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浅浅心动(5000) - 总裁,离婚吧!

    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浅浅心动(5000)

    蓝萧的注意力从顾千寻身上移开,缓缓落向她。爱铪碕尕见到她的一刹那,他亦是微怔,眯起眼,若有所思,“这位小姐,好像很面熟。”

    杨木樨这才回神,深吸口气,挤出一丝笑,不紧不慢的将手探出去,和蓝萧握住,自若的道:“我是大众脸,面熟也不奇怪。”

    “是吗?”蓝萧一句话似别有深意。杨木樨只觉得神经都绷紧了,但好在他也并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只是给大家安排了位置坐下了。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只是偶尔杨木樨会有些走神,像是魂不守舍的样子。但好歹在职场混迹这么多年,临危不乱的功夫还是有的,所以很快便投入到工作中,像是完全没有刚刚的事。

    ...........枳.

    会议散场后,蓝萧说做东约大家晚上一起去KTV,吴哥自然是欣喜的一口承应了。两家公司一行人,从会议室出来,乘了行政电梯往楼下走。吴哥和蓝萧始终在聊项目的事,谈得热火朝天。杨木樨将自己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吭。

    千寻挤她旁边,轻声道:“你今天好像挺不正常的。没事儿吧?”

    杨木樨苦笑了下,“可能昨晚没睡好。殖”

    这什么破理由啊?

    顾千寻很鄙视,“这理由啊,你骗骗自己就行。大早上和我聊天说地你精神好得出奇,这会儿一见着蓝总你就蔫了。”

    “嘘……”杨木樨惊得看了眼前方的身影,伸手将顾千寻的唇捂住了。顾千寻眨了下,还真有蹊跷啊!扒了杨木樨的手,她道:“回去电话联系,坦白成宽,抗拒成严!”

    ‘叮——’一声,电梯在一楼停下。

    蓝萧和吴哥率先出去,顾千寻几个人跟在他们俩身后。她才踏出电梯就听到蓝萧的声音:“夜白。”

    顾千寻一愣,几乎是下意识抬头去看。视线,穿过酒店的花园,就见慕夜白和陈英豪正站在一棵棕榈树下,谈着什么事。他背光而立,金色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斑驳的洒在他身上。听到蓝萧的声音,他才不紧不慢的转身。

    吴哥已经快一步上前,恭恭敬敬的和他握手,“慕总,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慕夜白回得不失礼节,可是那份疏离却也显而易见。

    顾千寻跟着上前,吴哥便道:“千寻,给慕总打声招呼,这次你当负责人是多亏了慕总。”

    顾千寻迟疑了下,到底想说点什么,可慕夜白却像没有听到吴哥的话一般,更是一眼都不看她,只侧身面向蓝萧,“会议怎么样?”

    “很顺利。”蓝萧道。

    要寒暄的话,不得不噎回去,顾千寻站在那,有些尴尬。何心柔睨了她一眼,自是没忽视掉慕夜白分明不把她放在眼里的态度,不由得挑唇一笑,有些幸灾乐祸。

    “晚上有安排吗?没事的话,和我们一起去KTV,喏,千寻也一起过去。”蓝萧邀请他。

    顾千寻其实本打算是不去的,她刚搬家,新家里现在还是一片凌乱,她今晚得回去收拾。可是,看一眼慕夜白,这句拒绝的话,她竟然迟迟没有说出口。

    “不必了。”慕夜白却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明显蓝萧那句话对他是一点吸引力都没有。而后,又和吴哥微微颔首,“你们忙,我这里还有事。”

    吴哥立刻识趣的颔首,“您忙。”

    等慕夜走了,全程,自始至终都没看过千寻一眼,仿佛两个人就是彼此不相识的陌生人。顾千寻怔忡的看着那道冷漠的背影渐渐离去,心头忍不住浮起丝丝落寞。

    那天那个吻,也许只有自己还记得清楚明白。对慕夜白来说,或许只是人生中毫无意义的篇章,随手翻开,随手便撕掉了。

    ..........

    陈英豪回头看了眼那行人,想起什么事来,“慕总,昨晚送顾小姐回去的时候,顾小姐特意问了我一个问题。”

    慕夜白走在前面,依旧没回头,只淡淡的问:“什么问题?”

