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168章:我的孩子呢?!6000 - 无爱婚约,甜妻要离婚

    “莎莎你放心,我们这就救你和孩子!你别怕!”

    听着何初夏这坚定有力的声音,莎莎那颗慌乱无章的心,稍稍踏实,已经到医院了,她的宝宝不会没了的。

    肚子一阵一阵地抽痛,她面部表情纠结、扭曲。

    “何医生!病人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羊.水已经破了!”

    还没进急救室,护士急切地说道,何初夏看了过去,平车上已经染上明黄色的液体。

    “马上推去产房!”她果断地吩咐,帮护士一起,推着莎莎去产房。

    “好痛!我快疼死了……!”莎莎已经疼得满头大汗了,脸色煞白,双手胡乱地抓着平车边缘。

    “莎莎,别怕!保持深呼吸,你现在可能是在宫缩,别紧张,放松!”何初夏边跑边说道,眼前,躺在平车上,满脸汗水,表情痛苦扭曲的女人,不再是她第一次见到的那位妖冶妩媚的大美女。

    “初夏,我,我的宝宝还没,没足月……”她说话时,快喘不上气了,“一定要救、救他!”

    “莎莎!我知道了!你先别说话!保持深呼吸!”她大声道,“小刘,我们乘医护专属电梯!快!”

    病患电梯还在20楼,何初夏连忙道,莎莎必须马上产房,再晚一点,她连呼吸都困难了。

    到了产房的第一时间,她给莎莎戴上了氧气罩。

    “袁医生,这位病人是我的好朋友!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没什么外伤,动了胎气,羊.水已经破了!胎儿不足月,情况很危险,今晚就麻烦您了!”何初夏看着大步走来的妇科男医生,沉声道。

    对方点头,走去了莎莎那。

    “袁医生!病人说她没家属!”护士说道。

    何初夏听到护士的话,连忙过去,“我去缴费!”

    “准备手术!”男医生检查了莎莎的情况,沉声道,何初夏接过了缴费单,立即去缴费窗口,看时间,她也差不多要下班了。

    她身上没现金也没带卡,费用先欠着,由她签了字。

    想起莎莎原来是杜若淳的女朋友,她准备联系他,不过,他们之间顶多算情人,难听点的叫,炮.友吧。

    上次莎莎发生意外,杜若淳挺关心她的。

    杜若淳的手机关机了,她蹙眉,回到了妇产科。

    莎莎的剖.腹产手术已经开始了,手术前是她自己签的手术同意书。她坐在那,想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眉心纠结。

    每每想起,心口像有块石头堵着,又闷又沉重。

    尤其想到这孩子可能不是韩遇城的时候,心里纠结得不行,乃至绝望。

    个把小时之后,莎莎的不足月的,被放在保温箱里的孩子被推了出来,她才站起。

    “大人怎样了?”她看着保温箱里,全身通红,小小的拳头紧紧攥着的小宝宝,平静地问,心里却波澜四起。

    “大人平安,正在缝合,宝宝也挺健康的!是个男孩!”护士回答。

    她点点头,心也安下,坐下后,打了个哈欠。

    不一会儿,莎莎也被推了出来,她已经睡着了,何初夏去给她办了住院手续,天差不多也亮了。

    她回了公寓,睡了一觉。

    煮了粥和鸡蛋,没吃几口就吐了,孕吐提醒她,孩子的存在,麻烦和折磨的存在。

    医学在发展,人流手术越来越简单,做完手术就可以走人,继续工作。但是,她怕被人知道,尤其韩遇城,估计她还没手术,他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她一手提着带给莎莎的粥,一手提着垃圾袋下楼,丢了垃圾后,打了车去了医院。

    还没到病房门口,就看到了杜若淳。

    “小嫂子!”

    他看到她,热情地喊,何初夏点点头,“你怎么才来?莎莎手术前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在飞机上。刚下飞机,就知道她生了!”杜若淳沉声道,“这死女人,让她小心点,注意点,就是不听,大半夜地,下什么楼!挺着大肚子还不安生!”

    杜若淳想到莎莎和孩子夜里差点没命,有那么点后知后觉的担心,很生莎莎的气!

