑的哭声。

    玉小小低头很同情地看赵北城,不是她不帮忙,赵相爷哭儿子来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奉上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