    “她问您和秦小姐之间的关系。我猜,可能是秦小姐和她说了些什么。”

    慕夜白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讳莫如深的眸子幽然看着前方一望无边的大海,目有精锐,“秦斯蓝既然这么喜欢做怪,那就让她继续作。吩咐客房部,将她房间里每日配送的西瓜汁换成柚子茶。”

    陈英豪有些不明其意。

    “就这么吩咐吧,很快你就会知道原因。”慕夜白没有直言。陈英豪颔首,将这事儿记下了。老板的心思,他一向就觉得难猜。

    .................

    回去的路上,杨木樨还在走神,但是谁也没有发现她的失常,因为吴哥和何心柔的注意力全在顾千寻身上。

    “千寻,你和慕总是怎么回事?昨晚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这副样子了?”

    还不等顾千寻开口,何心柔就接了话过去,“老大,像慕总这样的人,您又不是不知道。女人嘛,还不就是图个新鲜咯?况且,千寻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慕总又不傻,怎么会一门心思放千寻身上。”

    何心柔的话多少有些难听,可却也是实话。顾千寻无从反驳,只道:“我和慕总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从头到尾只是一场误会。”

    结果……

    何心柔一回去便将这事儿和整个团队的人说了,于是,顾千寻在工作的时候就开始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

    手底下凡是何心柔的人,一个个都不配合她的工作也就罢了,还不断的给她扯后腿。和厂商谈判,没有一个谈判是成功的。就连在公司里倒个水,都有人先她一步把饮水机给抢占了!她转去倒咖啡,立刻有人直接将咖啡机搬走。

    一个个的可真行!

    一时间,整个团队只剩下她和杨木樨在好好工作,每天上完班回去她都又累又气,心力憔悴。

    ....

    这天……

    依然如故。

    从公司累了一天回到莱茵城,天色已经全暗了。想起自己最近要加夜班,家里该补充点粮食,顾千寻也就没有立刻回去,而是先转进了超市。一个小时后,她拎了两个大袋子往大厦走。

    电梯正巧停在一楼,这会儿正要缓缓关上。“诶,麻烦等一下!”她扬高声音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拎着东西小跑起来。可是,没想到刚跑到电梯门口,出了不少汗的左手一滑,一整个袋子砰然掉落在地,里面各种水果‘哗啦啦’的全滚出来。有滚进电梯的,有直接滚到外面几米远的。

    这分明就耽误了大家上去的时间。她蹲下身忙捡东西,忙窘迫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耽误大家时间了,我马上收拾好!”

    “没关系,我们都不着急。”还好,大家都是有素质的人,没催她,反倒是都帮着她捡起东西来。唯有一个人,始终不曾弯身,只是矗立在电梯,帮大家按着电梯开门键。

    “谢谢,谢谢了。”顾千寻满心感激,飞快的收拾好了,拎着东西跟着大家一起进了电梯。她本想和那抹一直站在里面的人说声抱歉,可是,一见那人,话还没开口,自己便先怔住了。

    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慕夜白!而他眼里,也明显有着不解,像是意外她会出现在这儿。

    被他以探寻的视线看着,顾千寻有些尴尬,只得硬着头皮打招呼,“慕总。麻烦你,帮我按一下19楼。”

    慕夜白微皱了皱眉,但还是在‘19’上按下。顾千寻拎着东西往里面走了些,站在他背后,缩在角落里。事实上,从搬到莱茵城第一天到现在已经是一个星期了,她一次都没有遇见过他。他在寰宇酒店里有一件专属的房间,所以,想来他回得很少。她本以为是再也不会遇见他了,但没想到今天就这么不其然的碰上。

    电梯里的人,一个个陆陆续续的走出去,很快,电梯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狭窄的空间,气氛有些僵窒,可是,明显,慕夜白并没打算说什么来打破这种凝重的气氛,顾千寻也就任其发展,低着头掰着手指。

    到18楼的时候,电梯门开了,顾千寻抬头看着他的背影,本以为他要出去了,可是,却见他伸手将门重新关上了。

    她诧异。

    可是,还来不及多问,电梯已经匀速升到了19楼。

    他比她更快一步走出去,而后,就站在电梯门口等着她。

    “慕总,你找我有事?”顾千寻有些不能理解的看着他。

    他眸光深邃,“你怎么会在这儿?”

    手里的东西有点重,她将两个袋子搁到门口,靠在门上,才回他,“我住这儿。”

    慕夜白似乎有些不明白,“你不住景家,住这儿?”

    “……嗯。我想出来过过自己安静的日子,一个人住更轻松。”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

    慕夜白眸色浮动了下,“你和景南骁离婚了?”

    顾千寻微一怔,对上他投射过来的眼神,知道他有所误会,竟然觉得真实答案让她有些难以出口。可是,为什么?她和慕夜白又没有任何关系!离婚没离婚,都和他无关,不是吗?