    两人说着,进了病房,莎莎已经醒了,袁医生正在给她检查。

    “啊!”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双手突然按住了莎莎的肚子,只听莎莎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你丫在干嘛?!”杜若淳见到这一幕,大步上前,铁青着脸就要揍人,已经揪住袁医生白大褂衣领了。

    “杜若淳!你冷静点!袁医生是在给莎莎排恶.露!”何初夏上前,冲杜若淳沉声劝道,并解释。

    “嘶……痛死了……医生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莎莎苦着脸说道,麻药早就过了,肚子上的伤口疼着,他按的正好是伤口位置,被那么重重一按,那一下,像是活活被刀子划了一刀!

    但确实有股液体从体内涌.出,幸好下.身早就垫上卫生棉了。

    袁医生看着她,抱以歉意,“跟你打招呼,你恐怕会更紧张、更疼!”

    “什么排恶.露?!你们这些医生,就是冷血!下手没轻没重!”杜若淳仍然不服气,看着莎莎那惨白的脸,真怀疑她当初脑子是进水了,非要留下那混蛋的孩子。

    莎莎这才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这位是,家属?”袁医生沉声问。

    “是!”

    “不是!”

    杜若淳和莎莎异口同声,他肯定,莎莎否定。

    “我是她儿子的干爹,怎么不是家属?!”杜若淳没好气道,瞪了眼莎莎,心想,一会儿跟她算账!

    “既然是家属,先去缴费吧!”袁医生沉声道,他撩起莎莎的病服,要检查泌.乳情况。

    杜若淳看到这一幕,又恼火了,“你这流氓又想干嘛?!”

    “杜若淳!是你又想干什么?!”何初夏气恼道,不是孩子的干爹么?他急什么?

    “你们医院妇产科都是男医生?给我换女医生过来!”杜若淳霸气道,一脸不客气,一个男医生当着他的面,掀莎莎的衣服,他很是不舒服。

    “杜若淳!你多管什么闲事?”莎莎终于开口,气愤道。

    袁医生什么都没说,已经出了病房。

    “我管闲事?孟璐!你丫还有没有良心?你不是说傍上大款了么?生了他的儿子,就能嫁入豪门了么?人呢?那混蛋呢?!”杜若淳气愤道,孟璐是莎莎的本名,莎莎只是她当初刚“出道”时的艺名。

    莎莎不吱声,侧过头,不想理他,“初夏,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我儿子?”

    提起儿子,莎莎目露喜悦,一脸的慈爱。

    何初夏看在眼里。

    “宝宝不足月,还在保温箱观察,不过小家伙很健康,我估计没几天就能抱来你这了,你别着急,刚刚袁医生准备给你检查泌.乳来着。如果泌.乳顺畅,你就可以挤奶.水,让护士送去喂他了。”她柔声说道。

    “听你这么说,我终于踏实了!”莎莎激动道,即使刀口还很疼,她也像没感觉,很想赶紧去看看儿子。

    昨晚,摔下楼梯那一幕,还历历在目着,她有点后怕。

    杜若淳已经悄悄地出去了,他是莎莎的第一个男人,后来成了朋友,不谈感情的炮.友,这段关系保持了好几年,后来莎莎要分手,他答应了,分手后,他们还像朋友一样。

    他让人给莎莎补缴手术费、住院费,又安排了最好的病房,请了护工。

    几天后,莎莎的儿子就出了保温箱,看着莎莎抱着孩子喂奶的画面,看着她对孩子的母爱泛滥的样子,何初夏有点打消了做人流的念头。

    她本就是一个尊重、敬畏生命的医生,何况,如果这孩子是韩遇城的,那岂不是太冤了?

