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第2330章 旅行(7) - 重生娱乐圈女神:神秘大导演

    待顾白回到甜甜蜜蜜的卧室,只见甜甜依旧哭得不能不已,她仿佛是受尽委屈的可怜虫,要发泄出内心所有的压抑与委屈。顾白来到女儿的身旁,轻声道“好了好了,不哭了好不好”

    说着,顾白带着甜甜在一旁的沙发落座。

    比起对待妈妈时的强硬,对待爸爸的时候甜甜则显得更为委屈,她撇着嘴哭着抱怨道“她偏心白慎初,她不喜欢我们妈妈不喜欢我们我们是累赘”

    “胡说妈妈很喜欢你们的。”顾白抽出纸巾为女儿擦拭眼泪,同时说道“甜甜,你这样说话非常伤妈妈的心,知不知道你不可以那样说妈妈的,妈妈爸爸最喜欢你们,对你们和明明的喜欢程度是一样的,因为你们都是我们的孩子。”

    “不一样”甜甜不平的看向爸爸,哭着说“她就是偏心她偏心弟弟”

    “妈妈并没有偏心弟弟,你们都是她的孩子,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女,怎么可能偏心呢。”虽然女儿的言辞也令顾白感到失望与悲伤,但是考虑到女儿的年龄,他依旧是以非常温和的态度耐心的给女儿讲道理,首先要说的便是妻子对待女儿们的态度。

    “甜甜,如果说妈妈偏心的话,那她更偏心的人是你们。在你们刚刚出生后的几年后,妈妈每天都不工作,而是陪在你们身边,只是担心错过你们的童年与成长,尽可能的陪伴着你们。”顾白以事实举例“可是弟弟在出生后不久,妈妈就去工作,错过了许多弟弟正常的过程,你们也知道的对不对。”

    “但是她不许我们动白慎初的东西”甜甜摇头并不相信父亲的话,很固执的用“事实”说话。

    顾白见女儿哭个不停,索性将一盒纸巾递给女儿道“妈妈不是不许你们动明明的东西,而是如果爸爸私自拿走你的东西,你会开心吗”

    这一次甜甜只是哭泣,没有说话。

    顾白知道,女儿也会不开心的,所以他摸了摸女儿的头,耐心且温柔的说“换位思考,你的行为明明也会不开心,我们不能因为明明年纪小就不考虑他的情绪。爸爸也明白,你拿弟弟的东西是因为弟弟是与你最亲近的人,你认为没有关系。确实是这样,亲人之间不用计较太多。但同时,越是亲近的人我们越是不能伤害他们,比如说弟弟和妈妈。”

    “我没有伤害他们”甜甜当即反驳。

    顾白耐心的继续道“那你告诉爸爸,你私自拿走弟弟的东西,是正确的行为吗难道弟弟不会生气吗你看,当时弟弟追过来的时候很生气的。如果有一天,弟弟将你最喜欢的那套发卡不告诉你偷偷拿走,你会开心吗”

    如果是那套发卡,不会开心。

    不过这样的话甜甜并不会说给爸爸听,她只是低着头,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开口。

    顾白认为女儿应该是听进自己的话的,故而开始真正的教育女儿,“甜甜,今天你私自拿走弟弟的东西,是不对的行为。我知道你是因为蜜蜜所以这样做的,但那已经是弟弟的东西。如果你问弟弟愿不愿意将东西再给蜜蜜,我想弟弟会同意的。”

    “他才不会。”甜甜当即嘟嘟囔囔的接话道“他是自私鬼”

    “那不是自私,只是弟弟对自己的东西很看重。”顾白其实隐约也觉察到小儿子的性格与两个女儿不同,他显然有着属于自己的一套逻辑思维。与其说他抠门,不如说他属于自己的东西非常看重。

    “我知道今天你在生气妈妈训了你,可是妈妈这样做也没有错,我们都希望甜甜可以成长为优秀正直的人。当你们犯错的时候,爸爸妈妈应该教育你们。可能妈妈今天的语气有些凶,但那是因为这件事情确实是你做错在先。”顾白摸着女儿的头发继续道“我知道,你是好姑娘,好姑娘不应该说出令妈妈伤心的话。甜甜,你不知道妈妈有多么的爱你们吗”

    甜甜当然知道妈妈对自己很好,可是她闷闷不乐的说“他对白慎初更好。”

    “那,她哪里对明明更好呢”顾白温柔的问。

    甜甜自然是以今天的事情为例,“而且过生日的时候百慎初的礼物也更多。”

    听到这里,顾白心中微微叹了口气,那不是他与妻子可以决定的事情,而是因为白慎初未来可能是白家的继承人,所以送礼物的人自然而言会更多。

    但这种话他不能说给女儿听,只道“你们在一周岁生日的时候,收到的礼物也非常的多,而且有一座真正的糖果屋,明明却没有收到如此精美精心奢华的礼物。如果明明私自拿走属于你的东西,爸爸妈妈也会生气。好了甜甜,不要再与妈妈生气好不好如果你愿意将东西还给明明,向妈妈道歉,爸爸愿意买一份同样的模型送给你,作为你知错就改的奖励。”

    听着父亲的话,想到那座糖果屋,甜甜有些心动,她不禁抬头看向爸爸。

    顾白露出难得的笑容道“爸爸说的是真话,甜甜是最懂事的小姑娘对吗”

    对

    可是

    甜甜意外的坚持道“妈妈就是偏心,她嫌弃我们是女孩子。”

    此时,顾白隐约感觉到不对。

    如果说之前是因为礼物,因为玩具,可是再次听到与性别有关的话题,令顾白不禁问了一句“甜甜,是不是有人对你说妈妈偏心是因为你是女孩子,明明是男孩子那些人是不是还有说其他的话,比如白家,继承之类的内容。”

    联想到这些,甜甜的行为似乎便可以解释。

    终究是小孩子,容易被洗脑。

    甜甜看了一眼爸爸,没有回答,只是低下了头。

    在甜甜低头的那一刻,顾白从她闪烁的眼神中得到答案,看起来确实有人说过类似的话,到底是谁

    顾白脸色瞬间严肃起来,有人在挑唆他们家庭的关系