    “没有……”她到底还是轻轻开口答了话,视线微垂。

    原来是自己想太多!

    慕夜白讪笑一声,俯首看着她,“所以,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口口声声说我们要保持距离,可现在你不声不响的住到我楼上。顾千寻,我完全可以把这当成你在招惹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顾千寻替自己辩解。

    “那么,说说你的意思。”

    “这是我公公的房子,我只是临时借来住一阵子。”她解释,深吸口气,抬目看他一眼,“如果让慕总有所误会,明天我就搬走,或者回景家也行。总之,我从没想过要刻意接近你。”

    从来没想过,要刻意接近他!

    一句话,果断而干脆。

    慕夜白从不是个自作多情的人,也信她的话,重重的看了她一眼,转身,重新步回电梯。手,摁在‘18’上,面色沉了许多。

    看着那身影渐渐消失在电梯门后,顾千寻忍不住叹口气。一时间,各种负面情绪都涌上心头,让她心情郁结。短短一个星期,幻想过无数次和他见面的画面,可是,却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之间能说的话竟然如此之少。

    ........

    进了屋子,顾千寻将东西收拾了一下,便开始下厨炒菜,没想到菜炒到一半的时候,整个屋子忽然一暗。

    停电了!

    “不是吧?怎么就停我这一间啊?”她拉开窗帘一看,整个大厦都是通亮,就她一间没电。关键是,她才刚交了电费呀!

    本就郁闷,现在闷上加闷。顾千寻抓了门钥匙,乘了其中一个电梯就往一楼去,直接去找物业了。

    “姑娘,今天还真不凑巧。一个电工放假,另外一个家里临时出了事,赶回老家去了。”

    顾千寻一听就着急了,“那您帮我想想办法,行不?没电我不方便就不说了,关键我今晚还得加晚班,真的很急。”

    “这我也真没办法,我也不是电工。”物业的人也为难。顾千寻急得团团转,“要不,您再联系一下电工师傅试试?”

    “甭联系了,今儿一天电话都打过几个了,两个人电话都不接。”

    “那我怎么办呀?”顾千寻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顾千寻微一愣,转过身去,就见到慕夜白正低头看着自己,眼有探寻。

    “我家停电了。”她沮丧的叹口气,“电工师傅还不在。”

    她一脸的苦恼,慕夜白低头看了眼时间,问:“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你懂这个?”顾千寻眸色微亮,抬头看他。

    慕夜白双手兜在口袋里,“酒店里的事很杂,什么都要懂一点。”

    “那就别耽误时间了。麻烦慕总!”她声音都扬高些,也清脆了些,刚刚面上的沮丧一扫而空,换上了明朗。

    慕夜白微眯眼看她。这女人,变脸变得倒是挺快的。浑然都忘了,就在刚刚他们彼此还是冷着脸的。

    ...........

    屋子里,一片黑暗。慕夜白蹲在地上,顾千寻贴着他蹲下。整个空间,只有顾千寻的手机渗出来一点微弱的光。现在,光线还完全聚集在他修长的手指上。只有余光,落在两个人靠得很近的脸上。

    他的视线正积聚在保险丝上,神情专注。彼此离得很近,顾千寻几乎都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清凉的味道,像是薄荷。侧目,昏暗的光影里,他的脸部线条依旧立体,让她莫名看得出神。

    慕夜白……

    她真不敢确定,如果两个人再多点儿交集,对他,她是不是有足够的抵抗力。

    就在胡思乱想的这会儿,他却毫无预兆的别过脸来。暗淡的光线里,两个人四目乍然对上,离得那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交融在一起。心跳,一下子就乱了,她莫名的觉得口干舌燥。

    “那个……是怎么回事?”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竟然连说话都有些喘。

    她是完全呆了,不会闪躲他的视线。可慕夜白却大大方方的迎着她的视线,离得很近的开口:“空气开关坏了,所以保险丝容易断。”

    呼吸里,全是他的气息。

    她脑子快要打结了,只能呆呆的问:“那现在怎么办?”

    “明天去买一个空气开关装上。”

    “那今晚呢?”她已经完全依赖上他了,慕夜白沉默了一瞬,似乎是在思考,而后,道:“楼下没停电。”

    所以……

    他的意思是——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去我那。”

    慕夜白说完,站直身子。从上而下的俯视她,“如果你介意,那我也没其他办法。你就勉强在这儿过一晚吧。”

    ..............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言情小说连载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