    “初夏,你现在和四哥到底什么情况?你那白莲花姐姐怎么就那么不要脸?!”莎莎正在活动筋骨,看着抱着她宝贝儿子坐在一旁沙发里的何初夏,好奇地问。

    “我跟他早就分手了!”她笑着道,语气坚定。

    莎莎叹了口气,这时,有杜若淳叫的保姆进来,给莎莎送来了鱼汤。

    “杜若淳对你真不错,你们怎么没在一起啊?”保姆走了,她好奇地问。

    “他对我哪不错了?一般朋友吧!再说了,他喜欢的人是施染,我们门不当户不对,怎么在一起?!”莎莎直白道,拿了勺子,喝鱼汤。

    宝宝睡着了,她将孩子轻轻地放在床.上,睡梦中的小婴儿,打了个哈欠,粉润的小.嘴张得圆圆的,浑身奶香味,很是可爱。

    脑子里突然在幻想着她和韩遇城一起带孩子的温馨画面……

    “长大了一定是个迷人的小帅哥。莎莎,他的爸爸,是杜若淳吧?”

    莎莎一愣,“不是!怎么可能是他的?!这鱼汤不错,你也喝点吧?看你气色很不好!”

    何初夏闻着那鱼汤味儿,有点反胃,连忙摇头,快速出去了。

    她最近都没吃什么正儿八经的饭菜,吃了就想吐,只吃了水果和酸奶。

    ——

    “小何,院方一致不批你去支援西部!你也傻,一个小女生,去环境那么恶劣的地方折腾什么?!你安安心心在华仁呆上个三两年,以你的能力和斯坦福进修的资质,评上主治医师职称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蔡院长敲着桌子,冲对面的她苦心劝道。

    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我觉得,那里更需要我。”

    “收起你心中的大义!杜墨言刚走不久,我们把你当做是他的接班人,你倒好,也要走!”蔡院长站了起来,手扁在身后,一脸愁容。

    她心中哪有什么大义,还不是想逃。

    她在心里嘲讽自己。

    “蔡院长,我……”

    “小何!你给我安安心心踏踏实实地继续呆在华仁!华仁送你去斯坦福进修,让你翅膀硬了,不是让你飞的!你要是再想走,我可不客气!”蔡院长说了狠话。

    她现在没韩遇城撑腰了,该对她严厉的,绝不会客气。

    她无奈地出了办公室,知道如果院方不让她走,她肯定走不了,除非辞职。

    辞职处理不好的话,像她这样初出茅庐的年轻医生,很可能被其它医院视作没有责任心,搞不好连医生都做不成。

    如果走关系调去石城,她和韩遇城还是会常见到……

    她要是不走,时间长了,肚子大起来怎办?

    自那晚后,已经半个月不见韩遇城了,他好像不在国内,何初微也早就出院了,渐渐地,与他不再有交集,虽然,他们的结婚证、户口本还在她这。

    ——

    她独自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茶几上,摆着药盒,是她从网上买的,药流的药。

    作为一名医生,她知道,不该随便吃网上买的药,如果药有假,伤的不止是胎儿,还有她自己。但她实在走投无路了,肚子迟早会大起来的。

    如果是韩翊的种,崔女士知道了会怎么做?全世界的人都可能会知道她给韩遇城戴了绿帽,还怀了野种。

    如果孩子是韩遇城的,崔女士、何初微、乔世勋、韩翊他们知道了,会不会害她?

    她到底该怎办?!

    这时,敲门声响,她连忙将药盒塞进了茶几抽屉里,去了门口,是杜墨言。

    “你身体好啦?”看到他,她笑着问。

    杜墨言双眼紧盯着她的脸,何初夏感觉到他那犀利的目光,别开视线,“这么晚,找我什么事啊?”

    “一个月前,有天晚上,你是不是被绑架了?”杜墨言沉声问,这是他调查到的消息。

    何初夏全身紧绷,“你怎么这么说?哪有的事!”

    “你别骗我了!”杜墨言按住了她的双肩,大声喝。

    何初夏懵了,她甩开他,跑开几步,背对着他,“主任!你别提那件事!我求你了!”

    杜墨言握拳,“是不是姓崔的干的?!我去找她算账!”

    崔女士,是他前岳母。

    “主任!你别掺合了!”她转身,大声吼,也终于崩溃地哭了出来,她双手捂着脸,蹲了下去。

    “我,我怀.孕了,我都不知道孩子是韩遇城的还是……”这件事,压在心里太苦了,她哭着说道,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杜墨言冲了过去。

    那晚,她究竟遭受了什么。

    他刚蹲下,何初夏就趴进了他的怀里,将那晚的事,哭诉了出来。

    杜墨言有杀人的冲动,也很纳闷,韩遇城怎么会不知道那晚的事,怎么没去救她?!

    “主任,我该怎办?我不想要野种!就算我是医生,我也做不到那么伟大!我又怕,它是他的孩子,被我误杀……!”她无助地哭着说道,泪眼朦胧。

    心理再强大,也还只是个26岁,刚正式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女孩,但在她身上所发生的事,绝对不是同龄女孩能够承受的。

    杜墨言闭着眼,“初夏,你不能冲动,先告诉他,他还不知道你跟他分手是因为这件事!你先告诉他,既然相爱,这点污点算什么?!”

    他睁眼,理智地说道。

    只见何初夏不停地摇头,“你不明白,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只知道,韩遇城他不可能嫌弃你!”杜墨言说罢,掏出手机,要给韩遇城打电话。

    “主任!我求你了!别打给他!”何初夏跺着脚吼,情绪十分激动,脸色涨红,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样子,她不停地摇头,满脸哀求。

    杜墨言只好放下了手机,“我不打,你冷静点!何初夏!这根本不是什么事儿,天没塌下来!”

    她跌坐进沙发里,双臂环胸,浑身颤抖,“这孩子也顽强,我天天手术,没吃主食,它都还不掉……主任,我快疯了……有时候真想一死了之算了!”

    杜墨言去给她倒了杯水,在她跟前蹲下,“何初夏,你脑子是上锈了么?!”

    “怎么这么傻?!死脑筋!”他被她气到了。

    她不吱声,双手捧着水杯,杜墨言一直给她做心理疏导,希望她能看开点。

    ——

    韩遇城第三次在会议上说错了数据,他绅士地道歉,以感冒为由,让助理周逊代他发言,好在会议顺利结束。

    “老板,如果太累,就请多休息,不必撑着。”周逊小心翼翼地劝,其实他最近也没怎么忙啊,怎么总把数据记错?

    韩遇城正闭目养神,看起来很平静,没有说话。

    已经连五位数的数字都记不清了,他在心里嘲讽自己,这样下去,脑子会越来越糊涂。

    就在这时,周逊的手机响了,“我找你们的老板,韩遇城!”

    陌生的女声传来,周逊挑眉,每天都要接到无数个这样的电话,“抱歉,你打错了。”

    刚挂断,电话又打来了,“你快让韩遇城接电话,不然,他会后悔的!他老婆正在做人流手术!”

    急切的声音传来,周逊微怔,看向对面的韩遇城。

    “什么事?”韩遇城早就睁开了双眼。

    “一个陌生女人,说,说,韩太正在做人流手术。”周逊如实道,只见韩遇城的脸色瞬间变了,表情凝固住。

    周逊了解他,连忙问了医院,并且让对方阻止。

    ——

    何初夏怎么也没想到,悄悄来郊区这家很隐秘的,很多女明星会来做人流手术的私立贵族医院,还会遇到“熟人”。

    莫筱竹,曾经被华仁开除了的实习生,她现在是这里的医生。

    通知韩遇城的电话,也是莫筱竹打的,看到何初夏来做人流手术,她很奇怪,孩子是谁的?

    她是以看好戏的心态,联系韩遇城的。

    何初夏木然地走出手术室,面无表情。

    长长的过道里,传来男士皮鞋踩踏地面的声音,声音急促而沉闷,逆着光,她看到了属于韩遇城的那高大身影。

    他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莫筱竹……

    她思忖,心脏已经慌乱起来。

    他看到了她,脚步更加匆忙,大步来到她的跟前,扬起手臂,就要打她!

    但,看着她瘦削苍白的脸色,终究是没忍打下去。大手停顿在半空中,男人的脸色黑沉,双.唇在颤抖,“我的孩子呢?!”

    男人歇斯底里的吼声在安静的过道里响起,右手边就是人流手术室。

    何初夏摇着头,在他的脸上,她看到了他的痛苦,韩遇城的双手握住了她的双肩,晃着她的身子,“何初夏!你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打掉我的孩子?!你TM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的韩遇城,忘记了自己的疾病,只是一个刚得知自己妻子瞒着自己来做人流手术而气愤、悲痛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